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195章 轮回原来是个圈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寂静的雾隐宗,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柳寻香有些僵硬的抬起头看向空中,在那阳光折射的地方,他看到了掌教徐长天指天怒骂,癫狂而亡。

  他看到了贤天座,对着一块石碑狂声大笑。

  他看到了释天座,面色平静,安详坐化。

  他看到了冥天座,想要冰冻时空,阻止这一切发生,却根本无济于事。

  他看到了杜文文正在一个样貌秀美的女子面前眉飞色舞,似乎再讲述着自己的英勇事迹……

  他看到了芍药一个人坐在庭苑里,一手拿着花,一手不断的摘掉花瓣,不停的呢喃道愿意不愿意……

  他也看到了,自己当时坐在炼心崖,小小喊自己师兄的那一幕,小小扑进他怀里的那一幕。

  他看到了他所熟悉的每一个人,可唯独没有看到音天座。

  柳寻香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音天座时,那眼中的慈爱,这个不善于辞的灰衣老者,总在用他自己的方式来保护着自己。

  昨日的交谈,现在想来,何尝不像是交代后事,只是当时的柳寻香并没有察觉。

  而这所有的一幕幕,最终在柳寻香眼中,化作了那一张纸上的离别。

  坐在炼心崖前,他彻底想通了这所有的一切。

  音天座,确实有名弟子,名为吴良,而他也始终知道,自己并非吴良。

  纸上的最后那一句话,那一句谢谢,便道明了所有的一切,而那一句你也是我徒儿,给了柳寻香认可和身份....

  或许是坐累了,亦或许是想到了什么,柳寻香缓缓站起来,离开了炼心崖。

  柳寻香的身影开始再次出现在雾隐宗的每一个角落,似乎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然而让他失望了,他什么也没有找到。

  整个雾隐宗内,只有他一个活人,最后,精疲力竭的他再次将目光放在了音山。

  柳寻香缓缓的走到后山,这次,他没有失望。

  在后山的茅草屋旁,一个身穿破烂道袍,歪着发髻的身影正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吴良。”柳寻香的声音有些沙哑。

  那道袍背影似乎猜到了柳寻香会来此,所以并没有惊讶,甚至连头也没回。

  “师尊他老人家,一直在等你喊他一句师尊。”道袍身影缓缓说道。

  柳寻香沉默着缓缓走上前,跪在了道袍身影旁边,先是恭恭敬敬的冲着眼前的木藤摇椅磕了三个响头,再才沙哑的说道:“我想知道这所有的一切。”

  这道袍身影抬起头,露出一张显得有些贼眉鼠眼的面容,正是柳寻香在进雾隐宗试炼时遇到的邋遢道人吴良。

  吴良看着面前的座椅,问道:“是我对不起你。”

  “我要的不是一句对不起。”柳寻香神情有些冷漠。

  吴良有些痛苦的闭上双眼,柳寻香没有催他,二人就这么静静的跪在这里。

  良久,吴良睁开双眼,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以前有个孤儿,被一个云游的老者带回了宗门,这个老者很厉害,在宗门的地位也很高,因为没有子嗣,所以他便把这捡回来的孩子当做自己的亲孙子一样看待。

  可这个孩子不成器,小时候顽皮也就算了,长大了却也是个废物,虽然有着不差的天

  资,但是他确怎么也不肯好好修炼。

  仗着老者在宗门的身份,他开始在宗门里胡作非为,身为一个宗门亲传,却连一个外门弟子都打不过,可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他从来都不知道,也没想他自己所做的一切,会导致什么后果,也不知道那个老者背后替他抗下了多少。

  宗门之耻,整个宗门都因为他而一度在东荒修士面前抬不起头,甚至就连掌教,也曾亲自找这个老者说过此事,然而老者只说了一句,往后定严加管教。

  没有人能体会,老者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该有多难受,而这个废物更是如此,他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这宗门里顶着宗门之耻的头衔浑浑噩噩。

  宗门内开始有人看不惯他了,便想了个法子陷害他,说他与东方天亲传行苟且之事,败坏宗门声誉,想借此逼迫老者将他赶出宗门。

  而后在万藏山试炼,因为他胆小,不敢带人前去,使得在万藏山,宗门因为参与人数不够,失去了所有圈地,就连另外三方天的亲传也险些全部被人打废。

  然而这一切的罪与罚,老者都替他抗下了,他依旧活跃在宗门,做着他的二世祖,直到有一天,他醒来的时候,发现整个宗门没了,那个老者也没了,偌大的宗门全死了,只有他,这个废物还活着。

  为什么,为什么活下来的是这个废物,没人能告诉他答案,从那以后,这个废物每晚都不敢睡觉,因为只要他一闭眼,那些死去的同门就会出现,出来责问他,质问他,谴责他。

  他不配活着,可他也没有勇气去死,因为他就是一个废物,一个连死都没勇气的废物!”吴良说完,早已经泪流满面。

  柳寻香冷漠的说道:“这个废物,就是你,雾隐宗唯一活下来的人,吴良。”

  吴良擦了擦眼泪,哽咽的说道:“对啊,所以我借助了这幻境,让你去替我再活上一回,去告诉那个老者,他唯一的徒弟,已经懂事了,不会再让他失望了。”

  吴良的话刚说完,柳寻香便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厉声说道:“你不是唯一!”

  吴良看着柳寻香狰狞的样子,却没有动怒,而是笑了起来:“对,我不是,现在,雾隐宗不是我一个人,我有小师弟了。”

  柳寻香的左手在衣袖中捏的青筋暴起,看着吴良的样子,最终还是没有狠下心动手揍他。

  “你不配!”

  柳寻香用力甩开吴良,转身走出了后山。

  后山之上,再次剩下一名孤零零的背影,只是这背影此刻眼中满是笑意。

  “师尊,我这次没让您失望。”

  “师尊,小师弟很好,有他在,雾隐宗一定会重现昔日的荣光,我相信他,您也相信他,不是吗.....”

  “师尊,我想您了.....”

  夜晚的凉风吹过寂静的雾隐宗,使得雾隐宗看起来多了一抹悲色和没落。

  “这一切,还没结束。”柳寻香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音山,眼中闪过一抹戾色。

  自己的师尊莫名消失,全宗门一夜之间尽数被人挖去双眼,只剩吴良一人活着,这当中的谜团太多,柳寻香必须把这些弄清楚。

  而且,这一次,他的身份,不在是吴良。

  他是雾隐

  宗南方天亲传弟子,柳寻香!

  再次来到炼心崖,柳寻香看着面前光滑的石壁,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而后,他伸出右手食指,划破指尖,将手指按在了这光滑的石壁上,开始一横一竖的写着...

  “敕令,古之极,生人祭天,封天囚道,众生需渡无量劫,如渊如狱,奉为无上觉。”

  这句话柳寻香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便是在用玉玦进入雾隐宗的时候。

  所以他相信,这句话一定有着某种不为他所知的力量,而这雾隐宗中,最为诡异的地方,就是这炼心崖。

  炼心崖的作用就是制造幻境,其中真真假假,如梦似幻,让人无法分清。

  所以他要来此地试上一试,重塑梦境!

  而这个想法,正是刚刚吴良的话给了他启发。

  当这句话最后一个字的最后一笔落下,整个雾隐宗的地面开始震动起来,一些宫殿开始倒塌,四座悬空的山开始坠落,将大地砸的四分五裂。

  柳寻香身形晃动,险些站不稳跌坐在地,紧接着,他亲眼看到,音山坠落,一处处雕栏玉砌起伏断裂,碎石落下。

  山上的花草也在瞬间枯萎了,但有很快萌生了新的杂草,新的杂草又再次枯黄,再次复生,周而复始,循环不息。

  面前的炼心崖石镜也开始出现裂纹,变得不再光滑,上面的血字,也跟着暗淡了下来。

  一瞬间,整个雾隐宗仿佛经历了数万年的演变。

  柳寻香皱着眉头,时刻注意着四周。手机端sm..

  突然,他感觉到一个人影缓缓的从炼心崖对面走过,柳寻香心中一惊,急忙冲了过去,但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幻觉吗....难道这段铭文,根本没用?”柳寻香心中悲意丛生。

  就在他无意识的后退时,却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他急忙回头,只见一名衣着破败,面容枯槁,脸色铁青,双眼漆黑空洞的人正站在他的身后。

  柳寻香一时被吓得急忙往后退两步,但这人却并未有什么异动,而是在柳寻香让开后,继续摇摇晃晃的向前走着。

  但当这人走过柳寻香身边时,柳寻香整个人瞬间呆滞,大脑里更是一片空白。

  那个人手中拿着的,正是他当时给杜文文的那柄断剑,杜文文对那柄断剑格外喜欢,从来不肯给旁人触摸。

  而那柄断剑,则是他在进雾隐宗时,斩杀了接引使者之后从其手中夺来的,那接引使者,面容枯槁,脸色铁青.....

  柳寻香呆呆的看着这人慢慢走远,思绪依旧没有镇定下来。

  “因果轮回....”柳寻香直接瘫坐在地上,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杜文文在柳寻香心中的地位不比慧真,小小等人的低,即使这个杜文文是吴良借助雾隐宗创造出来的环境。

  即使这个杜文文眼里,一直有的都是吴良,而不是他柳寻香,但柳寻香却是永远记得当初那个抱着自己腿不撒手,想讹自己,而后又在雾隐宗第一个带头,跟随自己前往万藏山,在万藏山对自己不离不弃的胖子。

  直到那个人影消失,柳寻香才恍然回过神,看着远处炼心崖的上的字和雾隐宗如今破败的环境,他顿时明白了一切。

  “怎么会……这样。”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