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66章 都到齐了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该死的,这黑影到底是在做甚!怎么办,爷爷我要不要把他宰了…”感受到这黑影在自己身边似乎在捣鼓着些什么,尤虺面色不变,心中却是不停的挣扎着。

  对于尤虺来说,时间这一刻仿佛变得极为漫长,因为他察觉不到黑影对他的恶意,所以他不想贸然暴露自己。

  但越是这样,他越是煎熬,就在他要忍不住想直接暴起击杀这黑影时,这黑影停下了动作,身子一晃,从他身边离开。

  尤虺仿佛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战斗,整个人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再也没心思向之前那般静静地躺在地上装死。

  柳寻香的身影显露在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后面,这个位子虽然距离尚远,但方位却很是不错,因为这个位置,正好能看到在狍鸮身后不远处的两生花。

  这两生花只有虽然只有一指高,但确实如慧真所说,同生一枝,花开两朵,并蒂而开,一朵雪白,一朵紫黑,小巧玲珑,奇异非常。

  不过这狍鸮似乎也明白此花的价值,虽然也在追杀这些修士,但却始终没有离开两生花的守护范围,自己若是贸然上去,恐怕还没碰到两生花,就先被这狍鸮一爪子给拍死了。

  柳寻香正思虑间,突然看到对面远处有两道身影也在鬼鬼祟祟的移动,正是东荒秦家的秦恒,秦义二人。

  “这二人看来也不死心。”柳寻香心中暗道。

  早在之前,他就感觉这秦义有些古怪,但又具体说不上是哪里古怪,如今仔细想来,他似乎对这狍鸮很是狂热…

  柳寻香决定先按兵不动,看看这二人究竟想做些什么。

  秦恒二人也很是有趣,在狍鸮没注意时便半趴着身子快速的向着两生花的方向移动,只要狍鸮看向他们这边,二人立刻就躺在地上,同尤虺一样装作尸体。

  而这二人用这样的方法,偏偏成功的靠近了狍鸮。

  “秦义,你到底能不能确定点?这么近的距离,这畜生吼一嗓子,我们两个就连渣都不剩了。”秦恒神念传音问道。

  秦义盯着狍鸮,回应道:“说来惭愧,我也不太确定,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不是一切都按照我猜的在发展吗。”

  秦恒听的面色阴沉,但事到如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继续跟着他后面。

  二人就这么一路匍匐加装死,混到了距狍鸮只有不到十丈的距离,这个距离下,他们二人已经完全能感受到狍鸮带给他们的压力。

  柳寻香在远处始终盯着二人,手中紧紧捏着一张玉符,他决定只要这二人得手,便立刻冲出,将两生花抢走。

  然而就在这时,变故突生,狍鸮突然安静了下来,秦恒和秦义二人面色由莫名再到惊喜,这对他们而简直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这一幕的发生,就连柳寻香的呼吸都放缓了许多,这个机会实在是难得……

  就在三人都忍不住要冲上去摘取两生花时,秦恒二人面前,缓缓走出一名身穿血色长袍的青年,这青年气质阴柔,唯独眼中阴鸷之色为他的面相增添了一份狠厉。

  “血…血红?”

  “血红!”

  秦家二人楞在原地,一旁躲着的柳寻香眼中也满是不可思议。

  这血红,明明已经被自己

  的猩红禁制给抽干了气血化作干尸,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要知道,想要滴血重生,那是除非到了换胎境的老祖级别才能拥有的手段。

  同样的想法也在秦家二人的脑海中浮现,血红看着他二人的样子,嗤笑一声,说道:“怎么?看二位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本血子出现在这里,扫了二位的雅兴?”

  血红的双眼泛着冷光,犹如黑夜下冰冷的蛇瞳一般盯着秦家二人背脊发凉。

  “怎…怎么会呢,我兄弟二人只是没想到血子您还活着,当时那吴贼用卑鄙手段使得血子您肉身受损,我兄弟二人看的那叫一个悲愤欲绝,恨不得生啖那吴贼之肉,以泄痛失血子之愤。

  如今看到血子您重新站在我兄弟二人面前,我们二人开心都来不及,怎么会扫兴呢。”秦恒讪笑两声,偷偷看了一眼血红身后安静不动的狍鸮,急忙说道。更新最快s..sm..

  血红的出现让他一时间有些摸不透状况,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偶?那怎么没见你秦家为我报仇呢?”血红双眼微眯,轻声说道。

  “看血子您说的,我兄弟二人修为低下,斗不过那吴贼,所以不能替血子您报仇,还请血子莫要怪罪。”秦恒回答道。

  “对对,还请血子莫怪。”秦义附声说道。

  血红盯着他,面色一改,朗声笑道:“二位有心了,既然这样,本血子倒是可以给你们一个替我卖命的机会,不知二位是否愿意?”

  秦家二人对视一眼,齐齐拜身回答道:“愿为血子效犬马之劳!”

  “好!”

  血红眼中闪过一抹凶光,身上向前一步,秦家二人心中猛然一惊,体内灵气涌动,但血红的速度更快,双手瞬间扣住二人头骨,封住了二人体内经脉。

  “血红!你要做什么!”秦恒愤然说道。

  血红故作疑惑的问道:“秦长老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刚刚不是还答应,愿为本血子效犬马之劳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

  秦恒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气血正被血红吸收,体内灵气又无法调动,心中顿时明白了这血红的意图,怒骂道:“狗贼,你杀了我二人,秦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血红看向秦义,秦义同样感受到体内精血在源源不断流失,面色痛苦的说道:“血子,您别杀我,我知道怎么对付这异兽,我能帮您,我能替你夺取两生花,求求您了,你只要不杀我,我给您当牛做马都行!”

  秦义的话让秦恒听的心中更加愤怒不已。

  “秦义,你个软骨头!我们东荒秦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废物,你简直连吴良都不如,我告诉你血红,你能死在吴良手上一次,你就能死在他手上第二次,你死在一个废物手中,你血煞宗就是不如雾隐…啊!!!”

  秦恒顿时痛苦的哀嚎起来,却是血红的掌心催动灵气,更加狂暴的吸收他体内的气血。

  “让你嘴贱!”

  秦恒七窍流血的样子和血红冰冷的嘲讽让秦义更加惊恐,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样很没骨气,但是只要能活着,骨气又算得了什么呢…

  “血子杀得好,向秦恒这样对您不敬的人,就该千刀万剐,我就不一样,我能做您的仆从,为您鞍前马后,更重要的是我能帮您夺取两生花,两生花啊!”秦

  义脸上带着病态的潮红,一口气把话说完。

  他不敢耽搁时间,因为他能明显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气血在疯狂的流逝。

  “两生花,你会舍得双手奉献给我?”血红带着嘲讽的目光看着他。

  “血子多虑了,老奴深知自己修为有限,所以不敢打两生花的注意,唯一的念想,就是看看这狍鸮。”

  血红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庞然大物,松开了扣住他的手,说道:“你很有意思,只是据我所知,秦恒可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我当着你的面就这么把他杀了,你怎会这么甘心做我的狗呢。”

  秦义劫后余生,整个人都虚脱一般跪在地上,沉声说道:“秦恒对您不敬,就是您不杀他,我也会替您杀,在您面前,别说是兄弟族人,只要您让我好好看看这狍鸮,就是让我杀爹娘妻儿,我也会照做的。”

  血红将被吸做人干的秦恒扔到一旁,蹲下身子,用食指挑着秦义的脸说道:“执着,够毒,够狠,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该要什么,我很欣赏。”

  秦义讪笑两声,眼睛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在地上已经只剩皮包骨的秦恒,顿时身子打了个激灵。

  血红站起身子,看着场中的狼藉,高喝道:“诸位,戏看够了,是不是也该都出来见上一面?”

  躲在一旁的柳寻香心中一紧,这血红居然这么快就发现自己了…

  正当他要走出来时,却看到远处一道身影狼狈的从一棵枯木身后走了出来,手持佩剑,却是之前逃命的万古一剑宗姚十三。

  “嘿嘿,原来你这腌臜泼才还没死呢。”又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却是之前一直躺在地上装死的尤虺。

  血红看着二人,冷哼一声,说道:“几位还活着好好的,我怎么舍得先死呢。”

  尤虺嘿嘿笑了两声,左右环顾了一眼,说道:“喂,我说你们还藏着就不够意思了,都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谁不知道谁喜欢放什么屁,都出来吧,学学老子,坦然面对。”

  姚十三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面色阴沉的盯着血红。

  “尤道友说话总是这么直白,说的老夫我再不出来,这张老脸都没地方放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一名拄着拐杖的老者缓缓显现出来。

  “龟孙子,你这老头还真不要脸。”尤虺嗤笑一声。

  鬼算子也不与他计较,笑了两声,便将目光看向一块半人高的石头。

  “吴良,大家都出来了,你再躲着,可就没意思了。”血红同样看向这块石头,冷声说道。

  石头后面,柳寻香犹豫片刻,站起身子走了出来。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从我手上逃得一命的。”

  血红摇摇头,带着略显可怜的眼光看着他说道:“这些,你也没必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的是你马上就要死了。”

  “是吗?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这个道理,就连外人都看的明白,你怎么就看不明白呢?”柳寻香不以为意。

  “你怕不是太高看你自己了吧!”血红眼中红光闪烁,随着红光,身后的狍鸮开始有些不耐烦的摇晃着硕大的头颅,腋下的双目中也隐隐出现一抹疯狂。

  “既然都到齐了,那本血子就送你们一程…全都去死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