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10章 平南王府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可惜花满楼能看不能摸,她心里像是有一千只猫的猫尾巴在挠,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她无比烦躁。修习明玉功之人要求情绪内敛,花满园觉得自己这样下去也没法儿练功,干脆就不练了。

  岭南天气炎热,再加上她躁动的心。

  花满园,失眠了。

  她肯定是不会大半夜的起来去泡冷水澡,就算练武之人身体好也不是这么糟蹋自己的。

  “你今天起的倒早。”花满楼稀奇的说道。

  花满园都没好意思正眼看花满楼,她怕她一看花满楼,脑子里就都是不可描述的画面。

  幸好花满楼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继续说道:“那正好,你去梳洗一番,我们去平南王府。”

  “为什么去平南王府啊?”花满园不解。

  “绣花大盗最后一次出现的地点是平南王府的宝库,所以我想去看看,能不能在那里找到些许线索。”

  花满园还没去过王府,也没问花满楼是怎么得到邀请的。都说让她梳洗打扮了,肯定就不是翻墙去。

  于是花满园一改往常衣服上的牡丹花都要用金线绣的张扬的作风,穿了身素净的衣服出来。

  当然,还是男装。

  万一花满楼还是要翻墙去,她穿着漂亮的女装却去做贼,多给衣服掉份。

  “你今天打扮的好像有些素净。”花满楼问道。

  花满园和他相处二十年了,也没问他是怎么发现的,她慢悠悠的说道:“我听说平南王世子和你差不多大,我这么漂亮,万一他看上我了,我都不好拒绝。”

  花满楼沉思了一会:“你说得对。”

  虽然不知道花满园长什么样,花满楼还是下意识的觉得妹妹长得人见人爱。

  毕竟也是让阅尽群芳的陆小凤一见钟情的颜值,花满楼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南王世子也会看上花满园。

  “待会儿你把脸涂黄些。”花满楼严肃道。

  花满园:我就瞎几把说说,你怎么就信了。

  花满楼不但信了,还付诸了行动,他亲自动手,拿了一盒粉,手指一沾就往花满园脸上抹去。

  花满楼的指尖刚触碰到她的脸,她压抑了一晚的躁动差点又迸发。

  下意识抓住花满楼的手,花满园将自己的脸靠在他的手掌中。

  “你是觉得这样整张脸抹的比较快吗?”花满楼不明就里,只当她是不耐烦。

  花满园:“是啊,我觉得它不是很上色,你得多抹几下。”

  花满楼不疑有他,又慢慢的给她全脸抹个彻底,随后问她:“可以了吗?”

  看着镜子里屎黄色的自己,花满园慢悠悠道:“可以了。”等下她就全洗掉。

  花满楼笑道:“那就好。”

  平南王据说是个不爱管事的闲散王爷,连带着他的独生子平南王世子也不爱政务。世子喜欢武功喜欢剑术,南王就将叶孤城请来指导他的剑术。

  南王世子是个很腼腆的人,“我想要闯荡江湖,可是我武功平平,师傅说我这样的武功江湖上随便哪个三流的剑客就能要了我的命。”

  “我父王也不肯我出去,他总怕我出点意外,以后南王府后继无人。”

  南王世子一见着花满楼,竹筒倒豆子般将心里的想法全都说了出来。

  “儿行千里父担忧,更何况世子又是南王的独子,小心些总是没错。”花满楼淡淡道。

  “我时常听到花公子在江湖上的事迹,心内佩服万分。”世子诚恳道。

  “不过是朋友吹嘘而已。”花满楼谦虚道。

  花满楼对迎面走来的叶孤城说道:“白云城主剑法举世无双,花满楼何足挂齿。”

  “阁下真的看不见?”叶孤城问道。

  花满楼道:“城主想必也该听说过,花满楼虽有眼睛,却瞎如蝙蝠。”

  叶孤城道:“阁下难道能听得见我的脚步声?”

  花满楼道:“据在下所知,当今天下,最多只有四五个人,行动时能完全不发出任何声音,城主正是其中之一。”

  叶孤城道:“但你却知道我来了!”

  每个对自己轻功有自信的人都忍不住问花满楼这个问题,然而从没有人逃脱过花满楼的啪啪打脸。

  哦,除了花满园。

  因为她既不像陆小凤一样臭,也不像西门吹雪一样身带杀气。

  花满园时常想,自己要是破产了说不定可以去当杀手。

  毕竟连花满楼都发现不了她,普天之下还有谁能躲过她的出手。

  当然,她是不会破产的。

  叶孤城又肯定的说道:“你见过西门吹雪。”

  花满楼道:“见过,他也和城主一般,问过在下这些问题。”

  如果花满园是翻译,那她就该这样说‘说知道就知道,就你俩逼事多’。

  “西门吹雪的剑法如何?”叶孤城问道。

  花满楼:“未曾得见。”

  叶孤城脸上失望神色不掩,然后他终于注意到了一旁的壁花花满园,出于基本的礼貌,叶孤城问道:“这位姑娘是?”

  “她是我的八妹,花满园。”花满楼说道。

  “花姑娘。”叶孤城礼貌的致意。

  “叶城主。”有胡子啊,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呢。

  因为花满楼能看不能吃,所以花满园索性把狩猎范围扩大。

  首先得会一点武功,普通人持久力不强嘛,一群弱鸡怎么能跟她愉快地玩耍呢!

  其次,她身边的人统统都不行。

  陆小凤——公共用品,说不定身上有病。

  王怜花——同上。

  花无缺——年纪太小了。

  司空摘星——嘴巴太大了,她敢打赌,前一天睡了司空摘星,隔一天她身边所有人都要知道了,而且花满园也没看过他本人的样子,花满园觉得他本人其实很丑,不然就不会一天到晚以假面示人了。

  也没见王怜花一天到晚易容的,王怜花可是很宝贝自己那张脸的。

  她可不是陆小凤这种无牵无挂的人设,别说花满楼了,就是邀月怜星知道了,也得一个大嘴巴子糊她脸上。

  我养你二十年给你养出这种审美?

  她得找一个嘴紧、年轻、俊俏、洁身自好、无不良嗜好、武功还好的炮友。

  最重要的是,不会追着她负责的。

  好难哦。

  花满园又不放弃的看了眼叶孤城。

  唉,为什么要有胡子呢!

  先当做备胎吧,实在找不到了,凑合着用用也可以的。

  随后,平南王府的新总管金九龄也来了。

  就是他告诉花满楼绣花大盗的事。他也告诉了陆小凤,并且让陆小凤去帮他破案了。

  在听花满楼讲述金九龄如何哄骗陆小凤接下这个案子的时候,花满园心内对金九龄就好感全无。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按理来说,金九龄查不出来,就应该按流程把这宗案子移交给六扇门总部,让上级派人来接管。怎么能把这件事交给江湖人解决。

  花满园总结下来就两点:一、金九龄没本事,办不了案子。二、没本事还鸡贼贪功,不把案子移交给上级,反而让陆小凤去办。陆小凤不是公职人员,就算办好了案子,算业绩的时候还是算在他金九龄头上。

  多么鸡贼又好大喜功的人。

  当然,陆小凤不在意这个,他经常不计代价的给朋友们解决麻烦。所以即便他曾经和花满园有过节,在他需要帮忙的时候,花满园也愿意给他搭把手。

  现在花满园见到了金九龄本人。

  单看金九龄本人的脸,还是能称得上一声英俊。但无论什么样的美人,到了一定的程度,相貌反而是其次的,关键点便是周身的风情与气质。

  邀月怜星气质高洁,人如其名,两人就像天上的孤月高星般,高不可攀。

  而金九龄,有一个普通英俊的人的通病——我觉得我很帅,所以我要拼命凹姿势。

  俗称,油腻。

  当然,也可能是什么内涵,所以年纪一上来就暴露了自身的油腻。

  要是王怜花也跟金九龄一样气质油腻,品味艳俗,那么她们不但不用一起出门,塑料友谊也到了尽头。

  金九龄不知道花满园已经在心里嫌弃了他一回,摆出一副自以为潇洒的微笑,说道:“花家八姑娘果然是名不虚传,难怪能让陆小凤和司空摘星相继折腰。”

  花满园当即就沉下脸,这种用男人来衡量她的语句让她很不高兴,仿佛她就是个任人挑选的物品,没了男人要她就没了价值。

  花满园原本想看在花满楼的面子上,勉为其难的打个招呼。

  花满楼怕金九龄族谱升天,先她一步开口:“不过是子虚乌有的事,金总管莫要再说笑了。”

  金九龄笑笑:“花姑娘艳若桃李,传出这样的谣也不算空穴来风。”

  叶孤城冷不丁的说道:“我听说陆小凤一向与花满楼形影不离,他是否也在五羊城。”

  花满楼笑笑道:“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我这次来岭南,也不过是带小妹来游历名山雅水散散心。”

  “他那手灵犀一指,据说是天下无双的绝技。”叶孤城沉吟道。

  “我们今晚便能见到这手绝技。”金九龄信誓旦旦的说。

  “哦?”叶孤城寒星般的眼中似是被勾起了兴趣。

  “陆小凤也在调查绣花大盗的事,他今夜便会潜入王府,城主只需守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就能见识到这两根天下无双的指头。”金九龄得意的笑道。

  叶孤城跃跃欲试。

  花满园吐槽:“你既然知道他今天会来,为什么还要让他翻墙进来,直接把他带进来就好了。”

  果然,陆小凤的朋友除了花满楼和工具人西门吹雪,其他都是些塑料朋友。

  金九龄的笑意戛然而止,停顿了片刻后,他才补救道:“陆小凤天生就喜欢冒险。”

  “但我们现在都知道他夜闯王府了,这是犯法的吧。”花满园斜眼道,“你这是不是叫纵容罪犯?”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