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峨眉祖师 > 第七百五十五章 混元日月说清静,太渊冥冥召九魂
    话语落下如天雷,那二十位天桥九步同时出手了!

    “起阵,把他们拉到洞天金门前再打!”

    风尊大吼,当初朽桥一位天桥八步的掌教刚烈而死,与两尊太上杀者大打出手,就如此撞死在洞天金门上,当中威能已经让渡狱寒山化作死地,山海不存,水灌虚天,也不知道毁灭了那小世界内多少大地。

    如今百余地仙出手,太华山中诸地仙自也有二十位左右的天桥,但与这二十位列圣相比,那差的实在是太远,只不过天下气数消涨,太华山为第一,于是在境界比试之上,立刻就能看出问题!

    即得大气数者,似如今太华地仙,一步天桥可杀三步天桥,三步天桥可战五步天桥!

    那么天桥八步与天桥九步之间的鸿沟已然被跨越而去!

    但即使如此,数量上仍旧不及,可百余地仙布下阵法,已模拟出一道大圣气息,这远远强于天仙之法,非地仙所能硬抗!

    人间之中出现一道大圣气息会发生什么事情?

    无非是阴阳颠倒,天塌地陷而已!

    故此不能把战场放置在人间,必须要把这二十位列圣拉到金门前再打!

    无论乾坤怎么破碎,哪怕虚天被打开一处又一处,唯洞天金门坚固无比,即使是大圣亲至也不能将其毁去!

    能够撼动不代表能够打开,若说撼动,当初朽桥真人自撞天门,已然撼动些许,然而对金门来说,其实是毫无作用的。

    此门并非蛮力可以打开!

    大阵轰鸣而起,倒卷乾坤,那二十位列圣有人大笑,有人摇头,有人则是面色冰寒,那浩荡法力结成壁垒,他们望了一眼人间,倒也没有抵抗,只是径直被大阵拖着,直向九天之上而去。

    “毕竟是人间,人间是人道长存的依据,诸位人道圣贤自然不可能在人间大打出手,去洞天金门前斗法,这确实是一道良策。”

    太渊如此说着,同时感觉到天上有一道天罡之气化金锁坠下,要把他一并捆了带上天去,他如此笑笑,那身躯轻轻一晃,顿时金锁炸开,不复存在。

    “你们还是省着点力气吧,留点法力对抗那些列圣。”

    他吐出口清气:“一万八千年至一万五千前,人道昌盛,此开千古未有之大世,无数圣贤涌现,他们各自都是在人间曾经被传颂的人,你们这些仙人中,有些典籍还是他们所写,如今流传而下。”

    “而这当中,亦有过去岁月中的圣人,他们留下了名字与祭祀,于是也被陛下以列圣之法唤醒,从冥冥中归来。”

    太渊的话让李辟尘悚然而惊。

    “自冥冥之中归来?人若是死去,自当归到幽冥大海,你口中所谓冥冥又是什么地方?”

    冥冥只是一个代词,一般来说是不可知之处,亦或是突然而然,也有虚天的意思,多以表达不能用词语形容的状态。

    但太渊的话却让人感到了恐惧,这个冥冥并非寻常所的冥冥。

    “所谓冥冥么.......人如果死了,自然有感激他的,给他立下祠来祭祀,封神的要意不就是如此么,这不需要我来多说,自冥冥中归来,并不是说曾经的那个人归来了。”

    “事实上,曾经的人已经回不来了,所召唤回来的,应该是类似于‘道我’的存在,它是由众生的记忆而汇聚成的,祭祀的香火为身,祭祀的歌谣为魂,祭祀的记忆为真灵,如此塑造出的全新之神。”

    “但他仍旧有着过去本尊的记忆,所以他是归来的‘圣人’。”

    太渊如此说着,但随后又是一声叹息。

    “然而可惜,他们是归来的圣人,但也只是‘列圣’罢了,非生非死,看上去似乎是一种长生的法门,但事实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被称呼为圣人的。”

    李辟尘明白这其中的意思,这和封神是一个道理。

    如果一位神死了导致真灵灭去,那么在原本众生祭祀的声音中,又会以香火缓缓诞生出一位新的神灵,这位神灵因为神位与祭祀都是和原本的那位相同的,故此他等于是继承了前一位神灵的记忆,但又和前一位神灵大不相同。

    说来很绕,但事实上简单的解释,就是三我之间的关系。

    若是本我死了则道我替之,道我无情,本我至性,但如今至性已死,自然只剩下无情,而三我皆为“我”,可又互不相同。

    “太上列圣真法......”

    李辟尘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山巅处的那遥远孤坟,而太渊看着李辟尘,目光微动,笑道:“你该和我走了,怎么,难道放不下你身侧的佳人吗?”

    “我们踏在孤独的道路上,成为太上化身,便已与寻常的修行者大不一样,你如果.....”

    他的话语还不曾说完,此时大桃树上,那一道日月鎏光坠下,当中走出一人,冷冷的看向太渊。

    “呵,日月吗?”

    太渊看向任天舒:“最初的太阳之光与月华之芒而汇聚成的法,是了,我也该把你请过去,看看,我这都差点忘了。”

    “混元,日月,嫁梦,青羊,玄都.....再加上太渊,神巫,列圣......”

    太渊忽然吐出一口气来,随后悠悠开口。

    “九为数之极致,还差了一位太上啊,云原是九,太上是九,九九方能归一。”

    任天舒冷笑:“还差了一位,原来如此,云原上居然有如此多的太上,亏得我当年还骄傲自满,不曾想我也是井底之蛙。”

    “不过今天看见你了,不知道太渊又是什么样的道与法,我倒是真想见识见识!”

    他口气不小,但事实上十分警惕,任天舒踏入神仙,哪里还感觉不到太渊的奇怪之处,那滔天气息如同汪洋大海般深不可测。

    李辟尘盯着太渊,沉默不语,但心中则是猛地一震。

    并不是还差一位。

    九位已经齐了!

    少有人知道自己三圣同身,因为无人可清静经。

    “九为数之极......”

    李辟尘喃喃自语,而在此时,太渊刚是听完了任天舒的话,而后摇头失笑。

    “你想要看看我的道与法吗?”

    “那我就让你看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