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72章 业火红莲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7-29 14:51: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侍女笑道:“东域少主初来中州,尽一尽地主之谊罢了。”

  地主之谊?

  柳寻香不动声色问道:“贵宗晚圣女如此客气,倒是让柳某有些失礼了。”

  能够知晓他和七颂身份,又能把握住二人的行踪而不被发现,在这灵宗地界,要说谁有这个本事,除了灵宗晚圣女以外,柳寻香想不到还有谁能有这个通天手段。

  见柳寻香点明身份,侍女笑靥如花,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将业火红莲果放在桌上,躬身告退,临走时,还留下一句话。

  “我家主人还说今晚望月楼宴会,请东域少主赏光。”

  待那侍女离开,二人看着果子,面面相觑。

  若说这侍女的主人是灵宗晚圣女的话,那她明知自己跟七颂在一起,还将这业火红莲果送给自己,岂不是明摆着得罪中州的天骄们?

  这么做对灵宗可没什么好处。

  但若不是晚圣女,又能有谁对自己的身份和行动如此了若指掌?

  柳寻香看着桌上的业火红莲果,想不明白。

  七颂见他发呆,问道:“柳施主不费半点灵石就拿到了心心念念的业火红莲果,为何看上去却并不怎么高兴?”

  柳寻香想了想,问道:“你可知灵宗晚圣女全名是什么?”

  七颂挑眉,道:“小僧是出家人,没事打听人姑娘芳名作甚!”

  “……”

  旁边的小魔头见这果子翠艳欲滴,色泽光亮,刚凑到面前,果子就被柳寻香收走,气的小魔头张牙舞爪。

  要不是七颂拦着,恐怕她非要跟柳寻香打一架不可。

  柳寻香收了果子,既然想不通那就不去想,反正兵来将挡,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相信,若这个晚圣女是萧末晚的话,她是不会害自己的。

  当年东域王盘山脉悬崖下,陌不相识,她都能救自己一命,赠送如此贵重的手镯和丹药,可见她心地善良。

  心怀善良之人,想不出恶毒之法陷害他人,哪怕这个人十恶不赦。

  接下来继续呆在这拍卖场也没什么意义,柳寻香同七颂打了声招呼,便先回了房间。

  关上门,柳寻香犹豫了下,伸出左手点在门上,只见一道猩红禁制从他指尖落下,旋转着扩大,将整个房门笼罩。

  而后,他又翻手打出两道禁制,用作隔音。

  做完这些后,他才盘膝坐在床榻上,看着手中的业火红莲果,释放出灵识扫了几遍,而后又用解算禁制的法子对着果子衍算了一番。

  直至确定这果子的确没被人动手脚后,才用灵气火焰,将其熔炼成一粒火种。

  豆子大小的业火种静静漂浮在虚空,散发着如血色般的焰芒。

  红豆子火种焰舌吞吐,一会化作人脸,一会化作异兽,一会里面闪过道道画面,一会传出阵阵怪笑。

  诡异至极!

  与此同时,柳寻香耳边也传来了一声声似有似无尖叫声,哀嚎声,听的他眉头紧皱。

  红莲业火,焚烧业障,不论修士还是凡人,业障越多,此火对其造成的影响越大。

  柳寻香早年在东域满手血腥,周围的冤魂多的就像漫天黄沙般环绕在他身边,如今这业火出现,周围的冤魂被焚烧殆尽。

  故而有此异像。

  但,焚烧冤魂的同时,柳寻香自己也感觉到浑身开始出现如被火焰炙烤的疼痛。

  “红莲业火,妖异之火,烧业障也是在烧我。”柳寻香冷笑,伸手变换法决,打出道道禁制印刻在上面。

  随着被业火炙烤,他体内气血翻腾,体表的皮肤上,逐渐浮现出一幅赤红色的图案。

  这图案覆盖了他的前胸后背,就像是一直庞大的红色飞禽附着在他身上,神秘而强大。

  朱雀图!

  这红色图案,便是修炼南明离火身和朱雀决共同产生的朱雀图。

  当时的他修为被废,朱雀隐匿,直至后来在火云宗借助火龙地脉涅槃重生,这朱雀图才涅槃重生,重新显现出来。

  朱雀图出来后,面前的业火种火焰开始剧烈颤动,火舌时长时停,似乎有意无意在向着柳寻香靠拢。

  与此同时,一股沧桑磅礴,但又虚无缥缈的念头突然出现在他脑海中,这念头没有声音,没有语,但他却能感觉到。

  是自己身上的朱雀图!

  业火种想要吞噬朱雀图的同时,朱雀图也想吞噬业火种。

  不论是南明离火,还是红莲业火,都是天火九道之一,若是一方将其吞噬,则可以壮大自身威能,精进火焰纯度。

  柳寻香压下朱雀图的躁动,道:“现在可不是服用这业火的好时机,我还需寻到寒识灵芝才行。”

  红莲业火狂躁异常,若是贸然服下,识海能被它烧的连渣子都不剩,更何况柳寻香体内本就有还有一朵幼年期的南明离火。

  这二者相遇,恐怕不光自己会被炸死,就连这望月楼,都要变成一片废墟。

  眼看封印业火的禁制完成,就在他拿出玉瓶准备动手收起业火种时,异变陡生!

  他体表的朱雀图蓦然发出一声戾啸,而后化作一只巴掌大小的朱雀,振翅飞出,一口将这悬浮着的业火种吞了下去。

  “!!!”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太突然,柳寻香根本没能反应过来。

  在业火种被吞下的同一刻,柳寻香顿时面色大变,原本白皙的面庞瞬间涨的通红,体内血液化作岩浆,欲要将其经脉焚烧。

  他体内因为有神秘灰雾,所以在第一次施展朱雀诀时,被灰雾入侵,是的这朱雀诞生了一丝微弱的朱雀真灵。

  并且,这朱雀真灵与他修灵心神相通。无忧文学网

  所以在这小朱雀吞下火种时,他也感同身受。

  “该死!”

  柳寻香面色狰狞,识海中传来阵阵剧痛。

  红莲业火烧识海不烧肉身,但识海是修士的核心命脉,相当于第二个心脏,同样的痛苦在识海中,相当于放大了数十倍!

  他强撑着清醒,咬牙开始强行运转南明离火身的修炼之法。

  体表的朱雀顿时泛起了红色的莹光,仿佛是要活过来一般,同时手决变幻,朱雀决紧随其后。

  但,他额间依旧青筋暴起,一丝血迹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此刻柳寻香只觉自己体内仿佛藏了一座蓬勃的火山,不停的撞击他的经脉和修灵。

  原本灰蒙蒙的识海中,此刻已经布满了火烧云,唯有那修灵小人,盘坐当中,稳如泰山。

  柳寻香意识进入识海,面色狰狞,苦笑道:“你大爷的,你倒是帮忙啊!”

  修灵小人坐在业火中,置若罔闻。

  柳寻香气急,这灰雾小人在之前就不怎么听他使唤,出手不出手,全看他心情,后面又经过火龙地脉冶炼,变得更加强悍。

  但这脾气,也似乎更加大了些。

  “吼!!!”

  柳寻香的肉身猛然抬头,双眼猛然睁开,里面喷出两道血色火焰,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由岩浆凝聚的生灵。

  巴掌大小的朱雀也在空中扑腾翅膀,上下乱窜,看上去很是痛苦的样子。

  “让你贪嘴!你自己想死,别拖着我啊!”柳寻香咬牙,气骂道。

  柳寻香的声音似乎唤醒了朱雀的灵识,这小朱雀火红的眸子中闪烁出危险的光芒,紧接着,在柳寻香双目圆瞪,惊恐的目光中。

  小朱雀颤颤巍巍,摇摇晃晃的向着他飞来。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弄死我你也活不成的!”

  然而这小朱雀却根本不听,眼中似乎还人性化的闪过一抹鄙夷。

  柳寻香顿时心态炸裂。

  “你大爷的死朱雀!”

  在柳寻香的怒骂声中,小朱雀颤颤巍巍的撞进了他的肉身。

  “师尊,你坑煞弟子啊!”

  房间内再次安静下来。

  ……

  咚咚咚....咚咚咚....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由远到近的敲门声在房间内响起。

  “柳施主,到了赴宴的时间。”七颂在门外喊道。

  柳寻香迷迷糊糊,右手中指微微颤动两下,而后,一股浑身撕裂的痛感涌上脑海。

  嘶...

  他倒吸一口冷气。

  缓缓睁眼,一阵黑烟从他口中喷出。

  “柳施主?你还在里面吗?”

  “在的,我闻到他房间里有他的味道....咦,不对啊,怎么还有股熟人的味道?”

  小魔头疑惑。

  七颂不解:“难道房间里还有别人?”

  小魔头道:“哎呀,这次不是熟人,是真熟人.....”

  “......”

  柳寻香听得门外的话,心中暗骂,这七颂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好在自己警惕,进房时在门上留下了猩红禁制,不然,这次就栽了!

  咚咚咚。

  敲门声又继续起来,柳寻香咬着牙关,硬撑着道:“在,马上!”

  门外安静下来,然而,过了片刻,房门猛然被人用神通从外面炸开,七颂一身月色僧袍,背后法相森严,珠光宝气走了进来。

  “柳施主,你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啊!”

  小魔头兴冲冲道:“哈哈哈,白头发的,我们来拿你脑袋来了!”

  “是吗?”

  房间内,白发玄衣的柳寻香冷着眸子,盯着七颂与小魔头。

  原本兴冲冲的小魔头身子一滞,二话不说立刻躲在了七颂背后,不知为何,这一刻的柳寻香,让她感到畏惧。

  这种畏惧,是来自于灵魂深处。

  七颂也是眉头紧皱,全身肌肉紧绷。

  他的修为比小魔头高深,所以感受也比小魔头更真切,如今在他面前的的确是柳寻香,可他却总感觉那里不对。

  似乎....眼前这个柳寻香只是空有这张皮相,身子里面,已经完全换了个人一般!

  更新最快s..sm..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