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564章 我在,尔等则亡
    第564章我在,尔等则亡

    天道恩赏,何须准备。

    就连上万异族都懵了,它们何曾见到如此阵仗,概括千里光团昭昭,那彩晕里面充斥的灵力,让这些怪物都感到震惊,贪婪的外表下,却掩藏着遥不可及的内心,因为根本不适合汲取运用,从源头就大相径庭。

    当光点落下,只要接触到人族修士,便如溪流归元般,嗖嗖主动钻进体内,继而化为无限法力,向金丹和元婴快速汇聚。

    灵光长虹接连不断,一阵阵持续降落,足以让任何修士精进一层,弥补已经损耗的战力更轻而易举,皇天浩荡大恩无,没人看见是谁所为。

    在风驰电掣的狂遁中,姚云吃惊半晌后,终究抿嘴笑了,陆寒的大神通和大手笔面前,她感觉太过渺小卑微,如灵猴仰望泰山。

    两人已经离开三千里,所过之处的大地尽显斑驳褴褛,坑洼不平草木失色,不用问也能看出,从那处空间节点过来的异类,已经形成几股非常可观的力量。

    面对久远之前的那次入侵,见证者早已化为尘土,历经几代时间消磨,已经有太多的人已经忘却,现在杀戮降临,纵然充满狂暴残忍,也是对混坤大陆的一次彻底洗牌。

    跌宕谷,依仗地形奇葩而闻名中州,是超级大宗日月坛的几大主要据点之一,山高水长悬崖林立,万丈的恢弘和起伏,号称跌宕十分贴切。

    但曾经沧海一日变迁,此地早已名存实亡,放眼望去满目疮痍,山塌地陷不复美景,血水染红大江,崩溃的乱流冲击四方,如阿鼻地狱般恐怖。

    苍龙已去恶蛟降临,一杆高约三百丈的黑耀旗,铺天盖地立在高空,上面狰狞恶兽龇牙咧嘴,血红三目露出凶残暴虐,几具残尸被高高挂起,无一不是化神境以上强者。

    地面还有生物蠕动,却千奇百怪奇丑无比,成千上万的异族已经把这里据为己有,一股股强大气息不时扫过,充满恶贯满盈累累罪孽。

    十几万里外,可达五万的庞大军团,已经从这里浩荡出发许久,横向千里黑压压不可计数,煞气纵横铺天盖日,数十道极其不凡的威压,在前方开辟通道,狰狞高大的凶兽坐骑,将地面踩踏出深坑累累。

    八百前锋开路,灰云翻卷起伏不定,一柄战戟直指天空,中心处稳坐主将,胯下白毛双头巨蜥,一个扭动就可跨越百丈,硕大身躯为主人平添威慑。

    又行进九千里,耀武扬威的前锋,忽然感觉似有所阻,原来远方多出一道屏障,青光犀利酷似巨剑,中间处还有道金色波纹,来回吞吐可化神兵,但这一切都在那个身影的背后。

    身躯几乎没有可比性,六尺玲珑身窈窕渺渺,紫衣罗绸颇为优雅,一对蓝色小战靴干净无暇,她头顶悬浮着一把长剑,三尺三寸锋利无比按,配合冷酷凝眸,巾帼的霸气惶不多让须眉。

    “嘎!什么意思?”

    前锋主将有些懵,这是要干啥?感应到那股战意颇为不俗,竟然和自己旗鼓相当,但仅凭一人之躯,就想阻隔霸灭界面的道路,简直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斩!”

    姚云一掐诀,身躯立即凭空飘起,脑后三层彩晕加身,就像女神降临,那剑光顿时光耀十倍,青华炯炯切开虚空,对着前方就是一划。

    嘣——!

    出剑时,看似轻描淡写毫无实力,几分涟漪和剑意都没有,但向前落下后,才倏然如波涛奔海,剑啸之音犹如雷鸣,非常宏大震撼。

    当降临在八百前锋上空时,已经万音共振铿锵不绝,虚空中都是剑影,华丽丽唰啦啦切割了凡尘,长天绝剑自由落体,要斩碎一些宵小。

    根本毫不废话,清冷容颜挂满寒霜就立刻动手,面对又一个中旗官,姚云信心大增,其余之类皆为蝼蚁。她也知道对面不远的后方,黑云压城大军列阵,正要协助天蛮族消灭卓八烈以及上万同类,这三万里路上,此处必须铸造一道屏障。

    遑遑杀势又如何,自己背后也有一座山岳,高不可攀可灭天地,今天势必生死决战!

    “嘎嘎!吼哈哈哈哈……找死!”

    双头白毛巨蜥嗜好血肉,它身上的主人同样不是善类,在感应到剑意降临时,就勃然大怒愤而失笑,一个人类柔弱女子也敢猖狂。

    中旗官的褐色身躯上,顿时涌出一股遮天巨威的气息,强悍勇猛而澎湃,附近山峰嗡嗡震动,当身后凝练出的法相成型时,姚云顿时感觉娇躯微沉。

    一条吞山般的四不像,蟒首熊身长满血红斑纹,足有八十丈巨大,卧在一滩黑紫沼泽中,正缓缓站起盯紧自己,五只巨眼遍布全身,分别射出几道凶芒,简直能吓死凡人。

    落下的剑意倏然加强,姚云极速催动剑诀,眼中深处闪过一丝狡黠,这个对手不简单,能担任大军前锋主官,在异界诸族里必定扬威于上层,必须强攻搭配智取。

    再看中旗官,黑色大嘴唇外,那对獠牙微微收缩,全身咔啦啦显出麟甲,体内蕴含一座小火山,开始找到突破口怒极喷射。

    一张嘴,就从口中涌出大片褐色光霞,转眼化为三层粘稠液体,有强烈腐蚀性的刺鼻酸味浩荡滚滚,而且迎空直上扩展开来,似乎要把这片天,都化为浓水变作地狱。

    紧接着,右侧的粗壮巨爪凝聚成拳,周围虚空顿时遭到排斥,上面亮起一圈圈褐色灵纹,还有几个符咒不断翻涌,金刚打造无比坚硬,这一拳也从下方打出。

    噗!

    剑斩已到,率先遇上三层粘稠,数不清的厉芒直接化为暴风骤雨,不知在上面落下几百次,却都如石沉大海,乱响后化为虚无,浓烟四起滋滋飘扬,强烈腐蚀性,竟然把虚影都溶解,夺魄的剑光恐怕难逃此关。

    事实果不其然,那把堪比天剑的灵宝,的确无比犀利,竟把第一层切开三尺宽的裂口,而且无法融合,腐蚀性退避锋芒难以奏效。

    但在第二层,锋利之意已经大减,用时延长三倍才勉强切开,却光华不在锋芒尽去,随即被最后的粘液附着在表面,浓烟再现酸臭逼人。

    碎裂吧!

    轰隆!

    那凝聚如金刚的巨拳,接着就猛然砸到,有万千邪光迸射,轰击的威能可以压倒九霄,所过之处排斥开任何物质,无比干脆的打在巨剑上。

    ‘咔嚓!’

    这一拳之威,竟然可以抵御神兵,并且摧枯拉朽,真的将巨剑打碎,直接裂成万千渣渣,迸射的到处都是,撞击出的强光夺目刺眼。

    “吼!中旗官浩大如山!”

    八百战士立即摇旗呐喊,区区弱小女子,简直就是送死,出现的刹那就已经决定了命运,就算满天神佛在此,也休想……额?

    倏然间,如浪涛般的狂吼还未散去,却感觉另一种锋利之意,猝不及防的在上空浮现,接着就见到中旗官似有所思,眼睛里凶性不再,被一股惊骇和疑惑代替。

    情势急转剧下,周遭温度大降,一股淡淡的金芒,已经自山而下,从这位异族主将头顶笔直切下,不但锋芒爆射,更把其胯下坐骑斩为两段。

    噗通!

    那庞大身躯缓缓倒向两侧,一股血线狂喷,带着几分不甘,就连体内元核都被彻底分开,似的不能再死。

    哗——!

    全场掀起轩然大波,八百异族目瞪口呆,几乎惊骇欲绝的看着,全部如坠云雾,他们亲眼所见,中旗官已经崩碎剑体,那缕弱小的金芒又是何处而来?

    ‘中旗官死了?’

    ‘是的,他死了,我们要报仇。’

    ‘好!撕碎这个女娃,大家一起上,她根本无法阻挡我八百壮士,冲啊!’

    姚云笑了,三尺青锋横在身前,仔细凝视中间的那缕淡金水波,以势破障,以隐藏之锋突袭,那强大的剑意已经威临四海,谁又曾想到,还有未爆发的寸芒伺机而动,完胜!

    “这八百暴徒,就当做死去同道的一点利息吧,小小贼子也敢狂妄,”

    一人一剑向前冲去,总是汪洋似海,也要搅动的残渣不剩,剑意与刀道,从来都相辅相成,一挥手劈万邪。

    这些异族的确凶悍,纵然实力相差悬殊,也如饿狼般不择野食,最高境界的只有一个小旗官,纵然见到上司死因诡异,也嗷嗷大叫向姚云扑来。

    在万丈云层之后,陆寒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似乎记得,自己也曾数次如此这般,以一剑在敌群中杀进杀出,但都为了保命,才有了道君的地位。

    磨炼此女,就必须让她自己找到潜能,并且毫无保留开发出来,今天这八百多异类,只是一场大幕的开胃菜,千里外的几万大军,已经发现此地异常,顿时务必加速,更有几道各色光芒率先射来。

    该自己出手了。

    咚——!

    一道天鼓,开始炸向与苍穹,其实只是陆寒迈出的脚步,他一次就跃出十里,以银尊之躯正是降临,直扑杀来的军团。

    所过之处,以他为核心,浩荡的天地元气尽数让路,那犀利的身姿,仿佛月华凝聚的天剑,已经把前方几百里虚空斩开,气势直达天庭。

    “快报,有人族强者拦路!”

    呜呜呜——!

    当先的异族大将,感应到那股强悍,即便千军万马也无法做到,立即回首发出警告,古老号角随即吹响,几万军团闻声簇动,集结收缩列队有序,一道道大阵般的恢弘,摆在起伏不平的山野间。

    “强者?到底有多强?这就算是吗?”

    忽如雷动九天,在中军里亮起一道高音,接着就从那里升起一道道蟒威,是由赤霞组成的大蛟,贯穿元气凝练成长虹,一层层咆哮直达云霄,气势无比强悍,似乎丝毫不逊。

    在身形暴涨中,无尽凶煞扩散开去,数万军团受到感染,立即喊杀震天,方圆三百里冷冽如冬,他们的主将亲自出战了。

    打开银钩天眼,陆寒还在几百里外,就直接洞穿一切虚幻,他发现冲天而起的身影,五丈高的浑身用鳞甲裹紧,额头一对双角裂裂寒芒,三只眼都如碗口,如黑夜明灯爆射凶性。

    存在于教蟒虚影里,几乎堪比真龙灵压,四方大脸上嘴宽鼻阔,根根汗毛赛似黑针,面积足有一张办公桌,从其上亮起缕缕灵纹,异族百态无奇不有。

    “呼哈哈哈!你们不怕惩处么?何来的千军万马,区区一个小崽子而已,谁去上前将功补过?”

    片刻后,充满不屑和鄙夷的洪音,响在前方几人耳侧,这些悍将也发现的确如此,顿时面红耳赤,也在深处对来人埋下异常愤恨。

    “壮猛的铁罗王大人,让我去撕了他,气煞本尊!”

    一个如傀儡般的高大身躯,几乎纵跃百丈,如凶神恶煞狠狠扑上,他要一拳将这个人族砸碎,才可挽回失去的颜面。

    只见其吼叫中,就从头顶窜出浓郁的阴冥煞气,宛如幽王附身,嗷嗷着举起右手,如硕大木槌轰杀过去,同时从四方形的嘴里,不知念叨何等咒语,只见拳头般的紫黑色铭文片片窜出,不断涌进粗大手臂,让其更加刚猛茁壮。

    一拳吗?就随你心愿!

    陆寒扫视之后,发现这厮修为的确不俗,按异类的排位,就是独领一方的小将官,堪比人族苍元初期,但要强悍三分,可以和中期境界对敌。

    对轰!

    他同样挥动出手,软绵绵毫无波澜,仅仅和元气摩擦,产生一流印光般的淡痕,犹如小儿出拳,就算打在棉絮上,都可能被尽数弹回。

    ‘嘎嘎!这连境界都没有的家伙,难道吃错灵药了?本尊就缺此类好东西,那就尽数献出来吧,给我灭——!’

    巨锤般的大拳头,还嫌不够力道,一路继续狂涨,已经堪比足球场,绝对可以轰碎一座大山,就这么狠猛无比的轰响陆寒,劈头盖脸毫不留情。

    唉!

    陆寒也很无奈啊,修仙论道本来遇强则强,但这等残渣,只需挥挥手即可打发,认真点就浪费本体精元了,不划算。

    ‘嘣——轰咔——!’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