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为王者我荣耀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离去
    小$书&屋#阅`读ww-w.xswu.

    酣畅的酒宴进行到月上中天,每个人都喝得酩酊大醉。

    曹操是在场醉的最深的人,也是在场最清醒的人。看着这些可爱的伙伴们,他的心里有着浓浓的不舍。谁说自己铁石心肠?谁说自己不懂儿女情长?此时此刻,有谁比自己更伤感?

    走回自己的营帐,拿出一块抹布,轻轻地,仔仔细细的擦拭着办公的文案。这张文案自来到这里后,就成为了自己的朋友。不管思考什么事,读什么书,和谁谈话都避不开它。它是自己无声的朋友。

    擦拭好文案,把一卷卷书籍归类码好。挂在衣架上的战甲,不能用湿抹布擦拭,得用专门备好的油布擦拭。

    要说文案是自己的静朋友,那战甲就是自己的动朋友。每当踏上战场,它就是自己最贴心的战友。没有它的保护,那些流失剑花说不定就在自己的身上留下来过的痕迹。

    “老伙计啊!这一次孤就不带你去了,你就在这静静的为孤加油吧!假如孤能活着回来,孤一定会再穿上你,和你一起去见证灿烂的锦绣河山。”

    “为什么要这么伤感?为什么不跟他们说再见?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你要知道,当他们知道你不告而别后,他们会有多担心,多着急,会有多少你不知道的事会发生!”

    曹操没有把目光看向小先生,而是继续擦拭着战甲。“小先生,曹魏离开了孤仍然是曹魏,只不过强弱兴衰会发生转变。神竞世界的曹魏有杨修在,曹丕和曹植不会陷入历史的怪圈。

    再有就算他们想做些什么也不可能!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不会去做愚蠢的傻事。

    有些事只能由孤独自去面对,告诉他们,只能让他们徒增担忧。再说,神明定下的事,非人力可改,更别说把这么重要的事对外宣布了。

    小先生,感谢你一路以来对孤的悉心教导。没有你孤就不能在神竞世界中如鱼得水。很多时候孤在想,你会不会就是荀令君呢?因为只有他,才能懂孤,才能将现实世界的曹操和神竞世界中的曹操合二为一。甚至于,孤在想,孤有没有可能就是曹操的转世呢?

    帝明大人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感激他让我从一个没有底气的人转变为拥有自我气场的人。我不再是那个卑微,懦弱,没底气的曹操。现在的我是高贵,勇敢,有实力的曹操。

    从一个无信仰的人变成一个有坚定信仰的人,有时候这速度会很快,就像闪电划过天际。我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我对神明充满敬畏,因而,我不想去做违背他们意志的事。

    可不做不代表我真的没有一丁点想法。既然他们营造了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那我为什么不去争取一下呢?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我本就已经死了,再死一次又何妨?如果不死,那我就赚了。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不心甘情愿的舍去又怎能有丰硕的收获呢?”

    “我不劝你了。你的话我明白了,祝你一路顺风。”小先生走了,就像来时那样的突然。

    “嘀嗒”一声,一地泪珠轻溅到地面上。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翌日清晨,中军大帐内,第一个清醒过来的人是苏妲己。因为她是他们当中唯一一个知道有重大事情要在曹操身上发生的人。

    “玉环姐,阿轲,文姬,快醒醒!”苏妲己推搡着她们。

    “啊?怎么了?再让我多睡会!”阿轲慵懒的说道。

    “妲己,天色尚早,再睡会吧!”杨玉环睁开眼后,很快又闭上了。

    “妲己姐姐,出什么事了?”蔡文姬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丞相出事了!”由于不好的兆头越来越紧,苏妲己这一声喊得很大。

    一石激起千层浪,尤其是“丞相”这两个字。刚才还在酣睡的众人,一下子全部醒了,尤其是典韦和许褚,他们一个箭步冲到苏妲己面前。

    “妲己,你说清楚!主公他怎么了?”典韦神情异常紧张,因为他也隐约感觉到了曹操的异常。

    苏妲己本想立刻回答,但典韦口中的酒臭味让她一时呛了一下。“我们一起去丞相的营帐吧!他若在,那便安好。若不在,那就真的要出大事了!”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众人鱼贯而出,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向曹操住的营帐赶去。

    这时,阿轲的速度优势就体现了出来。她抢先一步,进入了曹操的营帐。

    紧接着,典韦,许褚等人相继进入。在静了片刻后,他们确定曹操真的出事了。

    营帐内的事物摆放的井井有条。文案和战甲借着透进来的光线,散发出噌亮的光度。

    “主公!主公!”典韦扯着嗓子大喊两声,忧心忡忡的向内账跑去。

    然而,他失望了,脸上的神情反复转变,最后,本就有点血丝的眼睛瞬间通红一片。他的情绪已到极点,只要稍微一用力,便会到爆发的边缘。

    司马懿和杨修是智者,他们强行压下脑海中的烦躁不安,努力让自己变得沉着冷静。

    “仲达,我有一种不祥的预兆。结合昨天晚上丞相对我们说的那些话,我总感觉像交代后事一样。”

    “德祖,我也感觉到了。可丞相为什么不对我们直呢?哪怕不相信我们当中的所有人,在我们当中也有他极其信任的人。事关生死,他不可能什么都不交代啊!”

    “大胆!混账!司马懿,你在说什么!父亲他怎么可能会死!他正值壮年,昨晚又是那样的意气风发,慷慨激昂,我不信!你说的都是假的!都是谎话!”曹丕指着司马懿,忘记了自己的身份,露出了自己的真性情。

    “二哥,您先不要激动。我们现在一定不能乱,父亲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苦衷。我们必须要静下心来,唯有如此,方能从中寻到蛛丝马迹。”

    “那个,我能发表一下我的意见吗?”苏妲己见到恐慌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开来,立刻发声道。

    “妲己妹妹,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我们是一家人。”杨玉环握住苏妲己的手,向她点了点头。

    “我觉得丞相的失踪可能跟神明有关。这片世界本就是神明开辟的,每次战役的规则都是由神明制定的。丞相既然在离开前把这里打扫整理了一番,那就说明,他对此行有信心,是想借此告诉我们,在这里安心的等着他归来。”

    在黑暗的世界里,一缕光线都会显得无限大。此刻苏妲己的话,便是黑暗世界里的一缕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