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35章 生死游戏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缓缓将右手抬起,对着倒坐在地上的柳含烟,张青云眼中再无波澜,轻声说道:“柳师妹,别怨我,就当是,一切都是为了宗门!”

  柳含烟死死的盯着他,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一双美眸里写满了惊恐和痛苦,张青云的变化让她感觉到陌生和害怕。

  “张…张师兄,你别开玩笑了,我们是同门师兄妹啊,我们可以联手的。”

  张青云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说道:“在这个疯子般的试炼下,哪里还有什么同门情谊,师妹,你难道到现在还没发现吗,这场试炼,就是把人的心,一层一层的撕开,然后把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最丑陋,最恶心的贪念欲望与黑暗挖掘出来!

  没有了修为的压制,所有人都开始变得肆无忌惮,因为他们找到了一种力量,一种可以抗衡畏惧的力量,哪怕这种力量是用命来赌的,他们也都在所不惜!”

  “师兄,你冷静点,我可以帮你的师兄,我们可以联手的!”柳含烟声音里带着哭腔。

  张青云仰天大笑,用左手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说道:“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吗?助我夺取奖励,然后伺机除掉我,不用去赌太多,就能拿到我得到的所有奖励?这个想法,你想过,我也想过!”

  不等柳含烟继续说话,张青云鼓动体内的灵气,缓缓摊开手掌,掌心中若隐若现出现了一个颇为复杂的字,但柳含烟认识,那是一个“天”字。

  天字筹牌只可杀地字筹牌!

  一道肆意强劲的气劲突兀的出现在了柳含烟体内,紧接着,在柳含烟满是惊恐的眼神中,一道人影嘭的一声炸开,留下一团浓稠血雾,带着令人作呕的腥气。

  “天字筹牌杀天字筹牌,被杀者筹牌不变,奖励凝脉巅峰元爆符一枚。”

  声音结束,这场同门对决的闹剧也结束了,一道人影轻轻挥手驱散了眼前的血雾,双眼带着嘲讽,看向远方。

  “吴良…”

  柳寻香盯着玉牌上不断变换的的数字,眼神凝重,在经过最开始的一段疯狂变换后,玉牌上的数字跳动又变得缓了下来,显然,不是所有的势力都能完美清场,没有修为的压制下,每个人被压抑在内心最深处的野兽都开始苏醒了。

  柳寻香皱着眉头,他现在必须找到人联手,否则一旦遇到修士要与自己兑子,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吃掉对方,这种对半开的机率,太过于冒险了,左思右想了一番,他决定去找张青云,只有找到他,才有机会拉低自己的危险。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从远处直奔柳寻香所在的地方而来,柳寻香二话不说转身向相反的方向遁去,结果刚起身,另外一道剑光转瞬而至,落地显现出一名修士停落在柳寻香的身前,紧接着,身后的剑光落下,也显露出一名修士站在柳寻香身后。更新最快s..sm..

  二人呈一前一后,将柳寻香拦在了此地。

  柳寻香没有回头看身后那人,抬起眼睑看了眼前修士一眼,只见一个样貌消瘦,颧骨突出的男性修士正冲着自己嘿嘿笑着,他面色不变,平淡的问道:“阁下有事?”

  这修士嘿嘿怪笑一声,说道:“也没别的事,就是想跟道友聊聊。”

  “聊什么?”柳寻香冷淡的问道。

  这瘦高修士冲柳寻香上下打量了一眼,说道:“当然是聊聊道友的筹牌,是个什么字了。”

  柳寻香瞳孔微缩,但面色依

  旧不变,说道:“道友既然想知道,那不妨自己猜上一猜。”

  这修士颇有些自负的将双手负在身后,摆出一幅正人君子的做派,轻咳了两声,说道:“道友,梁某是个文人,不喜欢动粗,所以奉劝道友还是直说,免得我兄弟二人与你伤了和气。”

  柳寻香眼睛向后撇了一眼,轻笑道:“二位这是联手了?”

  “废话,我们二人是亲兄弟,不联手还咋的啊?你最好识相点,乖乖说出来让我们快点完事,不然我们兄弟二人动起手来,我怕你这身板被我们整死。”身后的一名身材颇为壮实的青年接过话茬。

  梁姓修士听完,笑眯眯的说道:“道友,你若是乖乖就范,出去以后,我兄弟二人任何一人成了内门弟子,都答应照顾提携你,如何?”

  柳寻香扫了二人一眼,说道:“二位信心还挺足,只是不知道,你们二位都是什么筹牌,我如果不答应,拼死兑走一个,应该也是有一半的把握吧?”

  梁姓修士蹙眉,他之所以愿意跟柳寻香废话,就是不想把柳寻香逼的随便找一人兑子,因为一旦兑子,双方就都只有五成的把握,而这五成,他不敢赌。

  上空的声音还在继续,场中的三人却是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僵局。

  站在后边的身材壮实的青年等的有些不耐,说道:“大哥,要不我吃他的筹牌,要是我死了,你就把他吃了,要是我没死,我们也不亏。”

  瘦高男子听的目光闪烁,心中开始有些蠢蠢欲动,柳寻香眼底闪过一道精光,从这壮实青年的话里,他听出了这二人的筹牌关系。

  长叹口气,柳寻香说道:“逃是逃不掉的,场中总人数还剩九百余人,我也不可能一直到处躲躲藏藏,而且看这荒原一马平川,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地方能藏匿许久,这些东西,迟早是要面对的,既然这样,那就来吧,别忘了,规则中必须说一次真话,说一次假话,那就…我先来如何?”

  梁姓修士抬手制止住了壮实青年,面色颇有些凝重的说道:“道友爽快,我们是兄弟二人,不管是谁都能吃你,所以奉劝道友不要玩什么花样,否则坏了和气,可就得不偿失了。”

  柳寻香点点头,拿出玉牌看了一眼,说道:“我是地字筹牌。道友你们如果谁是天字,可以吃我。”

  瘦高男子目光阴鸷,死死的盯着柳寻香的眼睛,柳寻香也不躲闪,同样盯着他,二人的目光犹如四柄锋利的剑刃,在半空碰撞出无形的火花。

  “道友此话当真?”瘦高男子问道。

  柳寻香笑了笑,回答道:”话真不真,那还不是全看道友敢不敢信了。”

  梁姓修士皱着眉头,心中不断盘算着柳寻香的话,想从中推断出他的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柳寻香也不着急,静静地看着他,心中同样也在不断推衍着他们二人手中的筹牌字,早已在禁制上略有小成的他在推衍一道已经是炉火纯青,对于眼前这二人手中的筹牌,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片刻后,梁姓修士冲着身后的壮实青年说道:“二弟,我算出来他的筹牌,你能吃他。”

  壮实男子点点头,狞笑了声,抬起右掌对着柳寻香所在的方向,说道:“早就等不及了!”

  “等下!我有话说。”柳寻香抬手制止。

  梁姓修士示意让壮实青年等等,问道:“你有什么话说?”

  柳寻香问道:“二位是第一次联手吧?”

  “你什么意思?”梁姓修士阴沉着脸色说道。

  柳寻香摇摇头,不再说话。

  壮实青年不再犹豫,掌心光芒闪烁,下一刻,嘭的一声,一道人影炸开,化作满天血雾,渐渐消散在了空中。

  一道人影仰头看着上空,眼神中满是复杂。

  “上空的声音已经乱了,听不出来什么。”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

  “道友真是好本事。”人影低下头,看着眼前的人说道。

  柳寻香摇摇头,说道:“梁道友,你觉得,刚刚你的二弟,究竟是想吃我还是想吃你?”

  梁姓修士不动神色,问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也对,现在说这些确实没什么用,只是没想到,梁道友居然连自己的亲兄弟都防着。”柳寻香双手负后,嘲讽道。

  梁姓修士摆摆手,说道:“多说无益,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我二人不如就把剩下的玩下去吧。”

  “正合我意。”柳寻香回答道,然后继续说道:“不如这样,你我二人各说三句话,愿赌服输?”

  梁姓修士略一犹豫,点头答应。

  “那我先来,我说我是地字筹牌,你让令弟杀我,说明令弟是地字筹牌,而你是天或人字筹牌。”

  瘦高男子面色古怪,问道:“道友的这个说法,梁某有些没听明白。”

  “无妨,我先全部说完,而后我先假设令弟那一掌是针对你,那么他身为地字筹牌,自然是肯定了自己能杀你才会有如此行为,而能解释这种行为的,就只有你梁道友一直给他造成了一种错觉,那就是你可能是人字筹牌。”

  梁姓修士默不作声,只是面色颇有些难看的盯着柳寻香。

  柳寻香也不理会,继续说道:“而如果这个假设是对的,那么他杀你,结果被反噬,所以你的筹牌应该是,天字筹牌,我猜的对吗?梁道友。”

  梁姓修士嘴角抽动了两下,说道:“如果我是天字筹牌,在得知你是地字筹牌,为何我不杀你呢。”

  柳寻香摇摇头,颇有些无奈的说道:“还要倔犟?你从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我说的话,我猜猜,你一定是猜测我是人字筹牌,所以让令弟的来杀我,如果他杀我,他赚了你不亏,如果他想杀的是你,那么反噬的就是他,梁道友真是打的一箭双雕的好算盘呐。”

  梁姓修士面色开始微微泛白,但依旧强撑着说道:“纵使你猜对了又如何,你也是天字筹牌,你吃不了我的牌!”

  柳寻香冷笑一声,转身向远处慢悠悠走了几步。

  “梁道友如此果断,那你敢不敢同我赌上一赌,就赌我的筹牌,是天是人!”

  话落,柳寻香蓦然转身,抬起右掌对准梁姓修士。

  梁姓修士顿时身子微微一震,面色狰狞,右手紧握的关节都有些发白,却怎么也没有力气遁走。

  柳寻香嘴角上扬,问道:“梁道友可还有遗要说?”

  梁姓修士咽了咽口水,额头上泌出一层细细的汗珠,他很想说话,但是这一刻看着柳寻香掌心开始若隐若现的光芒,他却是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嘭!”

  柳寻香摇头大笑了两声,转身向远处走去,只留下身后,梁姓修士瘫软在地,双目呆滞。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