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51章 以暴制暴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刘十五冲一旁围着的将士故作惊讶的说到:“啊呀,我好怕怕哩,兄弟们,听到没,这个传说中的天骄,要打到我们服为止哩。”

  众人顿时笑的更大声了,一个已经被打趴在地的蝼蚁,居然还扬要把他们打到服为止,这就好比一个爬虫站在一群巨兽面前叫嚣挑衅一般,可笑至极。

  柳寻香身体上的疼痛顺着体内的感官传到识海,使得原本平静的识海顿时波涛汹涌,掀起了巨大浪潮,一丝灰雾从浪潮中冲出,瞬间融入了柳寻香的经脉之中,灰雾的融入,如同给干裂的土地浇上一股清泉,唤醒了隐藏在柳寻香体内原本暗淡下来的经脉。

  所有的经脉在灰雾经过以后,又散发出淡淡的金芒,虽然很微弱,但是金芒的颜色却很深。

  抬起头,柳寻香冷冷的盯着他,说道:“聒噪!”

  随即一步冲出,在刘十五的眼中由远到近,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与柳寻香身影相伴随而来的,是右手如星钢一般坚硬的拳头,刘十五的感官还没反应过来,一股大力便由左脸颊瞬间覆盖了全身。

  “噗~”

  血洒长空,刘十五的身子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飞了出去,砸落在地拖出了一道长长的划痕。

  一拳。

  柳寻香只用了一拳,便把这个在阴关炼狱界磨炼多年的将士给打翻在地,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这…这怎么可能?”

  “什么情况?!!!”

  “不可能吧…”

  就连躺在地上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刘十五都满脑子空白,刚刚还任由自己宰割的猪狗,怎么会突然就成了一头凶猛野蛮的巨兽。

  白刑天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喃喃道:“力有千钧骨如金,居然是堪比凝脉境巅峰的肉身之力,可他明明只有引气境啊。”

  早在柳寻香还没走踏上修真路时,他的肉身就因为神秘灰雾的改造,达到了可战引气境修士的地步,而后在灰雾替代修灵时,吸收了神秘换胎境的胎元时突破到了肉身凝脉境。

  柳寻香却根本不管众人的眼光,径直走到刘十五的身旁,刘十五看着他,很想挣扎着起来,却怎么也挣扎不动。

  他在阴关数十年,肉身之力才堪堪达到可战引气巅峰,但他不知道的是,面对激发体能,战力全开的肉身凝脉境巅峰的柳寻香,他岂是一合之敌。

  “你,服吗?”柳寻香居高临下,冷冷的问道。

  刘十五没说话,但眼神中的凶狠却透露出了内心的想法,柳寻香看着他的样子,索性也懒得再问,扬起拳头便是一拳,一拳接着一拳,刘十五的脸已经肿的有些不成人形,但他依旧死死的咬着牙,不肯服软半点。

  又是一拳,柳寻香也一直没有再问过,他认为,既然刘十五不说话,就证明他还不服,所以与其把力气花在说话上,倒不如把力气用在拳头上,一旁围观的将士们看不下去了,冲着柳寻香吼道:“住手!”

  柳寻香眼睛向左边挪了挪,但手中的动作却始终没有停,冲着刘十五的脸就又是一拳。

  “老子让你住手!”一身怒吼,身后有一个精壮的汉子冲出来想要从后面把柳寻香提起来。

  “你给老子闭嘴!”柳寻香转起身子便是一脚,正踹中这精壮汉子的心窝,精壮汉子被踹的噔噔后退好几步才稳住身子,但是脸色却变得异常苍白,一抹痛苦之色浮现在脸上,失去了战力。

  柳寻香已经打出了真火,在踢退精壮汉子之后,又转身拎起拳头,朝着刘十五的脸上招呼过去。

  “兄弟们,干他!”

  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这些早就摩拳擦掌的将士顿时蜂拥而上,恨不得把柳寻香给撕个粉碎一般,在点将台旁边,跟在一位骑将身后的旗主跟旁边的同僚低身说道:“完了,这小子有的罪受了。”

  另一位旗主点头回答道:“深表同情啊,这哪怕换做我,也能被打个半残,看来天将主也是存心给这小子一个下马威。”

  “嘘,说不得说不得,天将主的心思岂是我们能猜测揣摩的。”

  而另一边的校场上,柳寻香看着蜂拥而上的将士,狞笑道:“正合我意。”

  从离开家,柳寻香经历的事是很多人一生都没有经历过的,这些经历让他成长,让他变强,但同时,也在他心中积赞了很多的郁气。

  因此他也需要一场痛快的战斗,来宣泄出来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卸下心中的心结。

  一个身子笼罩在黑袍下,拿着巨大镰刀的骑将问道:“将主,可要末将出手控制一下场面?”

  这声音听上去像是有很多人齐声说出来的一般,声音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让人根本听不出这黑袍下的人究竟是男是女,年纪几何。

  “不必,吴大牛能应付过来。”白刑天笑着回答道。

  又一名黑袍骑将说到:“将主似乎很看好这吴大牛啊,不知道将主可愿意用一炷香的时间与末将赌上一赌,至于赌注吗,这次就用通缉榜第十的人头如何?”

  白刑天笑着点点头:“通缉榜第十,蜕灵境鬼修花婆子,以活婴练功,荼毒生灵,甚好,那我就赌这吴大牛一炷香内不倒,便为胜。”更新最快s..sm..

  这黑袍旗将笑道:“那我也不客气了,末将赌他扛不住一炷香,就会被打趴下。”

  一听白刑天的赌了吴大牛,其他几位黑袍旗将也都纷纷抛出彩头,参上了一手。

  最先开口的那位黑袍骑将也开口说道:“力虽拔山兮终有竭,纵使他肉身达到了凝脉境巅峰,也架不住这么多人的围攻,末将也赌他扛不住一炷香,至于赌注吗,通缉榜第四—蜕灵巅峰朱休,好色成性,手段残忍,我便拿他的人头做赌注。”

  而后剩下的便都自己报出彩头,不过一番下来,最大的赌注还是属那个说话如万人之音的通缉榜第四。

  白刑天看到众人报完都看着自己,也爆出自己的赌注:“我若是输了,那就拿通缉榜第二,换胎境初期邪修赵大田的人头来付这赌债。”

  众黑袍骑将只得苦笑,将主不愧是将主,通缉榜前三的人都敢动,他们可是连想都不敢想,前三的怪物,只有老祖一级才有资格过问。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也好在点将台前只有他们,若是有其他人在,恐怕觉得这是一群疯子,哪有自己打赌用别人的人头做赌注的。

  柳寻香的凝聚脉境巅峰肉身在这个里面,简直就像是去了兔群中的狼,对付这些引气境七八层,甚至引气巅峰的将士,只需要一拳。

  在打的过程中,柳寻香也忘了自己究竟打趴了了多少人,但是他却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气运转的比之前要流畅很多,这让他更加得心应手起来。

  看来这校场就是一个大型的训练场,在这里只有不断激发自己的潜能,才能对抗压制,让自己的灵力得到提纯和肉体之力的增长。

  明白了这个道理的柳寻香越发来劲了,即使眼前的将士密密麻麻,自己根本打不完,但是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极为难得的,锻炼肉身之力的绝佳机会。

  很快,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柳寻香的汗水混着血水滴在地上,虽然身上脸上,看着很狼狈,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格外的明亮清澈。

  虽然依旧还不能大量调动体内的灵气,但是也没有再像最初的那样,连抬手都费劲。

  原来这个校场,是白刑天为了锻炼军士的肉身之力,特意弄出来的一个禁制场,在这个禁制场内,任何的修士都调动不了身体内的灵气,都只能像个凡人一样,用自己肉体本身的力量去击败对手。

  柳寻香的周围依旧还围着很多将士,但是更多的,还是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

  剩下的人都有些不敢上了,如果一群人面对着一条恶狼,这些人往上冲,可以被称之为勇猛,那么在一群人在面对着一头五丈高的饿狮时,还往上冲,那就有些愚蠢了。

  而现在的柳寻香,在他们的眼中就是那个五丈高的饿狮,尽管柳寻香只有一个人,尽管他已经看起来有些精疲力竭了,但他依旧是个没有彻底倒下的狮子,所以没有人再想上去被打,不仅丢了面子,还成为了后面人的垫脚石。

  看到众人没有敢在继续往上上的,一位旗主觉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顿时冲校场的将士吼到:“这就是你们的态度,我大秦怎么有你们这帮丢人现眼的废物,通通给老子上,谁不上,老子扒了谁的皮!”

  一众将士听的都有些羞愧,本来是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结果却反被对方打的不敢上前了,旗主的话让他们不敢不听,加上这样却是有些丢面子,于是有几个人带头吼到:“兄弟们,上!”

  没歇几分钟的战斗又继续了,柳寻香在一掌将一个将士的脑袋按砸在地上时,看了一眼点将台后方的冲天香,见到才刚刚烧了一半有余,又看了看涌上来的,源源不断的将士,心中便有了计较。

  如此打下去得打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这白刑天是铁了心不要脸非给我立个下马威,看他这意思,哪怕下不了,架着抬也得抬下来,所以得想个法子让他抬都没法抬。

  这些计较说起来很多,但在柳寻香心里,仅仅过了一刹那,便都想了个通彻,随即躲过身后的拳头,他又抓住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这青年正是之前最开始喊不服不服的,不过柳寻香现在也记不清谁是谁了。

  提起拳头便招呼到了青年脸上,这黝黑青年被打的有些发懵,约摸以为自己会被甩在一旁,却没想到这次,柳寻香并不打算放他。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极为有效的办法—那就是,抓住一个人揍,往死里揍,其他人谁也不揍。

  这样的话,白刑天要是不想自己培养的将士还没上战场就被自己打死,那他就只能喊停认输,让自己好好的进军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