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15章 执法堂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30 16:0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冥殿的核心道法太宵寂灭真诀对如今的柳寻香而,并不算太晦涩,左右不过两个时辰,他便就已经将其修炼到了换胎境层次。

  在往上,是道法最后一层的蕴象境,那是需要蕴象境的修为去做支撑才能衍算修炼的,眼下柳寻香修为不够,所以也没有急于求成。

  他修炼完后,耳边听的苑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心想当是罗松带着杂役回了,出门准备去看上一看,结果刚走到正堂,就看到一群黑衣修士从大门外冲了进来。首发..m..

  来的不是罗松。

  柳寻香眉头一蹙,停在正堂中央,冷冷盯着这群修士。

  黑衣修士共有十人,皆为凝脉境修为,进大门后立刻分立在两旁,似乎像是在迎接什么大人物的到来。

  果然,这黑衣修士刚站好,门外就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

  “冥子,哈哈哈,您真是让弟子好等啊,弟子在宗门可是足足等了十天,终于是把您给等回来了。”

  这话倒是没什么毛病,只是阴阳怪气的语气听上去极为刺耳,让人浑身不适。

  柳寻香定睛看去,只见大门处,一个人高的肉球从门外滚了进来,等到这球儿近了,柳寻香才发现,这球儿还有胳膊有腿儿。

  却是个大腹便便的男子。

  这男子实在是太胖了,他每走动一步,身上的肉就会跟着颤抖两下,就连那张面孔上的眼睛,都被肥肉挤的只剩下绿豆儿大小。

  “庞储。”

  柳寻香认得此人,是冥殿执法堂的管事。

  冥殿中共有三堂两殿,由冥殿高层分而治之,其中三堂归鬼婆掌,两殿归判官管,殿主统御整个分殿,座下立着鬼婆和两大判官。

  而这执法堂就是三堂之一,里面的最高掌权者,就是一婆二判十八王中,地位仅次于冥殿分殿主的鬼婆。

  柳寻香在这之前,就从阴灵明的记忆中大略了解过冥殿的一些情况,其中就发现这冥殿的权力分配很有意思。

  执法堂隶属阴判执掌的杀生殿下,但却又不归阴判管,而是直接受命于鬼婆,对鬼婆负责,可偏偏杀生殿又掌握着执法堂的修炼资源分配,执法堂每月能分多少灵石丹药,全看阴判心情。

  结果这阴判的地位又在鬼婆之下,但巧的是两大判官直接听命殿主,对冥殿分殿主负责,如此一来,鬼婆就是想施压都没地方使。

  如此环环相扣,层层交叉的制约,使得冥殿的权力,最终全部集中在了分殿殿主,这个冥殿分殿中实力最深不可测的人身上。

  柳寻香为此还感叹过,这万古冥帝不愧是从神朝时代活下来的老怪物,如此变态的权力交织,使得下面的人天天忙着勾心斗角,哪还有心思作乱。

  ……

  眼下这执法堂的管事突然过来,柳寻香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执法堂向来倚仗着靠山结实,在冥殿中可谓是横行霸道,其他院见到他们都是退避三舍,噤若寒蝉。

  而唯一能压住他们的杀生殿却又不理杂事,只负责诛杀冥殿叛徒,抹杀逆党,一来二去,这执法堂在冥殿中已然肆无忌惮。

  庞储身为执法堂管事,又是冥殿长老庞枭之子,所以在宗门走路向来鼻孔朝天,谁也不怕,尤其是对待低阶弟子,更是如待猪狗一般。

  在冥殿内部可谓是臭名昭著。

  眼下见到这庞储,千幻面中有关于他的记忆顿时蜂涌入柳寻香的识海,柳寻香灵识波动,翻动记忆,却突然发现,这阴灵明似乎跟这庞储之间还有不小的矛盾。

  这让他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阴灵明不讨人喜也就算了,怎么还一堆麻烦事。”

  原来,当年庞储跟阴灵明二人曾为争夺冥子称号,明里暗里打了不少次,只不过每次都是以庞储失败而告终,最后与冥子之位失之交臂。

  说起来,这庞储天资其实也不算差,年纪轻轻修为已经远超同辈,甚至在阴灵明没展露头角时,大有内定冥子的势头。

  可谓是风光无限。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几乎已经内定的冥子,却被后来强势崛起的阴灵明打的差点自闭。

  以至于落选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最后还是他爹庞枭利用宗门长老的身份,以将他塞到了执法堂的条件连哄带骗,才将他给骗出来房来。

  不过自那以后,他就颇有些自暴自弃的倾向,在执法堂里也经常想找机会整死阴灵明,不过阴灵明向来话少,又深居简出,愣是没让他抓到把柄。

  他不死心,便逮着机会就挤兑恶心阴灵明,直到后来阴灵明出去找陆北仓打架,常年不回宗门,他才消停下来。

  这不,十日前,他从自己爹庞枭那听说阴灵明又要回来,便早早摩拳擦掌准备着,日盼夜盼,十天里一直守在执法堂,不眠不休。

  为的就是堵阴灵明。

  “是我。”庞储挺着肚子,一对儿绿豆眼闪烁着精光,说道:“本管事听人传你去了白骨渊?”

  柳寻香知道他就是来找事儿的,但眼下摸不清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便淡淡的嗯了一声。

  这庞储见他承认,顿时眼中一亮,大叫道:“好!”说着,他大手一挥,道:“来啊,将我们的阴冥子请到执法堂去喝喝茶。”

  “好家伙,上来就拿人。”柳寻香眼中泛冷。

  这执法堂可不是好进好出的地方,一旦进去了,就是白的他们也能给你写出黑的来,千百年里,能从里面活着走出来的,掰着指头都能数清。

  左右两边各自上来一名弟子,欲要拿下柳寻香,柳寻香双目微眯,淡淡的扫了二人一眼,换胎境修为蕴于目力之中,一扫之下,两名弟子顿时扑通一声跪在了他面前,面面相觑。

  突如其来的一跪,别说把庞储整的一愣,就连这两名弟子都莫名其妙。

  他们只觉这“阴灵明”的目光似有无穷威压,仅仅一眼,不仅让他们身子跪下,甚至就连识海的修灵都自甘臣服。

  那是没有任何压迫和不愿,完完全全下意识的自愿跪在“阴灵明”面前。

  “……”

  “你放肆!”庞储反应过来,立刻尖着嗓子叫道:“阴灵明,你好大的胆子,敢让我执法堂的弟子跪你!”

  执法堂听命鬼婆,在他们看来,别说一个冥子,就是十八王,他们都敢上去缉拿一个试试鲜,这让他们跪一个冥子,简直是奇耻大辱!

  柳寻香闻,抬起眼睑又扫了他一眼,道:“跪冥子,该。”

  这一眼同样蕴含着换胎境的无上威严,这庞储如今还是化丹,虽不至于向那二人一般立刻跪下,却也是被这目光中的威压压的身上肥肉一阵乱颤。

  脸色更是憋红的就像是煮熟的猪头一般。

  压力,强悍到无以复加的压力!

  “这阴....灵明....他他他...他换胎了!!!”庞储那绿豆小眼中满是惊颤。

  柳寻香见他还在坚持,心中暗道,自己要想争权,就必须先夺势,而眼下,这庞储倒不失为自己夺势的最佳人选。

  一念至,他目光一凝,低喝道:“跪下!”

  这声音如炸雷般在庞储耳边响起,震的他五脏翻涌,再也坚持不住,扑通一声,膝盖将地面砸出两个深坑。

  “阴灵明!!”庞储悲愤交加,咬牙切齿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可知我代表着什么,我代表着执法堂,我代表着冥殿的规矩,你让我跪你,你这是犯上,你这是要造反!!!”

  庞储尖锐的嗓音刺得人耳膜生疼,柳寻香站在台阶上,眉头微蹙,道:“聒噪。”

  “…....”

  庞储的声音戛然,却是柳寻香用禁制将他的嘴封住。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庞储说不出话,只能面容狰狞的瞪着柳寻香,以呜呜来宣泄自己的愤怒。

  其余众执法堂弟子见状,一时间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只能纷纷眼观鼻,鼻观心,低头装作没看到一般。

  柳寻香缓缓走到庞储面前,蹲下身子,盯着他那涨红的脸,伸手拍了拍,道:“有下次,杀。”

  冰冷的话语,眼中凛冽的杀意,让庞储背脊发凉。

  这“阴灵明”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庞储咽了咽口水,如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柳寻香挥手散去禁制,淡淡道:“滚。”

  庞储见禁制和威压都消失一空,急忙后退躲到大门口,喘着粗气心有余悸道:“阴....阴灵明,我可告诉你,我是奉长老之命让你去执法堂问话的。

  你今儿个要不去也行,我会将刚刚发生的事原原本本上禀给鬼婆她老人家,到时候追究下来,别说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庞储指着柳寻香,色厉内茬。

  柳寻香看着他,沉默不语。

  “眼下自己还不清楚这冥殿高层对阴灵明到底是什么态度,而且往日里阴灵明都是低调隐忍,若是自己突然表现的太过强势,恐怕会引来怀疑。”

  柳寻香权衡利弊,心中有了打算,迈步走向大门,庞储见他又走向自己,顿时头皮炸裂,汗毛倒竖。

  “阴灵明,我爹可是内门长老,我也是执法堂管事,你杀我你也活不成的!!!”

  柳寻香眉头紧皱,道:“去执法堂。”

  “……”

  庞储身子一僵,有些讪讪。

  “等去了执法堂,看我整不死你....”他看着柳寻香的身影,眼中涌出一抹怨毒。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又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我告诉你们,我们冥子如今已经是换胎境的大修士,老祖级的人物,能理解不,十八王知道吧,冥子他老人机现在就是跟十八王平起平坐的。”

  “你们放心,以后在这冥殿,绝对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再敢来招惹我们!”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