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道为仙 第429章 殿下之争

小说:止道为仙 作者:以墨换酒 更新时间:2020-09-13 15:00: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今日本来是无事的,可柳寻香在房间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神念,邀他来赏月台一见,他虽没跟幽怜说过话,但能有修为本事百里传音给自己,还是个女子的,也就只有这圣女幽怜。

  索性他也恰巧想会会这圣女,如此,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看着地上碎成渣滓的石桌,柳寻香挑眉,终于抬起眼睑打量起了面前这个女子。

  “我们二人之间,到底是谁给谁活路还没定下来呢,你怎么就这么确定了.....”柳寻香心中哑然,缓缓道:“说来听听。”

  看的柳寻香这幅样子,幽怜第一次觉得,眼前这名青年是如此令人厌恶。

  她平复了下心情,说道:“很快就要进行殿下之争,胜者将作为冥殿的序列之子,替冥殿去争夺落圣星最强序列之子的名额,此事你应该听说了吧?”

  不过说完,她又立马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眼中带着嘲讽道:“哦,我忘了,你虽然现在手中有权,今非昔比,但想来还是没人会告诉你这件事,抱歉了。”

  的确,柳寻香并不知道这件事。

  他知道这其中原因,所以也不觉得尴尬,淡淡回道:“下人说过。”

  “下人?”幽怜一愣,此事还没公布,除去冥殿高层外,就连核心弟子都未必知道,他府邸的下人怎么会听说?

  随即她反应了过来。

  这柳寻香是在拐着弯说她是他的下人!

  “阴灵明!”幽怜银牙紧咬。

  “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今日找你来,是想让你退出殿下之争,作为补偿,我可以保你做下一任落圣星分殿的阳判。”

  “......”

  柳寻香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诧异。

  阳判可不是光有蕴象境修为即可,当中还要有诸多因素在里面,可眼下这阳判一职,在幽怜口中,却如同买菜砍价一般轻松随意。

  要知道,圣女在冥殿的身份,与冥子等同,如今她晋升换胎境,也不过是十八王级别,屈居阴阳二判之下的。

  如此,她又是哪来的底气跟自己说这样的话?

  柳寻香想不明白。

  见柳寻香神情有异色,幽怜终于扬起一丝笑意,从二人接触到现在,她总算是扳回一局。

  “你不要不信,我有这个本事,作为诚意,与你共掌执法堂,我什么都不会插手,甚至可以替你将执法堂从鬼婆手中彻底夺过来,成为你的执法堂。”幽怜乘胜追击,继续蛊惑道。

  柳寻香不动声色,心中却在暗自盘算这幽怜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势力。

  从阴灵明的记忆中,他知道这幽怜并不是那种轻浮之人,她既然能说出这种话,就一定会做到,只是他不懂的是,既然这幽怜有可以操纵冥殿的能力,为何还要找他让他退出殿下之争。

  只要她愿意,她完全可以成为下一任的冥殿阴判才对。

  “原因?”他问道。

  给出的砝码是一回事,柳寻香还想知道她为何要这么做。

  幽怜冷笑两声,道:“阴兄,说你开窍吧,可有时候你又犯蠢,你难道不知道,有些东西,知道太多反而不会快乐吗?”

  柳寻香抿着唇,良久,道:“在我看来,冥殿殿下的身份比阳判值钱多了,你开的价,我不满意。”

  在柳寻香说道“冥”字时,幽怜的那一双青色狐狸眼就已经瞪得老大。

  至于后面的话,幽怜已经没有去听,因为她此刻的脑子里,满脑子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这阴灵明,他他他...他居然说出了超过四个字的话!

  阴灵明说话从来不超过四个字的事,中州皆知。

  所以幽怜震惊,也在情理之中。

  想当初罗松在听到柳寻香说出超过四个字的话的时候,可比她现在还要震惊。

  柳寻香看着她这样子,猜到了她的想法,心中颇有些无奈,他也是没办法,若是在这冥殿混日子,说四个字也就算了,可如今自己要夺权,走到冥殿的核心权力圈子中,面对的人也会比以前更加难对付。

  四个字,根本不够用。

  “有你吃惊的时间,还不如好好考虑下我刚说的话。”柳寻香露出一丝无奈。

  幽怜终于反应过来,看着他,一时间却突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

  “阳判这个代价,不够。”柳寻香看出了她的状态,只好补充道。

  幽怜定了定心神,道:“那你想要什么,落圣星分殿殿主之位?”

  柳寻香不答,问道:“不如你先告诉我,你能付出的最大代价是什么。”

  幽怜沉默。

  柳寻香冷笑,起声说道:“如果你能给出的代价止步于阳判,那还是把这心思放在肚子里会好一些。”安卓

  说完,他转身离去。

  “我要去百战星盟。”身后,幽怜突然说道:“非神玄境无法走出落圣星,想要出去,就只有成为落圣星的最强序列之子或者成为冥殿的殿下,而成为最强序列之子的代价太大,我没必要舍近求远,所以我让你退出殿下之争。”

  柳寻香停下脚步,回首看向她,眼中带着嘲讽道:“你还真是实在,心里想的和你长得一样美。”

  幽怜知道他在挤兑自己,起身带着愠怒道:“阴灵明,我不想杀你,你将落圣星分殿殿下之位给我,未来我可以让你做我的仆从,但若是你执意要争,别怪我下杀手。”

  柳寻香笑着摇摇头,转身离去。

  “堂堂冥殿圣女,居然是个异想天开的疯女人,真是可笑。”

  听着远处传来的嘲讽,幽怜的眼中渐渐露出杀意。

  “给脸不要脸,若不是族了问题,你这种实力,跟我提鞋都不配。”幽怜的那对儿青色狐狸眼中绿芒闪烁。

  等柳寻香回到冥骸苑,宏九已经在他房前的小苑中静候。

  见柳寻香从外面回来,他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不过很快又被他掩盖下去。

  “冥子,鬼婆那边传了令,今日圣女幽怜就将正是入住执法堂,另外,听风声,好像殿下之争也将要开启了。”

  柳寻香刚走到台阶上,听到这话,转身问道:“这么说来,墨影流也要出关了?”

  殿下之争是冥殿的盛事,胜者将作为冥殿的殿下,推荐到百战星盟的冥殿中与百战星域其他冥殿的殿下共同修炼,争夺少帝之名。

  而败者,则将留在冥殿,至于是做高层还是被悄悄处理掉,就全看掌权者的心情了。

  如此盛世,殿主、鬼婆和阴阳判官自然是都会到场。推荐阅读sm..s..

  墨影流作为冥殿落圣星分殿殿主,神玄中期大能,神通道法诡异莫测,柳寻香不敢确保能不被他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他要确定墨影流出关的时间,好早做应对。

  宏九道:“是的,殿下之争是冥殿的大事,历年来都是由殿主亲启,一般是进入幻境,在境中试炼,至于幻境中的试炼内容,每年都是不一样的,不过冥子也不用担心,进入试炼之前,会有弟子将试炼中会出现的一些情况写好送到府邸上来,冥子到时候可以看看。”

  等到宏九离开后,柳寻香还在门前伫立。

  “区区杂役居然知道这么多事,你主人让你来柳某这,也不知是聪明还是愚蠢。”

  一晃半月过去。

  这一日,柳寻香如往日一般修炼完,坐在庭苑独自下棋,刚落下黑子,就听得宏九匆匆忙忙的脚步声由远到近走了过来。

  待到宏九到了他身后约莫五步远的距离时,他停下脚步,恭敬道:“冥子,司礼房差人送来了名目。”

  名目,便是殿下之争需要进入的幻境内部明细,虽然只有粗略的介绍,却也聊胜于无。

  柳寻香目光盯着棋盘,淡淡问道:“陪我下棋。”

  宏九一愣,见他不似开玩笑,急忙道:“小人目不识丁,斗大的字都认不全几个,哪里会这些文人雅士的东西,冥子若是一人下的无聊,小人可以去司礼房那边找几个先生过来陪冥子过上几局?”

  柳寻香不答,却将手旁装有白子的棋瓮送到棋盘对面,这意思在明显不过。

  他要宏九来下!

  宏九见状,知道今日是逃不掉,只好硬着头皮过来坐下,拿起白子闭着眼睛胡乱寻了个点下,结果还没等棋子触到棋盘,柳寻香突然说道:“若是胡乱下,我今日便将你的人头放在这棋盘上做子。”

  宏九拿子的手一颤,目光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青年。

  “他...不是说他说话都不超过四个字吗!”

  柳寻香无视他的表情,盯着棋盘道:“你的手再抖抖,今日你的头就能留下了。”

  “......”

  宏九急忙抽手,都顾不得将棋子放在瓮中,急忙起身跪在地上,额头紧贴地面,低声讨饶道:“冥子恕罪,小人什么都没听见,小人今日也没来过这小苑,小人什么也不知道。”

  接连的讨饶却没换来柳寻香的半点波澜,他淡淡道:“继续下棋。”

  宏九颤抖着身子,咽了眼口水,重新坐到位子上,他重新拿起一粒白子,犹豫半晌,才下在了棋盘的一个点上。

  至于他之前的那颗白子,早已化作湮粉,正安静的躺在他左手的掌心中。

  柳寻香见他落子,便也拿起一粒黑子落下,主仆二人,你来我往,直到夜幕将至,才纷纷停手。

  而此时这棋盘上,黑白棋子化作黑白二龙,将这棋盘分割而治,其中白龙步步为营,进攻不足但防守有余,反观黑子,初看之下大开大合,气势磅礴,若再细看,就又发现这当中处处暗藏杀机。

  若非这白龙谨慎而又不贪,恐怕早已被它撕个粉碎。

  宏九擦了擦额间冷汗,讪讪道:“冥子,小人棋技拙劣,扫了冥子雅兴,还请冥子勿怪。”

  柳寻香不答。

  宏九见状,朝他拱拱手,躬身退下。

  结果还没等他走出两步,柳寻香突然说道:“殿主他老人家就没有其他话让你带给我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