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91章 初战术之剑修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宫逸轩一愣,装傻笑道:“什么什么来路?我没听懂姑娘的话。”

  第一泷盯着南宫逸轩的脸看了半天,直到南宫逸轩被看的脸色有些泛红,她才说道:“你的这位柳兄恐怕不是一般人,碎人修灵的手段倒是有不少,但是隔空夺活人修灵,将修灵抽出体外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这当中代表着什么,你心里应该明白,自己好自为之吧。”

  第一泷说完便直接走了,这件事她不想掺和太多,从最开始的无妄心丹,到现在的夺人修灵,这个叫柳兄的年轻男子让她感觉到一丝不安,但是具体是哪里不安她却又找不出来。

  南宫逸轩看着眼前地上躺着的尸体,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南宫城西街相邻的一条街上,一个走贩正坐在街边吆喝着自己面前的的货物,心中突然涌现出一股剧烈的危机感。

  然而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道白色的身影便从他身后掠过,这白影从出现到消失,仅仅一瞬的功夫,小贩旁边的同伴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但紧接着,小贩口中涌出大量的血迹,倒在了地上。

  一位身穿官服的的男子从县衙后面走了出来,见左右没人,拿出了一块玉简,身为大秦驻守在南宫城的官员,他自然比别人的消息要灵通。

  从西街黄扒皮死的那一刻,他就嗅到了阴谋的味道,还没等他来得及向玉简里传音,眼中便出现一抹白影。

  白影之后,县衙后街多了一具身穿官服的尸体,手中的玉简却不翼而飞。

  南宫城最昂贵繁华的青楼里,一个有名的富商正在自己房中与美人寻欢作乐,对于外界的事他完全不知,泛红的眼中只有眼前女子娇美的容颜和诱人的酥体。

  蛇窟的事让他异常烦躁,所以他需要发泄,猛烈的动作让房间中传出阵阵靡靡之音,听的人蚀骨销魂。

  微风拂过,一道白色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房间之中,随着一声如野兽般的低吼过后,这名富商刚软下身子,心中一惊。

  因为房间不知何时多了一道人影,还没等他喊出声来,那人影眼中灰气翻涌,成为了他此生最后的一副画面。

  下一息,房间中传出了一个女子惊恐到极点的尖叫声。

  诸如此类的事情,这一天中,在南宫城内的每个角落都发生着,但凡白影拂过,便会带走一人性命,有走夫小贩的,也有富商权贵的,无一幸免。

  当柳寻香的身影再次出现时,看着前面大门上的牌匾,有些犹豫,因为这个牌匾上,写着“南宫”二字。

  这处大府,正是南宫城中,南宫世家的主府,而他要杀的最后一人,正在这南宫府内。

  他心里有些难以选择,如果闯进去,势必会与南宫家起冲突,不管南宫世家之前对自己是什么态度,可一旦自己闯进去杀人,再好的态度,恐怕也会有所改变,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

  在心底微微盘算了一下,他身子蓦然一动,再次化身一道白影,几个闪身便进了府内。

  南宫世家虽然是南宫城最大的权贵,但南宫世家的府邸却戒备的不严,毕竟没人会胆子大到在一个有换胎境老祖的家族内去挑衅。

  对一个下人装扮的小厮搜魂后,他顺着路走到了步桦苑,在南宫世家中,只有嫡系才可以住在里面,而旁系是没有资格进来住的,并且嫡系中,也只有被家族看中的族人,才有资格分的一个属于自己的苑子,南宫流云便是其中一个。

  南宫流云本是南宫世家的旁系,不过幸运的是他生而有缘,是有着修炼资质的,因此在小时候的家族测试中被作为重点培养,但是在踏入引气境后开始显得平庸起来,因此只能够和其他的旁系弟子一样睡着杂役房。推荐阅读sm..s..

  家族开始把修炼资源转移到那些资质甚佳的族人身上,这让本就平庸的他修为更加停滞不前,本以为至此他的一生就已经显而易见时,在一次家族大比上,他与身为嫡系的天骄族人南宫颠战成平手,才再度引起了家族的重视。

  在他成功突破引气境,成就了上品灵脉时,家族作为奖励,将步桦苑赏给了他,他也从一个旁系族人,一跃成为了南宫世家的十一公子。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成为十一公子的他没有像其他人那般张狂,反而越发低调起来,深居简出,旁人都道他性子孤僻,所以在南宫家也无人跟他走的亲近。

  今天,他依旧如往日一般在密室中修炼,却老感觉自己心神不宁,一股莫名的烦躁萦绕心头挥之不散。

  柳寻香顺着那下人的记忆,绕过了巡逻的守卫,来到了一件空的客房门前,左右看了两眼后,轻轻开门走了进去,而后没过一会,他再次身形一闪,来到了步桦苑之外。

  站在步桦苑的他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围着步桦苑绕了一圈,并且在四周打了数道禁制,好在这南宫流云性格不好,所以连巡逻的守卫们都不怎么爱在他的苑子周围晃动,这才让柳寻香有机可乘。

  布完禁制后的他还是觉得不放心,又从储物戒指中翻出几块上品灵石,按照从朱红大门上的逆推出来的阵法布置放好,直到做好这一切后,他才踏进了苑子。

  他的脚步刚刚踏进苑子,坐在密室中的南宫流云便立刻从修炼中醒来,睁开双眼,眼中尽显淡漠无情,身子随之一动,消失在了原地。

  柳寻香出现在大厅内,一道身影从一旁冲出,一道锋利的剑芒带着凌冽的杀意直奔而来,柳寻香身子一个闪身,躲过了这月白色的剑芒,便看到南宫流云身穿一身黑色劲装,出现在厅堂内。

  看着眼前这白发白瞳的柳寻香,南宫流云带着嘲讽说道:“又布置阵法又布置禁制,真不知道是该说你蠢呢还是说我自己太聪明。”

  原来,无瞳柳寻香在步桦苑外面做的一切,都被南宫流云窥伺的清清楚楚。

  柳寻香被拆穿也不恼,反而冷笑了一声,他之所以把这南宫流云放在最后,是因为这南宫流云,才是蛇窟分布在南宫城内,真正的负责人,同时也是蛇窟在南宫城内,修为最高之人。

  因为他的真实修为,是化丹境!

  眼中灰雾涌动,柳寻香冰冷的声音轻喝道:“爆。”

  南宫流云的身躯随着这一身轻喝浑身一震,随即嘴角溢出一缕血迹,但人却并没有死,这一幕看的柳寻香眉头一皱,这还是他第一次,引爆修士的修灵失效。

  南宫流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说道:“原来这就是你能杀了我手下那些废物的手段?直接引爆体内的修灵,当真是防不胜防,不过你这神通,好像对我这化丹境的大修来说,不是很实用啊,你说对吗,柳寻香?”

  柳寻香眉头一皱,看来这碎修灵的手段,恐怕只有对同境界的修士才有用。

  不过对于南宫流云能喊出自己的名字,柳寻香却并不意外,因为山匪头子朱老四说过,杀平安镖局的李山等人时,是修士出手的,既然是修士出手,那么一定会搜魂,自己从万雄关出来到现在,用的也一直都是自己的真名。

  如果此时南宫流云喊出的是吴大牛,那才真的是需要让柳寻香担心了。

  “货在哪?”柳寻香问道,蛇窟不死不休的缠着自己,如果单纯是为了泄愤显然是有些扯,所以他也对这批货产生了好奇。

  南宫流云轻笑着摇摇头,说道:“话本里常说,反派向来死于话多,你说说,我和你谁会死?”

  柳寻香沉默了少许,嘴角一扬,说道:“聒噪!”

  话音刚落,南宫流云却是强先出手,身子一闪便来到柳寻香的面前,一道长剑横向斩来,柳寻香右脚后拉,身子顺势超后一仰,月白色的剑芒堪堪从他鼻尖儿掠过,将他身后的一座假山给削成了两截。

  南宫流云见一击不中,鼓动全身灵气,右肘推上,庞大的气劲撞在了柳寻香的胸膛上,将他撞得噔噔后退数步,南宫流云收剑,颇为自负的看着柳寻香嘲讽道:“当真是不自量力,不过你如果肯把你刚刚那套神通给我,我也不是不能考虑,留你个全尸,不然,死了死了,还身首异处,岂不难受?”

  柳寻香用拇指擦了下嘴角,脸上依旧带着邪异的笑容说道:“将死之人,给你何用。”

  “作死!”

  南宫流云低喝了一声,再次提剑冲了上去,连续数十招,只见庭院中剑芒四射,如疾风骤雨般,但却都被柳寻香躲了过去,这让南宫流云脸色有些难看,明明只是凝脉境修士,为何速度会跟自己这个化丹境的修士不相上下。

  见到连续数十招都拿不下他。南宫流云心中也收起了玩心,毕竟此地还在南宫世家的府邸内,万一让长老们发现,看出些好歹,自己恐怕也会麻烦缠身,于是调动体内更多的灵气,出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虽然柳寻香每次都躲过了南宫流云的剑,但奈何他的剑紧贴着自己,丝毫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并且随着他挥剑的速度加快,让柳寻香更加有些吃不消,在秦国来了这么久,柳寻香对秦国剑修也算是有了些大概了解。

  这秦国的剑修分为两种,一种为道,一种为术,而这南宫流云,则是修的术之一流,这贴身紧追自己不放的打法,便是剑术。

  而这也是他来秦国这么久,第一次见到修术的剑修,这让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更何况,这南宫流云,还是名化丹境的剑术大家。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