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51章 生死不论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2 21:0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也难怪众人会误认为柳寻香是一名蜕灵境大修。

  他的这道声音是由灵识传出,以神念为音,而灵识又以修灵为基础,柳寻香的修灵则是由那神秘灰雾,帝金焱脉和劫雷凝聚而成的变异修灵,后又经历了两生花这种奇异之物的洗礼。

  种种一切,使得其修灵的强悍程度早在柳寻香晋升化丹时就已经能够比肩蜕灵境。

  这也就是为何当初柳寻香初回大宋时,在城主府外与赵征对话,就连赵征这种实打实的蜕灵境修士仅凭借灵识也无法分清柳寻香的真实修为的原因。

  更何况如今的柳寻香,也早已经入了生死之道。

  这夹杂着生死道意的神念在这战帮的大厅内,犹如雷鸣一般浩浩荡荡从天而来,初始声极大,直接将陈泽身旁的茶杯都给震碎一地。

  而后回音声越来越小,但这些在场的高层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凝脉初期的陈泽,如何能抵挡的住这阵阵回音。

  这回音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海上的风浪,一浪接一浪,而他们,就是这海面上的一只破旧小船,说翻就翻。

  七名引气境的陈家修士被这声音震的肝胆俱裂,其中两人更是被震的七窍流血,眼中尽是惊恐之色。

  而这,还是柳寻香手下留情的结果,不然,在他的神念之下,足以将在场的所有人全部诛杀。

  “蜕灵...是蜕灵!!”

  “蜕...蜕灵境修士...”

  “糟了…”

  场中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眼前这个白发青年的身上,尤其是在看到这青年的容貌时,心中更是惊惧。

  他们当中的人连蜕灵境修士都没见过,更何况眼前如此年轻的蜕灵。

  柳寻香说完后并没有看向其他人,而是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场中最中间站着的那名青年身上。

  这名青年,便是战帮的首席长老,陈泽。

  此刻的陈泽在与柳寻香对视的刹那,大脑便一片空白,双股更是剧烈颤抖,幸好的是,他下意识的将手死死撑在了一旁的桌上上,这才勉强站稳身子。

  然而还没等陈泽反应过来,柳寻香便右手曲指成爪,掌心灵气吞吐,瞬间便将这陈泽吸到自己的面前。

  陈泽的情况使得场中的人纷纷反应过来,其中一名年纪稍大的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颤声问道:“这位蜕灵境的前辈,晚辈斗胆问下,不知我战帮何事得罪了您?”

  这名中年男子,便是陈家在场的两位客卿之一。

  他本来是非常不想替这陈泽出头的,但他毕竟是陈家的客卿,更重要的是,他相信陈家如今的势力,即使面前的这名白发青年,是一名蜕灵境。

  柳寻香听到对方称呼自己是蜕灵境前辈,也没解释,只是看着这种中年男子说道:“我刚才的话,只说一遍。”

  这中年男子自从成为了陈家的客卿,在这清河城内,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再加上如今的局面,他若能挺身而出,必定能博得陈泽的重视,届时就连陈家说不定也会因此而更加用心的栽培他。

  他在引气境已经三十多年了,在不突破到凝脉,等待他的,一样是寿元耗尽而亡。

  这是一个机

  会!

  所谓富贵险中求,中年男子一咬牙,硬着头皮说道:“前辈,你可知你手中的人是谁,他可是这清河城城主的族人,你若杀他,陈家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柳寻香将目光挪在了陈泽身上,此时的陈泽,早已面色苍白,眼中满是惊惧,尤其是在看到柳寻香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那一抹冰冷之后,再也控制不住,身下传来一股骚臭之气。

  柳寻香眉头微皱,冷哼一声,磅礴的灵识径直撞进了陈泽的脑海,将他的识海连带着修灵一并震的粉碎,然后随手将他的身体甩到一旁。

  这一幕,让刚刚说话的中年男子整个人都呆滞在了原地,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已经报上了陈家的名号,眼前这个白发青年,居然还敢痛下杀手。

  “你...你你...你闯下大祸了你知道吗!”

  恐惧让这中年男子已经忘记了眼前的青年是一名疑似蜕灵境的大修,只不过这恐惧,不是由眼前的白发青年带给他的,而是由……陈家带给他的。

  作为陈家的客卿,若是让陈家知道,陈泽是在他的面前被杀,而他却没有任何行动的话,等待他的,将是陈家残酷而恐怖的惩罚。

  柳寻香没有理会他,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身下的五个人身上,陈家,在这战帮可是有六名族人的...

  只不过另外五名都是引气境修士,而且普遍没有超过引气境五层,他们来此,只是因为家族内父母的地位和财力,才能让他们来战帮历练。

  说是历练,其实也就是谋个家族肥差罢了,只是他们的爹娘费劲心思将他们送进来,何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竟成了自己亲手将自己的儿子送入了死亡。

  化丹巅峰对战引气境,中间相差的足足一个大境界,对付他们,柳寻香根本无需动手,灵识轰然爆发,五名陈家族人甚至连闷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化作五具冰冷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修为相差太多,灵识足以灭杀。

  这种灵识灭杀与之前柳寻香修灵之身的灰雾灵识不同,这种灭杀,只能针对修为比自己弱至少一个大境界的才行。

  就像当年柳寻香前往万雄关时,在朱红大门外的冰原上遭遇到天寒剑尊的灭杀灵识一般。

  这就是修为境界相差太远,灵识足以杀人的灭杀灵识。

  但要是对战同样化丹境的修士时,灭杀灵识就无法像灰雾灵识一般,做到同阶灭杀,堪称无敌的效果,即使对方只有化丹境初期,也做不到。

  而眼前的六名陈家族人,修为最高不过凝脉初期,化丹巅峰的柳寻香,足以用灭杀灵识将这六人全部斩杀。

  这一切,在剩余的两名陈家客卿和场中其余的一些帮派凡人眼中,柳寻香做的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而柳寻香的行为也间接的告诉了场中的众人,他来此,就是来杀陈家族人的。

  六人俱亡之后,柳寻香才将目光看向了场中的两名客卿,其中一名,就是刚才不断叫嚣的中年男子。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时的中年男子额间冷汗滚滚,在也没有了刚才的那份硬气,而且在场的陈家族人也都死了,他纵然是想表忠心,也找不到人表了。

  “前

  ...前辈...饶命啊!”中年男子看着柳寻香冰冷的眼神,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柳寻香深深的看了他们二人一眼,身子一晃,刹那间就出现在了这名中年男子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

  “我刚说过,莫要自误,你....竟还敢出拦我。”

  清冷的声音如同三冬的寒冰,刺的这中年男子的皮肤生疼,这中年男子有些受不住柳寻香的目光带来的压力,顿时怒吼一声,体内灵气涌动,猛然站起了身子。

  凡俗中有句传,叫狗急跳墙,兔子逼急了也咬人。

  这中年男子便是如此,只是,他面对的,是已经入道的化丹巅峰修士,在大秦有着煞星之名的柳寻香。

  中年男子的身子刚起到一般,一直冰凉的手便按在了他的头顶。

  一掌之下,这中年男子五脏六腑瞬间溃散,修灵也四分五裂,化作最精纯的灵气,消散在了空中。

  瘫软的身子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也砸在了另一名客卿的心上。

  正最后一名客卿依旧跪在地上,身子克制不住的颤抖着。

  “太强了,太强了...”这名客卿的脑海里已经只剩下中年男子的尸体和这三个字。

  巨大的修为差距,已经让他失去了反抗的念头,他现在就像个木偶一般,只等着被屠戮。

  然而,柳寻香却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转身消失在了大厅之内。

  在柳寻香离去了许久之后,周围躲着的帮众才胆战心惊的将头偷偷露出来,窥视着大厅内的这一幕。

  这名客卿也终于缓过神来,看着大开的厅堂门,双眼无神的呢喃道:“我没死,我还没死...”

  从战帮出来的柳寻香,并没有在继续寻找陈家族人,而是径直出了城门。

  今夜所做的一切,只是他这十年以来,压抑亲族血仇的添头罢了。

  在他心中,早已经有了一整套完整的复仇计划,今夜这些陈家族人的死,只是他用来引导着陈家让其关闭城门而已。

  他相信,只要陈家族人不是太废物,最迟在今天卯时就会关闭城门,彻底封城,全程搜捕自己,如此,这清河城就彻底成了只进不出。

  而他,则要前往大宋的其他地方,将那些散落在外的陈家族人找到,然后……像捕猎一般,把他们全部逼回清河城。

  等到所有人都回到了陈家之后,就是他踏入陈家,灭门的时候。

  出了城门,柳寻香将手中陈泽的头发握紧,身子一纵,向着远处飞去。

  就在柳寻香离开清河城没多久,清河城守卫军便全部出动,更有斥候拿着陈家令牌,命令清河城守城将士关闭城门。

  并宣告,从即日起,清河城只准进,不准出。

  城门前方,数百名人影整齐的站在这里,这百人身着统一的制式黑甲,面容刚毅,眼中带着狠厉之色,他们静静的站在雨水之中,任由雨滴从头盔滴落在眼睑上。

  而在这百名黑甲的正前方,同样站着一名中年男子。

  这名男子看着城门,眼中带着浓浓的复杂之色。

  “传令,全程搜捕白发修士,生死...不论。”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