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12章 阳判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26 15:45: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二人不敢耽搁,急忙爬起来继续朝着外面的光亮处跑去,阴灵明在后面看着被绳子吊着的七颂,眼中闪过一抹晦涩。推荐阅读sm..s..

  “大和尚,你如今入了魔,出去也会生不如死,倒不如留在这白骨渊,与这水下白骨作伴,也好过你在出去卷入这场千万年的是非当中.....”

  这阴灵明眼中闪动的光芒,若是七颂此时睁眼,定会觉得这目光眼熟。

  因为这目光,与柳寻香的太像了.....

  山洞中,白骨渊主人将阴灵明的记忆抽出,打在了这千幻面上,目的就是要柳寻香化作冥子阴灵明,潜到冥殿,挤到冥殿的权力中心。

  为它尸魔一族日后颠覆冥殿,埋下暗子。

  “阴冥子,你快点啊!”

  前方,萧末晚见他还没动,急忙喊道。

  化作阴灵明的柳寻香心中一横,猛然松开绳子,绳子顿时如离弦之箭般的从手中滑落,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柳寻香深深的看了一眼桥下,转身离去。

  然而他还没走出两步,桥下,那掉下去的绳子如长了眼睛般从下面飞上来,径直缠在了他的腰间。

  紧接着,一阵金光璀璨,七颂双手抓紧绳子,足下踩着神通凝聚的金色竹竿,从桥下深渊中飞了出来。

  这一连贯的动作行云流水,等到柳寻香反应过来时,七颂已经稳稳的站在了桥面上。

  柳寻香默默看着他,如今的七颂虽然还是一身月白色僧袍,眉清目秀,但看上去,却全然没有了之前那般恬静淡然。

  但具体像什么,这种感觉,他确实说不出来。

  “看来阴冥子经过这白骨渊一行后,也似乎改变了不少啊.....”七颂双手合十,似笑非笑的说道。

  柳寻香眸子微眯,散着股淡淡的危险气息,平静道:“彼此彼此。”

  “哈哈哈哈哈。”七颂放声大笑起来,说道:“小僧,更喜欢现在的冥子。”

  说着,他缓缓走到柳寻香旁边,与他并肩而立,道:“期待未来某一天,能和冥子一起,杀个痛快,哈哈哈哈。”

  七颂大笑而去,留下柳寻香站在原地,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他终于知道这七颂此刻给他的感觉是什么了,这七颂,也好像是白骨渊主人安排进来,与自己一样带着千幻面的人一样!

  与此同时,一个更加可怕的想法也随之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这面具,你不带,有的是人带……”

  “据说每个从白骨渊走出来的人,对白骨渊内部的事都闭口不谈。”

  白骨渊主人的话和之前在白骨城时众人所说的话逐渐胶合在一起,揉做了一团。

  “这么说来,之前进来的,但凡能走出去的,都可能已经不是他们自己,而是…尸魔族人。”

  “那些真正的宗门修士,或者不听摆布的修士,则全部葬身在了这白骨渊中吗…”

  柳寻香目光颤抖的看向七颂的背影,眼角边无意间一道金光闪过。

  “那是……舍利子。”

  柳寻香身子一僵,缓缓吐出口气,将眼中的复杂压了下去,跟上了前面的三人。

  “我以为你要就在这陪这些骨头腐朽呢。”陆北仓见柳寻香追了上来,边逃命边嘲讽道。

  此刻柳寻香在陆北仓眼中就是阴灵明,而他跟阴灵明结怨不浅,如今眼看就要逃出生天,心情大

  好,自然忍不住要挤兑阴灵明几句。

  拥有阴灵明记忆的柳寻香,行举止都能完美将阴灵明描摹出来,别说是陆北仓,即使是与阴灵明想熟的冥殿中人,现在也未必能认出他真假。

  柳寻香闻也不说话,但却步伐加快,抢到陆北仓前面后反手一道神通朝他轰杀过去。

  陆北仓见这招式杀意凌然,嗤笑一声,掌心蓦然凝聚出一颗人头大小的雷球迎了上去。

  两道神通隔空相撞,不分伯仲!

  柳寻香虽晋升到了换胎境巅峰,但却用蓝色禁制将修为封印,如今展现出来的也不过是换胎初期修为。

  而这陆北仓能跟他硬撼,显然,后者经过这次幻境,同样突破到了换胎境。

  如此一来,当时一起进来的六个人,抛开小魔头不算,剩下的五人当中,除去苏炤灵,萧末晚和真正的阴灵明之外,剩下三人,应当全部晋升换胎了。

  七颂见二人又开始拌嘴,目光晦暗的扫了柳寻香一眼,便御着一苇渡江径直掠过二人,率先冲出了白骨桥坍塌的范围。

  身后的陆北仓顿时骂道:“这光头好生不讲良心,我们费死费活的把他揪出来,他到好,连个屁都不放就先跑了,你说这是人做的事吗!”.

  萧末晚苦笑,柳寻香则依照着阴灵明的秉性,冷哼一声,不做回答。

  很快,继七颂之后,三人也陆续跑出了断桥,回到了瓜田李下。

  结果刚一出来,柳寻香便感觉心头像是被压了一座大山般,有些喘不过气来。

  “洗墨书院…原来这白骨桥坍塌,是他们几个造成的。”

  在他前方正上空,几道身影虚空而立,正俯瞰着出来的柳寻香三人,这几道身影算不得多伟岸,但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压迫感。

  似乎这天地就是由他们撑起来的一般。

  柳寻香瞳孔微缩,就连心跳都不自主的慢了一拍。

  这就是几大势力的巨头吗.....

  在这几道身影旁,他看到了带着银制面具的傅映南,也看到了率先冲出来的七颂,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浑身黑漆漆的影子身上。

  这个就是他冥殿来的蕴象境大能,阳判!

  冥殿素来等级森严,最上面的便是殿主,当然,这个殿主只是冥殿在落圣星分殿的殿主,分殿主往下则是一婆两判十八王。

  而眼下这个,就是两判中主管冥殿外事的阳判!

  柳寻香略一犹豫,默默走到阳判面前,刚一临近,他便感觉到一股如渊如狱的浩瀚气息扑面而来,压的他几乎要跪在地上。

  这阳判,故意的!

  “阳判。”他催动修为,朝黑影拱拱手。

  黑影晃动,从中传出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

  “你居然没死在里面,这还真是让本座意外呢。”

  柳寻香见这阳判的确没看出来自己的真实身份,心中送了口气,不过听的这话语,却心中泛起了嘀咕。

  这阴灵明在冥殿,似乎不讨这个手握重权的判官喜欢啊。

  他没在说话,默默站在阳判旁边。

  这时,一道神念突然传来,在他识海中回荡道:“你出来时,可有看到那东域来的邪修柳寻香?”

  柳寻香心中一紧,缓缓道:“看到了。”

  “嗯?他人呢?”阳判问道。

  柳寻香犹豫片刻,道

  “不见了。”

  他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紧张,毕竟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一个十足的蕴象境大能,而且对自己映像并不好。

  不过好在这阳判知道阴灵明向来都是如此,也没计较,只是淡淡说了声废物,便没在语。

  柳寻香低垂着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边,陆北仓同样也回到了他陆家客卿身边,那是个白花胡子的老者,看上去倒是和蔼,但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丝毫不弱于阳判。

  灵宗同样也来了人,是个老妪,修为看上去似乎比场中的其余几人要弱上几分,眼下正一脸宠溺的揉着萧末晚的脑袋,嘴唇颌动,不知在跟萧末晚说些什么。

  一番对比下来,似乎就柳寻香的处境最缺宗门长辈的关爱……

  几名大能各自占据一方,相互间也不说话,突然,一股无色涟漪在虚空中蓦然出现,紧接着,一道声音在柳寻香耳边响起。

  “诸位,你们怎么看?”

  这无色神念中传来的是一名青年男子的声音,听方向,好像是从傅映南那边传来的。

  站在阳判身边的柳寻香顿时瞳孔一缩,心脏砰砰跳过个不停。

  自己…居然能听到蕴象境大能的神念!

  修真界中向来很多人都喜欢用神念传音,因为神念传音之有相互传音的人才能听到,旁人是根本听不到的。

  就算是修为相当的人,最多也只能感受到有神念在虚空波动,但却无法探知里面的内容。

  但眼下,柳寻香却完全颠覆了这个认知。

  他不仅能感受到神念传音,而且还能听到神念中的内容,要知道,如今的他也不过才换胎境,与蕴象境那是隔着一道天堑的。

  这突如其来的发现让他眼中闪烁着兴奋。

  殊不知,他的修灵本就比常人要强悍许多,如今随着他的修为晋升到了换胎境巅峰,修灵强悍的已经不弱于任何蕴象境初期甚至中期的修士。

  在加上他的修灵是有神秘灰雾和天劫,帝金焱脉组成,相当于变异修灵,所以自然能有些常人修灵不能比拟的特殊。

  “老婆子这边也没消息,那柳邪修或许已经葬身在了这白骨渊也说不定。”灵宗的老妪传音道。

  两禅寺那边,金光闪烁的汉子神念鼓动,道:“阿弥陀佛,自作孽,不可活,如此也省去了贫僧一道杀孽。”

  洗墨书院的青年又道:“诸位,你们莫忘了远古盟约,当时他初来的时候,你们就不以为意,以为他翻不起浪花,结果这次白骨城中生灵惨死,怨灵暴动,我洗墨书院几名弟子也遭他牵连,就连舍弟都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所有的事都在预示着我们,在这么听之任之,后果将不堪设想。”青年斩钉截铁的说道。

  柳寻香听得心中冷笑,合着这白骨城坍塌,他们是一点责任都没有,都是自己的错。

  站在他身边的阳判也散出神念,道:“邪修必死,这个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另外二人沉默,良久,陆家客卿突然道:“可你们别忘了,这东域邪修身后,还有那一位呢。”

  这话一出,洗墨书院的青年面色便有些不自然起来。

  那位,除了当年凭借一人之力,掀翻整个洗墨书院的孟劫之外,还有谁.....

  若不是忌惮他,这柳寻香,能活这么久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