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13章 冥殿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30 16:0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寻香初来中州,便被洗墨书院大祭酒废了一身修为,扔到书院大门外,这使得原本对他颇有些关注的几大势力巨头也因此有所松懈。

  一个被废了全身修为的小蝼蚁,已经不值得他们在费心思去关注了。

  后来还是七十二贤者之一的子非心觉留着他始终是个后患,便想出去将他彻底抹杀,只可惜等到子非出宗门时,却发现原本被扔在宗门外的柳寻香已经消失不见。

  柳寻香是怎么消失在宗门外的子非并不清楚,但不管是哪种猜测,这最后的结果,都让他心中产生一股浓浓的不祥之感。

  可中州之大,纵然洗墨书院势力再大,也有触及不到的地方,纵然他子非是换胎境老祖级的强者,一时半会却也无法找到柳寻香的踪迹。

  而柳寻香,也自此完全消失在中州,淡出了这些大能的视线中。

  东域少主来中州之事随着柳寻香的消失逐渐平复下去,所有原本关注这件事的人,也渐渐忘记了这个来自东域的土包子。

  直到在半年后,游家突然传来消息,说柳寻香现身在中州东部火云宗内,这个白发青年的影子才重新浮现在了一众大能的记忆中。

  洗墨书院和两禅寺得到消息,立即派出常玉等人前往火云宗拿人,却不曾想,此时的柳寻香已经彻底恢复修为。

  常玉等人在他面前,根本不敢有半点动作。

  子非在洗墨书院等了许久,不见常玉传回消息,心恐出事,便要亲自前往火云宗拿人,结果却又被告知白骨渊暴乱,怨灵肆意将白骨城屠戮一空。

  洗墨书院高层担心怨灵冲出白骨城,危祸中州,调令众多书院弟子前往各地镇守洗墨书院的势力封地,子非亦被临时受命。

  这也使得火云宗逃过一劫,柳寻香也错开了与子非的碰面。

  各大势力认为是白骨渊出了岔子,便纷纷派遣宗门强者前来探查,却无意间救下了已经被怨灵围攻,濒临垂死的书院弟子。

  傅映南。

  而后又从他口中,再次得知了柳寻香的消息。

  他不仅没死,还恢复了修为,与七颂等人一起进了白骨渊!

  这个消息对几大势力的大能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修为被废还能重新恢复,而且比之前更加强悍,这经历怎么听,怎么像当初的孟劫。

  当年的孟劫亦是被修士挑断经脉沦为废人,下山消失多年后,以力撼神玄境的修为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

  更让人头疼的是,他一个人掀翻了整个洗墨书院不说,后面也打了中州不少势力,两禅寺,冥殿,中州陆家甚至万物无极阁,都被他上过门。

  所以整个中州的修士对他都是又忌惮又恨的牙痒痒。

  眼下看来,这个柳寻香若是在这么放任下去,迟早是第二个孟劫,这是他们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他们也绝不允许,中州再出现这么一个离经叛道之徒!

  如此一来,这场原本是平息白骨渊暴乱反倒成了次要,找出柳寻香,将其斩杀却是成了几名大能来白骨渊的首要任务。

  不过眼下,在场的几名大能似乎并不齐心。

  柳寻香耳廓微动,听得这陆家客卿的话

  说完后,剩下的几人都沉默起来,心中不由得冷笑。

  这几个老东西都心心念念想将自己扼杀在摇篮之中,但却又畏惧自己的师兄孟劫,担心他发疯起来再将他们的宗门掀个底朝天。

  所以谁也不肯当这个恶人……

  阳判目光闪烁,看向灵宗的老妪,意思不而喻。

  灵宗老妪心中咯噔一声,急忙开口说道:“诸位道兄,我们灵宗比不得诸位家大业大,这件事老婆子做不得主,一切都要以万物无极阁的命令为准,所以暂时就先不掺和了,诸位道兄告辞。”

  这老妪虽然也是蕴象境,但无论自身的修为还是宗门在中州的地位,都远远比不上在场的其他几人。

  看的几人目光不善,她立刻就猜出来这几人心中的小算盘,所以将万物无极阁搬了出来,让他们投鼠忌器,自己好抽身离开。

  他们这些超级势力都不想招惹孟劫,灵宗这么一个连超级势力都不算的大宗门就更不想了,这也是为何当时柳寻香在灵宗时,灵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话说完,这老妪也不看其余几人早已铁青的脸色,带着萧末晚匆匆离开此地。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唯有萧末晚不明所以,走的时候还频频回头看向白骨渊深处,目光中满是期待,希望能再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洗墨书院的青年沉默,这灵宗一走,柳寻香出来后,几个老鬼肯定不会抢先动手,动手的事就又落在了自己洗墨书院的头上。

  这让他有些头疼。

  陆家客卿面上依旧挂着那慈蔼的笑容,丝毫不担心被几人逼迫动手,毕竟陆家老祖神玄后期的实力放在那,只要这些人脑袋没坏,就不会轻易得罪陆家。

  “真是越老越怕死,万物无极阁胆小怕事,没想到养的狗也是这样。”

  一道神念传出,却是柳寻香身边的阳判。

  不过他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灵宗要走,他也不能拦着,否则没得罪孟劫,却得罪了万物无极阁,也不划算。

  柳寻香听的他这话,双眼微眯,心中暗暗记下,这阳判,自己迟早要找机会弄死他....

  两禅寺的罗汉见场面又僵持下来,犹豫片刻,道:“阿弥陀佛,依贫僧看,若实在不行,我们还是将此事上报上去,让百战星盟派人下来处理如何?”

  百战星盟?

  柳寻香还是第一次听的这个词,眼中露出疑惑,难道是整个百战星域的掌权宗盟?

  他还没来的及细想,陆家的客卿老者已经率先反对道:“不行,这事要是传出去,我们落圣星的脸可就丢大了。”

  洗墨书院的青年思忖片刻,也附和道:“说不得,要是报上去,恐怕还会牵扯出之前隐瞒孟劫的事,到时候上面追责下来,我们在场的恐怕一个都脱不了干系。”

  两禅寺的罗汉默不作声,叹了口气。

  阳判怒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们说现在怎么办,进去的几个小辈都没人发现那东域邪修的踪迹,难不成真像那老太婆说的,死在了这废墟中不成?”

  洗墨书院的青年目光灼灼的看向白骨渊深处,少顷,道:“走吧,先回去,若是这邪修没死,迟早会显露踪迹的。”

  “只是到那个时候,希望诸位不要再抱着隔岸观火的态度了,否则后面他捅出事来,我们整个落圣星都要遭殃。”

  青年说完,抬手虚空一划,头也不回的带着傅映南走进去,消失不见。

  剩下的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各自打着小算盘假笑几声后,便带着自家小辈离开。

  唯有七颂,在跟宗门长辈回去时,隐晦的扫了柳寻香一眼。

  只不过在场的,谁也没注意,自七颂坠入白骨桥出来后,他的身边,便再也没见到那个扎着两根马尾辫,喜欢串人头葫芦的小姑娘。

  原本还压抑的四周随着大能们的离开,陡然一松,就连原本昏暗阴沉的天空也陡然一亮,放晴起来,将这白骨渊瓜田李下晒得泥土芬芳。

  阳判淡淡的扫了柳寻香一眼,冷漠道:“让你盯个人都盯不住,自己滚回宗门受罚!”

  说完也不理他,拂袖消失在虚空。

  留下柳寻香一人愣在眼底,两眼呆滞。

  “这阴灵明究竟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惹得这阳判这么不喜.....”

  不过好在,这阴灵明的记忆中有关于冥殿的位置所在,否则柳寻香别说受罚,他连回冥殿都回不去。

  略微整理了下记忆,柳寻香朝着北方一处,化作流光飞去。

  冥子和圣女的身份在冥殿的地位都不低,比亲传弟子还要高上一分,与殿内普通长老地位等同,仅次于分有封地的十八王。

  若是再能晋升到了换胎境,则地位与十八王平坐,不过相比起两大判官来说,还是要差的一些,但这对于柳寻香目前而,却已经足够。

  “有了这与十八王平起平坐的权力,接下来,便是要跟圣女幽怜争殿下之位了。”

  通过阴灵明的记忆,他了解道,冥子作为冥殿晚辈中的佼佼者,每三百年是有一次机会争夺殿下之位。

  而一旦成了分殿的殿下,就有机会出落圣星,去等级更高的冥殿参与少帝的竞选!

  冥殿少帝,作为冥帝的继任者,下一任冥帝的储位,在整个远古星空的冥殿中都属于核心人物,地位更是仅次于万古冥帝。

  其权力之大,甚至能罢免分殿殿主。

  白骨渊主人要柳寻香做的,就是成为这冥殿的少帝!

  柳寻香理清思绪,当时就是这圣女幽怜逃走时毁了白骨城的传送阵,这才使得众人不得不前往白骨渊,苏炤灵也因此被尸魔一族扣留。

  这笔账,他无论如何,都要跟这幽怜好好算算。

  十天后,中州北部悬渊山。

  柳寻香看着这昏暗的深渊,深吸了口气。

  若非是有阴灵明的记忆指引,他还真找不到这冥殿的地址会是在这个荒无人烟,深不见底的山渊之下。

  “这一步跨出去,身份就不同往日,我需得更加谨慎一些了。”柳寻香目光闪过一抹坚毅,纵身跃下悬崖,朝着山渊坠去。

  山渊之下,别有洞天。

  一道广阔无垠的阵法将整个山底笼罩着,让人看不到阵法后面的一砖一瓦,唯一能看到,感受到的,只有这阵法上传来的强悍威力。

  禁止任何生灵擅自闯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