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84章 谁动她试试!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师叔啊!师侄我可算是等到您了…我还以为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师叔您老人家了……”

  杜文文跪在地上,两个膝盖蹬蹬蹬的凑到柳寻香的脚下,一把抱住柳寻香的右腿哭了起来,圆润的身子在被这生机修复后显得异常灵活。

  从树林中的时候,杜文文为了掩护芍药逃跑到现在,他就没有安稳过一天,一路上不停的在后面追着芍药的脚步,帮她清理这些追来的修士,一刻都没有休息过。

  再加上连番战斗,他又没有柳寻香的南明离火身,早已经累的精疲力竭了。

  再加上雾隐宗现在的局面也不乐观,慧真他们即使放弃了范围地,依旧被几大宗门世家逼迫着,进退维艰,这对杜文文来说更是如雪上加霜。

  前方生死未卜,后方支援不足,一个人想要在这样的局面下继续坚持走下去,就只有靠那虚无缥缈,甚至有些自欺欺人的希望。

  而这个让杜文文坚持到现在的希望,就是当时离开宗门时,那喊出雾隐宗弟子何在的那个身影。

  他始终相信,只要自己的九师叔没死,只要他醒来,一切就都会改变。

  但就在刚才,杜文文本以为自己彻底要留在这里,再也见不到那个九师叔的时候,没想到柳寻香就这么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心中的悲苦,这些天的委屈和这突如其来的希望让他一时间情绪起伏太大,万千语只能化作两股清流流了下来。

  柳寻香看着他,眼中难得的恢复了一些温度,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轻声说道:“没事了,都会好起来的。”

  杜文文重重的点点头,这句话换做旁人说,他杜文文不一定信,但要是眼前自己这位九师叔说,他信!

  柳寻香收回手,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杜文文顿时反应过来,胖乎乎的手一抹眼泪,急忙说道:“师叔,你快去救芍药,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芍药?”柳寻香有些疑惑。

  杜文文一愣,但也没想那么多,催促道:“就那个拿铁锤的姑娘,她背着你一路被修士追杀,已经快要不行了...额,对啊,师叔你不应该是跟芍药一起吗?”

  杜文文说着说着感觉有些不对劲,自己的师叔不应该被芍药背着吗,怎么会突然来这。

  柳寻香这才知道,原来那姑娘叫芍药。

  柳寻香眯着双眼,杜文文话让他明白了其中的一些事,这芍药放出话说自己被她背着,所以杜文文才会一路追到此地。

  看来这姑娘故意说自己在她手上,为的应该就是引来雾隐宗弟子救她,以此来挑起雾隐宗和其他宗门的矛盾,然后自己好乘机带着两生花逃走,只是她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己醒了。

  想起刚见到杜文文的狼狈样子,柳寻香眼中杀机尽显。

  “我正要找她。”柳寻香的语中透露出无尽的冰冷。

  杜文文看着柳寻香眼中的杀意,有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小声问道:“师叔,那我们去救...找她呗。”

  “走。”

  二人化作两道流光,直奔深处的毒雾沼泽。

  万藏山,毒雾沼泽。

  这里终日毒雾弥漫,淡绿色的雾气混合着令人作呕的腐臭,使得这里除了一些适应沼泽的毒虫异兽之外,基本上是算廖无人烟了。

  即使是参与大比,修士们没有了区域可占领,也都不愿意来此。

  但这几天,毒雾沼泽上空却是不断地有流光划过,其中有些流光中散发的威压更是强大无比,让一些躲在沼泽下的异兽根本不敢露头。

  这一日,一道略显暗淡的流光从远处迅速飞来径直砸向地面,化作一名妙龄姑娘。

  这姑娘看样子只有十八九岁,当属豆蔻年华,身穿一身鹅黄色的长裙,只不过这长裙已经有多处破损,露出了里面白皙细嫩的肌肤。

  这姑娘长相不俗,一对月眉淡扶春黛,双目凝波宛若秋水,一头凌乱的秀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更给她平添了几分可怜。

  不过唯一煞风景的就是她拎着一个和她身材完全不符的大铁锤子。

  这姑娘跌到在地上,背后一直被她背着,包裹的密不透风的包袱也随之滚在一旁,她顾不得身上的伤势,苍白着脸急忙去将这比她还高的包裹拉倒自己怀里,然后警惕的看着身后。

  在她身后,数十道流光紧随而来,落在地上化作一名名修士。

  一名中年男子落地后,看着地上的姑娘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其双眼更是寒光闪烁,紧紧的盯着这姑娘衣服的破碎处。

  这中年男子方脸粗眉,眼睛大的向两个铃铛,嘴唇的胡茬宛如一根根黑刺,泛着悸人的寒芒。

  中年男子舔了舔嘴唇,说道:“鬼丫头,跑啊,怎么不跑了?”

  地上的姑娘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笑道:“本姑娘跑累了,想休息休息不行吗?”

  一旁的另一名老妪阴测测的笑道:“休息可以啊,你跟老婆子一起回去,老婆子让你休息各够。”

  这老妪身材佝偻,一说起话来脸上的褶子都快堆起来把她眼睛埋住了,但这地上的姑娘却似乎有些怕她,听到这老妪的话,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这老妪是东荒五毒宗的圣女,据说以前也是一副人尽皆知的美人胚子,后来被一名修士骗去了身子,那修士是一个小世家的家主,因为五毒宗那会还没什么名气,所以这小家主也没当回事。

  这老妪找来的时候,他不仅不见她,还直接让家奴拿棍棒将她赶出府邸,说她人尽可夫,如今看上了自己的家世,想来攀龙附凤,败坏自己名声。

  后来这老妪一气之下,进了五毒宗的禁地,那里面是五毒宗自创建以来,捉的所有毒虫的集聚地,而进去修炼,便是受尽万虫噬咬。

  若不死,就可练成后天毒体,这老妪也是运气,竟然真的让她练成了。

  出了禁地的她当即便去了那个小世家,据说那一夜,整个世家都被毒虫淹没。

  从那以后,这五毒宗才算是在东荒有了名声。

  “嘿嘿,要不你先把我身上这些恶心人的虫子拿掉,我就跟你回去。”姑娘试探性的问道。

  仿佛是听得懂这姑娘的话,一条蜈蚣顺着这姑娘的手臂游走到手背。首发..m..

  这蜈蚣也很是

  奇怪,它并不在这姑娘的手臂上,而是在这姑娘的皮肤下,但隔着白皙的肌肤,有能看到它漆黑的背部和一只只狰狞的虫足,看的人头皮发麻,尤其是这蜈蚣足上还带着绒毛一般的倒钩,每走一步都勾着姑娘的手生疼。

  姑娘疼得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转,老妪满意的笑了笑,说道:“老婆子年纪大了,说不过你们这些小辈,所以你也别跟老婆子我扯这些没用的,要么你乖乖交出两生花和吴良,然后你跟着老婆子回去,老婆子我说不定还能保你一命。

  要不然的话,我这宝贝在里面呆的饿了,把你吸成一张薄薄的皮囊,那可就真的可惜了。”

  蜈蚣停在姑娘的手背上,姑娘这才缓过来,大口大口喘着气,说道:“嘿,好啊,只要你跪下来求求本姑娘,好好磕几个响头,说不定本姑娘一高兴,就答应了你说的事,怎么样,你要不要好好考虑考虑?”

  “嘴硬。”老妪笑了笑,没再说话。

  但姑娘手臂上的蜈蚣却又开始在她的手臂里面来回爬着,看的一旁的几名女修士眼中都尽是惊恐之色,甚至一些男修士都有些心底发寒。

  姑娘疼得额间青筋尽显,但依旧不不讨饶,只是骂道:“嘿,老妖婆,有本事你再来两条啊,你看本姑娘眼睛带不带眨一眼的。”

  老妪冷哼一声,正要动手,却被身旁的那个方脸修士拦下,这方脸修士说道:“毒驼子,我馋她这么久,你可别把她玩死了。”

  老妪看了他一眼,眼中尽是鄙夷和厌恶,这方脸修士叫张阿大,是个散修,没别的什么爱好,就是好女色。

  这次来追这姑娘,别人或许是贪图两生花的秘密,或者是吴良的肉身,但贪图这姑娘的,他还真是第一个,至少是第一个敢明面儿说出来的。

  姑娘好不容易忍住了这手上的痛,听到这方脸修士的话,又忍不住说道:“方脸修士,你要是把这老妖婆杀了,本姑娘就跟你好,还把两生花和吴良的肉身当聘礼给你怎么样?”

  方脸修士一愣,随即笑道:“鬼丫头,你不用在这挑拨,你早晚是我的,至于这两生花,老子有命拿,没命花,不要也罢,倒不如把你扛回去,好好享受享受,也不枉我这么千里追来的一番辛苦。”

  姑娘厌恶的看着他,心中却是有些悲哀,她自己的情况她自己清楚,前前后后逃了这么久,又挨了陈七一剑,常氏兄弟的两棒子,如今体内还有着这么一只恶心人的毒虫子,就算这些人不杀她,她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

  “师父,对不住了,咱们这个宗门可能到我这真的要没了,本来我还看中了一个,想把他拉到我们宗门,但是没想到他怎么都不愿意,你徒弟我为了救他,现在把命给搭进来了。”姑娘看着会灰蒙蒙的天,长长的叹了口气。

  “行了,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张阿大笑眯眯的看着她,有些迫不及待。

  就在这时,远方的天空突兀的出现了一股极强的气势,这气势蕴藏着无穷的杀意,携带着漫天的红云席卷而来。

  这杀意很强,强到近乎实质化,如同化作无数血剑,将天空的云朵撕得粉碎。

  “谁敢动她试试!”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