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7章 故人重逢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没搭理老头,而是津津有味的看向大殿内众人,这些人的动作都很怪异,但是却让人越看越挪不开眼睛,柳寻香亦是如此,虽然这些人的动作毫无美感,但心里却不停地有个声音不听的告诉他,看下去。

  这些动作通过柳寻香的双眼传到识海之后,识海中的灰雾也意外的从识海中钻了出来。

  一缕灰雾幻化成一个小人,就这么在柳寻香的识海中跟着学了起来,随着识海中的灰色小人的动作,柳寻香体内学习的帛书功法也开始自行运转了起来,诸多灵气光点开始聚在柳寻香的身旁。推荐阅读sm..s..更新最快s..sm..

  这一幕让旁边的邋遢老头看的啧啧称奇。

  就在这时,大殿内突然传来一阵怒吼,怒吼声很大,让听的人脑袋都要炸开一般,柳寻香也被这怒吼声把自己从那种玄妙的感觉中震醒。

  就在嘶吼声之后,柳寻香听到大殿外一个中年女子的惶恐声。

  “晚儿?”柳寻香听到后,脑海中回想起了数天前自己掉下悬崖之后遇到的那个少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胸前珍藏着的手镯和玉瓶。

  “原来晚儿也和她的师尊一起进来了。”柳寻香喃喃道,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声怒吼让在场的所有修士都清醒了过来,一时间众人都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摆弄着这些画壁上的异怪动作。

  辛老和苍墨子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和一丝恐惧。

  好在都是些见过大风大浪的高阶修士,在苍墨子等人的调动下很快众人便被稳定下来。

  苍墨子等人看着大殿正上方的黑色雕像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准。

  “辛道友,你看这石像像不像书里记载的那位?”苍墨子盯着雕像看了好久才有些不确定的问一旁的辛老。

  辛老也不是很肯定的回到道:“不太确定,毕竟那位最后一次出现在世人眼中的样子不是这样,而且这雕像根本就没雕刻出面相,不过这一身气质倒是和那位有些相像,但是有一点我能肯定,那就是此地一定是一个邪修的墓。”

  一位身穿紫色衣服的中年修士站起来接话说道:“而且还是一位换胎境邪修的墓。”

  此一出,在场所有人心中都开始打起了小算盘,换胎境的邪修的墓,单不说里面会藏有多少宝贝,就换胎境修士死后的胎元,就是有价无市的异宝。

  如果再能拿到那邪修是如何能与修士匹敌的方法,那将是任何金银珠宝丹药功法都比不上的。

  紫衣中年修士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轻笑道:“想必大家也知道了这里面的宝贝有多珍贵了吧,那我们就都不要虚伪了,老规矩,谁抢到就是谁的。”

  苍墨子一听顿时怒了,说道:“马熊山你个老匹夫,你想趁乱摸鱼是吧,我告诉你,这等恶毒法子不能流落在外,我看今天谁敢私自把这邪修秘法带出去!”

  说罢的苍墨子立刻将身为化丹境的威压如数释放了出来,被马姓紫衣中年修士蛊惑的众人心中一凛,不敢妄动。

  在场的都以为只是蜕灵境修士的洞府,所以来的修士都只是在引气境或者凝脉境的,只有几个大宗派或大势力才有化丹境的长老带队前来,因此在场的化丹境高手并没有几个。

  马熊山怒极反笑:“苍墨老狗,你说的这么大义凛然还不是想独吞这邪修秘法,别又想当娼妓又想立牌坊了,此地可不是你一个化丹境说了算,你说呢,辛道友?”

  在一旁双手插袖口的辛老一愣,随即呵呵笑道:“老夫只是奉城主之名来拿一样东西,这东西跟二位所说的并非同一物,所以此事老夫就不参与了,只请诸位道友高抬贵手,让老夫拿到东西之后离开便是。”

  “老狐狸。”众人心里都默默骂道。

  而躲在一旁的柳寻香看到了辛老,一时兴奋的没克制住喊到:“辛爷爷!”

  这是柳寻香死而复生后第一次看到生前的熟人,因此内心很是激动,而且对于辛老,柳寻香虽然接触不多,但是在心里却是对这个老者很亲近。

  这个总是满脸和蔼的老人,在城主府门口等着自己和苏炤灵,而后又牵着自己和苏炤灵进府的样子就像是年迈的老人牵着孙子孙女一般,让人心里温暖。

  在一旁的邋遢老头听到后急忙捂住柳寻香的嘴,可惜已经晚了,柳寻香的声音在这诡谲静谧的大殿里极为刺耳。

  所有的修士立即看向柳寻香和邋遢老头所在的地方,这让柳寻香和邋遢老头有些头皮发麻。

  “没事的老头,辛爷爷是城主府的人,会保护咱们出去的。”柳寻香咽了咽口水,小声说到。

  邋遢老头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说到:“唉,看来老头子这次,真的要栽在这咯。”

  辛老却是看了好半晌,才反应了过来问道:“你是...柳家的小公子?”

  柳寻香的头立马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对对,辛爷爷,是我。”

  看着眼前这活蹦乱跳的柳寻香,辛老心里极为震惊,当时在山脉雨林中,这孩子明明已经死了,自己还特意检查过的。

  虽然辛老心中有诸多疑问,但现在显然不是问的时候,压下心头的疑惑和震惊,辛老急忙向柳寻香走来:“好孩子,没死就好,太好了,灵儿那丫头知道了肯定开心坏了,哈哈。”

  柳寻香拉着老头小跑到辛老身边,一把扑在辛老身上,辛老也很是开心,一双枯槁的手不停的摸着柳寻香的脑袋,口中说道:“回来就好啊,辛爷爷带你回家,然后住一段时间之后辛爷爷亲自送你去国教院见灵儿那丫头。”

  “恩。”

  而在一旁的邋遢老者看着心里却是有些不是滋味,柳寻香刚准备问问辛老自己家中父母如何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呵呵,好感人的场面啊,只是,这里好像不是你们认亲的地方吧,大家还不快找邪修秘法,有了这秘法,你们就能称霸整个修真界了!”

  “马老匹夫,你找死!”苍墨子看到马熊山如此蛊惑众人,立刻鼓动全身灵气冲了过去。

  马熊山也不惧,高声喝道:“苍墨子,你当此地就你一个化丹修士不成!”

  说罢也鼓动自身的灵气,看这灵气的浓稠居然和苍墨子不相上下,这马熊山居然也是一名化丹境大修士。

  见到两位化丹境修士打起来后,其他修士也纷纷开始在大殿内到处翻砸,就连大殿里铺在地上的石砖都被修士给撬了起来,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辛老急忙把柳寻香塞到邋遢老头身旁说道:“你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替城主取个东西,拿完东西之后我们就一起出去。”

  柳寻香点点头,赶紧跟邋遢老头躲在了石像身后。

  看着石像,柳寻香有些好奇的将手贴在上面,这本该坚硬无比的黑晶石却变得好似水面一般软柔,小心的将耳朵贴了上去,他听到这石像内部好似感觉到有东西如心脏一般扑通扑通跳动。

  柳寻香急忙说道:“老头,你来听,这石像居然有心跳声。”

  邋遢老头好奇的凑上来把耳朵贴上石像,可是听了一会之后却是朝着柳寻香的脑袋拍了一巴掌说道:“臭小子尽胡说八道,明知道老头子我胆子小,还故意用这石像里面有心跳声来吓唬我是不是?找到你的辛爷爷了就开始盘算着怎么欺负老头子我是不?”

  柳寻香白了邋遢老头一眼说道:“没骗你啦,你赶紧的,仔细听听,真的有心跳声。”

  邋遢老头抱着怀疑的眼神又凑上去,可是不论是用左耳还是右耳,不论是趴在雕像的脚踝还是爬上雕像趴在雕像的屁股上,邋遢老头愣是没听到任何声音。

  柳寻香心里有些奇怪了,在确定了自己没有听错后不由得内心嘀咕道:“莫非这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到不成?”

  “找到了。”邋遢老头踹了柳寻香屁股一脚说道。

  “什么找到了?”柳寻香急忙凑了过去。

  却是一个修士转动了石像左前方第二根石柱的底盘,随着这底盘的转动,大殿内响起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紧接着,石像前面的地面慢慢打开,从里面升起了一副棺椁,这棺椁长七尺有三,高约三尺二,棺体通红,其上还有一条金色大蟒盘绕。

  伴随着棺椁上升,还带着一尊小祭台,小祭台的白蜡在升起来的时候自己亮了起来,众人一时呆滞的看着这景象,就连马熊山和苍墨子也都停手不在打斗。

  待到棺椁全部升起之后,大殿内的齿轮转动的声音也停止了。

  马熊山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上前,将目光看向雕像后的柳寻香和邋遢老头,厉声喝道:“你们两个,去把棺椁打开。”

  还未等二人说话,辛老便开口说道:“马道友可不要欺人太甚,这孩子乃是我宋国赵家老祖钦点的人,你如果不想被赵家追杀,就最好不要惹事。”

  马熊山冷哼道:“你们宋国赵家的老祖百年没曾露面了,现在赵家自己都自身难保,你少在这糊弄我。”

  “那你尽管一试。”说罢辛老便闭上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马熊山见状心里有些打鼓,虽然嘴上说的硬气,但心里却在盘算,这赵家虽然近些年有些弱势,但是好歹还是有蜕灵境的家主和几个化丹境的长老在,这小子要真如辛老所说,恐怕还真有些麻烦。

  马熊山打了个哈哈,说道:“辛道友说笑了,既然如此,我便给辛道友这个面子,那老头,你去。”

  看到马熊山指着邋遢老头,柳寻香心中一怒,张嘴说道:“你这仙人好是不要脸,宝贝没出来之前你口口声声说要宝贝,现在宝贝出来了,你却是做这缩头乌龟状不敢上前,亏得你还是化丹境的前辈,和苍墨子前辈相比,同样是化丹境,你这化丹修为莫不是修道畜生身上了不成?”

  柳寻香的话让一众修士面色古怪,想笑又不敢笑,一位孙家的引气境修士却突然开口说道:“这小娃说得在理,马老前辈修为盖世,却不曾想是个只会欺负我等引气境小辈的无德之修。”

  有了人开头,就有了人附和,这马姓修士能仗着自己化丹修为压迫别的引气境修士,自然也就能压迫自己,所以在场的引气境和凝脉境修士纷纷开始抗议,颇有些同仇敌忾的意思在里面。

  马熊山听得老脸一红,恼羞成怒骂道:“小杂种,伶牙利嘴,本座非撕了你不可。”

  辛老身形一动,抢先一步挡在了柳寻香和马熊山之间,虽未说话,却摆明了态度。

  “辛老鬼,你一个区区凝脉境修士,也配拦我?我不动你是给赵家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马熊山见状沉声说道。

  “那再加上我呢?”一道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马熊山面色又是一沉,说道:“苍墨老狗,你也要插手这档事?如果没人开棺椁,这邪修秘法你可就没法毁掉了。”

  苍墨子不为所动:“只要秘法不被奸诈小人带出去祸害苍生,毁不毁就不重要了。”

  “你...”马熊山一时气急。

  单就辛老一个凝脉境修士加上身后的几个引气境黑甲修士他当然不惧,可要在加上苍墨子这个同为化丹境初期的修士,就需要慎重考虑了。

  思前想后,马熊山看着辛老身后的柳寻香威胁到:“小杂种,这次算你运气,下次再让本座遇到,你可就没这么幸运。”

  柳寻香也看懂了眼前的形式,丝毫不惧:“下次遇到有没有这运气是下次的事,前辈还是想想这次能不能活着出去吧。”

  马熊山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杀意,不再理会他,说道:“那你们说,这棺椁谁去开,难不成宝贝在眼前却不拿了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