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8章 岭南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岭南却不止只有荔枝而已,花满园在花家时,每年夏天都能吃到从岭南送来的各色水果。

  花满园从未亲身至岭南,这次因为花满楼提前向花老爷报备了行程,花老爷提前命人将五羊城的别庄打扫一番让他们住进去,甚至暗示花满楼,晚点回来也没关系。

  岭南的气候要比江南热上许多,花满园一到岭南,便换上了轻薄的纱衣,手上也多了把团扇。此时正是春夏交替之际,天气闷热又多阵雨。

  府里的下人尽职的准备好了冰块放在花满园的房间,又送了消暑的冰镇鸭梨和加了蜂蜜的冰镇绿豆汤供花满园用。

  花满园留下了鸭梨和绿豆汤,抬手让他们把冰块送去花满楼的房间。

  花满园的明玉功在运功时会散发出寒意,只要她体内的内力在流转,她就不会觉得热。冰块放她这里算是浪费了,倒不如拿去给花满楼。

  送来冰块的侍女道:“冰块是七公子吩咐送来的。”

  花满园道:“那再送回去吧。”

  “不用了。”花满楼从门外进来,“车马劳累,你休息了几天,可还有心情去街上?”

  花满园拿丝巾擦掉花满楼额头上的汗:“你为什么还穿这么多?”虽然穿的挺好看的。

  花满楼嘴硬:“我不热。”

  花满园:……

  “我教你明玉功吧!”花满楼脾气倔的很,既然他不愿意少穿一点,花满园便主动提出教他明玉功。

  “移花宫的武功不是从不外传的吗?”

  花满园:“我是少宫主,没人能管我。”

  “我还是不学了,若是被姑姑知道了,肯定少不了你的罚。”花满楼婉拒她的好意。

  “你太不了解她了。”花满园故作深沉。邀月从来没把移花宫的宫规当回事,移花宫规说宫主不能嫁人她不还是要嫁给江枫,宫规说移花宫不准男子进入,花无缺还是被她带回来当亲传弟子了。

  花满楼虽然心动,却还是怕邀月日后会因此责罚花满园,便拒绝了。

  花满园说不动他,便岔开话题:“你刚才不是说要带我出去玩吗!快去吧,去晚了街上都没人了。”

  花满楼笑道:“不急。”花满楼就要带她去五羊城有名的茶楼喝早茶。

  “我又不爱喝茶,不去了。”花满园以为只是单纯的喝茶,一想到还要明日早起再去。平素里日上三竿仍在床上的花满园觉得为了喝杯茶早起不值当。她富豪之家的千金,什么好茶没喝过。

  花满楼笑笑,给她解释道:“谁说茶楼只有茶了,各色点心你也不吃了?”

  花满园撇撇嘴:“茶楼能有什么好吃的点心。”

  “这你就错了,岭南人可以一天不吃饭,却不能一天不吃茶,吃的就是这些茶点,外观精致卖相可人,味道跟江南的点心相比也毫不逊色。”花满楼谆谆善诱,“你真的不去?”

  花满园狐疑:“你没骗我?”

  “你怎么老觉得我干什么事都像在骗你。”花满楼生气。手机端sm..

  “你自己心里没点数?”花满园冷哼。

  江湖上人人都称赞花满楼性格敦厚平易近人又古道热肠,除了瞎没有任何缺点,甚至他就算瞎了也和平常人没有区别。

  花满园:放你娘的屁!

  关于花满楼的性格究竟如何,被坑了二十年的花满园最有发权了。

  人畜无害?呵呵!明明就是个切开黑。

  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会在婚后把自己账户上的钱全卷跑让自己破产坐牢的那种人吧!

  老实说,如果不是她不想被安上欺负残疾人的名头,早像收拾陆小凤一样收拾花满楼了。

  这其中也许有花满楼那种吃了炮仗的嘴一半的功劳,花满楼数落起人的本事可比他的武功高多了。

  看在他是残疾人和亲戚的份上,花满园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选择原谅。

  花满园心内感叹,她真是个善人。

  清早的五羊城街上人来人往,做摆摊的摊贩,开门的各色商户,茶楼也是座无虚席,在五

  羊城,有闲有钱的人每日早晨都要来茶楼吃早茶。

  别庄的下人提早在城内出名的茶楼为花满园二人预订了的包厢和餐点,一桌的精致茶点看的花满园食指大动。一顿早茶下来,花满园没了中饭的胃口,同时又开始期待着下午茶。

  花满楼:“不吃中饭了?”

  “不吃了,吃点心也能吃饱。”她是个从不克制自己的尽情享受派,饭几顿不吃也没事。她就算以后想来岭南,也有不短的路程,当然要趁着在的时候天天吃。

  等下午茶的中途时间花满园又吃了不少瓜果,等她吃完了瓜果,花满楼便提议去街上走走消消食。

  才出了茶楼,花满园又觉得逛街的时候手上没拿杯喝的,逛街都没有灵魂。

  两人走到卖椰子的小摊前,摊主见两人衣着不菲,知道是富家子弟,忙堆笑道:“两位公子是要几个椰子啊?”

  花满园问花满楼:“你要吗?”

  花满楼摇头,花满园:“那待会儿你帮我抱两个,我一个人抱不下。”

  花满楼挑眉:“还吃得下?”

  “这不喝水吗,水哪里占肚子了?”花满园一脸他多此一问的表情。

  “老板,来三个椰子。”

  摊主在此地摆摊多年,熟练地用短弯刀把椰子的壳削掉一半露出雪白晶莹的果肉,再到椰子头部开个口往里放了根小木管,又送了个木勺给花满园。

  摊主听他二人口音不似本地人,便告诉花满园:“等您喝完椰子汁,再用勺子挖这果肉,椰子的果肉鲜嫩细绵,十分可口。”

  花满园抱着一个椰子边走边喝,花满楼捧着两个椰子跟在她身边,全程乖巧的笑脸没有任何抱怨,直到他手里的东西越堆越多。花满楼倒没抱怨,只是怪自己没思虑周全。

  花满楼笑道:“咱们还是先回一趟家,叫辆马车过来吧。”

  家中的马车把他们送到茶楼后,两人就让马车先回去,等他们尽兴后自己走回去。

  “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花满园轻功比他高,于是她先施展轻功回去。不过多时,别庄的人便赶着马车到了。花满园从马车里出来,将花满楼手里的东西全放进马车中。

  有了马车后,花满园买起东西来更加的肆无忌惮,看见有趣的就往车里塞。

  五羊城靠海,花满园见到摊上还有些五彩斑斓的海螺和贝壳,她久居江南,倒是没见过这些玩意儿,一高兴便将整个摊子都买空来。

  摆摊的是一对年轻的母女,见花满园容貌姝丽又是衣着考究,想来定是爱美之人,便主动提出愿意帮花满园把一些小海螺串成手链。

  花满园便让母女二人当场给她串一个看看。摆摊的母女经常卖这些东西给外地游客,三两下便串好了一条手串。

  花满园接过一看:“确实挺漂亮的。”当即取下手腕上的镯子,把这条海螺手串戴上去。

  年轻的母亲问道:“这些还要串上吗?”

  花满园道:“不需要了。”

  看起来挺简单的,剩下的她回去可以自己串着打发时间玩。

  塞满了一车后,下午茶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花满楼便说道:“先回去喝下午茶吧,咱们还要待许久,买东西不急于这一时。”

  回到茶楼,花满园道:“我的别墅建好了,我就请几个专门做茶点的师父回去,我想什么时候吃茶点就让他做给我吃。等到时候把八大菜系的厨子都请齐了,我也就不用出门了。”

  “那你还要在岭南置办田产地产吗?”花满楼夹起一只虾饺。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花满园一口一个叉烧包。

  花满楼问道:“不是招了点心师就不出门了吗?”

  “那也不妨碍我买房买田。”花满园有些得意,“我不但要在岭南置办田产,各个出名的旅游城市我都要置办田产商铺。”

  “鸡蛋当然要分开放。”花满园笑道。

  无论哪个年代,土地都是最值钱的东西。虽然现在是太平盛世,可万一哪天有人造反或是蛮夷侵略,她无论跑到哪里都有落脚的地方。

  花满楼突然从她的话语中,意识到了一件事:“你不嫁人了?”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花满园幽幽道:“亏你还跟我从小玩到大。”

  若要论与花满园相处最长和最了解她的人,莫过于花满楼。

  在花满园设计夺走金鹏王朝财富时,花满楼还没发觉,等到她开始修建别墅时,也只是以为她是在躲家长。直到今天亲口听她本人说要在各处兴办产业,才明白,她是在给自己的未来

  做打算,在准备和家里做长期抗争时的后路。

  普通的闺阁千金并不会考虑钱财问题,毕竟父母会为她们准备嫁妆。平素里也是学习如何管家及相夫教子。哪怕再离经叛道的千金,也不过是想要自己做主婚事。

  即便强如邀月怜星,也无法躲避母亲的催婚,哪怕她们躲在移花宫,逼急了花老太也不是不能亲自杀过去。如果不是花满园的出现,花满楼也想不到后续结果会如何。

  毕竟以邀月的性格……

  花满园做的事,则是完完全全是背着家里所有人。就算被发现了一处,她还有二三四……处。

  花满园钓鱼:“你不打算说我几句吗?”她敢说出来就没在怕的。

  “我为什么要说你?”花满楼笑道,“你既有你自己的主意,我又何必说三道四。”

  花满楼又补充道:“无论如何,只要你高兴就是正确的选择。”花满楼不愿见到花满园与家人两边起冲突,她躲到天南海北便是最好的选择。

  脏话到了嘴边又默默咽回去的花满园:“原是我多心了。”

  “多疑多虑本就是人之常情,你不必在意我。”花满楼宽慰她。

  当晚,花满楼就收到了一堆花满园串的贝壳手链、海螺手链、珍珠手链和珍珠粉。

  “给你的赔礼!”花满园笑嘻嘻的挑出一条贝壳手链拿起花满楼的手,把手链给他戴上。

  花满园强调:“这些都是我亲手串的。”

  “八童真厉害。”花满楼张口就来。

  “那可不!”夸奖的话花满园照单全收。

  “这些我就都收下了,不能浪费了八童的一片心意。”

  花满园走后,花满楼将这些手链如数收起。

  事实上,在知道花满园做好万全的准备后,花满楼其实内心是松了一口气的。

  在很早之前,他就做好了对大龄女青年花满园进行爱的供养的准备。

  花满楼不想按部就班的相亲成亲生子,他一直在等自己真正喜欢的那个人,但一直没让他等到。

  碰巧花满园也没有。

  花满楼想,如果他和花满园一直都没有找到意中人,他和花满园在一起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花满楼眼盲心不盲,花家是个很大的家族,他自从患了眼疾,家人就怕他命不长,既找名师教他武功,又把他当女孩养与女孩们住在一个园子中。这些年花满楼的侄女们都陆续的嫁了出去,就算夫妻和睦也毕竟是在别人家,免不了要受气。

  花满园好吃懒做的性格,二十年都没改,就算结婚也肯定改不了,也许她的夫君不会介意。但一个家不可能只有一个人,他还会有父母,有亲人。

  如果花满园成亲的对象是他,就算婚后,他也能让花满园和婚前一样快乐。

  所以花满楼在听到花满园其实做好了对未来的准备,心里既为她高兴,又松了一口气。

  当然,他绝对没有说花满园不好的意思,他只是希望花满园可以像这样一直快乐下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