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27章 内忧外患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04 15:54: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随着语落下,场中一众年轻修士便纷纷迫不及待释放出属于自己的化丹境气息,魏国公面前的珠子受到牵引,自行朝着每一位修士飞去。

  因为是化丹境的战斗,所以柳寻香这等晋升蜕灵境的修士便没有参战。

  随着拿到珠子的修士入了千机台,场中也浮现出一块偌大的水镜,水镜之上被分割成无数小块,每一个小块中都有人影攒动。

  显然这水镜是能够将这千机台内部的情况倒映出来,被七颂牵制住的小姑娘坐不住,也一并进去凑了热闹。

  七颂觉得二人就这么坐着有些尴尬,便又跟一旁的柳寻香聊了起来:“柳施主,小僧问你个事,刚刚柳施主所说的话,应当是开玩笑的吧?”

  柳寻香正盯着水镜,闻有些疑惑的问道:“七颂道友指的是何事?”

  七颂面色有些古怪,回答道:“柳施主就别拿小僧开玩笑了,就是刚刚人头葫芦的事...”

  柳寻香挑眉,他一直觉得七颂与这小姑娘之间有些不寻常,按理来说,那小姑娘喜欢把人头串成葫芦,行之中尽透着一股邪气,而七颂身为中州两禅寺的佛子,修出了佛光,怎么就与这小魔头凑到一起,还如此维护。

  刚刚那句把小魔头做成人头葫芦,便是柳寻香故意试探这七颂,没想到一试既中。

  “七颂道友放心,柳某不是那种而无信之人,你就安心好了,不过柳某这边也有一事想问问七颂道友,就是当初在万雄关时,七颂道友是受何人所托,来取柳某性命的?”

  七颂面色一滞,说道:“既然柳施主说话当真,小僧也就放心了,柳施主还是静下心和小僧一起看场中的对决吧。”

  柳寻香不咸不淡的说到:“行,那就看吧,对了,七颂道友可了解叶天骄,此人是不是睚眦必报,小肚鸡肠之人?”

  七颂疑惑道:“柳道友问这个作甚?”

  “哦,没什么,只是当初七颂道友擅自用神通将我送到叶天骄梦境中,却让柳某无意间窥的了他的秘密。

  你说这件事,叶天骄会不会追究到底,亦或者说柳某若是一个不小心将这秘密公之于众,叶道友会不会恼羞成怒....”柳寻香边说边用手在自己脖颈处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七颂只觉眼皮一阵暴跳,当时的他没想到柳寻香能够活着走出叶天骄的梦境,如今看来,自己不仅失算,还惹了一身麻烦。

  “柳道友莫要开玩笑,当初小僧来万雄关,并非是要取柳施主的命,只不过是受你大秦丞相之托,想邀请柳施主去丞相府喝喝茶罢了。”

  “大秦丞相尹仲....没想到他居然能请动中州修士,看来有些低估他了。”

  柳寻香哈哈一笑,凑到七颂耳边说道:“那道友可否一并告诉我,这尹仲丞相是如何请动你这尊中州佛子的?”

  七颂双手合十,闭眼喧了声佛号,显然不肯多说,柳寻香见他如此,也不在紧逼,叹道:“道友见外了,今日之事柳某感激不尽,想必在遇到叶道友时,在下也不会因为怨恨而口不择。”

  千机台本来所容就广,众人谈话间,便已经有不少画面中分出了

  胜负,因为这一战都是些化丹境,东域和中州真正的天骄都并未上场。

  所以也没什么看点,不过在第一场排位战结束后,魏国公还是按照场中输赢,给九国来了一个初次排名。

  柳寻香看着手中的名单,眉头紧皱。

  七颂颇有些幸灾乐祸道:“四大至尊国的大秦,这场战中居然排名在第八,柳施主这次恐怕是....任重道远啊。”

  柳寻香将名单收起,回道:“不过是一场对决战,有时候难免运气不佳遇到了境界比自己高的对手,无伤大雅,明日团体战才是真正考校每个诸侯国综合实力的时候。”

  “那小僧就拭目以待了。”

  柳寻香挥挥手,离开了坐席。

  大秦小苑中,柳寻香面色阴沉,一众参与盟会的大秦年轻一代修士均站在面前。

  “说说吧,怎么回事?”柳寻香将名单扔到众人面前。

  众人默不作声,柳寻香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不会不知道九国会盟失败的结果,所以我想你们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南宫颠站在其中,见众人都不说话,犹豫片刻说道:“回少主,是因为有人告诉我们,说这次对决战中,其他几国都会给我们放水,所以我们有所懈怠。

  谁知道上去之后,对方开始就是那种不要命的打法,我们当中好多人都被打的措手不及,所以才...”

  柳寻香眼中冷芒闪烁,盯着一旁的汪时常,汪时常吓得一个哆嗦,跪在地上说道:“少主,不关下官的事,你就是借下官几个胆子,下官也不敢说这样的话啊。”

  柳寻香问道:“这话,谁说的?”

  南宫颠犹豫,一旁的谷枫杨突然上前一步说道:“我说的。”

  “柳寻香,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东域诸国本就相互成团,他们知道这次参加九国盟会之中唯独我大秦没有中州修士相助,所以他们要保我大秦。

  而你呢,你今日偏偏与那中州来的和尚交谈密切,今日其余诸国如此这般针对我大秦,都是因为你坏了规矩!”谷枫杨所性不在藏匿,直接将心中话全盘发泄。

  当中一人恍然,点头说道:“我说今天怎么对方知道我是大秦修士后,立刻跟不要命一样跟我斗法,那架势摆明了是不死不休,原来是这么个原因。”

  二人一唱一和,使得场中其余大秦修士也都开始摇摆不定,若此事坐实,那今日这场排位战,可就全输在了柳寻香身上。

  汪时常见势不对,急忙呵斥道:“不得胡乱语,你们自己不思进取,一心妄想靠他人怜悯胜战,如此这般,你们不觉得丢了大秦的颜面吗!”

  谷枫杨冷笑道:“汪大人,当初见面,我还敬佩你守护万雄关,为我大秦百姓劳心费力,对你很是敬佩。

  如今看来,你不过也是一墙头草罢了,怎么,看他柳寻香做了万雄关少主,大秦杀神,你立刻就摇尾巴了?

  我告诉你们,你们怕他,我谷枫杨可不怕,我大剑宗可不怕,明明可以省些力气一同对付中州修士,偏偏让你柳寻香给毁了,我看,八成你柳寻香早就投了中州,做了东域的叛徒!”

  “放肆!”汪时常气的浑身哆嗦:“少主,下官立刻修书一封给天寒剑尊,务必严惩谷枫杨。”

  谷枫杨冷笑,柳寻香摆摆手,说道:“不用了,都下去吧,明天便是团体战,团体战考校的是九国的综合国力,你们若还等着对方给你们手下留情,明日大可不必去了,大秦丢不起这人。”

  “我看是某些人做贼心虚,不敢让人对质!”谷枫杨一甩袖,带着众人离开庭苑。

  “区区一个宋人,有何资格做我大秦少主!”

  “就是就是,我看这柳寻香摆明了不怀好意,出发前说的那么大义凛然,我看他啊,说不定就是宋国派来的奸细。”

  “我觉得谷师兄说的有道理,说不定此人是觊觎我大秦实力,所以投了我大秦做两姓家奴也是有可能的。”

  场外的话尽数入了柳寻香耳中,汪时常见他面色有些阴沉,安慰道:“少主,您为大秦所做的一切下官都看在眼里,下官相信你,白将主,万雄关众将士,整个大秦都相信你,你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些话而动摇啊。”

  柳寻香揉揉眉心,说道:“放心吧,我没事,只是要麻烦汪大人帮我查清楚究竟是何人欲要挑拨我大秦,眼下九国盟会已经开始,一旦出了差错后面很有可能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汪时常点点头,说道:“少主尽管放心,此事下官知晓利害,一定会查清楚是谁在背后捣鬼。”

  等到汪时常离开,柳寻香才缓缓靠在座椅上,早就知道这次九国会盟不会这么顺利,没想到这才刚开始就出了这么多事。

  若是以前,自己还可以问问南宫逸轩,亦或者灰鸦在,陪自己说说话也是好的,哪像现在身边竟没一人可信。

  夜幕下的魏都因为九国盟会举办也变得格外热闹,一家小酒肆内,柳寻香孤身一人坐在窗前喝着闷酒。

  在他手中,还有一只灰色羽毛和一个烧得漆黑的手镯。

  “多久了,这些年遭遇太多,很多事压在身上让我喘不过气,如今总算是有些时间可以将你们拿出来看看,一起说说话。

  灰鸦,你等着我,等九国盟会后我就会去中州寻到彼岸花将你复活,还有你,萧姑娘,我会找到你当面跟你说一声谢谢。”

  柳寻香将羽毛和手镯收好,看着窗外热闹的人流,露出一丝笑意。

  只不过这笑意中,更多的是苦涩。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一道声音将柳寻香的思绪拉了回来,却是苏炤灵不知何时站在自己面前。

  “你来了。”柳寻香拿起酒杯给苏炤灵倒上。

  苏炤灵见他眉宇间似有一抹化不开的忧愁,说道:“和小时候相比,你变了不少,自从王盘山一别,你我再也没有如今天这般可以坐在这里说说话。”推荐阅读sm..s..

  柳寻香说道:“你在怪我?”

  苏炤灵摇头,说道:“没有,我知道你是不想给我带来麻烦,如今你的身份使得你成为了中州和东域都觊觎的对象。

  再加上如今东域时局动荡,大秦风雨飘摇,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所以我只是有些担心你,你背负了太多东西……”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