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标铜 > 第四章 广施教化不为功(二)
    婆罗洲北的崇山峻岭中,总是绿树成荫,四季如夏,因着终年无有大风浪,甚至连景致也显得缺些神韵。顺着海岸的尽头放眼而去,在靠近内陆的地方,洼流河在此处打了几个弯,圈出了一片肥沃的平原,世代在此耕作渔猎的几处小村落环绕其间,那是被称为古打毛律的沃野。若是能够沿着洼流河逆流而上,往古打毛律东南再去不到七十里,便能看见被唤作支那峇鲁的神山,也是方圆数百里内最高的一处所在,光看名字,自然与大陆上的国家脱不开干系。那山下却长立有石碑一方,已有近两百年光景,石碑上的几个汉字依然清晰可辨,谓之‘长宁镇国’,这还是成祖时明国的使臣送来的礼物。    碑上还有长文一篇,文字已经不甚分明,但‘乃者浡泥国王,诚敬之至,知所尊崇,慕尚声教,益谨益虔,率其眷属、陪臣,不远数万里,浮海来朝……于万斯年,仰我大明。’这几句却是看得分明。    因助初代渤泥素檀退苏禄国大军,被封为麻那惹加那(注:maharajale,意类一字并肩王),后黄氏佐二世素檀哈桑,监国摄政,权势一时无两。永乐六年(注:西元1408年),黄森屏率使团归国朝贡,病死南京,临终前以遗表请三事,一是“境土悉属职方”的,将渤泥和断手河流域的土地,归入中华版图;二是“乞封国之后山为一方镇”,请加封为渤泥国之镇山,并赐美名,永镇南洋;三是“托体魄于中华”,请葬于中国。此三条朱棣都允了,更遣太监张谦、行人周航一路护持黄子归国,那‘长宁镇国’几个字正是大明太宗皇帝亲笔。那山下葬着的乃是黄森屏的发妻,因黄森屏独葬南京,故番人多称此山为中国寡妇山,支那峇鲁是取其音。    但在世居古打毛律的巴瑶部人心中,此间景色又是别样意味。数百年间,祖先自柔佛、苏禄迁居至此,过着耕作渔猎的生活,从来都是闲适淡泊得很,加之又无天灾,是以巴瑶人最是奉天敬神,四时祭祀,从不敢懈怠。只是近年以来,海上不甚平靖,连带着这古打毛律的快活日子也起了变故。网..    …………    时间已经过了正午,下午的天气却是比之早间更热上了几分,达旺窝在草丛中,显得欠些精神,这样的状态已经连着两日,若在往日的这个时间,族中的子弟当还在等着男人们带着猎物回村,但眼下所要解决的却是另一桩要事。    就在山下不远的海岸边,被蔚蓝色的海水冲刷得没有一丝杂色的沙滩上,停靠着一艘有着美丽流线的怪船,船身不大,比之巴瑶人平日捕鱼所用大些的独木舟也长不了些许,只是不同于平日所见华商的广船、福船,形制曲线更加优美。见惯了来往于此间海上的各种商船,巴瑶部的男人们所以觉得奇怪,便是这船居然坐摊在此,这片海岸上,多少个月也没有船来了。    而隔着海岸不远的平地上,已经搭起了一处小小的寨子。说是寨子,不过是就地取材的土围,只能容下十余人的空间,还不如族中长者的房子大,但对于那五人而,已显宽敞。    不过对于居住于古打毛律的巴瑶部人来说,确是难得一见的景象,今日一早,便见那群穿着异样的异族人整理装具,似乎是要离开。    不出族人所料,晌午时,见几人烧火造饭,吃过了一回饭,又好生歇息了好一阵,山下的异族人才动身出了寨子。    因着此处原本并无港口场镇,更无甚特产,平日极少有商船停靠,有也多以小船靠岸,用些日杂向土人换些食水而已。不过若说是海匪,便是常有,达旺不过十五六岁,不过自开始记事起,每年的这些日子总要遇到几回上岸的匪人。本地当着信风南来之所,故而后世才有风下之乡的由来。达旺和族人们向来是平时农耕,辅以渔猎,日子倒也丰足,若是有从东面过来的商人来购山上的燕窝,则还能多出不少进项,但每年的这个时节,向来都是青黄不接的日子,不过却是捕鱼的好时节,不过海上的匪人如何有性子渔猎,都是好逸恶劳惯了的,总等着这时候登岸,来各处土族的寨子里抢掠一番,寨子里的粮食皆不能幸免,若有女子多半也不会幸免,土人女奴在这南洋诸国的中可是硬通货物。..至于修砌寨子的木料,还有净水,都是海匪登岸补给所需,若是正经口岸,断不好随便上去。是以遇上这样可疑停靠的船只,达旺和族人便十分的紧张。    这等海匪行事果决凶残,又兼着器械精良,所用刀剑俱是铁制,比起族中还在使用的骨箭石枪,实在差距太大,也就是这一回上来的不多,按照往时经验,只要相持些时日,食水短缺匪人便会自退。至于海匪种类,无论倭寇、华商还是红夷,达旺也分辨不清。但看了此一番上岸的几人,却与往常来的不同。    往常的海匪,少则二三十,多则六七十,上岸之后,往往四下搜索,行动也无规制,都是随着性子的。而眼前的这些人,不仅谨慎得很,且以一人为首,并不冒进,原本想要准备袭击的达旺等人一时竟然并无机会。    又见那领头的一人,手中像是拿着奇怪的棍子一般,只是这样的棍子达旺却认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便有一船海匪在此地登岸,当时族中与其交战的一位勇士便是被这会闪出火花的棍子伤了,抬回村子不到十天,便没了性命,伤口周围全都烂了,族中最好的巫师都没有能够救回,是以此刻便又添了几分紧张,好在这几日见过的怪事不止一遭了,这让达旺稍微安心。    那一行人走走停停朝山上而来,故而靠得近时,便能看清来人的装束,带沿的帽子,短袖对襟的衣服和露出小腿的宽大裤子。这些都与以往来到此地的海匪有所不同,往年登岸的匪人,不是汉人便是倭寇,而又尤以来自海那边的苏禄海盗居多。    苏禄国人平日以打渔行商为生,遇上年成不好,也会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茫茫大海,比起抢劫商船,掳掠土人的粮食、财富和人口似乎是更合算的买卖,毕竟难度不高,又源源不竭。一边行路一边拔出刀剑清理着沿途的荆棘。这些都是巴瑶部平日里埋下的,有些荆棘已经发出了新芽,还有一些则已经枯萎。近三十年来,海匪猖獗,为了抵御匪人,在海岸坦途种些荆棘刺竹之属,小股的在海上见了,寻常不敢轻易登岸,也不失为守御一策。    一步    两步    三步    来人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而在他们当面二十步外的一处灌木,除了散发着绿油油的南国气息外,并没有给来人太多警惕,达旺面对的五人,不过是惯于这样行路,与其说是谨慎,更不如说只是好奇。    …………    一人    两人    三人    当第五个异族人踏进了林子时,达旺已经落在了一队人的身后,同样落在了身后的族人还有十五六个,而拦在异族人前面的族人却只会更多。    “达旺,还记得早上我是怎么说的吧?”和达旺蹲在一起的猜隆年纪只比达旺大三岁,却是巴瑶部这一辈拔尖的武士,一个人料理一头成年的野猪也不在话下。    族长就在前面,不过过了还不到半日,早间的说话如何不记得?便颇有些不耐烦道:“猜隆你当我是傻子么?族长说了要活的,我如何不记得,倒是你这样要小心。”    平日里猜隆训斥达旺惯了的,但达旺也明白,哪一次猜隆忍住了没下死手的?无论是猎物,还是敌人,赶上了都是当面一石斧,去年雨季过后的一场杀斗,若不是猜隆将对面族长的小儿子砍死,巴瑶部与姆禄部也不会结下死仇。所以方才的那一句,与其说是告诫,倒不如说只是在抱怨。    咔的一声。    那是带头的那位异族男子扣动扳机的声音,走在最前面的这人确是最早发现了来自身后的威胁,匆忙转身的一瞥,对上的正是达旺瞪大了的双眼,几乎就在同时,达旺也发现对方手中的火枪已经瞄准了自己。    嘭的一声。    这是子弹出膛的动静,电光火石之间,异族男子只觉得腿上一飘,枪口便跟着抬高了三寸,子弹偏出去了更多。只是男子早已失去了最后的机会,没有来得及开第二枪,几张大网便罩了上来,最后画面是一个粗壮的汉子冲到了面前,一棍子敲在了面门,脑中跃出‘凶多吉少’这最后一个念头后,终于只剩下一片空白。    男子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在晃晃悠悠之间连同自家的同伴一起,被送入了一处村庄,又不知隔了多长时间,当终于慢慢恢复了感觉时,头上依然传来阵阵疼痛,让他无法好生思考。不知所在何处,也不知身边何人。    一个稳重深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只觉得来人说话腔调熟悉,却不似此地寻常的土人。    只是当这声音第三次响起时,终于能够听得明白,那是去国万里后的那些日子里难得在外听到的乡音,纵然带着浓重的口音,也无疑是这一番惊恐中带来的稍许安慰。    那声音的主人似乎确认了一些事情,更加铿锵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