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69章 拍卖会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15 18:28: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廊上,七颂看着紧闭的房门,半晌没反应过来。

  “这柳少主,简直就是铁打的鸡子,成了精的狐狸,这次慢了一步让他恢复修为,下次再想找机会拨乱反正,就更麻烦了.....”

  旁边正对着店小二等人张牙舞爪的小魔头闻,说道:“这有何难,你回院里找几个大和尚出来,这白头发的还不只有被活活打死的份儿?”

  七颂捂脸:“对付同辈修士还要去找宗门长辈出手,这说出去,自己这个佛子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他压下心中想法,正色道:“阿弥陀佛,小僧是两禅寺佛子,中州顶尖天骄之一,对付他,一人足矣。”

  如他所,天骄自然有属于天骄的骨气和傲气,若连同辈修士都斗不过,那还有什么颜面受到中州修真界年轻一代的追捧。

  不过这些小魔头自然是理解不了,她也懒得理解,与其想这么复杂的问题,还不如先想想怎么乘小和尚不注意把面前几个小修士的脑袋拿下来串着玩。

  七颂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伸手捏住她的脖颈,一把将她拎了起来,道:“小僧是两禅寺的修行僧人,这打坏的东西小僧都会照价赔偿,还请诸位施主莫要置气。”

  走廊那头,小二等人本就被小魔头吓的不轻,如今一听七颂是超级势力两禅寺的僧人,更加害怕,急忙赔笑道:“原来是上宗来的贵人,不妨事,不妨事,都是些便宜物件,当不得大师父赔偿,小的自会去解决的。”

  七颂也不在多说,带着小魔头转身进了房间。

  看着满地的狼藉,身后有人讪讪问到:“老大,那酒水我们还送不送?”

  小二瞟了说话人一眼,抬手给他脑袋一巴掌,骂道:“你他娘的说送不送!”

  说完,气呼呼的离开,留下那人站在原地,摸着脑袋咕哝道:“我....我哪知道送不送。”

  经过这么一闹,七颂夜里也没心思睡觉,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就出现在了柳寻香门口。

  “哟,大和尚昨晚去四楼了,眼圈这么黑?”

  七颂顿时脸色一黑,道:“施主莫要开玩笑,出家人不近女色的。”

  小魔头跟在后面嘀咕道:“那我难道不是个丫头?”

  七颂懒得理她,闷闷道:“柳施主夜里不是说要小僧送你一物吗,不知是何物?”

  柳寻香哈哈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与七颂不同,他自从见到了七颂,心情别提多好,有他在,自己这业火红莲果绝对是稳了。

  “不急,不急,走,我先带大和尚和小道友去吃点东西。”

  说完,他上前一步牵着小魔头便朝一楼走去。

  七颂一时不察,被他钻了空子,如今小魔头在他手中,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一脸不乐意的跟在后面。

  饭桌上,小魔头大快朵颐,两手油腻,吃的不亦乐乎。

  柳寻香摇晃着酒盅,看着窗外,若无意般问道:“大和尚找我找了多久?”

  七颂一滞,刚数清楚的佛珠子顿时又忘了数。

  “小僧听不懂柳施主在讲什么。”

  柳寻香收回目光,静静的看着他。

  良久,在

  七颂被看的心底发毛时,他才收回目光道:“没什么,随便问问。”

  七颂心中松了口气,旋即又想起了什么,道:“不过陆家有人在找柳施主。”

  “哦?陆北仓那个小屁孩?”

  陆北仓年纪不小,但却不知是什么原因,总是一副唇红齿白的少年模样,怎么都长不大,所以柳寻香见他第一眼就说他是个乳臭未干的娃娃。

  七颂面色平静,不咸不淡的来一句:“当初小僧就是一时口误,结果陆施主追了小僧半个中州。”

  柳寻香恍然,当时在东域的时候,的确听汪时常说过,那陆北仓是追着七颂来的,不过七颂这嘴碎的毛病,被人追着打倒也不奇怪。

  不过他胆子向来比天大,就算是陆北仓在面前他也敢喊他一句娃娃,更何况他现在还不在。手机端sm..

  他继续道:“那小屁孩找我作甚,东域那场架,他还真惦记着跟我打啊。”

  七颂摇摇头,说道:“是一名苏姓姑娘在找你,陆施主是帮她。”

  “苏姓姑娘?”柳寻香诧异道:“苏炤灵,她难道也来了中州?”

  七颂道:“嗯,陆施主回中州时带回了个姑娘,好像是你说的这么名字,小僧记得不太熟。”

  苏炤灵怎么会来中州?

  不过柳寻香一想到陆北仓,顿时明白了,以陆北仓的性子,他想带苏炤灵来,宋皇还真不敢把他怎么样。

  毕竟陆家可是有个神玄后期的老怪坐镇,这陆北仓是他嫡系曾孙,又甚是得他宠溺,别说东域,就是放眼中州,也没什么是他不敢打主意的。

  七颂接着说道:“据说这次陆北仓也会去白骨渊,柳施主可要小心了。”

  他自然是没有那么好心提醒柳寻香,相反,他巴不得柳寻香撞到陆北仓,二人打个你死我活。

  柳寻香皮笑肉不笑,问道:“哦.....那不知,叶天骄会不会去?”

  当初与七颂第一次交手,被他用大神通把自己送进了一个名叫叶天骄的年轻修士梦中,柳寻香在梦中与叶天骄打了一场。

  这是他自踏入修真界以来,第一次遇到能和自己在同境界打成平手的修士,所以他心中一直惦记,想再找他打出个胜负来。

  哗!

  七颂闻,陡然起身朝着外面走去,道:“柳施主还是带小僧早些去买东西,小僧晚上还有要事,明日就回启程离开灵宗。”

  听到叶天骄的名字七颂就头皮炸裂。

  他身为佛子,中州年轻一代赫赫有名的强者,但却唯独不待见两个人,一个是现在坐在那喝酒的东域柳寻香。

  另外一个,就是这叶天骄了。

  你昨日不还说你是来灵宗讲经的吗?

  这和尚,嘴里没一句实话。

  柳寻香见他听到叶天骄的名字就跑,心中对叶天骄更加好奇,不过却也没在追问,抓起小魔头就往五楼走,道:“和尚,你走反了,我要的东西在五楼。”

  小魔头嘴里塞的圆鼓鼓的,咕哝道:“我...我还没吃完呢。”

  七颂闻转身,脚步一个踉跄。

  五楼....那不是拍卖场吗?

  等七颂到了五楼,柳寻

  香已经拎着小魔头正在跟门口的一名女修士说话,他走上前,听见柳寻香道:“两禅寺僧人,一个拍卖位。”

  七颂心中暗道:“你用我的名号倒是用的挺顺口的。”

  这女修士面容可人,闻看了看三人一眼,见七颂是个光头,点头道:“贵客里面请。”

  今晚灵宗晚圣女设宴,宴请两禅寺佛子,这事整个千机城都知晓,所以女修士并没怀疑。

  柳寻香颔首,跟了上去。

  “柳施主,你可没跟小僧说你要的东西是在拍卖场啊。”身后,七颂追在后面问道。

  柳寻香头也不回,一手拎着小魔头,一边说道:“是不是拍卖场对你有什么差别?”

  “当然还是有的,拍卖场的东西贵啊。”

  柳寻香哦了声,道:“那又如何,你一个佛子,身上没灵石吗?再说了,也花不了你几个,你可别忘了,有我在,你在白骨渊里还愁晋级不了换胎境?”

  当年在东域那种荒脊之地,南宫逸轩随随便便都能拿出上万上品灵石,要说这富裕的中州盛地,超级宗门的佛子拿不出百万灵石,他自然不信。

  七颂苦脸,心道:“没有你小僧也能晋升换胎境好吗,合着不是花你的灵石,你是不心疼。”

  五层拍卖场内,还有上下两层之分。

  其中下面一层是坐席,人挨着人,上面一层则被分隔成一个个小包厢。

  包厢环绕,将中间的拍卖台正好围着,不论坐在那个位置,都能看到台上。

  三人打着两禅寺的名号进来,所以自然而然的是要去二层最好的包厢了。

  看着前面女修士步伐款款,走动间裙摆荡漾,白皙的脚踝在裙摆里若隐若现,小魔头扭动身子,转到后面问道:“小和尚,这姑娘长得不错,要不要我帮你把她抓回去给你做个伴儿?”

  前面的女修士闻,步履不乱,但眼尖的柳寻香发现,这女修士还是耳根发红。鬓腮布满了红云。

  七颂相貌不俗,纵然是光头,也依旧俊美,在披上件月白色僧袍,看上去还真有那么点岁月静好的样子。

  柳寻香心中一动,也说道:“我觉得小道友说的有理,前面的修士姐姐长得不赖,要不和尚你就在灵宗还俗得了,我来做媒,成全一双美姻缘。”

  佛子一身修为都在身心,若是还了俗,破了身,他这一声修为也就白瞎,柳寻香这话,可谓是也没安什么好心。

  七颂恍若未闻,见小魔头被柳寻香拎在手里,双脚不沾地,整个身子与地面平行,手指微动,顿时一阵清风凭空出现。

  吹的她打了好几个转,晕的直嗷嗷叫唤。

  到了包厢,这女修士请三人进去时,还乘机偷偷打量了七颂两眼,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见七颂目不斜视,心中黯淡,低着头退了出去。

  柳寻香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啧啧道:“大和尚好不解风情,让美人伤了心。”

  小魔头被柳寻香扔到包厢的软椅上,爬起来盘坐着说道:“小光头,你要后悔还来的及,我跟白头发的帮你出去抢便是。”

  “……”

  二人一唱一和,包藏祸心,听的七颂额间青筋暴起。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