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08章 再见白骨渊主人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26 14:53: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漆黑的大殿中,两旁的火把吞吐着焰舌,将阴灵明的影子照在墙上,忽大忽小,忽长忽短,犹如鬼魅。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丝毫冥子该有的姿态,整个人披头散发,目中带着浓浓的惊恐与愤怒,环顾四周,大声吼道:“出来,杂碎!!!”

  这近乎一个月来,他始终被困在这座黑暗的大殿中,不管他用什么办法,都没法走出这大殿。

  与其说这是座大殿,倒不如说这是座囚笼,因为这大殿的四周,既没有窗子,也没有门,有的只有那正前方,高高在上的白骨座椅和那时不时充斥在四周的怪笑声。

  “跪下!跪下!跪下!”

  这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有苍老的,有稚嫩的,有浑厚低沉的,有尖锐刺耳的,但不管哪一种声音,都在说着同样的一句话。

  “跪下!”

  向着那白骨座椅,跪下!

  “滚开!”阴灵明嘴角溢血,双目赤红,大吼道。

  最开始他还会质问凭什么,为什么,可后面他发现,不管他怎么问怎么说,这些声音都不会回答他。

  他们会说的,只有那一句话——跪下!

  一道血色长鞭在他的声音下,从虚空中突兀甩出,不偏不倚,刚好抽在了他的脚膝盖后的节骨处。

  猝不及防下,阴灵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膝盖将地面的青石板砸的粉碎,丝丝血迹顺着腿裤缓缓浸流在地面。

  他双腿此处,早已一片血肉模糊,里面红白相间,隐隐可见其白骨,显然,这近乎一个月以来,他不只一次挨过这样的鞭子。

  剧痛让这素来沉默的冥子浑身颤抖,手指更是将地面抓出一条条血槽,他愤怒,他无助,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遭受这些!

  “为什么!”

  “你们是谁!”

  “说话啊!!!”

  然而回答他的,还是那一声。

  跪下!

  这是整个冥殿,欠尸魔一族的!

  封印之地,亦不知过了多久,柳寻香只觉身体传来一阵撕裂的剧痛,将他的意识从混沌拉回,他紧促着眉头,缓缓睁眼。

  一道微光透过眼睑,刺的他有些睁不开眼。

  “好刺眼,这是哪.....”柳寻香下意识呢喃道,抬手挡在眼前。

  “桀桀。”

  周围回响着一声声怪笑,老李树精缓缓道:“小爬虫,你还不醒过来,难不成是舍不得老朽,想在这封印之地陪老朽一起烂成泥巴吗?”

  柳寻香甩甩头,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眼中逐渐恢复清明。

  “老鬼。”柳寻香看着那边比石柱子还粗几倍的树干,说道:“结束了?”

  老李树精道:“结束,你想得倒是美,如今修为也度给你了,你不得将这道誓给老朽化开?”

  若是柳寻香不破这禁制,这老李树便始终吃不得他。

  柳寻香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眼珠转动,心中刚闪过念头,顿时一根手臂粗细的根须便从上空朝他劈下。

  柳寻香一个激灵,缩地成寸爆发,纵身一闪躲了过去。

  看着地面上那触目惊心的鞭痕,柳寻香心有余悸。

  这一鞭子要是打到自己身上,恐怕自己这刚提升起来的南明离火身,马上就又要被打的分崩离析了。

  “老鬼,我又没说不破这道誓,你瞎激动什么!”他怒骂道。

  老李树精哼哼道:“你个小爬虫鬼心思太多,老朽不是很信你。”

  “......”

  柳寻香摸摸鼻子,他的确是不怎么想破这禁制,不过眼下自己要不破,这老鬼定然不肯善罢甘休。

  “罢了罢了,这老鬼虽然疯癫,但说到底,也是个可怜人。”柳寻香心中自我安慰一声,朝着老李树精拱拱手,道:“多谢前辈传道之恩,晚辈出去,必定竭尽全力,找到同样会《寰宇无极天》的人,将这道法原封不动,完完整整的传授给他。”

  说完,他顺势一拜。

  生灵境大能,被“他们”镇压,传授道法,度化修为,不管是哪一条,都值得柳寻香这一拜。

  老李树精显然是没想到他会有这么个动作,一时间有些呆滞。

  良久,他感叹一声:“小爬...子,你很不错,那些老家伙们还算没老糊涂,选的人,很不错。”

  “小爬子?还不如小爬虫来的好听呢.....”柳寻香起身,神情古怪,又问道:“前辈,那你可以告诉我,你口中所说的选中我是什么意思吗?”

  老李树精想了想,脸上露出一丝落寞,道:“告诉不了你,老朽在被镇压之后,似乎忘记了很多东西,唯一记得的只有他们,至于那些老家伙,我却是记不清他们的名字和他们一起经历过的回忆。”

  柳寻香叹息一声,喃喃道:“是因为与他们一战吗,他们不仅可以抹去在世间中有关他们的所有痕迹,还能抹去有关于他们的记忆吗.....”

  他正在深思,没曾注意,一条根须正卷着一片翠绿的叶子缓缓送到了他的面前。

  柳寻香往后一仰,见是片叶子,好奇道:“前辈,这是?”

  “《寰宇无极天》。”

  柳寻香目光颤抖,看着这不足巴掌大小的叶子,眼中闪过火热。

  这就是能够修炼到死灭境的道法,寰宇无极天!

  老李树精挥动着根须,将叶子贴在了柳寻香的眉心。

  柳寻香只觉额间一阵冰凉,一股清水渗透进皮肤的感觉传来,伸手碰去,那叶子早已消失在了额间。

  与此同时,他的识海中,那灰色空间的上空,罕见的出现了一片蔚蓝色的星空,璀璨的星辰在透过灰雾,烨烨生辉。

  星光投下,照射在那盘坐在识海中央的灰色小人身上,使得小人表面起了一层星光薄纱,看上去如梦似幻。

  短短几息时间,这《寰宇无极天》便被修灵从引气境直接修炼到了换胎境,柳寻香的脑海中,也凭空出现了几道大神通。

  只见他蓦然睁眼,眸子由原本的黑色变成紫色,紧接着,他伸出手指轻轻一勾,远处一根歪歪扭扭的树杈便飞到他手中。

  他看也没看,握住树杈,朝着那空中依旧演练的小人手中禁制挥去。

  如玉器摔碎一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这封印之地响起,那禁制,在柳寻香没有动用任何修为下,同样被一棍子抽的支离破碎。

  “这神通!”柳寻香的眸子中倒映着那碎成万千蝴蝶的禁制光芒,心中泛起涟漪。

  他通过《寰宇无极天》中一道名为极星瞳的神通,一眼便能看出这被修改后的禁制缺陷在哪,更要命的是,他发现这神通下,自己眼中的事物不仅可以变得十分缓慢,而且还能变得十分快速。手机端sm..

  这是蕴藏着动静之道的瞳术!

  柳寻香知道动静之道的厉害,他在晋升蜕灵境时就是想参悟动静之道,当时才略有感应,就能让整个青云大街上空的云彩静止不动。

  为此还遭受了不轻的反噬,而眼下,这老李树精居然能将动静之道参悟,凝炼出这等神通,实在可怕。

  这老李树精当年的身份,绝对非同小可!

  老李树精看着他眼中的紫芒,桀桀笑了起来,似乎很是满意,正要说话,却突然面色一变,阴阳怪气道:“又来了几只不怕死的爬虫,小子,要不是你将老朽上空的透气眼封印,老朽非要上去把这几只爬虫抓下来做肥料不可。”

  柳寻香听着这没头没脑的话,问道:“前辈,是谁来了?”

  老李树精冷哼一声,不在理他。

  就在这时,身后漆黑的虚无中,传来了陈子归的声音。

  “老前辈。”陈子归向老李树精拱拱手,转向柳寻香说道:“柳道友,老祖要见你。”

  老李树精冷笑道:“这老骷髅这次清醒的倒是蛮快的。”

  柳寻香不知道为何,觉得这老李树精话中有话,不过眼下也不便多问,只好朝着老李树精拱拱手。

  “老前辈,那晚辈告辞了,多谢老前辈不杀之恩,晚辈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他朝老李树精再次拜了一拜,便跟着陈子归走了出去。

  老李树精桀桀怪笑几声,不在作答。

  封印之地,也重新恢复了往日了冰冷孤寂。

  出来的路还是那兵器桥,柳寻香看着那灰蒙蒙的天,深深吸了口气,在这不见天日的封印之地里简直生不如死?

  他才不过不足一月,就已经有些受不了,真不知道这老李树精被关在里面几十万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陈道友,你对那老前辈知道多少?”柳寻香问道。

  陈子归道:“不知道,不过听老祖说,他是被那帮杂碎封印在了这棵万年李树里面,这封印下面别有洞天,禁制阵法强悍的紧,纵然是老祖的修为,也没法打破。”

  柳寻香目光闪动,道:“那你可知道这老前辈的身份?”

  陈子归闷闷道:“也不清楚,他活的太久远了,甚至比老祖都活的久远,这白骨渊还不是白骨渊的时候,他就被镇压在这。

  而且总是疯疯癫癫,问不出什么,老祖猜测,他可能是当年始祖那一战中侥幸存活下来的,只不过神智被杂碎们打散了,所以很多事情都记不得。”

  “好了,老祖在里面等你。”

  下了兵器桥,又转了几个弯,陈子归将柳寻香带到一处山洞口说道。

  柳寻香看着这深不见底的山洞口,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刚才离开封印之地时老李树精的话,不由得有些心悸。

  “这老骷髅,别我一进去就一口把我给吞了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