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94章 浓酒难消乡愁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到南宫长空带着人回去,南宫逸轩转头看着通往城门的路,摇头笑了笑,第一泷有些不解,问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南宫逸轩抛了抛手中的玉简,眯着眼睛说道:“南宫流云为了提升修为神通,杀至亲练剑,伦理不容,柳兄此举,倒也让我看到了蛇窟的野心,既然他们把主意打到我南宫世家的头上来,此事定要让他们给出个好歹。”

  这枚玉简是在搜刮那家布料铺子,在地库中发现的,里面不仅记载了南宫城蛇窟据点所有人的名单,更记载了每个成员的信息,包括修为,功法神通以及完成的什么任务,这其中就有关于南宫流云的修炼的剑经《七剑请君死》。

  南宫城门并没有人像柳寻香所想的那样严守以待,因此他很顺利的便出了南宫城,出来之后,他一路顺着万雄关的官道飞去,在飞到之前遇见朱老四的地方时,停下了身子。

  此时天色还未黑,那些山匪还没有开始出来开张做买卖,他便寻了处干净地方,盘坐下来。

  经过这次血洗蛇窟,使他心念通达,隐隐感觉自己已经达到了瓶颈,在进一步便能突破凝脉初期,晋升中期,这让他颇有些欣喜。推荐阅读sm..s..

  同时,这一次重返南宫城,也让他收获不小,单不说灵石,那蛇窟半步化丹境的老者手中的灵石,就是一笔不低于之前南宫逸轩给自己的数额。

  更别说其中的丹药和这柄碧绿色的道器,阴火焚天剑。

  将这阴火焚天剑取出来后,柳寻香放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对战南宫流云时他没将此剑拿出来,因为他心底也没谱这剑能不能抗住一剑隔世,万一扛不住,也如那灵剑一般破碎,就有些让人心疼了。

  除了这柄道器之外,柳寻香还从老者的储物袋中翻出了不少丹药玉简,其中还有类似于当年邋遢老头交给自己的元爆符,只不过这里面的符文是写在玉简当中的,看起来比邋遢老头当年给自己的要高级的多。

  当时那老者如果是拿出这些东西对付自己,恐怕自己还真需要费一些手脚。

  在整理完这些东西后,他一抹碧绿长剑的剑身,随口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在剑身之上,随口双手掐诀,打出一道道禁制印刻在里面,碧绿长剑随着禁制的不断融入,剑体开始微微颤抖,溅洒在剑体上的鲜血也开始发出滋滋的声响。

  在剑身上的血迹彻底消失之后,柳寻香再度喷出一口精纯的灵气,将灵气把这碧绿色长剑包裹后,他一手按在自己眉心,一手双指按在剑身上,口中念念有词,随后睁开双眼,轻咄一声:“收。”

  七尺长的青锋顿时随着这团灵气开始缩小,直至收缩成掌心处大小的珠子后方才停止,柳寻香看着手里的剑珠,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如此一来,这把阴火焚天剑算是被自己祭炼完了,说起来,这也算是柳寻香踏入修真界以来的第一把道器。

  祭炼完后的柳寻香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天色,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起身回到官道上,静静地等待着山匪的出现。

  果不其然,等到月色正当空时,一旁的丛林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个瘦小的身影从丛林中钻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张画纸,在对照了几眼后,这瘦小男子急忙走上来,扑通一声跪下,说道:“仙人爷爷,小的是朱四当家手下的,叫瘦猴,朱四当家让小的夜夜在这里等您老人家过来,然后把这个交到您手里。”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柳寻香,柳寻香扫了他一眼,见他身上并没有灵气波动,便接过了信,信中朱老四说他已经将几人的骨灰先行送去万雄关,让柳寻香放宽心,后面则是一些表忠心立场的话,柳寻香也没在意,右手轻轻一抖,这信便迎风自燃,很快被烧毁掉了。

  这一手看的瘦猴心中一颤,最开始他还有些怀疑,这仙人看上去年纪还没自己大,也是两只胳膊两条腿,为啥子能朱四当家这么害怕。

  现在他才明白过来,急忙把脑袋贴在地上,不敢抬眼,生怕惹得柳寻香不喜,柳寻香眼中带着笑意,这朱老四拿了骨灰,多半是不敢在山寨子里待,害怕蛇窟找上他,所以正好借此跑去万雄关,相比南宫城而,万雄关更让秦人心安。首发..m..

  没有理会朱老四的小聪明,柳寻香留下一锭银子后,便离开了官道,瘦猴只感觉面前一阵微风拂过,再抬头时整个官道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自己面前地上放着的那一锭银子。

  将银子放在嘴中咬了咬后,他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左右看了一眼,确定四下无人后,便跑向了南宫城的方向。

  柳寻香这次没有在停留,径直飞去了万雄关,在两天一夜不眠不休的赶路下,他抢在了日落前,回到了万雄关。

  本来凭借身份令牌就可以直接进去,可惜令牌也在天道一战中被毁,无奈之下他只好缴纳了一块下品灵石,才进了万雄关。

  进来之后,柳寻香深深的吸了口气,时隔半年,他完成了白刑天给他定下的约定。

  不过距离半年之期还有几天时间,所以他不着急着回外城找汪时常,上次万雄关行程匆忙,一系列的事情让他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大秦第一关,所以他决定先找家客栈,好好休息几天,逛逛这万雄关内城。

  万雄关内城不比外城,内城是秦国子民居住的,像平安镖局便是开在内城,而外城也是驻守在万雄关的将士所住的,当初柳寻香从平原过朱红大门,便是进了外城,而和外城相比,内城则要繁华的多,街上车水马龙,很是热闹。

  找了家客栈后,柳寻香又要了一壶酒,坐在客栈房间的窗子旁,一个人喝了起来,对于酒这个东西,柳寻香谈不上有多喜欢,喝的也很少,但是今晚他回到了万雄关,却让他有种回到了家一般的温暖。

  看着客栈下的行人来来往往走过的街道,竟和当年老家越田镇那一夜的街道有些重合,这让他想到了十年前,若那个夜里他没有出门,没有遇到那个邋遢老头,或许也就没有今天身为凝脉境的他。

  邋遢老头给他的锦囊在与天道一战中也被毁了,如今他身上仅有的,便是怀里的那一片灰色羽毛和半截焦黑的手镯。

  “这世间,哪有游子不念家呢。”

  这一夜,柳寻香独自醉在了房间中,谁能想到,这个让南宫城内所有人谈之色变的白影煞星在这一刻会如同一个孩子般想家。

  直到第二日下午,柳寻香才从睡梦中缓缓醒来,揉了揉眼睛,他从来没有像昨晚这般睡的这般香甜。

  起床后,他惊喜的发现,自己的修为从凝脉初期突破到了凝脉中期,这么一来,倒是让他对十殿试多了一丝期待。

  随手打了道禁制在自己身上,遮住了凝脉中期的修为波动后,他准备去平安镖局祭拜下李山等人,收拾好后,他找到店小二问道:“小二,我想打听下,平安镖局怎么走?”

  这店小二上下扫了他一眼,低声说道:“客官,我劝你最好别去,这平安镖局现在,摊上事了,谁碰谁倒霉哩。”

  柳寻香听着眉头一皱,拿出一锭银子在店小二眼前晃了晃,这店小二立马两眼一直说道:“平安镖局就在长乐大街,客官您出门直走,见桥过,下桥左拐一问,您就能找到地儿,不过客官啊,我劝您别去,您要是想找人走镖,我可以给您说说其他家的。”

  “不劳烦了,我只是好奇,去看个热闹。”

  说完柳寻香将银子抛给他,离开了客栈,这小二接住银子放在身上擦了擦,收到怀里,脸上笑的像朵花似的。

  拿钱开路这招,还是学的当时出关时李山的做法,没想到确实好使。

  柳寻香出了客栈后,按照店小二说的路走了过去,店小二的话让他心中有些不安,这点他早就该想到了,平安镖局接的这趟镖,能惹出蛇窟劫镖,就足以说明这趟镖价值,而既然能给出这种镖的东家,又怎么会是普通人。

  想到这里,柳寻香脚步更快了些,在下桥后他在次找人问了下平安镖局,这次问的人是个年纪略大的老者,这老者没多想,给他指了路。

  柳寻香顺着路走到了长乐大街,老远便听到一阵轻微的唢呐声,顺着这声走下去,他看到了挂满白布白花的平安镖局。

  往日里平安镖局里面都是进进出出,很是热闹,但如今的平安镖局却大门紧闭,若不是里面的吹奏之声响起,都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人。

  柳寻香走到门前,看着这大门甚是奇怪,设灵堂他能理解,但是灵堂设了却紧闭大门倒是头次见,他正准备寻个人来问问情况时,却看见几个长相壮实的汉子在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平安镖局门口。

  紧接着,一个果核被这年轻人用力的砸在了紧闭的大门上,口中还骂到:“吹吹吹,吹你他娘个腿,嫌不嫌吵啊!”

  漆黑大门内的声音戛然而止,声音是没了,但是这年轻人却并不打算走,而是冲着身后的几名壮汉点点头,几人顿时冲了上去开始砸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