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295章 来自大秦的救援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4 15:5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漩涡雷池震动,就像是个装满水的桶被人打了一拳,晃动不已。

  柳寻香见一拳无果,心中怒起,拎起拳头又是一拳,紧接着,第三拳,第四拳...顷刻间,柳寻香砸了已经不下百拳。

  百拳中,这些青色劫雷也没有闲着,顺着手臂,所有的劫雷都游附到了柳寻香的身上,使得他这一个看起来,就像是个青色的大粽子。

  只不过现在的青色劫雷,已经伤害不了他。

  百拳之下,即使柳寻香的手被雷霆所阻,但他依旧还是将这个漩涡雷池,打出了一道裂痕。

  “吞噬魔功,开!”柳寻香怒喝一声。

  只见在他的识海中,原本灰色小人坐着的地方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黑色漩涡一出现,立刻将他体内,甚至体表的青色雷霆全部都吸收过来....

  身上的青色铠甲越来越轻,越来越淡,柳寻香的力道也随之恢复,只见他看准裂缝,再次扬拳打去!

  青色劫雷在雷池中不断减少,柳寻香的力气则在不断变强,此消彼长,雷池的裂纹越来越大。

  “南明离火身,开!”

  伴随着柳寻香的声音,他身上的朱雀纹身仿佛活了一般,其上火光流转,栩栩如生。

  一声嘶吼,柳寻香的拳头上也覆盖上了一层火光,使得他的拳头宛如流星般划破天穹,撕裂了这满天雷霆。

  漩涡雷池炸裂,一道巨响在天空中炸开。

  帝都内,无数凡人直接被这声浪震晕过去,甚至一些修为低微的修士都被震的有些目眩。

  一众老怪被这声音震的一个激灵,盯睛看去,只见上空一个黑影从雷池旁垂直掉落下来。

  好在星河和夜思然眼疾手快,招手唤来两道清风,才将坠落的柳寻香接住,不然他可能没死在雷劫上,也死在了这意外中。

  雷劫消失,一切回归宁静,众人看着躺在地上只剩半条命的柳寻香面面相觑。

  “怎么办?”

  “我那知道怎么办,抢吧。”

  “动手!”

  然而还没等这些老怪有所行动,皇宫内便金光大盛,同时,一股厚重的威压也随之而来,压的众人喘息不得。

  众人凛然,急忙朝着皇宫处躬身行礼。

  “我等参见陛下。”

  金光内,一道坐在龙椅上的身影出现在了半空中,这人影被金光遮掩,看不清具体的容貌。

  “朕生平,最见不得三件事,英雄迟暮,美人白头,天才早夭,柳家子虽是邪修,但却也是我宋国修真界难得一见的天才,朕爱才之心深切,愿破例收他为弟子,随我修行百年。”

  “陛下,不可,此子虽然天才,但终究还是邪修,心思狠辣,还请陛下万万不可养虎为患啊。”宋皇的话刚说完,一名朝臣便急忙说道。

  “对啊,对啊,还请陛下三思....”又有几人急忙上前说道。

  宋皇的面容隐藏在金光之内,让人看不出喜怒。

  夜思然犹豫了一下,上前说道:“陛下,臣认为,这柳家子能入道,而且晋升到了蜕灵,按照修真界对邪修的的规则显然已经不适用,所以陛

  下能收此子为徒,乃是陛下宽厚仁慈,是此子之福。”

  “对,此子现在应该已经不算邪修了,我觉得陛下收他做徒弟,是这小子的福气。”星河也上前说道。

  “不可,陛下,万万不可,此子是邪修的身份,已经天下皆知,这不是他晋升蜕灵就能抹去的啊,还请陛下三思,三思啊!”

  宋皇将众人的举动看在眼里,问道:“哪尔等认为如何处理?”

  “押送大牢,听候发落!”

  “应当问斩,以告上苍……”

  “先关大牢!”

  一群老怪直接便在这宣武门前吵了起来。

  远处,苏炤灵见雷霆消散,急忙飞了过来。

  “徒儿见过师尊。”苏炤灵落在柳寻香身旁,朝着宋皇行礼。

  宋皇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淡淡的问道:“你怎么想?”

  地上的柳寻香听到苏炤灵的名字,情绪有点激动,刚想张嘴,结果又咳嗽了两声,口中血液不停的外涌,只好作罢。

  众人见苏炤灵来了,也不在争吵,眼前这个女子的地位可不一般。

  在整个宋国当中,能喊宋皇师尊的,唯有她一人,国教院的天之娇女,宋皇钦点的太子妃,宋国第一强者的徒弟。

  苏炤灵的目光偷偷打量了一眼地上的柳寻香,见他的胸膛还在微微起伏,心中放下心来,说道:“徒儿认为,不如将这邪修驱逐出境!”

  场面的气氛随着苏炤灵的话,变得凝重起来。

  “说说你的理由。”良久,宋皇开口。

  苏炤灵深深吸了口气,刚才那一瞬间,她似乎感觉到了宋皇对自己的杀意。

  “徒儿认为,这人虽然晋升蜕灵,但也磨灭不了他是邪修的事实,师尊爱才,举国皆知,但若是将他收了,恐怕会惹来上宗不喜。

  再者,此人现在经脉惧断,空有一番修为,已与废人无异,师尊不惧上宗,但也没必要因为这么一个废人开罪上宗。

  但若是治他的罪,此人如今的所作所为早已让东域皆知,难免会落得敌国口实,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驱逐出境,这样一来,既彰显了师尊的宽容,又能让上宗也无话可说,两全齐美。”

  苏炤灵在这边不卑不亢的说着,另一边,蓝袍青年和红衣女子也从官驿处朝着宣武门的方向赶来,红衣女子看了来看玉简,有些赞赏的问道:“这个女子好聪明。”

  “就是因为聪明所以才死得快。”

  蓝袍青年在马车上没好气的说道:“想来她与柳兄应当是认识,不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替柳兄说话,不过她实在太冒险了。

  眼下宋皇是摆明了要拘下柳兄,只是碍于在百姓面前的面子所以才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她这话阻了宋皇的意,恐怕宋皇已经对她动了杀心。”

  “不至于吧,听旁人说这女子不是宋皇唯一的弟子吗?”红衣女子不解的说道。

  蓝袍青年冷笑,说道:“宋皇活了多久你知道吗。”

  红衣女子顿时凛然。

  这宋皇修为通天,活了不知多少年,这当中怎么可能没有遇到一两个天骄弟子?

  可

  为何这些弟子现在都了无音讯,甚至没有人知道宋皇收过弟子,这当中事,红衣女子越想越觉得恐怖,怨不得人人都说,伴君如伴虎。

  二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宣武门。

  蓝袍青年率先下马,整理了下衣衫,上前走去,一名禁卫将他拦住,这青年随手掏出一个令牌,禁卫看了他一眼,急忙跑了进去,没一会,这禁卫便出来将二人迎了进去。

  蓝袍青年看着宋皇和一群老怪,急忙朗声喊道:“大秦出访使者南宫家族南宫逸轩,见过宋皇陛下,祝宋皇陛下运道昌隆,国泰民安。”

  “大秦出访使者丹心剑宗亲传弟子第一泷,见过宋皇陛下,祝宋皇陛下运道昌隆,国泰民安。”第一泷依旧背着长枪。

  宋皇将目光挪在了二人身上,说道:“大秦使者远道而来,舟车劳顿,还请先去官驿休息,等朕处理完事情,在设宴招待二位。”

  南宫逸轩笑了笑,说道:“陛下,南宫这次出使宋国,一来是拜访陛下,二来,则是奉了我朝陛下和将主之命,将我朝的杀神少主给完好无损的带回去,还请陛下恩准。”

  说完,南宫逸轩又是一拜。

  星河等人的目光下意识的看了看躺在一旁的柳寻香,只有苏炤灵还不知道其中缘由,心中暗道,这大秦的使者怎么这番讨厌,接自己的少主就去接便是,非得来着显摆显摆。

  宋皇没说话,太常令却突然说道:“你找你家少主,来这里作甚,你们的杀神少主地位尊崇,我们还敢绑了他不成!”手机端sm..

  这话刚说完,太常令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了。

  “你们...都看着我作甚?我说错了吗,这大秦的杀神少主,地位不亚于夜老鬼的亲儿子啊,怎么,你们谁有胆子敢说绑?”

  “闭嘴!你个夯货!”星河低声呵斥道,然后不停的给他使眼色。

  太常令没看明白,跟着眨巴眼睛,一旁的南宫逸轩笑道:“这位大人,还是您明事理,我想也是,既然这么说了,还请您不要挡在我们少主的面前,您差点踩着他了。”

  “踩着.....”太常令下意识的低头,只见自己的脚已经到了柳寻香的手指边。

  “不是,这不是柳家....”太常令这才反应过来,顿时面色一白。

  自己闯祸了!

  星河瞪了他一眼,不在搭理他。

  其余人也都白了他一眼,然后缩着身子离他远些,不过场中最诧异的,就属苏炤灵了,她之前不在帝都,所以并不知道柳寻香的事。

  眼下突然得知这个从小跟在自己身后的跟屁虫,现在不仅在帝都闹出这么大动静,还有这么尊崇的身份,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南宫逸轩则看着宋皇,将一枚玉简拿出,双手奉上,说道:“这是我大秦杀神白将主让我带给宋皇的,还请宋皇,给大秦一个面子。”

  宋皇不说话。

  夜思然看了看金光内那看不清喜怒的人影,回答说道:“若是我们不给这个面子呢,你当如何?”

  南宫逸轩笑了笑,说道:“南宫家带着白家的东西来,我想杀神他老人家,应该会有兴趣了解一下这件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