七子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勇敢者的世界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乌加里特的仪式祭祀书
    &bp;&bp;&bp;&bp;装满书本的书架是非常沉重的,何况那玩意用的是实心的红木打造,奢华确实奢华,但重量也确实够沉。

    &bp;&bp;&bp;&bp;安一指试着推了一下,后者纹丝不动。

    &bp;&bp;&bp;&bp;于是不得不想其他的办法。

    &bp;&bp;&bp;&bp;“假如书架后被人藏了什么东西,那么他是怎么藏的?每次放东西以前都让人帮忙搬开书架?”

    &bp;&bp;&bp;&bp;这就有点扯淡了,既然想要藏起来,就说明该物品不希望被更多人知道,挪书架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不被泄密。

    &bp;&bp;&bp;&bp;这便说明,一定有能移动书架的机关!

    &bp;&bp;&bp;&bp;安一指站在有问题的书架前,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好像并没有什么机关,图书室内装饰的花瓶和雕塑等部分,所有能掰动的部分他都试过,依旧不行。

    &bp;&bp;&bp;&bp;“难道机关在其他房间?”

    &bp;&bp;&bp;&bp;找不到方法的安一指不禁挠头,明知道后面藏着东西却看不到,这让好奇心较重的他难受之极。

    &bp;&bp;&bp;&bp;要是能用法术就好了。

    &bp;&bp;&bp;&bp;他想。

    &bp;&bp;&bp;&bp;像这种简单的机关只要一发不稳定化合物就能炸开,再不济还可以用胎儿之书拉出格雷姆砸一拳,方法要多少有多

    &bp;&bp;&bp;&bp;等等,书?

    &bp;&bp;&bp;&bp;安一指一拍脑门,自己真是傻,居然忘了书本机关这点最经典的机关之一。

    &bp;&bp;&bp;&bp;所谓书本机关指的是放在书架上的某一本书作为机关的触发装置,它在外表看来通常和一般的书没什么两样,但书册后面连着杠杆或是细线,只要拿起这本书就能打开机关。

    &bp;&bp;&bp;&bp;他趴在地上,脸颊下面传来地毯刺刺的触感,眯起眼睛看向书架下面的缝隙。

    &bp;&bp;&bp;&bp;果然,虽然太过阴暗看不太清,但他依旧发现了一条金属线状的东西穿过书架下方的小洞,那是机关所在的位置。

    &bp;&bp;&bp;&bp;重新将视线放到下方那两排书籍的书名上,不一会儿他便找到了一处可疑的地方。

    &bp;&bp;&bp;&bp;“童话和宪法放在一起真是想不让人注意到都难啊”

    &bp;&bp;&bp;&bp;伸手一拉那本砖头大小的律法书籍,从手上回馈过来一丝微不可查的反作用力,再一用力,只听咔咔两声轻响,书架下方那两排的空间突然向前打开,露出后面暗藏起来的空间。

    &bp;&bp;&bp;&bp;地方不大,约莫两手宽,前臂那么高,毕竟再大的话无论怎么摆角度都会很显眼。

    &bp;&bp;&bp;&bp;出乎安一指意料的,里面藏着的东西并非是什么线索之类的玩意儿,反而是一块红褐色的泥板。

    &bp;&bp;&bp;&bp;“这难道是泥板书?”

    &bp;&bp;&bp;&bp;早期人类在没有发明纸张以前,他们记录文字和知识的手段各不相同,像天朝这边使用龟甲和骨头的甲骨文,到后来使用竹简,而泥板书主要是中东地区的古人使用。

    &bp;&bp;&bp;&bp;那可不是现在的中东小霸王阿拉包人,而是更古老的苏美尔人。

    &bp;&bp;&bp;&bp;这本泥板书看上去很像安一指在图片中见过的样子,通体是一件类似陶器的东西,上面刻有根本看不懂的楔形文字,好在有万能的系统翻译,安一指至少能看得懂书名。

    &bp;&bp;&bp;&bp;“乌加里特的仪式祭祀书?乌加里特!巴尔!”

    &bp;&bp;&bp;&bp;安一指在平时没什么用的杂学知识瞬间让他理解这本泥板书所代表的意义,他打开物品属性面板,果不其然这是一件装备。

    &bp;&bp;&bp;&bp;乌加里特的仪式祭祀书

    &bp;&bp;&bp;&bp;属性:奇物

    &bp;&bp;&bp;&bp;品质:史诗

    &bp;&bp;&bp;&bp;效果:该物品自带以下技能。

    &bp;&bp;&bp;&bp;1.怒雷强击:召唤强劲的雷电持续轰击敌人,攻击次数和伤害视玩家等级与神秘力量数值而定。

    &bp;&bp;&bp;&bp;2.死与新生:允许持有者无惩罚原地复活一次,要求尸体保存完整,复活后生命值与法力值无限接近1。

    &bp;&bp;&bp;&bp;3.阳光领域:所有进入该领域的非邪恶队友将获得生命值加成,免疫正能量伤害,对所有邪恶及敌人造成严重灼伤和目盲。

    &bp;&bp;&bp;&bp;装备条件:玩家等级40或神秘力量数值以上。

    &bp;&bp;&bp;&bp;p:该物品以失去力量,恢复方法请自行寻找。

    &bp;&bp;&bp;&bp;p2:副本通关失败将由系统回收。

    &bp;&bp;&bp;&bp;自带三个技能的史诗级物品,不过已经失去力量了。最后这句p把安一指激动的心情冲淡了不少,仔细想想一个普通难度的副本获得如此强力的史诗级物品根本不科学。

    &bp;&bp;&bp;&bp;至于修复的方法好吧,又是个有生之年系列。

    &bp;&bp;&bp;&bp;或许有人会奇怪安一指为什么会高呼巴尔的名字,他不是地狱的恶魔吗?

    &bp;&bp;&bp;&bp;这就要从人类的宗教历史上说起了。

    &bp;&bp;&bp;&bp;现实中人类宗教中的神明并非一成不变的,许多神明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叫法,比如希腊神话的宙斯在罗马就变成朱庇特,这是处于政治目的的一种变革,罗马希望借此更好的统治希腊。

    &bp;&bp;&bp;&bp;最初的巴尔在神话中的地位和宙斯在希腊神话中的地位相当,都是主神。他并非是后世宣传的邪恶,在苏美尔人的文化中,巴尔是他们的主神掌管雷霆、丰收、死亡,甚至还是位太阳神。

    &bp;&bp;&bp;&bp;可随着文化传播,巴尔的故事越扯越远,等基督教兴起时,干脆便将他定位地狱里的大恶魔,这里面或许有基督教希望踩着他的名气上位的心思,但不管怎么说,巴尔等于恶魔的形象一直延续了下来,后世的许多游戏也纷纷将它设定为最终bo,被玩家各种轮。好好的一介主神居然混到这种程度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

    &bp;&bp;&bp;&bp;嗯,我也扯远了,回归正题。

    &bp;&bp;&bp;&bp;听老管家所,这里的主人爱好收藏各类古书,所以他的藏品里有这样一份珍贵的泥板书并不奇怪,将它放到机关中保管确保不会被小偷盗走也很正常。

    &bp;&bp;&bp;&bp;但有一条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回避的,这本书,是一件魔法奇物。

    &bp;&bp;&bp;&bp;一个明面上不存在任何超自然力量的副本中,能拿到一本具备超自然力量的奇物,这本身就很矛盾。

    &bp;&bp;&bp;&bp;往更深处说,安一指和屠宏宇的直觉是正确的,这副本果然是个披着科学外皮的不科学副本。

    &bp;&bp;&bp;&bp;因为该副本无法使用次元口袋,安一指只好将泥板书放到大衣口袋中,它虽然颇重,但个头不大,揣兜里也不会很显眼,厚重的大衣完美的掩盖了安一指的偷盗行为。

    &bp;&bp;&bp;&bp;收好东西,安一指又将目标转向另一侧的书架,故技重施,很快他便找到了机关。

    &bp;&bp;&bp;&bp;和前一个书架几乎相同的布置,在打开后的小隔断,他看到那里面放着几张薄薄的纸,而不是成册的书。

    &bp;&bp;&bp;&bp;某些名贵书籍的残页吗?难道说是某位大师的手稿?

    &bp;&bp;&bp;&bp;能跟苏美尔人的泥板书采用统一待遇保存的纸,该不会是达芬奇的手稿吧?

    &bp;&bp;&bp;&bp;好奇之下,安一指拿起那几页纸张,这次百试不爽的系统翻译失效了,但上面所用的文字安一指认识,正是他这几天日夜研读的符文,而这几张书页,则是.

    &bp;&bp;&bp;&bp;死者之书!

    &bp;&bp;&bp;&bp;–‐‐——–‐‐——

    &bp;&bp;&bp;&bp;安一指在图书室搜索完毕不久,屠宏宇也找来图书室,两人互相交流了一下情报。

    &bp;&bp;&bp;&bp;之后,有一个男仆通知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众人前往老宅的餐厅落座。

    &bp;&bp;&bp;&bp;两个玩家这时也见到其他的几名客人和该地的主人。

    &bp;&bp;&bp;&bp;坐在主位上介绍众人的便是洋馆的主人,他叫尤金.哈里森。大约50岁左右,正直壮年,头发和胡须整理的十分整齐,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

    &bp;&bp;&bp;&bp;在他左手边的是一个年纪大约30岁左右的男子,他带着圆圆的眼镜,头发半秃,不太爱说话,应该便是管家提到过的汉米尔先生,自称股票经纪人。

    &bp;&bp;&bp;&bp;右手边则是之前忙着**做的事的两夫妻,老实说那组合看上去就跟现代的大款加保养的小蜜差不多。

    &bp;&bp;&bp;&bp;男的叫蒙斯顿.格林,同样约莫50岁左右,身宽体胖,都快赶上屠宏宇了,他的夫人则是为看上去顶多不超过30的美艳女人,眼波流转之际带着成熟的韵味,怪不得蒙斯顿先生这么沉迷,确实是个迷人的小妖精。

    &bp;&bp;&bp;&bp;当尤金介绍安一指和屠宏宇时,其他的客人对他俩的身份略微好奇了一下,一个是苏格兰场的警探一个私家侦探,这样的组合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某些侦探,尤金只是解释说他们曾经在某个事件中帮助过自己所以才特意邀请他们来家里做客的。

    &bp;&bp;&bp;&bp;当然,这部分的记忆两个玩家是没有的,都是系统为了让玩家更好的融入游戏而安排的身份。

    &bp;&bp;&bp;&bp;开胃酒下肚,按照顺序一道道菜品逐渐上桌。

    &bp;&bp;&bp;&bp;原本安一指不打算吃晚餐的,他准备随便找个借口推脱过去,但后来转念一想,如果晚餐后有人被毒杀了,那么没吃晚餐的两人就是最大的嫌疑者,他不得不装模作样的吃一些,仔细想想系统应该不会在这方面对玩家下手,那样的话难度就太高了。

    &bp;&bp;&bp;&bp;“看出什么来了没?我总觉得那个戴眼镜的小子不是好人”

    &bp;&bp;&bp;&bp;屠宏宇用手肘碰碰正在喝葡萄酒的安一指小声道。

    &bp;&bp;&bp;&bp;“考我?当然看出来点东西”

    &bp;&bp;&bp;&bp;按照很多侦探类作品的发展,最先挂掉的不是那个富商夫妇就是这里的主人,他们是幕后黑手的嫌疑比较低,相比之下,那个木讷的男人更加令人起疑,安一指的视线也多半关注着他。

    &bp;&bp;&bp;&bp;“他不是股票经纪人,至少以前不是,在职业这点他说谎了,当然也可能是最近才换了职业,我猜他原本是个医生,而且是外科医生”

    &bp;&bp;&bp;&bp;“为什么?”

    &bp;&bp;&bp;&bp;“他握餐刀的姿势有问题”

    &bp;&bp;&bp;&bp;安一指擦擦嘴道:

    &bp;&bp;&bp;&bp;“最初他握刀时,习惯性的握住餐刀的后半,随后意识到不对又改成了正常的握刀姿势。握住后半是外科大夫的习惯,避免给人动手术时被自己的手指挡住下刀的位置”

    &bp;&bp;&bp;&bp;“就凭这点?”

    &bp;&bp;&bp;&bp;“当然不是,你看的他的手背,手背上毛发很重,而他其他地方的汗毛却很轻,这说明他并非是那种体毛旺盛的人,可手背上的汗毛重又怎么回事?”

    &bp;&bp;&bp;&bp;“呃,塑胶手套?”

    &bp;&bp;&bp;&bp;“对,他肯定是长时间佩戴不透气的手套,人体具备自动调节体温的功能,既然手背常年处于不透气的闷热状态,汗毛生长自然比其他部分更加旺盛”

    &bp;&bp;&bp;&bp;“行啊你,这都能看出来?大侦探福尔摩斯的演绎法玩的很溜嘛”

    &bp;&bp;&bp;&bp;“这都是我后来发现的,让我知道他是医生的关键性证据是他的行李箱上写着‘送给手术技艺超群的汉米尔医生’”

    &bp;&bp;&bp;&bp;屠宏宇:“”

    &bp;&bp;&bp;&bp;晚餐毫无意外的进行着,正当安一指盘算差不多该开始剧情了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bp;&bp;&bp;&bp;声音来自老宅的正门,那声音急促,而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