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03章 明月清辉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狂妄!”

  “化丹境了不起啊,我们人多,今天就是堆也能把他给堆死!”

  “就是就是,妈的,上!”

  柳寻香是化丹境不假,化丹境的恐怖这些修士也都心知肚明,但在杀神千人骑少主和杀神白越的传承道法的诱惑下,这些万雄关的修士和大剑宗的修士哪里还顾的了这些。

  只要给的利益足够大,生死也可以让人抛之脑后。

  所以这些修士直接无视掉了雷动的下场,各个摩拳擦掌,齐齐冲了下来。

  一时间,地上天上,数百修士唤出法宝,使出神通,向着柳寻香冲杀过去。

  场中唯一没动的,就只有夜无忧,南宫逸轩和一个中年男子。

  夜无忧虽然也觉得柳寻香的话过于自大了些,但是他更清楚,一个人在这种场合下还能说出这句话,要么这个人是个疯子,要么....这个人就有足够的资本,显然,他并不认为眼前的白衣青年是前者。

  南宫逸轩则摇摇头,带着一抹嘲讽看向这些奔上前的万雄关修士,他知道,也相信,柳寻香说出这句话的底气来自何处。

  柳寻香看着冲来的修士,眼中寒芒乍现,轻声说道:“都退后些。”

  说完,他便径直踏步上前,而小桃子等人则立刻带着昏迷的陆莹莹重新退回大殿。

  随着柳寻香一步踏出,他的身子开始泛起道道涟漪,散发出道道黑气,其整个人也似乎被一分为二,但随着他的步伐向前又很快的重合在了一起,看起来有些像是叠影重合。

  在叠影重新归一后,柳寻香的黑发也由发根到发梢蜕变成了白色,一身白衣则被身上的戾气染成墨色,其双眼的黑色瞳孔,也消失在了眼眶,与此同时,他整个人的气息也随之蓦然大变,使其看起来既不像修士,也不像异兽,给人一种很复杂的蛮荒之感。

  柳寻香的最强状态,无瞳之身!

  当初在凝脉境,他便能靠着无瞳之身斩杀化丹初期的修士,如今他晋升化丹,又得到了千年之前傲视东荒的超级宗门雾隐宗南方天的传承,这无瞳之身,虽杀不得蜕灵境,但他自忖,即使是化丹后期,他也能凭借此身与之一战。

  而眼前的这些修士,最强,也不过半步化丹!

  所以他自然有底气,说出这句话。

  夜无忧看着无瞳之身的柳寻香,眼中变得凝重起来,若说刚开始,黑发的柳寻香他还有把握与之一战的话,那现在的无瞳柳寻香,则让他心底开始有些畏惧,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把握战胜眼前这个魔修。

  一名万雄关的修士率先冲到柳寻香面前,但下一息,一只冰冷坚硬的拳头便瞬间让他眼前一黑,整个人陷入了永久的黑暗之中。

  红白之物溅射一地,这名修士,直接被柳寻香一拳打爆了头颅。

  万雄关的修士自然也都走了炼体一流,但这些底层的修士习得的功法,又如何能与南明离火身相媲美。

  紧接着,一个接一个,一个又一个的修士倒在了这白发青年的脚下,再也没能站起来。

  在场的那名没有动手的中年男子,皱着眉看着眼前的惨状,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中年男子面容刚毅,皮肤略黑,如果说大秦的士兵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话,很多人看了之后应该就会说长的应该就是这中年男子的样子吧。

  这中年男子从到了金灵宗就一直很少语,但场中却是没有人会真的忽略点掉他。

  因为这个长成众人心目中大秦军士模样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天璇殿的准骑第一人,落千秋。

  落千秋与雷动,夜无忧堪称准骑中最强的三人。

  如今雷动已

  经半废,场中唯一还能与柳寻香一战的,也就只有他和夜无忧二人了,至少,万雄关和大剑宗的修士们是这样认为的。

  “人海战术根本无用,化丹修士的灵气取之不竭,用之不尽,虽然夸大了些,但也足以表现出化丹修士灵气的磅礴浑厚。”落千秋看着场中说道。

  夜无忧右手紧紧握着折扇,双眼微眯,死死盯着场中的白发青年,没有回答。

  场中,柳寻香右手握拳,悍然砸向地面。

  “断江开!”

  一道道气劲直奔前方,带起了数十名修士被冲的七零八落倒在地上,虽然还没死,却也失去了战力。

  眼看已经约莫上百的修士倒在了地上,落千秋上前一步,抱拳朗声说道:“吴道友,堵门一事是我等鲁莽了些,还请吴道友莫怪,这十殿试,在下愿意退出。”

  “鲁莽?”柳寻香将一名大剑宗修士的头用力一拧,随手甩到一边,纯白色的眸子看向了落千秋,只见他右手砰的一声燃起了淡黄色的火焰,向着落千秋冲来。

  落千秋面色一面,身子立刻暴退。

  “鲁莽?”柳寻香嘴角勾起,看起来有些邪异,右手的火焰如同流星划过星空一般,跟着身子再次追了上去,这一拳可不比踹雷动的那一脚要轻松,落千秋甚至能明显感觉到这拳头上火焰中带着的毁灭之意。

  这一拳自己挨上,不死也废。

  落千秋根本不敢硬接,只能疯狂催动体内的灵气,一退再退。

  柳寻香冷哼一声,整个人顿时化作一只人形朱雀再次追上,顷刻间便出现在了落千秋的面前,落千秋看着瞳孔内不断放大的火焰流星,怒吼一声:“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我今日就欺你了,你奈我何!”柳寻香纯白色的瞳孔淡漠且冰冷。

  包裹着火焰的拳头径直奔向落千秋的面门。

  与此同时,一柄折扇从远处袭击,这折扇疯狂旋转着,带着浑厚的灵气,最终,抢在了柳寻香的拳头落下之前,挡在了落千秋的面前。

  燃烧着火焰的拳头在接触到了折扇的表面后,没有丝毫停顿,再次轰然落下。

  但这纸扇依旧为落千秋争取到了一息的时间,在这一息里,落千秋疯狂的将灵气全部调动,使出了自己最强的防御神通。推荐阅读sm..s..

  “天璇·星光叠影。”

  一层朦胧的星光在这一息的空档中出现在了落千秋的面前。

  但即便有这折扇和落千秋最强的防御神通,在这拳头落下时,落千秋依旧被轰向远处,血撒长空...

  柳寻香稳住身子,回头看向远处的夜无忧,刚刚这柄折扇,就是他的。

  夜无忧此时面色也难看的紧,他很清楚自己的折扇上的防御,即便是化丹初期的修士,也足够抵挡,而在这白发青年的手上,却仅仅只抗住了一息。

  “你们这些人,为了十殿试来杀我可以,这是白刑天的命令,无可厚非,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去拿金灵宗的人下手,陆莹莹为了这十殿试断了一臂,此生都无法重续,金灵宗更是被你们弄的千疮百孔,连翻受挫,今日,这笔账,我新的旧的与你们一并算个干净。”柳寻香冷声说道。

  “疯子!”夜无忧面色有些苍白的低声骂道。

  夜无忧的修为不弱,经历也足够丰富,在王雄光的时候,他经常出去执行任务,这当中,他见过很多修士,其中不乏一些丧心病狂的疯子,也不乏一些能以凝脉斩杀化丹的妖孽,但对于柳寻香,他却是真的产生了一丝惧意。

  柳寻香的恐怖,不仅仅在于他的修为强悍,肉身强悍,更在于他的战斗经历和心性。

  夜无忧之所以没动手,是一直在观察柳寻香的

  战斗方式,但是越观察,他就越觉得心惊,因为他发现,柳寻香在控制灵气这方面,造诣极深,他对那些修士的灵气,每一分都拿捏的很稳,百人下来,他几乎没浪费多少多余的灵气。

  这是很多化丹巅峰的修士都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在修士释放神通时,往往会追求神通的威力而注入大量的灵气在内,这么做虽然确实可以使得神通威力最大化,但对于有些对手,却是不需要如此大的威力就足以灭杀,因此这多注入的灵气就显得有些浪费。

  从而也导致修真界的修士,往往身上备的最多的丹药,不是那些疗伤的丹药,而是补充灵气的回气丹。

  而这个看起无关紧要的控制,在战斗中却是能后保证自己的灵力不会很快耗尽,并且,说明此人能够精准的把握住对手的状态,有着极强的观察力和衍算能力。

  而这,才是真正让夜无忧觉得棘手的地方。

  柳寻香不知道夜无忧的想法,也没必要去知道他的想法,身子再次向前一晃,将面前的两名修士直接震飞,便冲向了夜无忧。

  夜无忧在柳寻香看向自己的时候,就已经运转着全身的灵气,因此,在柳寻香消失在他眼中的刹那,他的身子也跟着消失在了原地。

  两道残影在场中追逐着,夜无忧不敢与柳寻香正面硬抗,他的肉身之力不如雷动,所以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

  “血杀四方。”夜无忧双手飞速结印,口中低喝一声。

  从夜无忧的背后,数十条血色的触手迸发出来,每一条都有一人粗细,十丈余长。

  这些触手在出现后齐齐奔向柳寻香,柳寻香冷哼一声,同样双手结印,一道赤色符文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上,这赤色符文刚一出现,整个广场的温度便骤然高了起来,紧接着,这赤色符文化作一只巴掌大小的飞禽模样,振翅飞向夜无忧。

  这赤色符文,正是雾隐宗的传承,朱雀印!

  血色的触角根本就不敢触碰这只巴掌大小的小鸟,各个如同有意识一般奋力的向远处躲去。

  夜无忧看着这巴掌大小的飞禽,虽然不认识这到底是什么,但却不影响他的判断,这赤色小鸟,很强,强到足以杀他!

  夜无忧双拳猛然一握,背后的黑发无风自动,他仰头怒吼一声,一道庞大的类似图腾一样的圆盘瞬间在他的身后幻化而出。

  这圆盘内图案复杂,出现之后散着淡淡的白光,看起来就像是一块精美的玉盘。

  玉盘的出现,让金灵宗上空也变得昏暗下来,就好像从白天突兀的变成了黑夜一般。

  “天枢·明月清辉。”

  随着夜无忧的低喝,这圆盘上顿时光芒大作,远远看去,就像是这黑夜中的一轮明月。

  光芒之下,场中的温度在此恢复正常,甚至变得有些清凉,就来地面也都开始起了一层薄薄的白霜。

  但这不是冰的力量,而是一种透到骨子里的凉。

  两种代表着极端的力量在众人惊恐的眼光中碰撞在了一起,只见那白玉似的圆盘变得有些泛红,那红色的小鸟,光芒也有些暗淡。

  轰隆隆...

  整个金灵宗大殿前的广场彻底被这两种力量撞得塌陷了下去,无数修士没能来的急躲避,顺着地上裂开的断纹掉了下去,一时间,这本该如仙境一般的修真宗门,变得如同炼狱一般,千疮百孔,满目疮痍.....

  广场之上,只剩下些碎石因为被下面的石块架住还没能掉下去,但看上去也是摇摇欲坠,柳寻香散去了无瞳状态,一头黑发肆意披在身后,冷冷的看着对面灰尘中的那道黑色的人影。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