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7章 带预言家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买好了山头,司空摘星就俨然一副把自己当男主人的架势,嚷嚷着要找个设计师来根据地势走向来画出设计图,再请一些工人来建房子等等。

  他沉浸在个人世界里,指着前面的湖对花满园说:“以后咱们的孩子可以到这里面抓鱼玩。”

  花满园看在司空摘星辛苦了一个月的份上,给了他几分钟的妄想时间。

  时间一过,花满园立即把他的头压在水里让他清醒一下。

  但凡他昨天晚上多吃一粒花生米都不至于醉成这样。

  经过湖水的洗涤,司空摘星安分了不少,再也不敢给僭越,安安分分的充当起工具人。

  男人啊,果然是跟他说再多的话也比不上一顿毒打来的有效果。

  司空摘星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那什么,你不去找工人盖房子吗?”

  花满园同情的目光扫过他,司空摘星被她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往后跳了一步:“你几个意思啊?”

  风里来雨里去的司空摘星不知道房地产行业也是存在一条龙服务的。在叶春风买好山头的当天,掌柜和花满园连后续的工程都谈好了。

  压根儿不需要花满园做多余的事,她只要出钱做甩手掌柜。不然什么事都让她亲力亲为,她这个富婆当的还有意思嘛。

  这天,花满园收到了一封信,是她的塑料姐妹王怜花写的,说洛阳的牡丹快开了,邀请她一起去赏牡丹。

  撕碎。

  花满园还记得她和王怜花刚认识没多久时,王怜花也是这样邀请她去游园赏花。

  不愁吃穿的富贵闲人平日里大概也只有赏花这个活动来聚一聚,顺便跟好友们吟诗作对来打发时间。花满园不需要特地去赏花,绣玉谷里的花还不够多嘛,而且都是自由生长的野花,在花满园眼中,生机勃勃的野花比可以随意摆弄的人工饲养的花开得更热烈。

  呵,穷逼!傻了吧,只要我想,承包整座山头来看花都可以。

  王怜花却说:“艳花美景处处都有,与才子诗人一同游园赏花乃是风雅之事,既是观花观景也是修身养性陶冶情操。”

  虽然有不少诗人在游园赏花间做出了脍炙人口的诗句,但现实是一群不用赚钱又没什么才华的人在园里附庸风雅居多。

  可花满园在洛阳也没什么事,便应了王怜花的邀约。

  然后王怜花以花满园的名字特别合意境为由,提议让她在一众前来赏花的才子佳人面前起诗。花满园以王怜花的名字更符合意境推脱,但是王怜花有主场优势,身边一堆狐朋狗友帮他

  起哄,花满园双拳难敌四手,被迫作诗。最后花满园憋了半天,一个字都憋不出来。

  可怜花满园一个都没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别说起诗了,她连字都写得像狗爬。

  她幼年时认为读书明理最重要,她既聪明又能懂得举一反三就已足够,她也不用给别人打工,移花宫这么大产业迟早是她的。所以从来不肯在诗词歌赋上多下心思。

  这回花满园当着一众才子佳人的面,丢了个大脸。经过此次教训后,直到现在,就算是现在。

  她还是没想过多读两本书。

  只恨王怜花那厮忒能躲了,她在那之后都没找到把他套个麻布袋打一顿扔粪坑里的机会。

  花满园脑子里闪过一堆祖安语录,但要是真写下来,以后不就成了王怜花拿来反击她的证据了么。但除了祖安语录,花满园都不知道该对王怜花说些什么来回信,气的捏断了手上的笔,她还没找王怜花算账,他居然还敢再联系她。

  她转念一想,她要真被气着了跑去洛阳不就正中了王怜花的下怀吗!

  哼,等她手头上的事结束了,再抽空给王怜花一点血的教训也不急。

  司空摘星见她气到笔都捏断了,连忙端了一杯水来让她喝口水缓缓情绪,“这人在心里写了些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余光瞟到落款人王怜花,司空摘星惊讶道:“你认识王怜花?”

  司空摘星痛心道:“你可千万别去洛阳,虽然王怜花这个王八蛋长得一表人才,但其实是个色中饿鬼,他邀你去洛阳一定没安好心思。”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花满园问道:“你跟他很熟吗?”

  司空摘星连忙和王怜花撇清关系:“不熟,一点都不熟。”花满园质疑的目光盯着他,司空摘星这才道:“我们也就在一起交流过易容心得,其他什么的都没有,你要相信我。”

  花满园:“哦。”

  其实她对司空摘星的生活不感兴趣,应该说,因为她不在意司空摘星,所以他的生活她也不会在意。

  司空摘星见花满园没什么反应,心里既有逃过一劫的安心,又有不少失落。他见花满园把之后的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花满园也不太想搭理他,他自觉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也无趣,正巧自己又接到了一个委托,便和花满园告辞了。

  花满园翻了页正在看的话本,头也不抬的应道:“嗯。”

  司空摘星走后没几天,花满楼又来了。

  “你买的这座山头景色不错。”花满楼道。

  花满园斜眼:“你看得到么你。”

  花满楼微笑:“虽然我看不到,但我能闻到春风拂面带来的花叶清香,感受到踩在地上的松软泥土,听到树上传来的飞鸟叫声。”

  花满园摊手:“你说是就是吧。”

  花满楼继续笑道:“而且我知道你选的地方一定是个景致怡人的好所在。”

  “这话说得好,我喜欢听。”花满园高兴后又沉下脸,“你怎么知道这座山头是我买的?”

  “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去峨嵋山吗?别忘了,我也参与了上官飞燕的那件事。”花满楼又幽幽道,“再说了,你哪来的朋友。”

  这是歧视,是嘲讽!

  花满园抄起王怜花写的那封信顾不得花满楼是不是瞎子,就怼在他脸上:“知道这是什么吗?是我朋友邀请我去洛阳赏牡丹的信。”

  “你要去洛阳了?”

  花满园立刻:“不去。”

  “上次沈璧君发请帖你撕了,这位不知名的朋友的邀请你也要拒绝?”花满楼问道。

  “我很闲的吗?”花满园嗤笑,“我还得监工,不时地抽空来看看工程进度,防着那些工人们偷奸耍滑,还要过目木材的原料和价钱!忙得很,哪有功夫理这个。”说是要当甩手掌柜,但也不能真什么都不管,毕竟这房子是她自己,该看的还是得过来看看。

  “那可惜了,原本我还想邀你一同去岭南游玩。”花满楼略带失望。

  “那我谢谢你了。”花满园没好气的说,“上次你约我一起去山西玩,结果是找我当打手帮你对付霍休的。”

  “话不能这么说,你不也从霍休几人手里拿到了金鹏王朝的财富吗?”

  “呵呵,你可拉倒吧,那是因为我聪明。”花满园给了他几个白眼,可惜花满楼看不见,她这白眼翻的都没意思了。

  “好吧,本来我还想找几个得力的助手给你。”花满楼转身就要走。

  花满园连忙扯住他的袖子,换上一副笑脸:“七哥,你都不问问我最近过的怎么样吗?”

  “那你最近过得如何呀?”

  花满园萎靡:“太不好了。”

  花满园立即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诉自己快被房子压垮,各种繁杂的事务下来忙得连饭都吃不上,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不但多了不少白头发,头发也大把大把的掉。

  “实在是难为你了,我这就把人给你叫来。”花满楼摸摸她的头,故作惊讶道,“哎呀,好像确实少了点头发。”

  花满园:不用强调这点的,真的不用。

  “既然你闲下来了,去不去岭南呢?”

  “真的只是去玩吗?”花满园还是有些怀疑。

  花满楼撑着头叹息道:“真的只是去玩的,现在正是吃荔枝的季节,等咱们到了直接就能吃荔枝。”

  “真的只是去玩的。”花满园再次确定。

  “偏生咱们家就出了你这么个懒鬼,让你做个事能被你念一辈子。”骂也骂了,花满楼还是向她保证真的只是去玩的。

  “哼,如果不是你的信用太低,我会这样吗?你要好好反思一下你自己。”花满园又想到,“哦,对了,我还想在岭南置办点房屋田产的,到时候你要陪我去看。”

  “我还没提要求,你反倒提上要求了。”花满楼被她气笑,“罢罢罢,七哥就为你遭这一劫。”

  “谢谢七哥。”花满园又变成了乖巧的妹妹,然后她又问,“你怎么突然想到去岭南吃荔枝了?”

  花满楼不回答。

  花满园秒懂,同病相怜的拍拍花满楼的肩膀:“我懂的,我都懂。”八卦的问,“这次是谁啊?”

  “是万福万寿园的金灵芝。”花满楼无奈的说,“她的某位兄长似乎觉得我性格宽容,正好可以包容她的娇蛮,便去找了爹爹,让我与她见上一面。”

  “所以你就借口说约好了和我去岭南。”这个时候无论花满楼说跟谁有约,花老爷都能让他以跟金灵芝见一面为重而推脱掉。

  但如果约好的这个人是花满园,花老爷就不会反对了。

  花满园搬走后,花老爷就把将二人凑成对的想法就搁置了。现在花满楼说自己要和花满园去岭南,不用花满楼开口,花老爷自己就把金灵芝拒绝了。

  “金灵芝呀,也就瞎子能看上她。”花满园嗤笑,说完又补充道,“没针对你。”

  花满楼:“你认识她?”

  “以前跟她有几次口角,谈不上认识。”花满园回忆了一下。

  花满楼:“没有动手?那可真是大进步。”

  花满园:“……”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