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1章 古怪秘境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悬崖下的路很是不好走,嶙峋的怪石仿佛一把把尖刀一般,柳寻香的草鞋踏在上面被咯得生疼。

  通往悬崖上面的路更是陡峭不平荆棘丛生,走了约莫半天左右,饶是柳寻香的身体被灰雾改造过,也依旧感觉自己的双腿像是绑了好几斤的生铁一般。

  挥汗如雨的他感觉自己每迈出一步都上气不接下气,虽然可以看到悬崖上的地方,但是真正走在实路上时,总觉得这道路是那么漫长,似乎走到上面的希望是那么的遥遥无期,这让柳寻香不由得从心底产生了一丝丝绝望。

  “必须走上去,走上去才有希望,杜忠拿刀捅穿我的胸膛都没能杀死我,大蛇追了我那么久也没能吃掉我,我就更不应该自己放弃活下去的希望,我还没有找到那一丝能够修仙的契机,我不能这么放弃,我能走上去的,一定能!”柳寻香埋着头一步一步如老牛犁田一般边走边自己给自己打气。

  柳寻香知道自己不能停下,不能休息,因为一旦停下了,就再也没有了继续向上走的勇气和信念。

  时间匆匆而过,一晃柳寻香便已经走了一天一夜,好在这样的地方位置不正,所以一般很少有大型点的野兽出没,这也算是在所有悲惨的事情里唯一一件幸运的事了。

  磨坏的草鞋已经被柳寻香扔了,赤裸的双脚慢慢被磨出了血泡,在身后拖出一道浅显的血迹,每走一步都伴随着钻心的疼痛从脚底传来,到后来,柳寻香几乎是在手脚并用的往上爬着。

  天空上时不时便划过几道流光,一位位修士凌空飞过,没有人在意云朵之下有这么一个少年为了心中的那一份执着而忍痛前行。手机端sm..

  第二日白天,柳寻香的双手也变得血肉模糊,就连汗水都开始带着淡淡的红色,膝盖,手指,脚趾变得血肉模糊。

  与其说是在走,倒不如说是在像野兽一般攀爬,对于自己如今的状况,柳寻香已经毫不知情,现在的他能坚持着爬,完全是靠着自己的一股意志在支撑着。

  第二日阳星西落之时,柳寻香终于爬上来了,翻身躺在地上,他感觉自己现在连呼吸都费劲儿,阳星的余晖倾撒在身上,他缓缓地闭上了眼。

  “臭小子,没死就麻溜的起来,再睡下去异兽来了你就自己在这等死吧。”

  柳寻香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觉得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一直在自己耳边环绕,让他没法继续沉睡下去。

  强撑着睁开了双眼,他看到邋遢老头正拿着一个不知是什么动物的腿吃得满嘴流油。

  柳寻香看到邋遢老者后,先是赶紧摸了摸胸前,发现胸前的镯子和丹瓶都还在,便松了口气后看着邋遢老者一个劲儿的傻笑了起来。

  虽然心里很想哭,可柳寻香却怎么也哭不出来,从离开家的那一刻到现在,他所经历的每一步,但凡稍有差池便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看着柳寻香的傻笑,哪怕是历经世间百态的邋遢老者眼睛深处也依旧闪过一丝不忍,这哪里是笑,这分明就是无声的哭。

  些许是笑的累了,柳寻香又闭上眼,这次邋遢老者没有催他,而是默默的坐在旁边喝着葫芦里的酒。

  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之后,柳寻香才跟邋遢老头走回了山洞,有邋遢老头的带领下,这一路也甚是很少遇到野兽,更别提异兽了。

  “老头,你到底什么修为啊?我看别的修士都能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怎么就没见你飞过,你是不是不会飞?”柳寻香看着前面带路的老头问道。

  老头一听顿时怒了,回头骂道:“小兔崽子你再胡说老头子我打断你的腿,谁说老头子我不会飞,老头子只是不屑于飞,再说了,老头子我穿的这么破破烂烂的,往那天上一飞,下面的人岂不是什么都看个干净,老头子我不要面子的吗?”

  “我也没看出你像是要面子的人啊。”

  “......”

  很快,一老一少在嬉闹打骂中回到了山洞,看着山洞里地上自己留的字,柳寻香一时间有些走神,短短几天却让柳寻香有种仿佛过了一个甲子般物是人非的感觉。

  甩了甩头,柳寻香问道:“老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山里来了这么多修士?”

  依旧躺在老地方的邋遢老头摇头晃脑的说道:“能有什么事是我老头子不知道的,听说是这山里出了宝贝儿。”

  柳寻香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什么宝贝儿?能不能让我凝聚修灵?”

  “就算能,你觉得就凭你和我能抢到手?这次来的修士别说引气境,恐怕化丹境的都来了不少,我们两个还不够人塞牙缝儿的,你就别想了。”推荐阅读sm..s..

  柳寻香一听顿时也泄气了,自己一个凡人,再加上邋遢老头这个半吊子修士,别说化丹境的修士了,估计一个黑狼都能把俩人给弄死好几回。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柳寻香又好奇的问道。

  老头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顺着巨蛇爬行的痕迹找到了悬崖边,但是老头子我可没你这年轻人这么好的身板二话不说就往下跳,所以就在附近找到那条似乎可以直通悬崖下面道儿,我就在那等着,只是没想到你小子这么慢,等了你好几天你才爬上来。”

  “.......”

  半晌,越想越憋屈的柳寻香再也忍不住冲着邋遢老头破口骂道:“我草你大爷的!”

  发完脾气的柳寻香一个人默默的走到一旁躺下,可是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又起来盘腿而坐,想了想脑海里关于帛书上引气篇的内容,开始修炼了起来。

  随着柳寻香的修炼,四周的灵气又开始慢慢聚到柳寻香的身旁,只是和之前一样,灵气迟迟不肯进入柳寻香的体内,只在柳寻香的周围徘徊旋转,但这次灰雾没有任何动静。

  邋遢老者起初没怎么注意,当看到灵气聚在柳寻香身边之时,才坐了起来,左右看了柳寻香好久,才摇头嘀咕道:“啧啧啧,没有修灵居然还能聚灵这么多年了,老头子我终于看到了。”

  说罢老头一个人拎着酒壶走到洞口,看着夜空的月星,猛的灌了一口酒。

  天微微亮,柳寻香收功睁开了眼,看到洞内并没有老头的身影,略微思索一番,还是下了决心,正要拿石子在地上留字时,洞外传来邋遢老头的声音:“怎么,你小子留字离家出走走上瘾了是吧?”

  柳寻香顿时窘迫不已,老头见状慢悠悠的说道:“行了,知道你小子贼心不死想去看看那山疙瘩里到底是什么异宝,其实老头子我也好奇,所以老头子还是决定跟你一起去,好歹你死了老头子还能给你收个尸呢。”

  柳寻香本想骂回去,不过想到好像自己第一次死就是眼前这邋遢老头给收的尸,便没在说话而是撅着屁股收拾包袱。

  老头见状,冲着柳寻香的屁股就是一脚,然后说道:“走之前先去把四周布上陷阱,免得咱们去了几天没人,回来的时候洞里住一窝子畜生。”

  柳寻香瞪了邋遢老头一眼,便悻悻然的出去布置陷阱去了,在山脉的这段日子,天天跟些野兽打交道,柳寻香自己也琢磨出了不少捕兽的陷阱。

  晌午时分,布置好所有陷阱的柳寻香和邋遢老头便出发走进了山脉深处。

  而此时山脉的深处,一座小山前已经站了不少修士,在这些修士之中,还有些柳寻香认识的人在内。

  其中有好几个穿着清河城鳞犀军制式黑甲的修士也在其中,在这些黑甲修士身后还站着一列列的鳞犀军,正前面则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若柳寻香在此,定能认得这老者,正是清河城城主府的辛姓老者。

  除此之外,在悬崖下和柳寻香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女萧末晚也在人群之中。

  萧末晚的小脑袋不停的左顾右盼,似乎在找着什么人,看着萧末晚的样子,其中一位女子打趣道:“晚儿是不是在找你的那个小心上人?”

  萧末晚小脸一红,立马反驳道:“师姐你又欺负晚儿,晚儿只是想看看他好点没而已,毕竟那天就那样把他一个人扔在悬崖底,晚儿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安。”

  另一个女子接过话茬说道:“哟,我们家晚儿都把贴身的万灵镯送出去了,心里还觉得不安呐,那要如何才能心安?莫不是要将自己也送给那俊小子才心安?”

  身后的师姐师兄听到都一脸笑意的看着萧末晚,萧末晚的脸更红了,只好抓着身前一名中年女子的衣袖摇晃道:“师尊,师姐她们欺负我。”

  中年女子慈爱的摸了摸萧末晚的小脑袋,柔声说道:“晚儿乖,你如今还小,还是要多把心思放在提升修为上才是正事。”

  萧末晚仰起小脑袋看着中年女子委屈道:“师尊,连你也欺负我。”

  就在这时,小山表面显现出一层淡蓝色的光幕,光幕出现后立刻出现波动,好似被风吹的水面一般。

  中年女子见状说道:“好了,都不要闹了,这秘境马上要开了,一会蓝色光幕稳定之后大家要抓紧时间冲进去,进去之后随时提高警惕,切莫掉队,晚儿,你一会跟紧我。”

  萧末晚点点头,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另一边,辛老也对着身后的几位身穿黑甲的修士说道:“这王盘山秘境相传是数千年前一位蜕灵境的前辈留下的洞府,如今随着时间流逝,守护的禁制出现了松动,每过百年就会显现出一次。

  里面有着无数丹药道法以及天材地宝,但是也有不少禁制,大家进去后万万要小心,切莫贪多,一旦拿到我们要的东西,立马就撤,明白吗?”

  黑甲修士齐齐回道:“诺。”

  不知在场的是谁吆喝了一句:“光幕稳定了,快进。”

  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修士就像离了弦的弓箭一般纷纷射向小山。

  进去的修士都像是掉进水里的石头一般,让蓝色的光幕激荡起层层波浪。

  在所有修士进去后不久,一老一少从小山旁的密林里钻了出来。

  柳寻香将头上的不知什么飞禽的羽毛扯下来,口中抱怨道:“老头你看看你带的什么路。”

  邋遢老头嘿嘿笑道:“路是差了点,但是近啊,你看,咱两是不是刚好及时赶到,如果再晚点咱们可就进不去了。”

  看着眼前的小山表面覆盖的淡蓝色光幕,柳寻香不由的张大了嘴:“这....这...这山在发光啊。”

  邋遢老头朝柳寻香的脑袋给了一巴掌,说道:“没见识就别说话,这东西叫禁制,稍微有点修为的修士都会好不好?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那你会吗?”

  “你不要逼老头子动手。”

  一老一少看着快要消散的蓝色光幕,急忙跑了过去,在光幕消散的最后一刻,两人扑了进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