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63章 一剑,隔世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看着滴在地上的鲜红的血液身子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着,这一剑,太诡异了,自己在握剑的时候丝毫没有感觉,但是在灵剑碎掉的那一刻,却明显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灵气不仅被抽了个干净,同时被抽走的还有自己体内大量的生机和几年的寿命。

  生机没了后期还能补回来,寿命没了,那就是永远的没了,无论如何也补不回来的。

  地上碎成渣滓的灵剑如同晶体一般璀璨,折射出柳寻香既惊喜又恐惧的面容,惊喜的是这一剑的威力,害怕的也是这一剑的威力,想到若是这灵剑未断,自己的修为够深,那么一剑,恐怕足以劈了这阴关,但是同样的,如果灵剑未断,恐怕这一剑还斩完,自己就已经被吸成人干。

  “这一招,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万万用不得,不然敌人没死,自己到先把自己玩死了。”柳寻香心中暗暗想到。

  但是相比柳寻香,张淮更惨,虽然保住了一命,却剑丸被毁,凝脉被斩,而且再也不能引动灵气,这种能感受到灵气却不能吸收为自己所用,就如用饿极的人被关在铁笼中看着远处满桌子的酒肉一般,最为折磨人。

  张淮被这一剑,废了。

  他依然有着修炼天资,却此生再也无法修炼,这种结果比一个天生不能修炼的凡人还要可怕,柳寻香强撑这身子站起来,颤颤巍巍的一步一步靠近张淮,张淮却视若无睹,依旧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自己胸前的剑伤,大脑一片空白。

  这种事换在谁的身上,恐怕一时都难以接受,张淮没有疯掉,就已经是他自身的意志足强大了。

  水幕另一边,七杀殿所有人在柳寻香挥剑的那一刻,七杀骑将和其他人都站起了身子,每个人都在脑海演算着,却发现,如果当时是自己站在柳寻香的对面,恐怕结果,不会比这张淮强到哪去,就连七杀骑将自己,都觉得会有些棘手。

  中年渔夫眼中凶光暴涨,一个闪身消失在了七杀殿内。

  直到柳寻香走到了张淮的面前,张淮才反应过来抬起头,看着这张清秀的脸,张淮眼中的怨恨和恐惧冲出眼眶,化作一股温热的液体,在脸颊上拖出两条红印。

  柳寻香苍白的脸色露出一丝笑容,有些虚弱的说道:“你杀我府中杂役婢女十一人,今日,需以命抵命。”

  围观的将士中,一个大而有力的手掌搭在了一个不起眼的普通军卒的肩膀上,这普通军卒一回头,却看到一个脸肿的像嘴里包着两个鹅卵大小的珠子一样的渔夫打扮的中年男子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虽然这中年渔夫的样子有些滑稽,但是这军卒却笑不出来。

  因为他知道此人是谁。

  中年渔夫憨厚一笑,凑到军卒耳边说道:“正骑晋升三天后不得干涉非阴关公务之外的事,这规矩,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这军卒松开了握在手袖里的剑诀,笑道:“我上生殿这点规矩还是懂得。”

  二人相视一笑,静静的看着府邸前的柳寻香和张淮二人。

  张淮咧嘴笑了笑,笑的有些癫狂:“我现在还是上生殿的准骑,你杀不得我,这是,规矩。”

  柳寻香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回答道:“杀人偿命,这也是规矩。”

  张淮想抬手拍拍柳寻香的脸,却发现自己现在连抬手都抬不起来,只好作罢,说道:“他们只是奴才,而我是准骑,谁轻谁重,你要明白,这世间,没有你想的那么天真,只要我不被上生殿除名,你就永远杀不得我。”

  柳寻香沉思了一下,说道:“那我今天非要杀你呢。”

  “你这是在挑战天将主的底线。”张淮咬牙说道。

  柳寻香笑了,轻轻凑到张淮的耳边,轻声说道:“我就是想知道,白刑天对我的底线到底在哪。”

  “你...”张淮刚张嘴,就感觉胸前一痛,一股液体从喉咙涌出,瞬间便淹没了他的嘴和鼻子,让他在也说不出话来。

  柳寻香把右手从张淮的身体里用力抽出,一只洁白的手被染的鲜红。

  张淮瞪着眼睛,眼中依旧保持着那不可思议的眼神直挺挺的靠在了柳寻香的身上。

  这场闹剧结束了,以一个准骑的死亡而落幕。

  周围的将士都本能的把自己的呼吸放轻,生怕惹的场中那个白衣少年不喜,但是每个将士的眼中,却都流露出了些许崇拜和敬畏,虽然这少年的年纪比他们要小,但是这一份杀人的动机,和战斗中的表现,都让他们起了心思。

  谁都希望追随强者,而且还是一名,极为护短的强者。

  虽然没有人表忠心,但是在这一刻,阴关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将士,都记住了这个少年,这个为了府中杂役,生生杀了一名准骑的少年,这个以引气境巅峰,斩杀了凝脉境初期剑修的少年。

  人群中一阵骚动,所有将士让出一条道路,跪在地上,陆续喊到;“见过上生骑将。”

  一个被黑袍笼罩,手持这一把巨大镰刀的人慢慢走了出来,正是上生殿殿主,十大骑将之一的上生骑将。推荐阅读sm..s..

  慢慢的把张淮的身子放倒在地上,柳寻香强撑着冲这黑袍人抱拳喊到:“七杀殿预备骑吴大牛,见过上生骑将。”

  上生骑将一步步走到他身旁,冰冷的声音从黑袍中传出:“他还没被我除去准骑身份,你便杀了他,我找你麻烦,说的过去吧。”

  然而还没等柳寻香回话,另外一道冷漠的声音便从柳寻香的身后传了出来:“说不过去。”

  刚刚才站起来的众军将士又都立马跪了下去,陆续喊到:“我等见过七杀骑将。”

  柳寻香没有回头,因为这声音他很熟悉,正是七杀殿的殿主,七杀骑将。

  七杀同样身穿黑袍,但是没有拿着他那把巨大的骨镰,走到了柳寻香的身旁,身子微微一侧,将柳寻香挡在身后。

  感受到由腹部传来的一阵温热,柳寻香心里颇有些感动,原来七杀骑将不仅挡在了他的身前,背负在后面的一只手还隔空输送灵气给柳寻香替他疗伤。

  七杀骑将虽然没仔细查看柳寻香的具体情况,但是在水幕里他还是能看出,那一剑对于还是引气境的柳寻香是一个不小的负荷,所以才会如此,暂时帮柳寻香支撑住身子,稳住伤势。

  上生骑将没有在意七杀骑将的这些小动作,问道:“有何说不过去?”

  “兵对兵,将对将,我的兵杀了你的兵,你当将的出面找兵算账是不是有些掉身份。”七杀骑将开口笑道。

  这话虽然听起来有道理,但是细想却老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莫名的给人一种,七杀好似在耍无赖的感觉。

  上生骑将没有说话,但是所有人都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愤怒,眼前的七杀这话一说,明显是这件事中,他保这个少年保定了,而两个骑将之间,除了扯嘴皮子,根本就没有任何解决办法,哪怕闹到将主那里,也依然是扯嘴皮子的事。更新最快s..sm..

  所以上生很愤怒,如果此事不了了之,对自己下面的人,是不公平的,以后谁还敢跟着自己做事,这样一来,对自己的声明威望也是一不大不小的打击。

  “这么说,这人,你是护定了?”上生骑将冰冷的声音说道。

  七杀满不在乎的耸耸肩,笑道:“废话,我不护他我跑出来干吗?”

  对于柳寻香的做法,七杀心里是很满意的,这件事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上生一脉都是丢了面子,无非就是丢大丢小而已,而对于七杀一脉来说,则是扬眉吐气的一件大喜事,所以七杀的心情也格外好。

  一股磅礴的气势猛然从上生骑将身上发了出来,瞬间将所有才站起来的将士又都纷纷压跪在了地上。

  七杀冷哼一声,一道不输于上生的气势也从身上散发出,同时也护住了自己身后的柳寻香,让他没受到半点影响。

  “你个老东西,想打架就打,难不成我还怕你不成。”七杀怒道。

  就在两大骑将对峙的时候,从远处射来一道气浪瞬间分开了二人的威亚,紧接着一身如万人齐声的声音传了过来:“七杀,上生,你二人如此成何体统。”

  七杀,上生立刻收了气势,但是谁也不搭理谁,一身黑袍的骑将突兀的出现在空中,使得好不容易能缓口气的众军将士又感觉身上一沉,苦这脸趴在地上喊到:“我等,见过天枢骑将。”

  来者正是在杀神殿陪白刑天看完水幕的十大骑将之首,堪称除了白刑天外,阴关的最强之人,天枢殿天枢骑将。

  天枢出现后,没有看七杀二人,而是看向柳寻香问道:“你那一剑,叫什么?”

  柳寻香在七杀的帮助下脸色已经恢复了很多,说话也有些力气了,想了想当时挥剑的场景,便冲着凌空的天枢骑将抱拳说道:“回天枢骑将,末将这一招,名一剑,隔世。”

  “一剑隔世...”天枢低声呢喃了两声,说道“尔等三人随我去杀神殿,将主要见你们。”

  说完大袖一甩,整个人便消失在了上空。

  上生二话没说,纵身一跃便向杀神殿的方向飞去,自始至终,他没有看躺在地上的张淮一眼,七杀看了一眼柳寻香,一把卷起他也紧跟其后飞了过去。

  直到这几人都消失了,围观的将士在陆陆续续的从地上爬起来,个个都苦着脸,本来是看个热闹,却没想到受这个折磨,发了些牢骚之后,所有人看着还躺在地上的张淮,眼中冒出了异样的光芒。

  上生殿预备骑名额,又空出一个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