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16章 夺势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8-30 16:0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却是罗松去杂役院要人回来了。

  罗松今天很是开心,比以往五十年中任何一天过的都要开心。

  因为他今日去杂役院中要人时,那些平日里对他明嘲暗讽的杂役们在听到他说阴灵明成为换胎境老祖后,各个都如换了张面孔般,对他点头哈腰,松哥松爷喊个不停。

  这是罗松自入了冥殿的五十年里,从没有过的待遇。

  而给予他这样荣光的,就是他任劳任怨伺候了五十年的主子,冥子阴灵明。

  因为他成了换胎境修士,成为了与十八王平起平坐的存在,成为了今后这冥殿里,再也没有任何人敢随随便便招惹的老祖。

  这五十年的积怨终于得以释放,他罗松在这冥殿内,也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不仰人鼻息了。

  “你们以后都老老实实跟着我,跟着冥子,你们要相信,要记住,未来,这冥子行宫杂役这个身份,必将会成为你们引以为傲的资本....”

  罗松继续唾沫横飞的跟身后一帮杂役们吹嘘,浑然没注意大门内走出的黑衣修士们。

  “一会见到冥子,都给我打起精神,喊的话要整齐,要洪亮,要....”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咳咳。”

  罗松正说得兴头上,突然闻得身后传来一声咳嗽声,紧接着,他发现自己面对的这些杂役们都目光古怪的,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确切来说,是盯着自己的身后,这让他脑海中闪过一刹那的疑惑。

  “他们的目光为什么这么怪异?”

  带着这样的疑问,罗松转身,不偏不依,正好撞上了柳寻香、庞储和几名执法堂弟子齐刷刷的目光。

  “.....”

  场面顿时变得极度尴尬起来。

  因为此刻的柳寻香,正被执法堂的弟子夹在中间,就差手上没带上镣铐枷锁,这场面,怎么看怎么都让人无法往好处去想....

  执法堂弟子各个牙关紧咬,努力憋着以免自己笑出声来。

  唯有庞储,捧着跟八月怀胎女子大小的肚子放声大笑,道:“没人敢动,横着走,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

  刺耳的笑声,古怪的目光,让罗松的面色顿时变得青红交加,尤其是脸颊处,更是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这一刻,他整个人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自己的主子明明已经换胎境了,可为什么……

  罗松自然也是认识眼前这个胖的跟个球似的男子是谁,也认识这几名穿着黑衣的修士是什么身份,但愈是知晓,就愈发觉得丢脸。

  “我已是换胎境,今后在冥殿做事可以高调一些…”

  柳寻香昨夜告诉他的话,还在耳旁回荡着,若不是因为这句话,他今日也不会如此开心到以至于失态。

  可眼下,面前的一幕却是给了他当头一棒!

  以他的脑袋根本就想不到能有什么理由来解释这一幕。

  “冥...冥子....”他嘴唇颌动,嗫喏道。

  柳寻香冷冷的扫了还在捧腹大笑的庞储一眼,庞储顿时讪讪,收敛了笑声,不过眼中的嘲讽却还是依旧浓烈。

  他走到罗松旁边,神情古怪,似乎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最后只能抬手拍了拍罗松的肩膀。

  说实话,罗松吹嘘的话,就连柳寻香自己都有些听不下去。

  “这罗松,自己对他的期望终究还是错付了.....”

  柳寻香的确说过要高调的话,但也说了做人要低调些,只可惜,他只记住了前半句,而且还仅仅是停留在记住,并未理解。

  “冥冥冥....子..我...你这?”罗松急忙死死的攒住柳寻香的衣袖,想要问个清白。

  柳寻香叹了口气,抽出袖摆,跟着执法堂弟子离开了冥骸苑。

  罗松呆滞地看着逐渐消失的背影,木讷转头,却见身后那帮杂役弟子早已做鸟首散去,身子又是一僵,也没了心思再去将他们追回。

  最后只能自己一个人失魂落魄的扶着苑子大门,眼神空洞,看上去就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孤独落寞。

  一路上,庞储走在前面,浑身肥肉时不时颤抖两下。

  却是他一想到刚刚罗松在杂役弟子面前吹嘘冥子,结果冥子就被自己执法堂的人带走时那副见了鬼的神情,他就克制不住想笑。

  经过这么一闹,他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传遍整个冥殿,到时候,这阴灵明在冥殿的地位和权势,就算是真的臭了。

  “任你是换胎境老祖又如何,手下没有人愿意给你效力,看你还能蹦跶到几时!”庞储心中越想越兴奋,最后索性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嗝....”

  “笑你大爷!”

  却是身后的柳寻香见他这般,眼中冷意闪烁,上前朝着他那如磨盘大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柳寻香调动的修为不多,刚刚在蜕灵初期的样子,既踢不伤他,力道又刚好能将他踹个狗啃泥。

  执法堂所在的位置不算偏僻,在加上庞储故意为之,带着柳寻不停绕路,还尽往人多的地方带,所以一路上不少弟子都看到了“阴灵明”被带去执法堂。

  这样下去,柳寻香若是再想夺势,就更加难了。

  柳寻香也是明白这庞储的意思,所以一路上都在寻机会,挑时机,眼下正好这庞储自己撞到他刀下,他岂有放过之意。

  于是便有了这当场踹庞储一脚这一幕。

  如此一来,这冥子“阴灵明”被庞储押解到执法堂的消息马上就会变成冥子“阴灵明”当众踹执法堂管事的屁股,庞储唯唯诺诺却不敢多。

  如此逆势翻盘,瞬间就能涨了阴灵明的威风。

  柳寻香自幼离家出门闯荡,摸爬滚打下练就了一身的心机手段,这庞储却从小到大没出过冥殿半步,始终活在他爹和宗门的羽翼下。

  论心思手段,他对付阴灵明还行,但要想戗住柳寻香,却是有些天方夜谭了。

  天上的巡逻弟子,地上的路过弟子见到这一幕,目瞪口呆。

  “这…这不是冥子吗,他他他居然敢当众打庞管事!”

  “以前觉得这阴冥子就是个纸老虎,不过眼下看来,到是让我有些佩服起来了。”

  “兄弟们,快来看,庞管事当众被冥子给揍了。”

  这些语声不大,但庞储好歹也是化丹境修士,周围别说小声说话,就是有只蚊子嗡,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更何况这些话的声音,比蚊子声还要大上几分,这让他整个人脸色再次刷的一下通红起来。

  他连爬带

  滚起身,指着柳寻香,气的浑身哆嗦。

  “阴灵明!!!”

  “你偷袭执法堂管事,你这是在挑衅冥殿的宗律!来人,给我打,往死里打!”

  庞储气的暴跳如雷,十名执法堂弟子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敢第一个动手。

  将眼前这个青年冥子的身份放在一边不说,他还是实打实的换胎境老祖,别说他们几个小鱼小虾,就是执法堂的堂主来了,也打不过他啊。

  柳寻香双眼微眯,又生一计,嘴角挂起一抹冷笑,缓缓走到一名弟子面前,说道:“打我?”

  这名执法堂弟子顿时一个激灵,低着头,脑袋如拨浪鼓般摇晃着。

  打你,那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冥子虽然不讨人喜,但按照冥殿的规矩,冥子对核心弟子以下的弟子,是有生杀大权的!

  柳寻香又走到另一个弟子面前,问道:“打我?”

  这弟子亦是如此,摇头后退。

  如此,柳寻香一连问了十人,十人皆摇头后退,他这才缓缓走到庞储面前,道:“打我?”

  庞储早就被他刚刚这装模作样的样子气的七窍生烟,眼下见他又来问自己,脑袋顿时一嗡。

  “妈的,老子活这么大,就没见过像你这么贱的人!”庞储心中怒吼一声,也顾不得其他,扬起如馒头大的拳头便朝着柳寻香的脸上挥去。

  “老子成全你!”

  然而,还没等他的拳头抵达柳寻香的面前,他就发现,柳寻香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不对!

  一阵钻心的痛从庞储心窝传来,他整个人身子暴退,却是柳寻香抢先又是一脚踹在了他的心窝上,强劲的力道使得庞储的身子直直将一座岩石假山和一座宫殿撞的粉碎后,才停下了暴退的趋势。

  这一幕,看的周围弟子眼皮暴跳。

  “乖乖,这冥子有点猛啊.....”

  硝烟弥漫,乱木碎石,还有那废墟下传来的微弱闷哼,无一不再刺激着在场弟子们的神经....

  柳寻香回头环顾周围弟子,突然将身为换胎境的修为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在原地形成一股如龙卷风般的气势。

  “我,是冥子。”

  “.....”

  终于,一名离的近的弟子忍受不了这换胎境的压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恭敬喊道:“执法堂弟子张大壮参见冥子。”

  紧接着,周围的冥殿弟子陆续开始下跪。

  “执法堂弟子刘东参见冥子...”

  “丹器房弟子宴九参见冥子...”

  “杂役院弟子朝光宗参见冥子....”

  一声声参见冥子,将那废墟下的声音掩盖,将这冥殿原本最没势力的阴灵明抬高。

  柳寻香的目光一一扫过他们,他知道,这一刻,不管在场的他们甘愿或不甘愿,在他们低头参见自己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说服了自己。

  他们要臣服冥子!

  他们只要臣服过这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无数次,最后,成为习惯,臣服冥子的习惯,这,就是柳寻香要看到的势!

  夺势,他做到了!

  哪怕眼下周围的弟子不算多,甚至连整个冥殿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柳寻香相信,星星之火,未来必将燎原!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