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93章 老祖出手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很多知晓第十一公子代表着什么含义的人,开始纷纷打探这个名叫柳寻香的修士,结果这一打听,得到的消息让众人更为吃惊。

  如果单纯逼的化丹境修士自爆,只要是蜕灵境的修士都能做到,可偏偏这个柳寻香居然只是凝脉境修士,而且还是在南宫府邸内逼的南宫流云自爆。首发..m..

  这当中就很耐人寻味了,就在很多人还在议论纷纷的时候,这场风暴的始作俑者,正快速的往南宫城的大门方向跑去。

  柳寻香在出了南宫府后丝毫不敢停留,哪怕自己被抓也不会有什么事,那他也不愿意做这种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手里的赌局,所以他要抢在南宫世家反应过来前,逃出南宫城。

  交易会内,一家略显简陋的小店里,挺着大肚子的老者拿着手中的茶壶,叹息了声,自自语的说道:“小家伙,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冲进我南宫府邸内杀了我南宫世家的核心族人,这要让你就这么跑了,老夫的面子往哪搁,南宫世家的面子又往哪搁呢。”推荐阅读sm..s..

  说完也不见这圆肚子老者有什么动作,只是对着壶嘴灌了一口茶水,然后噗的一声将茶水朝前一喷,这茶水顿时成了雾状,飘在店铺之内。

  随着圆肚子老者的这一噗,南宫城上方的天立刻黑了下来,仅仅不到三息的时间,整个天空便布满了黑云,浓厚的似乎是要将这南宫城都给压塌下去一般。

  紧接着,一滴滴豆大的水滴从上方的乌云滴落了下来,并且越滴越多,越滴越密,整个南宫城,下起了大雨,这大雨下的毫无征兆,让很多把被子晾在外面晒的农妇纷纷破口大骂。

  柳寻香依旧在街道上疾行,起初当雨点落在他身上时,他并没有注意,可是慢慢的他发现不对,那就是他的速度依旧没变,整条街的长度也没变,但是他走了好久,却发现他自己依旧还在这条街道上,这让他心中一惊。

  急忙释放出灵识查探了一翻,周围没有任何禁制阵法的波动,甚至都没有灵气的波动,街道上来来回回的走夫旅客抱着头一路小跑着,所有的东西都很正常。

  但越是这样,柳寻香心里越是不安,他略一思衬,一个纵身直接腾空冲向街道尽头,这时他看到自己两旁的店铺在极速的往后飞驰,身旁的人影也都变得模糊起来,但他和街道尽头的距离,始终没变。

  停下疾驰的身形,他重新站在了街道上,这次他没有再走动,而是闭上眼静静地站在原地,任由这密密麻麻的大雨砸落在自己身上。

  蓦然间,他双眼一睁。

  这雨,有问题!

  柳寻香明白了,最开始他着急着出城,所以对于下雨这种天气变化来说,很是正常,因此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

  但现在他一细想,便觉得这雨下的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也正是在这雨滴滴落在身上时,开始出现问题,这当中,绝对不是巧合所致。

  用手挡在眉毛处,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但是依旧没有看出这雨水有什么异常,就跟普通的天气变化导致下雨一样。

  “看来,是南宫家族的老怪出手了。”

  能做到这一步,还让人根本看不出来变化的,除了南宫世家换胎境的老祖外,柳寻香实在想不出还能有谁能有这么夺天地造化的手段。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此事居然会惊动南宫家族的老祖,按照他的猜测,最多也就是出一名蜕灵境的长老而已。

  交易会丹品阁内,南宫逸轩在处理完蛇窟据点的金库后,就带着给丹品阁的那一份来到了第一泷的房间,看着窗外突如其来的大雨,第一泷说道:“看来你们南宫家的老祖出手了。”

  他们二人自然也听到了那声响彻南宫城的喊声,所以对于外面现在发生的事情并不惊讶,南宫逸轩也看着窗外哗啦啦的大雨,脸上带着一丝苦笑回答道:“我也没想到柳兄的胆子居然这么大,真敢闯进南宫府内把南宫流云给杀了,这下恐怕就算没有性命之危,也要吃不浅的苦头了。”

  第一泷将手伸出窗外接着雨水,说道:“先生曾说,为君子者,当有所为有所不为,我现在倒是挺佩服你这个柳兄的。”

  南宫逸轩深以为然,点点头说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成则谓之勇,败则谓之愚,柳兄心智如妖,胆色过人,为了几个凡人,血洗蛇窟,这才是真正的他。”

  身为南宫城的长公子,在怎么豪爽大方,也不会连最基本的好奇心都没有,柳寻香所说的镖局,他早已经查明,也知晓了那镖局已经被蛇窟杀手屠了个干净。

  第一泷扫了他一眼,说道:“这就是你从我这骗走无妄心丹的理由?”

  “……”

  对于南宫逸轩和第一泷的聊天柳寻香并不知情,他现在只想尽快脱身离开南宫城,这换胎境老祖连面都没露就把他自己活活困在了这街道上的手段,让他没法心安。

  更糟糕的是,他身灵合一血洗蛇窟后,修灵再度陷入了沉睡之中,也就是说,他现在根本没法再进入到无瞳状态。

  街道上的行人都已经找地方避雨了,整个街道变得空无一人,雨则是越下越大,甚至都开始起了层如轻纱般的雾气,这让柳寻香愈发不安起来。

  “为什么?”

  一道声音突然在柳寻香的耳边响起,简简单单,没头没脑的三个字,让柳寻香分不清是男是女,也找不到声音是从何处发出。

  略一沉默后,柳寻香回答道:“不为什么。”

  柳寻香明白不清楚这声音的主人是不是南宫家族的那位老祖,但是对方既然问,就说明至少这一刻,对方还不想杀他,那他自然也就大大方方的回答,至于这句为什么,他明白对方问的是什么。

  在柳寻香回答完后,过了片刻,这声音再度在他耳边响起。

  “求什么?”

  这次柳寻香没有犹豫,而是直接答道:“求心安。”

  “值得吗?”

  “管他值不值得!”

  这三问,即是问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也是问了柳寻香的道心,蛇窟杀平安镖局的凡人镖师二十余人,柳寻香屠蛇窟分舵满门,这当中谁对谁错,谁又能说的清楚。

  但如果凡事在做之前都要去问为什么,求什么,值得吗,那这世间恐怕会少了很多有意思的事。

  这声音在问完最后一句后,仿佛消失了般,没有再响起,但是这天上的雨依旧在下着,并没有停的意思。

  柳寻香索性也不在想法子走了,雨不停,他根本走不出这条街,至于反抗,如果对方是化丹境他或许还有这个想法,但是对方是老祖一级的修士,撼之如蝼蚁笑天,愚而不自知。

  果然,那声音再度响起,只是这一次,声音中带着些许笑意:“为何不试?”

  柳寻香席地一坐,也不在乎这地上已经被雨水浸没,开口说道:“前辈修为高深,困我如同人困蝼蚁,任由这蝼蚁如何强大,也逃不过人的阻拦,既然如此,晚辈何必费那个劲儿呢。”

  “既然你这么识时务,为何又要进南宫府杀人?”这声音再度问道。

  “人立于世,当有所为,有所不为。”柳寻香闭上眼回答道。

  “那何为有所为,何为所不为?”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谓有所为,反之,则为所不为,我杀南宫流云,便知道会惹怒前辈,但是我依旧要杀。

  修士修行,立于世间,求的就是一个心念通达,逍遥自在,若我想杀他却因为他是南宫世家的族人而放弃,那我还修哪门子的道。”柳寻香不急不缓的说道。

  声音这次没有在响起,但是天上的雨却停了,在雨停下的那一瞬间,柳寻香睁开眼,发现整条街道地面都干燥的紧,根本就没有什么雨水的痕迹。

  刚刚的一切仿佛一场幻觉,但街道上空无一人,所有的摊位摆放跟雨中摆放无二,让人又不免怀疑,这到底是真是幻。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柳寻香转身冲着身后抱拳躬身说道:“谢前辈。”

  说完几个纵身,离开了这条大街,直奔南宫城门而去。

  交易会内,在雨停下的那一瞬,圆肚子老者猛的站起身走出店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才叹了口气,喃喃说道:“老了,真的老了,没想到自家窝里盘着这么大一条真龙都没发现。”

  就在柳寻香刚离开没多久,数十名穿着南宫世家衣服的修士来到刚刚的大街上,见到大街上空无一人,领头的年轻男子眼中狠厉,说道:“杀我南宫族人,就想这么逃了吗?给我追!”

  身后的一帮修士立刻向前追去,结果刚动身,一个身穿蓝袍,头带银冠的俊俏男子摇着扇子从一旁的巷子中走了出来,刚好拦在了众人前面,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南宫逸轩。

  南宫逸轩看着这群修士,开口说道:“不用追了,都回去吧。”

  领头的男子却冷笑一声,讥讽道:“大哥好是威风啊,这还不是家主呢,就开始发号施令,决定家族内的事务了吗?”

  南宫逸轩看了他一眼,说道:“南宫长空,你还不是南宫十公子中的一人,南宫流云死了,你也才勉强捡个便宜排到第十一,按照规矩,你是没资格喊我大哥的。”

  南宫世家族人众多,所以在排名上按照修为和实力定下了南宫十公子的排名,其中除了南宫逸轩比较特殊以外,其他的都是按照正常的实力进行排序。

  也只有进入了前十的南宫族人,才能以兄弟相称呼,因为南宫流云死了,所以南宫长空顺位向前,从十二公子成了十一公子。

  南宫长空面色一变,正要发怒,却看到南宫逸轩一旁的墙边上,站着一个身穿红衣,背负长枪的女子,顿时气息一滞,没敢继续。

  虽然南宫长空跟这背负长枪的红衣女子同为化丹境,但是他心里很明白,真动起手来,吃亏的绝对是自己。

  所以他只好冷哼了一声,转身带着众人一起回去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