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01章 白骨深处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16 15:08: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骨渊深处,是中州出了名的无人区。

  从白骨渊形成至今,可以说还没什么人能进来过,哪怕是那些屹立在落圣星之巅的神玄老怪们。

  这里的环境与外面的昏暗不同,直接就是漆黑的夜幕,要不是上空还挂着两颗惨兮兮的,泛着金芒的星星,恐怕连路都看不清。

  旁边的陈子归在丹药下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见柳寻香总在时不时抬头打量看两颗星星,闷闷道:“假的。”

  “……”

  柳寻香摸摸鼻子,难怪,自己也说,从小到大自己也看了不少次星空,似乎还从没见过这种金色的星星来着。

  白骨渊主人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问道:“柳家子,你刚刚身后的那个虚影,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的语气听上去很随意,但柳寻香闻却是心中一惊。

  在与陈子归斗法的时候,他只想着要败了那尸魔祖影,却浑然没想,这么做有没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的无瞳真身。

  眼下无瞳真身虽然没被暴露,但这无瞳真身的虚影,可是实打实的出现在了这神玄老怪的眼中。

  这对于柳寻香而,可不是什么好事。

  “回前辈,晚辈也不太清楚,或许这就是信念所产生的奇迹,毕竟修真界的传说太多,总有些天之骄子,会做出一些与常人不同的事情出来,不是吗?”柳寻香恭敬道。

  他这句话巧妙的将自己背后虚影的来历岔了过去,而且还带着些许身为晚辈的无赖气。

  白骨渊主人自然是听得出来,轻笑了一声,便也没再细问,继续在前面走着。推荐阅读sm..s..

  柳寻香见他不在出声,双眼微眯,一时间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当下也不由得戒备起来。

  毕竟一个还没有到达传说之境的人,居然能凝聚出与传说之境的存在相抗衡的虚影,这种事,换做谁都难免会心动。

  再退一万步来说,这种好东西,就算是神玄境用不上,不代表他的后辈子弟用不上。

  况且,神玄境也未必用不上....

  “不知这白骨渊主人的修为,有没有超越神玄境....”柳寻香心中暗暗盘算道,若是他修为超越了神玄,那恐怕就是孟劫,也未必能让他忌惮。

  这么一来,自己就要想办法逃出这白骨渊了。

  也不知这白骨渊主人是不是能有偷听到别人心里话的本事。

  总之,在柳寻香刚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他便在前面不咸不淡的来句:“我并没有超越神玄,你的师兄孟劫也没有,不过……他比我强。”

  柳寻香身子微不可查的一僵。

  神玄境老怪果然都高深莫测,自己心中想什么他都知道。

  不过这白骨渊主人话中意思却有些耐人寻味,他是神玄境,而且肯定不是一般的神玄境,否则在这白骨渊中这么多年,不可能没人发觉。

  而他又说自己的师兄比他强,难道说....孟劫师兄已经触摸到了生灵死灭的边缘?

  这个问题,没人能替他解答,但白骨渊主人的这句话,却无疑是安了柳寻香的心。

  白骨渊主人打不过孟劫,那说明自己是安全的,毕竟他是信任孟劫的。

  三人继续往前,道路两旁开始陆陆续续出现些断戟断剑,这些断戟断剑上铁锈密布,有些还沾染着已经发黑的血迹。

  其中材质差的,也已经都风化的差不多了,柳寻香刚开始还没太过于在意,但越往里走,发现这满地的兵器就越多。

  走到最后,甚至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放眼望去,入目就是一片斧钺钩戟堆成的山地。

  这些兵器虽然都已经腐朽,但聚在一起,却依旧散发着浓浓的戾气,这些戾气在山地上空形成一道道血色煞气。

  宛如一条条红色巨蟒盘旋在空中,狭长的瞳孔中散着凌冽的凶戾,随时准备将闯进这里的人绞杀个粉碎。

  兵器会继承它生前主人的意志,主人的意志越坚定,兵器的杀伐之气就会越重,而想要凝聚成这么活灵活现的杀伐之气,可不仅仅光靠数量就能够做到的。

  这得需要多么惨烈的战斗……

  柳寻香皱眉,正要问询,心底突然有所感应,来不及细想,他凭借本能的战斗意识急忙伸手,掌心唤出灰色禁制对准一处。

  手掌刚刚摊开,那里,一柄断枪便突兀的冲射过来,速度之快,转瞬即至,不偏不倚正好撞在他手中灰色禁制的中心。

  禁制剧烈抖动,不过好在还是将这断枪挡下。

  “好快的速度……”柳寻香心底赞叹。

  若不是他如今晋升到了换胎境初期,速度比之前更快上几分,恐怕现在自己这脑袋,就要被这断枪戳个窟窿。

  柳寻香五指微曲,掌心不动,五指往右稍稍转动,灰色禁制顿时光芒闪烁,跟着手指一起转动,死气从禁制中迸发,将这断枪磨成湮粉。

  “这里是哪?”柳寻香收回禁制,皱眉问道。

  不知为何,他刚刚在这柄断枪中,感觉到了一股让自己很厌恶的气息,这厌恶没有由头,没有根源,很是突兀。

  “怎么了?”陈子归问道。

  柳寻香道:“这里有股我很反感的气息。”

  陈子归动了动鼻翼,道:“可能是残存在兵器上失去理智的怨灵。”

  自古战场出邪祟,这些人生前可能是为了捍卫国土英勇牺牲的将士,但也有可能,是侵略他国领土的强盗。

  无论哪一种,死后意识消散,都会变成只知道杀伐的怨灵。

  柳寻香也找不到好的解释,只能默认了他的说法,不过他却发现陈子归一直盯着自己这边不知在看什么。

  顺着他目光看去,他发现陈子归盯的是刚刚磨灭的断枪湮粉。

  “陈道友?”柳寻香眼神古怪。

  陈子归默默的看着那撮湮粉,瓮声瓮气道:“这是我尸魔一族灭族前的战场,你刚刚摧毁的兵器,就是我尸魔一族将士的.....”

  “......”

  柳寻香见他还盯着那湮粉,似乎有点释怀不了,脸上有些尴尬。

  前面,白骨渊主人终于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二人道:“就是这里,柳家子你随我进来,子归,你在外候着。”

  陈子归应声,站到一旁,目光还盯着那撮灰....

  柳寻香急忙上前,不过看着这白骨渊主人依旧还是那副柳龙的面容,让他看的有些不舒服,道:“白骨前辈,您....您能换张脸吗?”

  “不能。”白骨渊主人面色平静道:“你心中最难释怀的人是谁,你看我就是谁,如果你真的难受,或许....你可以想想你的青梅竹马或者你儿时的救命恩人。”

  “.....”

  柳寻香打了个激灵。

  这白骨渊主人,怎么看上去也不像是个什么正经人。

  白骨渊主人手袖一挥,这满地的兵器突然开始剧烈抖动起来,然后在柳寻香不可思议的眸子中,自行组成了一道兵器桥。

  铁戟做板,断剑为柱,直通虚空中的黑暗深处,这是兵器桥,也是铁血道,不归路!

  “我带你去的地方,是白骨渊的禁地,想要进去,除了走这兵器桥之外,没有半点其他法子。”白骨渊主人率先踏了上去。

  “前辈,既然是白骨渊的禁地,想必里面应该藏着你们一族的秘密,晚辈进去,会不会不太好....”柳寻香盯着兵器桥,并未挪动脚步。

  虽然这白骨渊主人对自己始终察觉不到任何恶意,而且屡次给出印证自己没二心的话语,但柳寻香自始至终,都没对他放下戒备。

  神玄境老怪,活了上万年,连眼睫毛都是空的,与他们打交道,任何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所以看着这诡异的兵器桥,他没有选择跟上。

  白骨渊主人道:“柳家子,你知道吗,有时候你应该尝试着去相信一个人,因为只有这样,未来你才有资格去面对他们。”

  他们,又是他们,他们到底是谁,为什么孟劫和这白骨渊主人都说自己会遇到他们?

  柳寻香抬起眼睑,看着眼前的背影,深吸口气,问道:“那还请前辈告诉我,前辈口中的他们,究竟是谁....”

  白骨渊主人沉默。

  良久,他缓缓道:“我要给你看的东西,就是有关他们的。”

  说完,他不在理会柳寻香,径直消失在这兵器桥的尽头。

  柳寻香看着那漆黑的彼岸,一咬牙,踏了上去。

  兵器桥不长,柳寻香很快就走到了尽头。

  尽头处,白骨渊主人已经在等他。

  不过还没等柳寻香说话,他立刻全身寒毛直竖。

  因为在他伸身后,之前见到的那尊老李树精,正目光阴沉的盯着他。

  这是....这是那老李树的封印之地!!!

  柳寻香心中震惊,脚步开始不着痕迹的向后退去,口中问道:“白骨前辈,敢问这是哪?”

  白骨渊主人没说话。

  那老树精却桀桀笑道:“小爬虫,你说这是哪,之前你在老朽的封印上面,不是很狂的吗,怎么,这会儿知道怕了,不过你就算是怕也没用了,到了我的底盘,再可就由不得你狂了。”

  柳寻香鼓动浑身灵气,心中暗自盘算着,如果自己现在施展无瞳真身,以能够硬撼换胎境巅峰的战力能不能闯出这封印之地。

  白骨渊主人开口道:“道兄,莫要玩笑了,此子你动不得。”

  老树精桀桀笑道:“怎么,这么说来,这个小爬虫就是你们选的人?”

  白骨渊主人没再应声,转身继续朝里走去。

  柳寻香楞在原地,听得二人对话,心中疑惑,什么叫自己是他们选的人,他们选自己做什么,为什么又要选自己?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