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14章 奇葩主仆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30 16:0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冥殿的护山阵法复杂且当中充满死气,若是有生灵不小心跌落下来,恐怕没被砸死也被这阵法给化作一堆湮粉,磨灭的连渣滓都不剩。

  柳寻香运转生死道意,利用神通劫动将体内生机转化为死气,而后按照阴灵明的记忆打出一道印法烙在这阵法上。

  法印如水消融,阵法顿时泛起阵阵涟漪,露处一道仅供一人进出的豁口,柳寻香眯着眼看了看里面,感觉没什么危险,便径直穿了进去。

  这阵法就像屏障,将里外隔开,可谓是完全的两个不同的天地。

  阵法外是茫茫深渊,深不见底,阵法内却是雕栏玉砌,宫殿错落,山川河流,奇珍异兽,空中还时不时有成群结队的流光来回穿梭。

  其中每道流光中都站有一名修士,修为不低,都是凝脉境,柳寻香粗略看去,约摸不下百人。

  这是冥殿的巡逻弟子,像这样的巡逻弟子冥殿共有三批,每批百名凝脉弟子,分早中晚三个时辰不间断巡逻。

  再往里,一座最高的黑塔顶端上,一只硕大的眼珠骨碌碌转动着,来回不停扫视,目光覆盖冥殿的每个角落。

  在这强大阵法和紧密森严的守卫下,别说是人,恐怕连之苍蝇都飞不进来。

  眼珠在柳寻香跨入阵法时,目光就移在了他的身上,略做停留后,便再次移开。

  柳寻香见这目光没看穿自己的身份,也懒得去搭理它,左右看了一眼,便打算先回到属于阴灵明的行宫。

  只是一眼看去后,他才突然发现,这深渊下的建筑林立,而且都是采用的暗色木石建造,自己一时间竟根本认不清哪座宫殿是属于阴灵明的。

  殊不知,这由阵法覆盖的冥殿根本就没有如其他宗门一样的山门入口,进进出出的弟子都是随意选个位置打到印记就出去了。

  眼下自己没注意,胡乱选个位置进来,结果现在迷了路。

  正在柳寻香费心思想办法看看怎么能找到行宫位置时,远处一道流光突然朝他飞了过来。

  柳寻香双眼微眯,不过在看清这来人面相后,神情稍缓。

  流光中是名中年男子,面白无须,长得一脸憨厚正气,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冥子阴灵明行宫中的管事,唤做罗松。

  按照阴灵明的记忆,这个罗松是自幼就在冥殿做杂役,因为没什么靠山,又不会溜须拍马,便被人安排到了阴灵明的行宫,伺候这个在冥殿里并不受宠的冥子。

  这么些年里,主仆二人也算是相依为命了。

  罗松老远见到柳寻香,便露出真诚的笑容喊道:“小人罗松见过冥子,恭迎冥子回殿。”

  柳寻香淡淡的嗯了一声,心中暗道,眼下有这罗松带路,自己可算是不担心找不到自己的行宫了。

  这么些年相处,罗松也知道自己这个主子的脾性,闻也不气恼,急忙在前面带路说道:“冥子此番舟车劳顿,小人已经在行宫中备好了酒宴,为冥子接风洗尘。”

  这罗松没什么修炼天赋,也没什么办事能力,不过做事倒是很任劳任怨,再加上阴灵明不怎么理会杂事,所以他的行宫上下,都是由罗松在打理。

  阴灵明回来,罗松显然欣喜不已,一路上将行宫大小事务一一汇报,柳寻香对这方面也没什么经验,更不感兴趣,所以也就由着他讲。

  没一会,二人便一同回到了阴灵明的行宫。

  冥骸苑。

  虽说阴灵明在冥殿不讨人喜,但该有的待遇还是

  有的,这冥骸苑占地不小,且苑子中凉亭,荷池,书房,正堂等等应有尽有。

  这若是放在凡俗中,也算是大户人家了。

  柳寻香踏进苑子,四下望去,整个人顿时一愣,因为他发现,似乎整个苑子里,就只有自己和罗松两个人…

  “这阴灵明在冥殿混的这么差劲吗,堂堂冥子连个扫院子的杂役都没有.....”

  想到这,他不仅有些替阴灵明感到惋惜。

  身为冥子,在冥殿里享受不到任何冥子该有的东西,在外面却还要替冥殿承受尸魔一族万年攒下来的积怨。

  “也不知阴灵明还是否活着,心中是否后悔入了这冥殿。”柳寻香内心叹息一声。

  “冥子,到了。”罗松在前面说道。

  “嗯。”

  柳寻香擦肩过去,想着这空荡荡的苑子,突然回头说道:“我破境了。”

  罗松恭敬的身姿一僵,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而后急忙跪在地上道:“恭贺冥子破境,成为换胎境老祖。”

  “嗯,起来吧。”柳寻香应声。

  罗松起身,语气中满是喜气道:“今日冥子晋升了修为,应当庆祝下,冥子一会先吃着,小人马上去厨房再加两个菜。”

  “.....”

  柳寻香听得面色古怪,但却也没说什么,转头进了正堂。

  正堂中间,小巧的梨木圆桌上正放着三盘精致的小菜和一壶酒,两素一荤,酒香清冽,柳寻香闻得挑眉。

  “这冥殿,也就酒还行。”

  坐在桌旁,柳寻香自斟自饮,心中开始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阴灵明在这冥殿不受高层喜欢,但还能做到冥子的位置,说明他战力不俗,甚至可以说是这落圣星分殿年轻一辈的顶尖翘楚。

  按理说,这么一个年轻强者,未来甚至有可能去替落圣星争夺少帝人选的人,怎么会这么不受人待见呢?”

  柳寻香盯着手中的酒,莫名有些烦躁。

  “看来我得先弄清楚,这阴灵明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不讨冥殿众人喜欢,然后再来夺权。”

  没一会,罗松便又端来了两盘精致小菜,卖相很是不错,他将菜放在桌上后,便继续恭敬的站在一旁,低头不语。

  柳寻香见他这般,微微皱眉。

  “罗松。”他喊道。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破境了。”

  罗松一愣,抬头看向桌上的菜肴,心中疑惑,难道冥子今天心情好,想醉一醉,所以觉得的菜还不够多?

  “冥子....那小人再去加几个菜?”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

  柳寻香气息一滞,眼皮猛然直跳。

  “我,破境了。”

  他再次说道,而且这次,他在破境二字上咬的很重。

  罗松眉毛拧成一团,心道莫不是这冥子破境了心情大好不知如何表达?

  想到这,他又躬身跪在地上,恭敬道:“小人恭喜冥子突破蜕灵,成就换胎,愿冥子仙路可期,早日成道。”

  “……”

  柳寻香面色铁青,手指微微触动,胸腔更是起伏不定,直到良久,他才强行将想一巴掌把这罗松拍死的冲动按压下去。

  说真的,他自出生以来,当真是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憨的下人。

  “呼.....”柳寻香呼出一口浊气,缓缓道:“明日你去杂役院领些杂役弟子回来吧。”

  然而话

  说完,他发现,罗松一脸呆滞的跪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柳寻香眉头一皱,刚要发问,就听得罗松不可思议的说道:“冥冥冥子...你刚刚说了十六个字。”

  “你居然说了十六个字!”

  罗松如见鬼般看着他,似乎还没能从这震惊中反应过来。

  要知道,他自幼就来伺候阴灵明,五十年来,阴灵明从来都没有说过四个字以上的话,这让他如何能不震惊!

  柳寻香眼皮暴跳不已。

  其实他也不想说太多字,因为这样容易引起人注意,只是他发现,他如果不多说几个字,根本无法跟这个罗松沟交流。

  总不能说,大小事都要自己这个冥子去亲力亲为吧。

  结果这罗松下一句话,又差点让柳寻香体内灵气暴走。

  “冥子,可我们要不来杂役啊。”

  罗松见他面色不善,心知自己失态了,急忙反应过来说道。

  柳寻香揉揉眉心,咬着牙关道:“我已经是换胎境,地位与十八王等同,区区杂役院,敢忤我的意?”

  他眼下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就不信这罗松还没听明白。

  好在万幸,这次罗松终于是听明白了。

  他一拍脑门,欣喜道:“是啊,我怎么把这事忘了,眼下冥子您是换胎境,地位仅次于两大判官,我们说话做事,也不必要跟之前那般小心低调了,冥子放心,小人明日清早便去杂役院要人!”

  柳寻香见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心中竟莫名欣慰起来。

  “这罗松,还算有救…”

  “如今我晋升换胎境,做事可以高调一些,不过做人还是低调一些。”说完,他担心罗松没听懂,便又补充道:“不要将我能说出超过四个字的话的事传出去,我暂时还不想太多人知道。”

  罗松急忙点头,脸上的兴奋拧作一团,道:“懂,懂,小人明白,冥子您是要扮猪吃老虎。”

  “.....”

  柳寻香嘴角抽搐,赶忙挥挥手,将他打发下去。

  再多听他说几句,自己恐怕又忍不住想一掌毙了他。

  看着罗松屁颠屁颠离开的背影,柳寻香终于知道杂役院为何要将这罗松派来了。

  一个闷葫芦的主子再配上一个憨批的管事,这主仆二人想要在这勾心斗角的冥殿里翻身,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柳寻香洗漱好出来,见罗松不在行宫,想来应该是去了杂役院要人,便也没在意,自己随意吞了两粒辟谷丹,便准备修炼阴灵明记忆中记载的关于冥殿的神通道法。

  冥殿的核心道法名为《太宵寂灭真诀》,里面记载的神通都是由死气为基础衍生而来,相比于同境界的其他神通来说,攻击力上虽然差上几分,但破坏力上却要强上不少。

  尤其是在面对群体攻击时,更显优势。

  唯独遗憾的,是这《太宵寂灭真诀》最高只能修炼到蕴象境,在往上,就只能修炼冥殿的镇宗道法了。

  不过修炼也没坏处,至少在换胎境时,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如此算来,我现在除了清摇邪经,寰宇无极天之外,又多了门太宵寂灭真诀,再配上杀神白越的神通,自创的劫动和抢来的几道神通,换胎境应当是够用了。”

  柳寻香心中颇为满意,如今的自己却是再也不用过之前那般紧巴巴,没有神通压身的日子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