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65章 坑下属的上宗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15 18:28: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年在东域的时候,柳寻香就有着心狠手辣的煞星称号,在他眼中,从来就没有什么男女之别,只要是惹到他的,他必定会加倍偿还。

  林铛在他修为尽失的时候,对他百般羞辱,而他鉴于游雨菲的救命之恩,在走的那天并没有下毒手,只不过是拿回属于自己的储物戒指。

  然而即使这样,林铛仍然不肯放过他,反而变本加厉,派人追杀。

  今日若不是他恢复修为,恐怕火云宗的人经过她们这么一闹,肯定要抓自己细问,到时候身份暴露,等待自己的又将是一场死局。

  这三番两次置他于死地的梁子,岂能这么轻易罢休!

  浓郁的杀意让游雨菲全身冰凉,她很想不管身后自己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表妹,但,一想到她是自己姨母一家剩下的唯一血脉,就怎么也挪不动脚步。

  “柳前辈....”游雨菲声音颤抖,身子慢慢跪了下来。

  她拦不住,所以只能求。

  “还请柳前辈高抬贵手,留她一命,我游家愿意将所有灵石全部送于前辈。”

  修行之中,最重要的就是灵石,丹药,它们就相当于凡人中的金银之物,只不过她终究还是不了解柳寻香。推荐阅读sm..s..

  花钱买命在其他修士那里或许行得通,但在柳寻香这,却行不通,他早年在东域杀人如麻,抢了不少灵石,根本不在乎这个。

  柳寻香看都不看游雨菲一眼,说道:“要么,你亲自动手,将那日羞辱我的所有人人头亲自送来,要么....游家灭门。”

  他没忘记,游雨菲离开游家那天,冲进自己房间的那几个人,林铛,不过只是当中一个罢了。

  至于灭门,对他而,更是轻车熟路,所以这句话他说的很随意,但周围之人却听得面色苍白,他们在这句话中听出了浓浓的血腥之景。

  眼前这个白发青年,以前绝对灭过别人的门!

  而且也是修士家族!

  只有这样的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才会这样,毫无忌惮畏惧,甚至.....带着丝丝嗜血的兴奋。

  游雨菲如坠冰窟。

  不管是让她自己动手杀自己族人,还是等着游家灭门,对她而,都是一种痛苦的选择和致命的打击。

  “柳前辈....林铛之事是我的错,是我管教不严,雨菲....雨菲愿以死谢罪,肯请柳前辈高台贵手,放过游家。”游雨菲声音颤抖,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将这句话说出来。

  她作为游家家主,肩上背负的就是将游家发扬光大,保护每一个游家族人的重任,这是她爷爷将家主之位传给她时说的话。

  所以于公于私,她都要尽到家主的责任。

  “表姐,你不要求他,死哑巴,你现在人模狗样我就怕你不成,你终究还是死哑巴,你吃我家的,用我家的,还偷我东西,什么狗屁修士,修士都如你这样不要脸吗!”

  柳寻香还未说话,躲在游雨菲身后的林铛却面色狰狞的吼道。

  她实在太害怕了,柳寻香带给她的压力太重,杀意太浓,浓到她知晓,自己在劫难逃,所以开始口不择。

  既然总归是一死,死前我也要恶心

  恶心你!

  游雨菲听着这话,寒毛炸竖,转身照着林铛白皙姣好的脸就是一巴掌。

  “你闭嘴啊!”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找刺激,难不成非要将整个游家都拖着替你陪葬不成。

  林铛被打的一懵,但立即反应过来,擦了擦嘴角被打出的血迹,嘿嘿一笑,说道:“游雨菲,你有本事你杀我啊,你杀我啊,哈哈哈哈,我告诉你,你有什么资格做家主,整天仗着修士身份在游家呼风唤雨,把我们当狗一样使唤。

  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来啊,你杀了我啊,我告诉你,我就是要刺激这死哑巴,我要让整个游家为我陪葬,同为女子,凭什么你就金枝玉叶,我就烂如腐泥,别他妈在这给我假惺惺了,来吧,来杀我啊!”

  她被吓的失了智。

  游雨菲被她这突如其来的谩骂气的浑身颤抖,灵气在经脉反反复复,恍若走火入魔。

  柳寻香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不咸不淡的说道:“她就是想刺激你,让你亲手杀了她,这样就能保下游家,你何不成全她呢?”

  他的话如同一盆冷水,瞬间浇灭的游雨菲姐妹二人。

  林铛是故意刺激她,只要她杀了林铛,游家就能保下来!

  林铛看向柳寻香,头发凌乱,双眼猩红,早已没了游家表小姐该有的姿态气质。

  她状若疯狂道:“死哑巴,你忘恩负义,当时若不是我们游家,你早就死在矿洞了,现在你恢复修为,你就想恩将仇报,呵呵,你别想,你就是小偷,白眼狼,我告诉你,你别想得逞,别想!”

  说话间,她猛然伸手将游雨菲腰带上放着的一枚玉简抢来,砸碎在地,口中大喊道:“柳寻香在火云......”

  嘭!

  游雨菲身子一震,只听自己耳边爆炸声响起,脸庞一热,似乎像是有什么东西溅洒在了自己的身上脸上。

  她呆滞的伸手擦了擦脸颊,盯睛一看,顿时一阵头晕目眩。

  在她手心,鲜红一片,还带着淡淡的温热和腥味!

  林铛死了……

  在她砸碎传令玉简时,柳寻香便直接释放灵识,将她脑袋撑爆。

  但还是慢了一步,她已经将柳寻香在火云宗的消息传回给了灵宗。

  她最终还是得逞了,没让柳寻香看到姐妹相残的场景。

  柳寻香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游雨菲瘫坐在地,神情呆滞,火云宗众人,面面相觑。

  “老....老师.....”

  茶茶微弱的声音响起,只见她将玖常放在地上,鼓起勇气慢慢走到柳寻香身旁,伸手牵住了柳寻香的手。

  柳寻香淡漠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你信她的话吗?”

  林铛死前还不忘给他身上泼脏水,原来的他是根本不在意这些,但现在不同,他旁边还有个心思单纯的茶茶。

  茶茶没有丝毫犹豫,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说道:“老师不是那种人,我相信老师!”

  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定。

  茶茶的话似乎让这个煞星身上的杀气消弭了几分,柳寻香眼中的冷意渐退,看向地上的游雨菲说道:“既然

  她死了,我与你游家的恩怨也算是一笔购销,你走吧。”

  游雨菲木讷的从地上爬起来,全然没有了身为家主的风度。

  因为茶茶的一句话,免去了游家的灭门之灾。

  所谓的一笔勾销,游雨菲明白,当时游家羞辱柳寻香的不止林铛一人,甚至可以说整个游家,除了她,都羞辱谩骂过他。

  更别说林铛死前,还将他的行踪暴露给了灵宗。

  这恩怨,若细算,足够游家被灭门好几次了。

  但现在,都因为眼前这个少女,一笔勾销。

  她看着茶茶,轻声道了句多谢,而后深深看了柳寻香一眼,转身离去。

  柳寻香没再看她,而是盯着地上破碎的传令玉简,不知在想些什么。

  火云宗众人看完了刚刚那一幕,心中对眼前这个白发青年也有了些了解,如今见他不语,谁也不敢开口,跟别提离开了。

  就在此时,火烈怀中的一枚玉简突然自行飞出,悬空而立。

  “火云宗听令,传灵宗晚圣女之令,扣押东域少主柳寻香,等候灵宗上使前来提人,不得有误!”

  “........”

  玉简是灵宗的,火云宗与游家同属灵宗下属,自然也有一枚。

  火烈现在简直想死的心的都有了,早不传令晚不传令,偏偏这煞星在旁边的时候你传令,还扣押他,你们他娘的是没亲眼看到?

  这修为,是你说扣押就能扣押的吗!

  场中的气氛随着玉简的话变得微妙起来。

  柳寻香置若罔闻,似乎没听到一般。

  但火烈可不敢赌这白发煞星没听到,这玉简里的声音大的恨不得全宗都能听到,太不现实了。

  然而这玉简似乎还嫌不够,直接将柳寻香的画像投影出来,照在了火云宗上空。

  这下,真的是整个火云宗都看到了。

  火烈面如死灰,双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当初他听到柳寻香的传闻时,只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如今两两对比,见到真人,他才发现。

  年轻人....呵呵。

  茶茶盯着那投影看了良久,心底喜滋滋道:“原来老师叫柳寻香,我也说,哪有人叫吴大牛这么.....个名字。”

  柳寻香终于回过神了,转头看向火烈,问道:“你对灵宗了解多少?”

  火烈手忙脚乱,改坐变跪,说道:“柳....柳前辈饶命啊,柳前辈饶命,前辈你想走便走,我们断然不敢阻拦,也不会将前辈的行踪的告知上宗,还请前辈看在茶茶的面上,放了我火云宗上下....”

  火烈虽然害怕,但毕竟活的久,从之前他对游家的时候,就看出了柳寻香对茶茶很重视,而且茶茶还一直喊他老师,所以他直接搬出茶茶,希望能逃过一劫。

  柳寻香看穿了他的小把戏,冷声道:“将你知道的灵宗所有消息都刻在玉简上给我!”

  火烈心中咯噔一声,不敢多想,连忙照做。

  柳寻香转头,看向茶茶,还未说话,茶茶便抢先道:“老师....你是要走了对吗?”

  良久,柳寻香回道:“嗯。”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