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386章 表决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02 15:38: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关于怨灵被人控一事,柳寻香猜测已久,只是一直苦于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没说出来。

  如今眼下局势紧张,七颂的佛光屏障也阻挡不了多久,而且外面有几头怨灵的气势已经趋向化丹巅峰境。

  一旦后面它们当中出现蜕灵境的怨灵,接下来的局面恐怕会出现一边倒的况。

  这是他最担心,也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苏炤灵与他都是东域来的,所以对他说出这样的话并没有觉得奇怪,但在场的其他人,包括萧末晚在内,却都觉得他这话有些天方夜谈。

  陆北仓早已恢复了自己那副唇红齿白的少年模样,闻瘪瘪嘴道:“柳萝卜,你少哐本少爷,这白骨渊别的我不知道,但光就我太爷爷都来了不下五次,可从来没发现说这里面还有生灵存在,更别提还能控这些鬼物,你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啊。”

  七颂嘀咕道:“有个神玄境的嫡系长辈就是好,这中州敢拿神玄境前辈来做口头禅的,也就只有这陆施主了……”

  陆北仓:“和尚你再嘴碎信不信本少爷揍你!”

  柳寻香止住二人,道:“其他几位道友怎么看?”

  眼下大敌当前,同仇敌忾,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翻脸,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傅映南也明白这个道理,目光复杂。

  柳寻香当时在洗墨书院被废时,他也在场,所以他很清楚自己宗门与他之间的梁子,尤其是现在柳寻香的修为恢复。

  他为洗墨书院的弟子,更应该将这份威胁扼杀。

  可眼下,他却怎么也张不开这个口,动不了这个手。

  他默默的坐到一旁,既不同意也不拒绝。

  柳寻香眉头微皱。

  常玉见状,急忙说道:“我们洗墨书院也没有关于白骨渊的记录,历代贤者中,进入白骨渊晋升换胎境的修士,都对那里讳莫如深。”

  见他说话,一旁的小魔头顿时磨牙。

  当时光幕没破碎前,小魔头被柳寻香蛊惑着去盯着常玉,结果没想到傅映南也来了白骨城,常玉二话不说,撒开脚丫子就往他边跑。

  就这样,七颂才跟傅映南为这事打了起来。

  常玉见小魔头龇牙,顿时缩了缩脖子,不在说话。

  洗墨书院表完态,就剩下冥了。

  灵明此时正在用灵石恢复修为,见众人看向自己,想了想,道:“否。”

  “......”柳寻香听得一脸古怪。

  七颂在旁小声道:“施主说话向来都是这么简意赅。”

  “好吧。”柳寻香仔细琢磨了下他的这个否字,才想明白,他的意思是也不赞同,遂问道:“和尚,那你怎么看?”

  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聚焦在了七颂上。

  七颂低垂着眼睑,犹豫了半晌,才道:“柳施主可否能拿出一些证明这些怨灵是被人控的证据?”

  他比场中众人接触柳寻香的时间都长,二人明里暗里斗了不少,所以七颂了解他,他绝对不是一个把自己后路堵死的人。

  陆北仓也在一旁接话道:“对,柳萝卜,你要是能拿出证据,本少爷也不怕陪你在生死关门前再走上一回。”

  陆北仓向来无法无天,若是柳寻香真能说动他,别说去白骨渊

  了,就是带着他去掀洗墨书院的房顶他都敢。

  柳寻香整理了下思绪,道:“没有确切的证据,只是我的猜测,你们也知道,从白骨城出去往西三十里就是白骨渊。

  而这三十里路是没有任何屏障,只要我们是要去白骨渊,这盘旋在上空的怨灵就不会攻击我们。”

  萧末晚凑话道:“但只要踏上这条路的人想要回去,就立刻会遭到怨灵的攻击。”

  柳寻香点头,道:“当时我便觉得这里面有古怪,现在仔细想想,你们不觉得这当中有些猫腻吗?”

  七颂蹙眉,道:“这个现象的确一直都存在,可是这个行为没有东西可以解释啊,要说是被人控,那这个幕后的人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苏炤灵道:“会不会是某种类似试炼的秘境,不然为何白骨渊出来的人都会成就换胎境呢?”

  陆北仓听他们说的头大,抱怨道:“你们说半天,我是一个字都没听懂。”

  一直不说话的灵明却突然开口,淡淡道:“投食。”

  众人看去,结果他扫了众人一眼,又闭上眼开始默默恢复修为。

  “......”

  柳寻香想了想,眼中一亮,道:“对,投食,白骨渊里没有活着的生灵,里面的东西就没有东西可以吃。

  所以这些怨灵就留下这么一条路,让人前往,这也就能解释,为何只要走上这条路的人不回头,这些怨灵就不会吃他们的原因。”

  七颂恍然,道:“是白骨渊里面的东西控制着这些怨灵,目的就是迫白骨城的人前往白骨渊,让它果腹!”

  萧末晚想了想,道:“那你们怎么解释出来的人都会成为换胎境呢?”

  柳寻香回答道:“你说的这个,我想,就是那些人出来后什么也不肯说的原因,而我们想要弄清楚这些,就只有去白骨渊。”

  他的这句话,之前也说了,只是这一次说出来,众人却不在急着表态。

  他们本就都是中州的天之骄子,各个资质了得,背景不凡,如今对于这个隐藏在中州的古老之地,他们要说对其中的秘密不动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跟你去。”

  率先开口的是苏炤灵,她从小和柳寻香一起长大,在东域的时候得知柳寻香出事后就一直在找他,几十年来从未放弃。

  后来又为了找他而答应同陆北仓一起来了中州,几经周折才再次重逢。

  “这次,你别想逃出我的手心!”苏炤灵的美眸中闪闪发光。

  当年王盘山雨林一事,是她心中最深的伤,那时候因为自己的无能,让柳寻香生死未卜,所以这次,她说什么也不会再离开。

  柳寻香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笑意。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从小苏炤灵就一直在罩着自己,如今自己修为比她高了,她这个习惯却还是没变。

  陆北仓见这二人眉来眼去,心中顿时气都不打一处来,二话不说拍板道:“本少爷也去!”

  他才不会给这二人独处的机会……

  灵明见陆北仓要去,也冷冷来一句:“去。”

  陆北仓怒目而视,灵明视若无睹。

  萧末晚则盯着苏炤灵看了半天,不知为何,她看到苏炤灵看向柳寻香的目光,心中就莫名的难受,就好像原

  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要被人抢去一般。

  “那晚儿也去。”萧末晚似跟苏炤灵赌气般说道。

  苏炤灵默默的看了她一眼,眼中似笑非笑。

  这妮子,好像看上自家的小柳子了......

  “咳咳咳.....两禅寺向来讲究渡人于苦海,我想大和尚为佛子,对舍已为人一事应该更加心,不如大和尚也陪我们一起走一遭吧。”

  柳寻香感觉到氛围有些不对,急忙咳嗽两声,将旁一脸事不关己的七颂拉下水。

  七颂:“???”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洗墨书院的众人了。

  傅映南想了想,道:“我不去。”

  “为何?”

  常玉也急了,连忙说道:“傅师兄,你别管我们,你一定要去啊。”

  他知道傅映南为何不去,白骨渊的凶险更胜于眼下的白骨城,傅映南去都有些自难保,这些弟子去就更是找死。

  可他们若不去,结界外面尽是怨灵,一但这些天骄离去,结界无人维持,常玉等人将必死无疑,傅映南不想他们陨,所以才选择拒绝前往。

  众人恍然,尽皆沉默。

  常玉见他面色难堪,也顾不得他师兄的份,,他虽是天骄之子,但也是需要努力的。

  眼下傅映南跟陆北仓,七颂他们都还在同一水平上,可一旦他们去了,晋升到了换胎境,傅映南却为了保护他们,失去这次机缘,往后再想追上七颂,陆北仓等人,可就难了!

  “师兄!”

  傅映南打断他的话,道:“多说无益,你们死,我死,你们活,我活。”

  常玉剩下的话噎在喉咙,心中别提多不是滋味。

  傅映南,洗墨书院年轻一代的领头人,七十二贤者之首子路的胞弟,前途无限,命比他们这些人金贵多了不知多少倍。

  然而就这么一个走哪都金光闪闪的人,如今却肯为了自己这些宗门的普通弟子,同生共死……

  “看来这洗墨书院里,也不尽是些虚矫作的伪君子。”柳寻香在旁淡淡道。

  然而还没等常玉说些感谢的话,他又道:“等我挑翻洗墨书院的时候,不会滥杀无辜的。”

  “.......”

  傅映南面色一冷,看向柳寻香的眼中杀机闪烁。

  柳寻香也不甘示弱的瞪着他。

  他与洗墨书院的因果迟早是要了结的,不可能因为一两个人有风骨就能化解掉。

  七颂见状,急忙出来打圆场道:“二位施主,眼下光幕是小僧布置的,还不如之前白骨城的坚固,还请二位施主,放小僧等人一条活路。”

  二人这才各自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陆北仓在一旁嗖嗖的凑上来道:“柳萝卜,等你要去掀翻洗墨书院的时候,记得算我一个,再怎么说咱们也是过命的交,我不能看你活活被人打死。”

  “........”

  小魔头也雀跃道:“还有我还有我!”

  七颂见傅映南面色黢黑,顿时一个激灵,急忙将她嘴捂住。

  柳寻香是天不怕地不怕,陆北仓是无法无天,小魔头是唯恐天下不乱,这三个祸害凑一起,他倒是真有些担心这洗墨书院能不能吃的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