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6章 又遇蜕灵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得到了村长的答复,柳寻香心中也稍微安心了些,于是说道:“前辈身份尊崇,定会信守承诺,这最后一个问题,小子就献丑了。”

  村长脸上依旧平淡,但是心中却是一笑,道了声好狡猾的小子。

  只见柳寻香左右看了看,随即转身走到门前,然后跨出一只脚出了这门栏,另外一只脚则留在这门栏内,然后让整个人面对着门沿,使得自己像是被卡在了这门中,村长冷着眼看着留寻香,看看他到底想耍什么鬼。

  调好身子的柳寻香冲着村长笑问道:“请问前辈,小子现在是进门还是出门呢?”

  老者先是一愣,随后看向柳寻香的眼中多了一丝赞赏,这问题与自己执雀的道理一般无二,自己若是回答进门,柳寻香便可抬脚出门,自己若是回答出门,则他又可抬脚进门,因此自己就变得进退两难,而他则可进可退。

  村长看着柳寻香久久没说话,柳寻香心中一紧,眼前这老不羞莫不是要翻脸不认账,答不出来恼羞成怒,更想杀自己不成,如果真是这样,说不得今天要拼上一命了。

  就在柳寻香要准备鼓动灵气随时暴起时,村长笑着说道:“妙,柳先生当真是个妙人,这个问题老朽答不出来,老朽认输。”

  柳寻香虽然心中依旧没放松警惕,但是表面上还是冲着村长拱手笑道:“前辈过奖了,是小子投机取巧,盗用了前辈您的法子,否则今日断然是输给了前辈的。”

  村长深深的看了柳寻香一眼,说道:“既然老朽输了,那么自会遵守先前的承诺,这是老朽的推荐信,柳小友拿着这封信,可以自行拜入秦国内的任何宗门。”

  说完从衣袖中掏出一封用油蜡密封好的信封轻轻的放在了一旁的桌上,柳寻香看着这封信颇有些感慨,当真是生死关前走一遭,福兮祸兮皆是报。

  收好信封的柳寻香对着村长躬身行了一礼,便转身退了出去,看着柳寻香离开的背影,村长口中喃喃自语道:“此子生性狡猾,左右逢源,做事果断,偏又心思缜密,胆色过人...老朽自问在这个年纪,不如他啊。”

  客厅的门自己缓缓关上,屋内的腥味又重了些。更新最快s..sm..

  这一遭走的不亏,不仅解决了自己在这村中的的后顾之忧,还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柳寻香看了眼自己手中的信,也明白了老者的意思,于是快步走到自己家中,关上门之后的柳寻香尝试着唤了唤在识海沉睡的灰鸦,可是却没得到回应,只好作罢。

  去买完菜回来的吴宛娘看到草屋门前的脚印,知道了柳寻香已经在家,正犹豫要不要喊屋内的柳寻香来自己家中吃饭时,草屋的门突然打开了,吴宛娘心里顿时像一只被惊吓到的兔子一般,整个人也愣在了那里。

  走出来的柳寻香看到门外的吴宛娘也是一愣,随即问道:“有事?”

  这清冷的声音好似一盆冷水浇在吴宛娘的身上,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张着嘴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话来,这种窘迫让她的脸有些微微发红,最后只好急忙低着头走进了自己家中把门关好。

  柳寻香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吴宛娘慌乱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难道自己有这么可怕吗,这让本来还想着要不要跟吴宛娘打声招呼说自己很快就要离开村子的他只好作罢,等晚些时辰吴大哥回来之后再说吧。

  直到听到柳寻香的脚步声离开,吴宛娘才松了口气,轻轻的靠在门后,但是俏脸上的红晕却是怎么也消不下去。

  晚上回到家的吴壮实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女儿,何尝想不到是什么原因,但是也明白自家闺女的条件,所以只能在心里暗暗叹息一声。

  接下来的几日柳寻香又跟往常一样不在家中,而村子也随着步入了雪天,大雪封山,村子里的猎户们也没办法出山捕猎,好在经过上次的兽潮,让各家都存了不少余粮,否则这个冬天又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

  看着自己家的这些干肉,吴壮实心里也和其他人一样,想到了那个在夜色中挥手间屠杀野兽如同杀鸡子一般的那个男子,眼中浮现出感激和敬重。

  “吴大哥,在家吗?”

  这声音把吴壮实的思绪拉了回来,吴壮实立马小跑过去把门打开,因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自己心中最感激敬重的人,而屋内的吴宛娘也急忙站起身擦了擦手,将有些乱的头发扒弄了两下,生怕门外声音的主人看到自己邋遢的样子。

  “来了来了,柳先生是吧,俺在家,快进来坐吧。”吴壮实满脸笑容的把门打开,看着柳寻香说道。首发..m..

  柳寻香看到吴壮实那憨厚的样子,顿了顿说道:“吴大哥,小弟是来跟你道别的。”

  这话让吴壮实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也让屋内的吴宛娘一愣,随即又缓缓的坐了下来。

  “这?柳先生这么着急着走吗,这大雪天的,要不等雪停了再走?”吴壮实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柳寻香说道:“不了,小弟在这里已经叨扰了太久,还有些其他事要办,所以不能在耽搁了,这是一只鬃牛兽和一些草药,留给你们的。”

  边说着,柳寻香边左手一挥,一头约莫两丈长的兽尸和一堆草药便出现在了吴壮实身后的院子内,原来柳寻香离开家的这几天,便是出去采集草药和猎杀这头野兽去了,有这些,足够让吴壮实一家安稳的度过这个寒冬。

  吴壮实看着这些东西,心里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只好给柳寻香跪下,但是却被柳寻香拦住,任他怎么使劲儿,都跪不下去。

  无奈地他只好作罢。

  “柳先生的大恩大德,俺们一家就是当牛做马也无以为报,俺心中有愧啊。”吴壮实叹息道。

  柳寻香摇摇头,说道:“吴大哥,就此别过,告辞了。”

  没有过多的语,没有过多地牵扯,柳寻香略一抱拳之后,便转身向村子外走去。

  吴宛娘心里很是纠结,最后好不容易下了决心急忙从家中跑了出来,却只看到自己的阿爹一个人站在门外,吴壮实看了眼自己的闺女,说道:“人已经走远了,闺女啊,你这是何苦呢。”

  吴宛娘没有说话,只是傻傻的看着通往村外的那条路,想起了在自己小时候去关内戏台里听到的一句戏词:“花开花落花无悔,缘来缘去缘如水,妾是落花曾有意,君是流水终无情。”

  那时候的吴宛娘还不懂这咿咿呀呀唱的是何意思,如今自己却已然是这词中人。

  出了村子的柳寻香回头看了一眼,便顶着迎面的寒风向着前路走去,直到柳寻香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村口,一位老者才拄着拐杖转身向回走去。

  凛冽的寒风吹着柳寻香略显单薄的衣服,好在如今身为引气八层的他已经不惧这种寒冷了,唯独前方皑皑白雪一望无垠,让人有种走不到头的感觉。

  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一道冷气突然席卷而来,寒冷刺骨,这冷意几乎要把柳寻香全身血液甚至连意识都要冻住了,柳寻香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双手双脚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霜,而且这白霜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全身蔓延。

  就在这时,一直在识海中像是养老一般的灰雾如同受到挑衅,顿时在识海中卷起了滔天巨浪,紧接着,无数道灰雾如同群狼一般从识海中奔涌而出,顺带着柳寻香的双眼之中也出现了浓郁的灰雾,浓厚的灰雾在他眼眶中翻滚着,如同灭世劫云一般让人触目惊心。

  灰雾的出现让入侵到柳寻香体内的冷意如同寒冰遇火,瞬间便消散殆尽。

  在这冷意消散之后,这灰雾仿佛还有些怒气未消,依旧像是一个打了胜仗的将军巡视着自己的领地一般在柳寻香的体内转了两圈之后,才有些意犹未尽的回到了识海之中。

  虽然这股冷意来的很快被灰雾退散的也很快,整个过程也不过才几息时间,但是却把柳寻香体内的灵气抽的一丝不剩,虚脱的柳寻香汗如雨下,跪倒在地,心中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刚刚那一瞬间,他再度体验到了死亡的感觉,这让他有些后怕。

  “这冷息怎么出现的,居然会有如此可怕的力量。”柳寻香心中正想到,一道灰光就突然从他体内冲了出来,落在地上显露出一只寸许大小的灰鸦,灰鸦抖了抖身上的羽毛,说道:“那是一位寒脉大修的神识。”

  柳寻香看着苏醒的灰鸦有些开心,强撑着笑了笑,说道:“这得是什么修为的大修才能有如此威能,仅仅一道神识就能灭杀引气境修士,若不是我有这神秘灰雾,恐怕刚刚我便身死道消了。”

  灰鸦有些得意的说道:“至少是蜕灵境大修,而且他这神识还不是针对你,只是大范围的例行检查而已。”

  柳寻香不由得苦笑了一声,仅仅是例行检查般的灭杀神识,就能横扫整个引气境,蜕灵境修士当真的是霸道恐怖。

  不过自己在此地既然能遇到蜕灵境修士的神识,那就说明,自己已经离秦国的万雄关不远了,因为只有万雄关才有这蜕灵境修士甚至换胎境修士的存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