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2章 寻宝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原本怜星还想给第一次出远门的花无缺配了两个侍女。但是花满园不喜欢群体性活动,她就喜欢独来独往,就算要和人一起合作,那也得找旗鼓相当的。带两个侍女做什么,要发生事儿了她可没工夫和精力去保护和照顾多余的人。

  再说了,她也不是个需要伺候的精细人。

  出门带够钱就行了!

  花无缺亦是如此,他好不容易能出趟家门,也不愿意侍女跟在身边。

  师姐弟一拍即合,二人骑着快马就往峨嵋山去,中途花满园还顺路去看了一回花满楼。

  除了问一问花满楼会不会去沈璧君的婚礼,她更想看看花满楼知道自己遇到了爱情的骗子之后的样子。

  啧,花满楼恢复的也太好了吧!

  说好的最放不下是初恋呢?

  亏她还以为花满楼二十多年头一次谈恋爱,发现自己被骗了的后劲儿应该挺大的。就算没闹着上吊自杀也该整日借酒浇愁吧!

  结果花满楼状态好的跟没遇到过上官飞燕一样。

  没得看花满楼的失落憋屈样,花满园果断的离开了百花楼,直奔峨嵋山。

  虽然燕南天的宝藏是假的,可独孤一鹤放在那里的钱是货真价实的。

  万一冲着燕南天宝藏去的人中,有哪个在世欧皇误打误撞找到了独孤一鹤的财富。

  不行!除了我谁都不能拿走这些钱。

  想到这里花满园越来越急切,没拿到手里的钱随时都有飞走的可能。

  越接近峨嵋山,花满园的心跳就越来越快。

  和她相比,毫不知情的花无缺就真的是把这次当成了公费旅游,邀月就是让他去看看燕南天的宝藏,没让他拿回来。再加上路上没了侍女看着,十四年没出过移花宫的他就像花满园小时候养在花家后院的狗,一出门就撒丫子跑,抓都抓不住。

  当然,花无缺长得好看又彬彬有礼,就算想撒丫子跑,心里可是克制的,只是不时的和花满园说想干什么。出于同情,花满园大多时候都满足了他。

  于是逐渐膨胀的他提出要把他在峨嵋山脚下救的一个女孩,带着和他们一起上路。

  “不行!”花满园坚决反对,她侍女都不带,还想让她带个陌生人?

  花满园脑海中又浮现出一个场景。半路救下的楚楚可怜的少女在他们成功之际给他们来了个背刺,然后张狂的说,其实我是xx派来骗你们的,要怪就怪你们的心软害了你们吧。

  这可都是陆小凤跟她说过的真人真事。

  “师姐,咱们就带上她吧!”花无缺恳求道,“她的朋友还在峨嵋山上生死不明。”

  花满园嗤笑道:“我先不管你是无中生友还是真有朋友在峨嵋山,我就问一件事。”

  她面向少女道:“你武功多差自己心里没点数?现在这个时候去峨嵋山的人是为了什么咱们心里都有数,来的人中不免有些许高手,东西只有一份,就免不了要与人争抢。既然来了,为何不做好牺牲的准备?”

  少女显然不喜欢她的语气,泪眼中含怒:“你既不愿带我去,我自己去找小鱼儿。”

  花满园耸耸肩,关她屁事。能救那名少女一命,此人就该意识到自己那点武功的微不足道回家去不再掺和江湖纷争了。

  之后的路上,花无缺一直不发一来表示对花满园的不满。

  花满园一向对别人委婉的请求当做放屁,不将自己的意思直白的说出来总是拐弯抹角希望别人试图去理解的人,永远都是被欺负的一方。

  哪怕温和如花满楼,行事作风也是颇为强势,不但拒绝别人的请求时干脆利落,表达自己

  意见时态度也十分强硬。连多年好友陆小凤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和他抬杠顶嘴。

  到了峨眉山上,花无缺终于忍不住了,他质问花满园为什么不能带上那名少女。

  即使生气,花无缺的语气也不过是比平时稍微重一些,在花满园眼里,与其说他是在生气,还不如说他是乞求。

  花满园冷笑:“我们有什么理由带上她呢?因为她那个快死的朋友?”

  “我们不能坐视不管。”花无缺气势上就输了她一大头,被她压着不由得小声嗫喏道。

  花满园抱胸:“那我问你,我为什么要管她朋友的生死,我是他们的爹妈吗?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万一她就是在骗你,打算在你找到燕南天宝藏的时候背后捅你一刀呢?焉知遇见你之前她是不是也用同样的说辞骗了其他人。”

  花无缺惊了,他自小住在移花宫,直至今日才出门,从未想过江湖中会有这么多险恶的地方。

  花满园比他还惊,她在心里吐槽,大家都是吃一样的米长大的,为什么花无缺是傻白甜。

  她又斜眼冷哼问道:“看过西游记没有?”

  花无缺点头。

  “唐僧在山上遇到的孤零零的女的有几个不是要吃他的妖精?”

  花无缺恍然大悟:“无缺受教了。”更新最快s..sm..

  “就算她没打什么坏主意,你也已经救了她,她要再去峨嵋山也是好难劝该死的鬼,随她去吧。”

  果然做人还是不能太铁齿。她当时找的借口是花无缺第一次出门怕没有经验被人骗所以从旁指导,结果她就真的给花无缺上课了。

  养孩子真累,邀月以前还想过让花满园照顾花无缺。可花满园别的不行,甩锅第一名,邀月有事儿找她的时候她就往花府跑,花老太和花如令催婚的时候她就跑回移花宫。

  最近邀月似乎是知道她最近被催婚催的太狠,不敢回花家,邀月有了底气就开始对她挑三挑四各种嫌弃,甚至还断了她的经济。

  花满园从来就不是逆来顺受的人,邀月前脚用断她的粮来让她听话点,后脚她就能在陆小凤找她帮忙对付霍休的时候顺水推舟黑吃黑了霍休的钱。

  等她这回再把独孤一鹤的遗产接收,回去就买个山头建个大别墅,不,一比一建个大观园。

  想到这里,花满园越来越兴奋了。

  “师姐,这藏宝图的终点似乎是峨嵋派历代掌门的灵堂。”花无缺指着邀月给他们的藏宝图说道。

  “那咱们就去那里看看吧,其他冲着藏宝图的人肯定都在那里,峨嵋派的人应该也都得知了消息守在那里。”

  花满园不知画藏宝图的人是谁,却能猜出此人用心足够险恶,把终点画在灵堂,别的地方峨眉派的人或许还能忍一忍,画在灵堂这不是逼着峨嵋派的人和寻宝的人起冲突么。

  不出花满园所料,峨嵋派几名老一辈的门徒和前来抢夺宝藏的人因为纠纷大打出手。

  花满园指使花无缺过去把这几个人先打趴下,花无缺照做。

  他出手的速度极快,不过几招,还在争斗中的人都已双双倒地,同时他还把这些人的武器给夺走。

  花满园吐槽,怎么这方面倒挺聪明的。

  一名先前未参与争斗的旁观之人见花满园虽然身着男装,但是并没刻意掩饰自己的性别,突然冷笑道:“有女子闯入峨嵋禁地,峨嵋子弟居然还眼睁睁的瞧着,这倒真是江湖中前所末闻的奇事……”

  花满园眯了眯眼睛,她其实不是很想把所有人的穴道都点上,让他们都乖巧安静的听她说完。再好的演讲者也需要有人鼓掌配合。所以她选择了另一个有效的方式,只有别人都吓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她就能畅所欲。

  花满园其实没什么对敌经验,但一力降十会,她依旧凭借着惊人的速度和强横的掌风在说话之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欺身上前。

  在场之人只听得‘噼啪’几声,下一刻说话之人已反射的吐出几口鲜血和碎了的牙齿,连捂着嘴干嚎的力气都没有。

  他的同路人连忙过来搀扶住他:“啸云居士,你没事吧!”又叱责花满园,“你这小女子好大的脾气,你可知道竟然出手伤人。”

  花满园扬起手冷冷道:“你也想吃几个耳光吗?”

  说话之人见她不似作假,便扶着被打的啸云居士默不作声的后退几步。

  花满园又继续嘲讽啸云居士,她瞥了眼啸云居士吐出的碎牙:“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她又冷冷巡视一圈:“还有谁想来讨皮痛的,赶紧都站出来,我好一道收拾。”

  见识到了她和花无缺的出手,和啸云居士的下场生怕下一个遭殃的都是自己,此刻在场众人都无人敢上前掠其锋。

  这时,峨嵋派一名中年管事走上前来说道:“在下峨嵋派弟子神锡,敢问二位是?”

  花满园道:“移花宫弟子。”

  神锡道长脸色骤然发白,他说道:“移花宫与峨嵋派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两位此时前来,难不成也是为了那子虚乌有的宝藏?”

  花满园淡淡笑道:“我师父和燕南天早年有些过节,只可惜还未与他了结,他就失踪了,这件事一直是我师父的遗憾。所以一听说关于燕南天的事就打发我们师姐弟过来瞧瞧,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些许关于燕南天的踪迹。”

  “里面的东西,移花宫也不稀罕,只要让我们看几眼,看能不能从中找到燕南天的踪迹。”

  神锡道长哭丧着脸:“峨嵋派与燕南天素无瓜葛,怎会有燕南天的宝藏,贫道简直听也未曾听过。”

  花满园笑道:“如果是假的,道长也正好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辟个谣。”

  神锡道长犹豫道:“可假的又如何证明,我说这件事是子虚乌有的,姑娘是讲理的人自然答应,但只怕其他人又不相信,恐生事端。”

  花满园一早就知道这里没有燕南天的宝藏,自然也乐得给神锡道长一个台阶,便与他一唱一和:“咦!在场之人都在江湖中有名有姓,怎么会是不讲理之人呢?道长不妨叫几个弟子来当着众人的面在这里仔细搜索,好打消众人念头。”

  虽然她一个都不认识。

  在场之人被花满园戴了高帽后虽然心内一喜,但又怕日后被传出一些他们不好的话,只恨他们加在一起别说花满园,就是花无缺也打不赢,不能将这里一众人等灭口以湮灭罪证,只能顺着花满园的话往下说。

  “姑娘说的是,咱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岂会赖上你峨嵋派不成。”

  “老赵说的对,你只管叫弟子们将此处细细的搜查,咱们认清了事实也绝对不会冤枉你峨嵋派。”

  神锡道长又道:“只是此处是供奉历代掌门的灵堂禁地,只怕……”

  不待神锡道长说话花满园又说道:“我知道灵堂乃是峨嵋山禁地,只是火烧眉毛了,道长如果不趁此机会自证清白,恐怕后患无穷。如若是假的,只怕是有心人故意放出的消息,且故意将地点设在灵堂禁地,灵堂不同于其他地方不能随意让人出入,也不能让其他人四处搜寻,峨嵋派思及此处必会与前来探查之人起争端,此人用心之险恶,又料定峨嵋派百口莫辩,分明是逼的峨嵋派不得不与外人争斗。”

  神锡道长马上接道:“姑娘说的极是,这一切都是外人圈套,若是咱们相争必会死伤,这才是中了那人的奸计。”

  一名和花无缺差不多大脸有刀疤的少年对神锡道长冷冷道:“我刚才说这话时你不信,现在却信了别人的,真是欺软怕硬的怂包。”

  花满园继续问道:“那道长的意思是愿意让弟子们来这里搜一搜,给众人看看自证清白了。”

  神锡道长此刻是弓在弦上不得不发,思虑再三,同意了花满园的办法。当即便让几名峨嵋弟子当着众人的面在这里细细搜索。

  当有围观之人提出要打开棺材时,神锡道长当即跪在棺材前又是一通哭诉对着列祖列宗,祈求原谅,最后再不得已的为了峨嵋派的清白,才半推半就的让弟子把开棺。

  等到灵堂内外都翻查完了,神锡道长终于舒了一口气,说道:“诸位可都见到了,峨嵋派没有那燕南天的宝藏。”

  花满园道:“既然没有燕南天的线索,我便和我师弟回去报告师父。”

  其他人见花满园都盖章定论了,也不敢再说要继续搜查,只能附和后一一散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