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48章 讨债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十年里,陈如海一直在为陈家的发展奔波,这使得如今的他不仅面容更加苍老,甚至在修为上也有所滞后,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后悔,因为在他这十年的努力下,如今的陈家,早已今非昔比。

  只不过在他满意陈家如今地位的同时,也在担忧着陈家的未来,虽然现在的陈家在宋国可以算的上是一流家族,但陈如海心中很清楚,这个所谓的一流,只不过是些虚名,外强中干罢了。

  要想让陈家真正的在这宋国站稳脚步,他陈如海自己最少也需要晋升到蜕灵境,所以这些年他开始四处大量捞取灵石,一方面想让自己能够尽快成功晋升到蜕灵境,二来,有足够的灵石,也可以让陈家有修灵资格的子嗣能够快速成长起来。

  这一日,长久闭关的陈如海突然睁开双眼,眼中露出一丝阴沉之色,这些年虽然他的修为没有精进,但是却让他在化丹境沉淀了足够深的底蕴,而就在刚刚,他在修炼之中,突然心中猛然一跳,使得他体内运行的灵气都险些失控崩溃掉。

  这种征兆对于一个修为深厚的化丹巅峰修士来说,可不是个什么好的兆头。

  “怎么会这样....难道陈家要出事了吗...”陈如海低声呢喃道。

  入道过程中的修士在感应天道的时候,在某个特定条件的达成时,会有一刹那的瞬间可以感应到一些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的,只是感应的感觉很模糊,有的修为差的,甚至分不清楚是吉是凶。

  但陈如海显然不是后者,这种感觉,他能明显的察觉到里面是有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

  他皱着眉仔细的想了想,希望能从过往的事情当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从而将这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但不管他怎么翻动自己的记忆,都没有察觉出危险的源头,最终,他只得无奈的叹息道:“以我陈家如今的实力,只要不是与某个蜕灵大修有着不可调和的血海深仇,在这宋国,应该没有谁还能威胁到老夫才对...”

  其实这也怪不得陈如海翻找自己的记忆也无法察觉自身危险在哪,因为当初他在咒杀柳寻香时,根本就没有见过柳寻香,他所有关于柳寻香的事,都是从柳龙口中得出的,这也使得在他脑海里,有的只有柳寻香这三个冰冷的文字,而不存在柳寻香的具体长相。

  记忆中没有出现过的人脸,自然也就查询不到这所谓的危险源于何处。

  陈如海沉默了片刻,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密室之中,当他再次出现在时,已经到了数十里外的黑甲统领府,而这黑甲统领府的主人,就是他的二女婿,越田镇柳家的麒麟子,柳龙。

  如今的柳龙相比十年前,沧桑了许多,他因为在青年时没有步入化丹境,所以容貌随着时间的流逝,整个人已是中年之态,此时的他身穿黑甲,身上相比以往,少了一份阴鸷和年轻气盛,多了一份沉稳铁血和沧桑。

  在陈如海出现的瞬间,他便已经知晓。

  “你来做什么?”柳龙对陈如海并没有女婿对岳父的那种恭敬,相反,还有些冷漠。

  陈如海如毒蛇般的眼

  神盯着他,半晌,才说道:“你到现在,还忘记不掉柳家当年的仇怨吗?”

  “忘不掉又如何,你不是用封印将我的修为永久的封在了凝脉巅峰境吗,还隔三差五的来看我,怎么,还不放心,担心我来报仇吗?”柳龙平淡的说道。

  原来当年陈如海在灭了柳家之后,忌惮柳龙的资质,担心柳龙有一天修为高于他而找他报仇,因此在柳龙的体内种下了禁制,将他的修为永远的封在了凝脉境,只要他陈如海不死,柳龙便一日也别想突破到化丹境。

  陈如海来此就是来看看,防止柳龙体内的禁制松动,在确定了禁制没有问题,他才松了口气,说道:“柳龙,老夫确实杀了你的族人,但是这十年里,你扪心自问,老夫可曾亏待过你,素素是我最疼爱的女儿,她喜欢你,老夫同样也看好你,更甚至把这清河城最强的黑甲军都放心的交给你来统领,你对老夫还有什么不满意。”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你杀了我爹和我的族人,这是你给我再多恩惠,都弥补不了的。”柳龙回答道。

  “但是你别忘了,若不是你那个不成器的弟弟误入歧途,老夫和你师尊又怎么会对你们柳家下如此狠手,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你好,为你们柳家好,邪修的背后所代表的是什么你不会不清楚,所以,你真正要恨的,是你那个已经死去的三叔一家,而不是老夫。”

  柳龙一掌拍在桌上,将桌上的茶杯震碎。

  “我恨他们,但是他们已经死了,他们已经为自己所犯下的错得到了相应的惩罚,但是你,作为柳家的刽子手,你还没有!”

  “孽障!你真当老夫不敢杀你!”陈如海没想到柳龙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

  柳龙丝毫不退让,迎着他的目光说道:“我本就是柳家罪人,既然替他们报不了仇,那我活着,也还不如死了....”

  “你!!”陈如海气急,右手更是下意识的触动了一下。

  但最终,他还是平下心来,说道:“柳龙,我希望你能早日清醒过来,老夫最疼爱的就是素素,你作为他的夫君,老夫不求你不恨我,只求你对素素好,老夫膝下无子,只要你做到了这点,等老夫寿元耗尽归去,这陈家所拥有的一切,就都是你的。

  不要忙着拒绝,你想报仇,没有陈家的一切,你拿什么找你师尊,当朝供奉徐涛报仇,所以你要想明白了,现在你帮陈家,就是在帮你未来的自己,明白吗。”

  柳龙沉默了,他何尝不明白陈如海的话,他又何尝没觊觎过夺取陈家,只是,陈如海不是他所能对付的,不管是修为,还是经历。首发..m..

  陈如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在他刚要走出客厅大门的时候,柳却突然在后面笑道:“你在害怕。”

  “你说什么...”陈如海身子一滞,停下脚步。

  “我说,你在恐惧,我能感受的到,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恐惧什么....”柳龙盯着他的背影,一字一句的说道。

  陈如海面色阴沉,没有回答。

  在陈如海离开之后,柳龙整个人

  瘫坐在凳子上,其身后已经满是汗水,他能感觉到,自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如海想杀自己,非常想杀自己...

  “是你回来了么...”柳龙的目光透过客厅的大门,看向远处的星空。

  与此同时,在清河城的城门处,一名白发青年缓缓走了进来,这青年看着这如巨兽般的城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嘴角微微勾起,这样子看起来是在笑,但这笑容中,却包含着滔天的杀意和残忍。

  “当日你们险些灭我柳家满门,更是以我爹娘灵魂做引,咒杀我与万里之外,今日,我,柳家罪人柳寻香,来此,讨债了...”

  清朗的夜空突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一阵炸耳的雷声在上空响起,将清河城的居民吓的不轻,雷声之后,豆大的雨滴从空中降落,不一会,地上的雨水就已经开始起了泡泡。

  “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打雷了...”

  “刚还好好的,说下雨就下雨啊。”

  “该死的天气。”

  越田镇柳家,柳亦雪抱着小女儿不停的哄着,那一声炸雷让这孩子哭个不停,不管怎么哄都不行,陈清手忙脚乱的将兽奶温好,嘴中还不断嘀咕着:“这鬼天气,说变脸就变脸,看把我家的小心肝都吓哭了。”

  柳亦雪却没有听到陈清的话,而是若有所感的看向远处清河城的方向,不知为何,她总感觉那里有一丝让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清河城最为奢华的青楼名为烟水阁,能进烟水阁的客人,在这清河城可不仅仅要有银子,还得有一定的身份才行,而这清河城最为尊贵的身份,当属城主陈家的族人,更何况,这烟水阁的背后,本就隐隐有着陈家的影子。

  烟水阁内,一名细眼青年正左拥右抱在一间最为奢华的独室内喝着花酒,日子好不快活。

  “哈哈,来喝,给陈爷爷喝一个,娘的,在府里可憋坏老子了,老家伙天天让逼着让老子修炼,修炼修炼,修个屁,哪有和你们这些美人儿寻欢作乐来的开心。”细眼青年一边喝着酒,一边不停埋怨着。

  怀里的姑娘则不停的劝慰着,毕竟这细眼青年,可是城中最权贵的家族族人。

  三人在室内,全然不知,在这阁楼外的半空中,正站着一个白发青年。

  柳寻香看着室内的细眼青年,眼中杀机闪烁...

  他在进城之后,便去寻了一家酒肆,当初跟着平安镖局走江湖时,跟着他们学了不少东西,知道要想打听事,最好的两个去处就是酒楼和青楼,在那里,只要你有银子,就没有你打听不到的消息。

  所以柳寻香便寻了座酒楼,果然,在这酒楼中,他打听到了烟水阁,而这烟水阁的常客里,就有几位陈家的旁系族人,眼前室内的这个细眼青年,就是其中之一,陈家的旁系族人,陈建德。

  既然是复仇,自然是要慢慢来,柳寻香等了十年,自然不会心急在这一时。

  他要让陈如海,亲眼看到自己打下的陈家,一点点崩溃,让陈如海,也感受到痛失族人的感觉....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