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53章 借刀欲杀人!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未等徐长天继续说话,在坐的长老便已经有人忍不住出声,徐长天也不觉得冒犯,反而将身子往后一靠,这架势明显就是接下来要让他们自己去论证这件事的原委。

  柳寻香看向说话的老者,这老者头发花白,身形佝偻,但一双眼睛里精光闪烁,精神却是极好。

  一旁的赵紫莹见状,急忙神念传音给柳寻香说道:“此人是宗门刑部执法长老何楼。”

  柳寻香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点点头,沉声说道:“这位是刑部何长老对吧,您说此事做法欠妥我能理解,但是您说的过于牵强附会,弟子却是不明,我雾隐宗亲传弟子蒙受不白之冤,我身为涉事人之一,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你还知道你是宗门弟子,那你就更应该先将此事报于刑部,由刑部负责彻查此事,待此事彻查清楚,刑部自然会给你一个清白。

  而你却枉顾宗门理法,历年来不学无术,反而仗着亲传弟子的身份肆意妄为,嚣张跋扈,今日更是惹得有人敲了震天鼓,你还要狡辩什么!”何楼冷哼一声,眼中带着怒气呵斥道。

  柳寻香笑了笑,说道:“何长老莫要动怒,既然您说了宗门理法,那我就想问问长老,我身为亲传弟子,宗规上写的清清楚楚,亲传弟子在必要的时候,是有权行使生杀大权的,这权力是宗门赋予,怎么能算是倚仗身份,肆意妄为呢?

  难道,何长老是觉得宗规相悖,想要借此机会,将这数千年传下来的宗规给改上一改?”

  “你…你你!黄口小儿!”何楼被气的老脸泛红,伸手颤抖的指着柳寻香怒喝道。

  柳寻香冲他抱拳行了一礼,今日自己既然来了,就好好会会这场中的众人,正好也看看,到底是谁想对付自己和南方天。

  紧接着,上方坐着的又一名长老出声说道:“吴良,休得强词夺理,纵然此事你做的情理可原,但你当着方知的面,强行对其弟子搜魂,公然藐视宗门长老身份,此事你又作何解释?”

  赵紫莹又急忙传出神念说道:“这位是三十六长老团的宋桥长老。”

  柳寻香回了声感谢,三十六长老团他是知道的,四方天高高在上,一般是根本不会插手宗门之事,除非是宗门面临着灭门之灾或者重要决定时才会插手。

  掌教徐长天更是经常闭关,不问宗门事,所以宗门的日常基本都是由三十六长老团来负责处理,权力之大不是普通的内外门长老身份所能比拟的。

  “宋长老,关于弟子强行搜魂一事,实在是无心之举,弟子本想将方长老门下弟子魏子车喊去一偏僻处,私下聊聊此事,不惊动他人,结果这方长老舐犊情深,生怕弟子伤了他的爱徒,不让弟子将其喊走,这才起了争执,弟子一时手误,就将其搜了魂,没曾想,方长老他...”

  “你血口喷人!”

  没等柳寻香说完,站在场中的方知立刻出骂道,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恨不得将柳寻香生啖而食。

  “方知,你来说说。”宋桥来回扫了二人一眼,出声说道。

  柳寻香摸了摸鼻子,不在说话,方知向在场众人抱了一拳,说道:“此子血口喷人,颠倒黑白,他当着弟子的面,说要把弟子的弟子带回南方天审问,诸位长老评评理,弟子身为北方天内门长老,若是让人当

  众把弟子带回南方天审问,此事传出去,丢的可不仅仅是弟子一人的颜面,弟子怎能答应。”

  柳寻香在听他说颜面二字时心中便暗道不秒,这方知能混上内门长老也是有本事之人,直接将此事与整个北方天的颜面联系在一起。

  这样的话,所有人说话,都不得不考虑到冥天座的感受,而方知自己本人,也彻底站住了脚,所以在方知说完,他立马就接过话茬。

  “诸位长老,方长老所半真半假,弟子着实说过要带魏子车前去南方天不假,但丢颜面一事,却是对弟子的污蔑,请各位长老想想,弟子身为亲传弟子,身份权力都是由宗门给予,弟子穿着这身衣服走出去,代表的就是我们雾隐宗的颜面。

  而魏子车,区区一个刚晋升的内门弟子,就在背后妄自非议亲传弟子,弟子前去惩罚他,即是维护自己的清白,也是维护宗门的声誉和四方天的威信啊,再说方长老,不仅不配合弟子一同捍卫四方天的威信,还企图挑起南北两方天的矛盾,如此豺狼之心,实在可诛!”

  “你...你你你!!!”方知听得面色苍白,瞪着柳寻香,然后突然跪在地上,磕头磕的砰砰作响。

  “恳请诸位长老明鉴,弟子绝无此心啊,弟子对宗门,一片赤诚,日月可鉴啊!!!”

  众人看着方知的样子,也纷纷开始相互议论起来。

  “对,我倒是觉得方知说的对,做的也对,毕竟此事关乎到北方天的颜面。”

  “老夫也赞成,若北方天的弟子让南方天抓回去审问,此事传出去着实不妥,方知身为北方天长老,如此行径,维护北方天的颜面无可厚非。”

  “我倒是觉得吴良此子做的也没错,毕竟区区一个内门弟子,背后妄自议论亲传弟子,此事就已经是犯上,吴良过来惩罚他,方知应当配合,这才是维护了四方天的威信。”

  听着众人分成两拨议论,赵紫莹在一旁看的有些呆滞,原以为这吴良往日里只是不求上进罢了,没想到耍起无赖来,也是这么的...无法形容。

  “好了,想来此事现在在座的诸位长老已经心中明了,不知道四位天座对此事又有何看法?”一直没说话的掌教徐长天止住了众人的议论,出声说道。

  黑发碧瞳的贤天座见徐长天看向自己,略一思衬,说道:“小小与吴良二人自小关系就极好,但要说他二人行苟且之事却是不可信,小小回来后,我门下女弟子特意去查过,小小清白仍在,所以此事,我认为确实是误会,没必要在如此兴师动众了。”

  贤天座说完,音天座也睁开双眼,说道:“此事是老夫管教不严,回去之后定会对良儿严加管教,不会在由得他的性子胡来。”

  此一出,众人心中都是一阵唏嘘,这些话,在座的有人都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了。

  自从吴良记事起,音天座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说上一次,如此算下来,都已经说了整整二十年,然而呢,每次都是头天说完,第二天就能满宗门看到吴良活蹦乱跳继续到处惹事。

  徐长天眼里也是闪过一抹无奈,凡是有关吴良的,问音天座,完全就属于走过场。

  二人说完,坐在对面的释天座也面带笑意,说道:“一饮一啄,皆为因果,说不得,说不得。”

  徐长天无奈的强撑着笑了笑,看向最后的北方天。

  冥天座一愣,心中暗骂三只老狐狸,一个是老好人,谁也不得罪,一个是走过场,敷衍敷衍得了,最后一个干脆连敷衍都懒得敷衍,直接打语机,说了根没说一样。

  好话坏话全让他们说了,自己还说个屁!

  看着徐长天盯着自己的眼神,冥天座笑了笑,只不过这笑中却满是尴尬。

  将目光放在方知身上,冥天座说道:“方知,此事本无关紧要,你却嗔念迷心,闹得如此之大,耽搁众长老的修炼,此事,罚你进冰极渊三百年,你好好思过吧!”

  跪在下方的方知顿时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双眼呆滞。

  他如何能不知冰极渊,那可是北方天最严酷的牢狱,终年黑冰覆盖,没有灵气,寒潮之下甚至能将人的灵识都冻住,别说自己是化丹境,就是蜕灵境被关进去三百年,也要退层皮。

  这哪里是什么处罚,这分明就是要杀了自己!

  旁边的释天座突然偏身小声说道:“冥天座何时也喜欢上了我佛门的经文,若是有兴趣,贫僧倒是愿意送你几本佛经看看。”

  冥天座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他。

  “既然如此,那此事...”

  “慢!掌教,冥天座,诸位长老,弟子还有话说。”柳寻香打断徐长天的话,冲着众人躬身说道:“方长老是一时迷心,但归根究底,也是为了北方天着想,况且此事弟子也有错,所以还请冥天座能从轻处罚。”

  “恳请师尊从轻处罚。”身旁的赵紫莹也急忙跪下说道。

  地上的方知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柳寻香,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

  冥天座深深的看了柳寻香一眼,说道:“念在有人为你求情,本座便罚你在洞府禁足五百年悔过。”

  “谢…冥天座。”方知急忙翻身,面带苦涩的冲着上方磕了几个头。

  随后站起身,样子有些落魄的冲赵紫莹躬身抱拳后,离开了大殿。

  自始至终,方知却没有再看柳寻香一眼,哪怕柳寻香替他求情。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柳寻香心中叹了口气,方知愚昧,他恐怕此生都认为,冥天座是因为他得罪了自己才要杀他。

  徐长天扫了众人一眼,他始终都没有表态,但所有人的想法,他确通过此事看的清楚。

  着重看了柳寻香一眼,他发现,这个不学无术,声名狼藉的弟子,或许与他往日里所了解的,有些不太一样。

  不过好在这个结果,正是他想要看到的,

  然而就在这时,整个雾隐宗再次响起了咚咚咚的擂鼓之声。

  又有人敲响了震天鼓!

  徐长天眼中闪过一抹玩味,显然是来了兴趣,一天之内敲响两次震天鼓,这还是自雾隐宗开宗以来,头一回。

  四方天则神态依旧,仿佛都没有听到这二次擂鼓之声,剩下的人却是纷纷疑惑不已,不明白今日到底出了什么事。

  “来人,将敲鼓之人带上来。”

  柳寻香嘴角一扬,这杜文文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赵紫莹看着柳寻香的表情,急忙问道:“吴良,你有要做什么?”

  柳寻香看着她,神神秘秘的说道:“借刀杀人!”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