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3章 小鱼儿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无缺没想到事情解决的这么顺利,他虽然性格温吞但毕竟少年心性又初出茅庐,内心难免期待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花满园扬扬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又不拿工资,干那么卖力做什么。”邀月不给她发零花钱,多说一个字都是亏。

  下山之际,神锡道长又带着一众弟子盛情邀请花满园师姐弟到峨嵋山做客,至少,让他们请顿饭再走。

  花满园还心心念念着金鹏王朝的那笔钱,哪有心情理这几个路人甲,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理由就是师父催的急,移花宫还有事情处理。

  神锡道长只能惋惜,峨嵋派现在内忧外患,本来还想通过花满园抱上移花宫的金大腿。

  他看得出来,这两人中花满园明显就是主事的,更何况她又称呼移花宫主为师父。神锡道长不清楚移花宫主有几个内门弟子,但众所周知,负责外交的弟子在掌门面前都很会来事儿。更新最快s..sm..

  神锡道长只能目送师姐弟离开峨嵋山。

  花满园的下山之路也不太平,她遇到熟人了。

  小仙女张菁,张菁是慕容世家的表亲,花家八小姐时期的花满园曾经去过慕容世家。

  花满园也能猜到张菁为什么来峨嵋山。

  张菁随她娘张三娘姓,张三娘独居多年,却多了张菁这个女儿,江湖上一直谣传张菁的爹是燕南天。

  也就不难解释张菁为何来峨嵋山了,她想找到一些燕南天的东西来安慰母亲的心。

  花满园觉得,张菁可能不是燕南天的孩子。张三娘要真的和燕南天有一段,还能不清楚燕南天那个把‘贫穷’刻在脸上的人,还攒下宝藏?从身上攒下十斤泥才是真的。

  花满园对待张菁的态度就和对待沈璧君一样,避无可避了才勉强打个招呼。

  然而张菁却拦住了她,花满园直接说:“这里没有燕南天的宝藏,你回去吧。”

  张菁咬了咬嘴唇,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对花满园说道:“九妹不见了。”

  花满园:“慕容山庄的慕容九?”

  张菁此刻也是急疯了,便一见着花满园便将实情托出,她说道:“九妹本来与我一同来峨嵋山,但是她,她被小鱼儿给吓晕了,我只希望你能帮我一同找找她。”

  她又指着花无缺补充道:“小鱼儿是个和他差不多高,脸上有道刀疤的少年。”

  花无缺回想起先前在峨眉派灵堂时,也见过一名脸上有刀疤的少年,“师姐,咱们在峨眉派灵堂也见过一名这样的少年。”

  张菁听后,欣喜道:“你们见过他!那知道他现在何处吗?”

  花无缺摇摇头:“那名少年离开的比我们早,我们也不清楚。”

  花满园答应了跟张菁一起找慕容九的事。她得用个真实的例子告诉花无缺,武功不好就别随便出门,看到没,这姐妹两就是下场。

  张菁或许是出道的这一年运气太好,连个稍微棘手些的敌人都没遇见过,稍微吃一次瘪就将她吓得六神无主。

  花满园这是第二次见到小鱼儿,见到小鱼儿后,她觉得有必要给傻白甜花无缺补补脑。

  “我今天就要杀了这女人,看看是蛇毒还是她毒。”小鱼儿身上挂满了毒蛇,他抓起慕容九的手往自己手腕上的毒蛇送去。

  “蛇毒有没有她毒我不清楚,但是她死了我就把你埋在她脚底下,让你死了也被她踩着。”花满园缓缓道。

  小鱼儿一惊,抬头喝道:“谁?”

  他这时看清三人,正是花满园、花无缺与惊慌失色的张菁。张菁见慕容九遇险,正要冲上前之时被花满园抓住手腕往后一扯,差点没站稳摔一跤。

  张菁除了碰到小鱼儿时,还没在手上受过这样的对待,她的大小姐脾气刚上来,就被花满园充满警告的眼神吓退,只好安静站在花满园身后。

  小鱼儿心里有气,面上却依然笑嘻嘻的对着花满园,抓住慕容九的手也没松:“她要真死了,你也不在乎?”

  花满园无所谓道:“反正不是我妹妹,要死就死吧。大不了事后给她报仇,也算是不枉我跟她认识一场。”

  小鱼儿在峨嵋山灵堂见识过她的手段,但让他就这样放过慕容九也不可能,他将慕容九的手往他手腕上的毒蛇越送越近。

  花无缺和张菁一脸担忧却在花满园的威压之下,什么都不敢做,花满园说到做到,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小鱼儿见状心里也没底,便将慕容九的手拿远,笑道:“我也没打算杀她,只是我身上的这些蛇却饿极了,我又没有蛇粮,总不能让它们把我吃了吧。”

  花满园扫了一眼小鱼儿周身,只见他身上挂满了各色细小的毒蛇,张菁先前就是被这些毒蛇吓跑的。

  花无缺问道:“这些毒蛇难道不是你自己养的吗?”

  小鱼儿苦笑:“我即使要养毒蛇,又何必将他们养在自己身上。”小鱼儿又说道,“要是这位姐姐能把我身上的毒蛇去掉,我就不用拿她来给蛇当口粮了。”

  小鱼儿也是冲着燕南天的宝藏来的,可他技不如人,被十二星相的蛇君在身上放了一堆毒蛇。现在蛇君死了,他也不知该如何把这些毒蛇弄走。

  问花满园也是死马当活马医,花满园能把毒蛇拿走自然最好,拿不走他也要把慕容九带到下面去给自己垫背。

  让这娘儿们把他关慕容家密室里,既要饿他又要放火烧死他。

  小鱼儿完全没想过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如果他没有把慕容九珍藏的药草吃掉,以及在慕容九告诉他别进密室时,他也没有去密室偷看慕容九练功,还趁慕容九练功动弹不得时烧掉她的武功秘籍的事,慕容九也不会对他下狠手。

  花满园看小鱼儿盯着慕容九眼神不太像是要杀慕容九,这个神情她见到过很多次。

  陆小凤和他的前女友们就是这样打闹的。

  花满园对小鱼儿道:“拿下这些毒蛇倒不难。”

  她一步一步走上前,她每走一步小鱼儿心内的惊吓就多一分。明明他身上有一堆毒蛇护着他,却还是不寒而栗。小鱼儿强装镇定,不让自己露出胆怯。

  花满园伸出手,掌心对准小鱼儿胸口,不过片刻小鱼儿就感觉周身越来越热,而热源就是出自花满园身上。他身上的毒蛇顿时化作鸟兽散,从他身上溜走。

  驱走了小鱼儿身上的毒蛇,花满园便让张菁将慕容九扶走,原本晕过去的慕容九妹突然挣着动了起来,口中梦呓般道:“小鱼儿……江鱼,放了我……放了我吧。”

  花无缺和花满园脸色俱变,花满园离得近突然出手,虎口锁住小鱼儿的下巴,将他的脸托起来上下仔细打量。

  “你就是江鱼?江枫的儿子?”花满园个子高挑,放在男人中都是高个子,垫两个鞋垫都能赶上北方老爷们儿西门吹雪的身高。小鱼儿不过十四岁的少年,比她矮上不少。

  花满园这个姿势,颇有□□老大挑姑娘的精髓。

  “长得真不怎么样。”花满园语气中满满的失望和嫌弃。

  “你瞎说”纵是小鱼儿平时智计百出伶牙俐齿,面对花满园对他外貌直观的嫌弃也被气得不轻,他自恶人谷出来有几个女孩不喜欢他的。

  “你没照过镜子吗?它会给你最直观的感受。”花满园松手,将小鱼儿甩到地上。

  小鱼儿本想也骂上花满园几句,又想到先前啸云居士的惨状,不敢骂回去。但他见花满园知道他的身世,便故意问道:“听你的语气好像早就认识我。”

  花满园嫌弃道:“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见面不如闻名。”

  花满园当然知道江鱼,曾经的江湖第一美男江枫的儿子嘛。她小时候听说江枫要当自己后爹还拿刀追着重伤的江枫跑了几天。

  开玩笑,不趁着江枫病的时候要他的命,是等着他给自己做后爹吗!

  现在看到小鱼儿,花满园心想,要不是这年头没有哪位高人有整容这门手艺,她都怀疑江枫出道前是不是去思密达或者东瀛整了个容回来。

  怎么江鱼,他就跟他爹差那么多呢!他妈花月奴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也是个小家碧玉了。

  该不会燕南天当初抱错孩子了吧。

  小鱼儿这回顾不得之后会不会被花满园打,他气急败坏的指着花满园骂道:“你个老姑……”

  剩下的话还没说出口,花满园的巴掌便闻风而至。小鱼儿结结实实的挨上了这一巴掌,才明白先前的啸云居士武功真的不差,他只不过挨了一巴掌,喉咙里便有一股铁锈味。要是像啸云居士一般挨上三五个耳光,可能他就已经和那个世界的爹娘团聚了。

  花满园虽然不喜欢江枫,但花月奴好歹照顾过她几年,看在花月奴的份上,她掌握了分寸没把小鱼儿打出伤。

  花满园抬起小鱼儿的下巴,恶狠狠的笑道:“你刚刚说什么,风太大了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小鱼儿欺软怕硬,铁心兰喜欢他,他就敢肆无忌惮的对她发脾气,张菁虽然武功比他好头脑却不灵活,所以他就欺负她。可花满园不仅武功造诣让他高不可攀,在峨嵋派灵堂时他就看出她心思活络。小鱼儿纵使心底怒气再高,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是说能被你这样的好姐姐认识,真是高兴。瞧,我都高兴的吐血了。”

  “行了,你走吧。”花满园扬手让小鱼儿回去。

  她和小鱼儿无冤无仇,不过就是想看看昔年第一美男的儿子能有多迷人,是否更胜于蓝。

  虽然小鱼儿长得远远低于她的预期就是了。

  其实小鱼儿长相也不差,但是有江枫珠玉在前,花满园对他原本的期待不由得就高了几个层次。

  这话一出,不止是小鱼儿,连花无缺和张菁都惊了。花满园刚才的架势,看着分明像是要对小鱼儿喊打喊杀,怎么这么快就要放了他。

  小鱼儿虽然有些惊讶,但眼下保命要紧,他问道:“你说真的?你不反悔?你不杀我了?”

  花满园一脸的无辜和疑惑:“我为什么要杀你?难道我看起来是个闲的滥杀无辜的人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