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16章 孤身震千骑(一)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赵极眼中瞳孔一缩,他自然是听的出这身后的声音是谁,只见一个左眼有着刀疤的男子带着满身的蛮荒之气,气势汹汹的走了上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皮肤黝黑的陈望,黑瘦青年施丰。

  见到刀疤男子上来,陈洪涛和老张头等人挪动身子让道,给赵极身旁让出一道空位,刀疤男子也不看他们,大大咧咧的与赵极并肩站在一起,一股霸道的气势丝毫不输赵极。

  “七杀殿的万年老二,周荣,没想到你来的挺快。”赵极双眼目不斜视,不咸不淡的说道。

  刀疤男子周荣面色一沉,阴恻恻的说道:“老子最恨不得别人喊老子万年老二了。”

  赵极撇了他一眼,轻笑了声,说道:“也对,我们准骑只认第一,谁去鸟什么老二,你周老二,没资格跟我说话,要说话,让石申来。”

  “你....”周荣脸色难看,目露凶光的瞪着赵极,体内灵气涌动,随时都能爆发一战。

  一旁的陈洪涛和陈望等人见状,急忙站出来打圆场,说道:“二位二位,正事要紧,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取吴大牛的人头才是重点,现在我们连人都没见着,二位就要先打一架,这岂不是让别人捡了便宜吗。”

  二人明白,在他们身后,还有着大批修士在前往这里,如果不抓紧,后面人多就更麻烦了。

  周荣冷哼一声,不在理会赵极,而是看向前方面色难看的陆莹莹,笑道:“陆宗.....陆师侄,哈哈,对,陆师侄,说起来,我还算是你半个长辈呢,哈哈哈。”

  “放肆,你这人怎得如此无理,就算你是万雄关的什么劳什子将军,也不能这么占陆师…宗主的便宜!”一直在身旁的小桃子杏目一瞪,大声娇喝道。

  陆莹莹也是听的一头雾水,皱着眉盯着这刀疤男子,面色阴沉。

  周荣见状,挠了挠光头,恍然道:“哈哈,怪我怪我,想必吴兄弟还没告诉你们吧,你们的老祖,是万雄关杀神千人骑七杀殿的准骑,嘿嘿,跟我一样,咱是一家人,喊你一声陆师侄倒也不算占你便宜。”

  这话让陆莹莹等人听得面面相觑,关于白发前辈的来历,他们完全不知道,也从来没胆子去问。

  赵极将陆莹莹等人的神情收之眼底,嘲讽道:“人都还没见着,你就在这攀亲戚,为了这少将的名额,连脸皮都不要了吗?”

  周荣冷哼,阴阳怪气的说道:“至少我还有个亲戚攀,不像某些人啊,哦,对了,我记得你们上生殿有个叫张什么,张什么来着,我给忘了,不过我记得他好像也是死在我吴兄弟手上吧。”

  当初上生殿准骑张淮,因手下李立被柳寻香所杀,影响了他的资源剥削导致与晋升正骑名额擦肩,怀恨在心,前去寻仇,结果反被柳寻香斩杀。

  此事一直以来,都是上生殿的一个污点,后来赵极执行任务回来,本想找柳寻香的麻烦,洗刷上生殿的屈辱,结果柳寻香早已被白刑天赶出阴关,这才无奈作罢,如今听周荣提起,顿时心中怒火又起。

  “陆宗主,本骑只给你三息时间考虑,否则,血洗金灵宗!”

  赵极如同闷鼓般的声音炸的陆莹莹心血一阵翻涌,面色一红,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你们欺人太甚!!”

  小桃子气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似落不落,让人生怜,杜棠之和方志二人也急忙上前,将陆莹莹护在身后,怒目而视。

  紧接着,一道硕大的身影也缓缓显露在陆莹莹等人身后的大殿上,赵极等人瞳孔微缩,看着那盘踞在大殿顶上的巨大异兽,面色阴沉。

  其他几名修为略低的万

  雄关将士纷纷后退,鼓动全身灵气,戒备警惕。

  “这…这是什么东西?”陈洪涛低声问道。

  周荣皱着眉头,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应该是三线金幽灵,只是,这金幽灵好像不太对…”

  赵极沉声说道:“是三线金幽灵的兽灵,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金灵宗,居然能有一只堪比半步化丹的统领级异兽,这倒是新奇。”推荐阅读sm..s..

  断尾的三线金蝎子被陆莹莹留下之后,始终沉睡在金灵宗,吞噬了化丹境修士绿蝎老祖的血肉,让它的兽灵更加凝实了些,气势已经稳稳达到了凝脉境巅峰。

  “啧啧啧,真的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一来就让本骑看到这么完整的异兽兽灵,咦…尾刺不见了?”

  一道阴柔的嗓音在赵极等人身后响起,听到这声音,赵极周荣等人顿时眉头一皱,其他几人则急忙向一旁退去,似乎很怕这来人。

  “李阴竹,你能不能别这么不男不女!”赵极眼中浮现出厌恶,不耐的说道。

  话音刚落,一名身穿猩红长衣的男子款款走来,这男子面白无须,眼角狭长,眉宇间透露着丝丝妩媚,一颦一笑间风情万种,若不是喉间有结,恐怕真的很难分清他是男是女。

  李阴竹瞟了一眼赵极,捂嘴轻笑,用纤细如葱白的手指轻轻戳了下他,嗔怪道:“粗鲁。”

  这一动作,看的所有人浑身一激灵,只觉头皮发麻,浑身难受,但却没一人敢表露在脸上,因为这李阴竹,乃杀神千人骑,度厄殿准骑第一人!

  度厄殿善使毒,这李阴竹作为度厄殿准骑第一人,一身毒法深不可测,就连赵极都有些膈应他,不怎么愿意把他得罪死了。

  见到赵极面色黑了下来,李阴竹也不在继续调笑他,道了声无趣后便将目光看向了场中的三线金蝎子,啧啧称奇。

  “真是个好宝贝儿,这兽灵被人用秘法剥夺肉身,饱受折磨,凶性极重,拿来炼制我得万戾毒丹,再好不过。”

  陆莹莹等人在李阴竹来了之后心中更沉,特别是在看到他盯上了三线金蝎子,心底更是着急,小桃子慢慢挪动身子躲在陆莹莹的身后,不停的呼唤着,让三线金蝎子躲起来。

  李阴竹瞟了身后的赵极等人一眼,低声娇骂道:“一群废物。”

  “你…”

  周荣气的脸色铁青,却不敢发作,赵极则依旧面无表情,冷眼盯着李阴竹的背影,其他几人闷不做声,心中只期盼着自家的准骑能得到消息,尽快赶来。

  李阴竹骂完,向前扫了眼金灵宗众人,径直抬步上前,向着陆莹莹等人走去,他每走一步,场中的金灵宗弟子就后退一步,看到这副场面,他笑的花枝乱颤。

  “你们这些人儿啊,就是倔犟,一个个的跟个大木头桩子似的杵在这,又不敢上前,这是何苦呢。”说到这,李阴竹整个人气质陡然一变,面色一正,阴冷的厉声喝道:“不想死的就统统滚开,难不成你们真要谋反,与我万雄关杀神千人骑作对吗!”

  这厉喝带着阴风,吹的金灵宗弟子心头发凉,李阴竹的话让他们心中挣扎,一边是自己的宗门,一边是守护整个大秦的铁骑,究竟该选择哪边,不仅仅是看实力就能决断的。

  李阴竹说完,也不在理会,加快脚步继续向前走,最前面的金灵宗弟子看着越来越近的李阴竹,双眼通红,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之后,哐当一声,丢了手中的长剑,跪在地上。

  随着这名弟子之后,剩下的金灵宗弟子也陆陆续续扔下武器,向两边分开。

  他们是金灵宗弟子,但他们也是秦人,面对守护秦国的杀神千人骑,他们终究没有勇

  气举刀相向。

  三线金蝎子见状,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纵身一跃,巨大的鳌角冲向场中的李阴竹,李阴竹眼中闪过一丝暴戾,身子一晃,躲过这鳌角。

  随即纵身一跃,凌空而立,三线金蝎子一击落空,如铁鞭的巨尾灵活一甩,再度冲向李阴竹,李阴竹身形一扭,尾刺处堪堪贴着他腰间衣服擦过。

  李阴竹不怒反笑,道了声好宝贝儿,随即双手掐诀,一道绿色的法印出现在手中,一掌将法印打散,这法印顿时化作一条狰狞的蜈蚣,朝着三线金蝎子扑杀过去。

  三线金蝎子见状,喷出一口涎水,这狰狞蜈蚣来不及躲闪,被喷个正着,身上顿时开始溃烂,发出阵阵嘶吼。

  李阴竹丝毫不心疼蜈蚣,趁机翻手掏出两个拳头大小的丸子,甩向三线金蝎子,口中轻笑道:“用毒,我度厄可是用毒的祖宗!”

  丸子抛在地上,炸裂开来,释放出一股腥臭之气,这腥臭之气浓郁非常,且异常浑浊,仅仅两息,就将二兽一起包裹在内,杜棠之急忙纵身上前,想趁机拿下李阴竹,李阴竹见状,不退反进,动身迎上。

  看到这一幕,一边的赵极摇摇头,低声说道:“愚蠢。”

  二人本就修为相当,但杜棠之毕竟是野路子出身,仅仅两招,就被李阴竹近身,白皙玉掌轻轻贴在杜棠之的背部,如同情人间的抚摸。

  但下一刻,杜棠之便发出一声哀嚎,坠落在地,身上开始出现一个个密密麻麻小拇指大小的黑洞,看起来极度渗人。

  李阴竹用力凝空一握,三线金蝎子立刻瘫软在地,再无力气挣扎。

  陆莹莹看着这一幕,缓缓的闭上眼睛,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李阴竹落下身子,不急不缓的走上台阶,方志急忙上前欲要阻拦,结果刚近身三尺,便发出哀嚎,全身上下开始腐烂。

  小桃子吓得向后退了个趔趄,险些坐在地上,陆莹莹睁开眼,看着在地上打滚哀嚎的二人,紧咬牙关,一双美目中布满血丝,盯着眼前这个阴柔毒辣的男子。

  李阴竹见陆莹莹看着自己,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左右摆动了两下,说道:“真是个美人儿,难怪能把我们的吴准骑迷的神魂颠倒,欲罢不能,只是可惜了,好好的美人,还没享受这世间的极乐,就要化作红颜白骨,这要是吴大人见了,可不得心疼死。”

  “你住手,你放开陆师姐,你这不男不女的妖人。”

  小桃子急忙起身双手抓住李阴竹,想把他的手掰开,可李阴竹的手宛如冰冷的铁钳,让她怎么也掰不动。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小桃子倒在地上,嘴角溢血,脸颊红肿,却是李阴竹反手给了小桃子一耳光。

  “闭嘴,小贱人,说谁不男不女呢,在说我把你的嘴撕烂!”

  小桃子看着李阴竹如毒蛇般的眼神,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豆大的眼泪像珠子一般一滴接着一滴。

  陆莹莹很想去扶起小桃子,可是她却怎么也动弹不得,甚至连体内的灵气都无法运转,全身经脉麻痹,就像是中毒一般。

  这就是传说中的杀神千人骑吗,仅仅一个度厄殿的准骑,就足够推平自己辛苦经营起来的金灵宗,而他身后,其他人还没动手……

  “怎么,还不肯说吗?小美人儿,你听清楚了,我是来杀人的,不是像我身后这帮蠢货,过来跟你摆谱儿的,你不说,也无妨,那我就看看,这吴大人,是不是要像缩头乌龟一样继续躲着,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小美人儿,在他眼前化作一滩脓水。”

  李阴竹伸手轻轻拍了拍陆莹莹的脸,双眼冰冷的笑道。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