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11章 挡枪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最后还是南王世子见金九龄过于尴尬,便出来打圆场说不计较陆小凤这次的夜闯王府,也当做邀请了陆小凤。

  “其实我也挺想见见陆小凤。”南王世子笑笑打破尴尬的气氛。

  主人都无所谓了,花满园也不再多说什么。

  而后,陆小凤果然出现在了金九龄说的必经之路上,随即他面临的就是叶孤城的剑。

  打着切磋旗号的叶孤城丝毫没有手下留情,而陆小凤,也没有愧对别人对他那手天下无双的绝技的称赞。

  叶孤城的天外飞仙一使出来,花满园下意识的就开始思考破解方法。

  邀月是个好老师,随时随地都能给花满园上课,硬生生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花满园养成了一等一的高手,并且培养出了爱思考的习惯。

  然后思考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的花满园直接放弃了,反正她也不需要和叶孤城交手。

  切磋结束后,陆小凤见到花满园、花满楼和金九龄三人都在一旁看着他掉入叶孤城的陷阱中,心情格外的难受,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

  叶孤城见他这种不要命的喝法,既稀奇又惊讶:“酒能伤身也能乱性,可是你的体力和智能,却还是都在巅峰。”

  陆小凤笑了笑道:“其实我也并不是时常都这么样酗酒的.我只不过在伤心的时候,才会喝得这么凶。”

  叶孤城道:“现在你很伤心?”

  陆小凤道:“一个人在被朋友出卖了的时候,总是会很伤心的。”

  这口出卖朋友的锅应该让金九龄来背,但陆小凤无差别的甩在了花满园和花满楼头上。

  花满园不开心的说:“这你就得去问问金九龄,别把黑锅甩我和花满楼身上。”

  陆小凤见着花满园心情好了一半,他问道:“为什么要问金九龄?”

  “他知道你今夜会翻墙来王府,也知道你的必经之路,比剑是他提议的。不问他问谁?”花满园没好气的说。

  “金九龄!”陆小凤大声的喊他。

  “咳咳。”金九龄干咳了几声,他做的事全都被花满园说出来了,此刻只好尴尬的说道,“我认识的陆小凤天生就喜欢冒险。”首发..m..

  “可我要接不住白云城主这一剑呢!”陆小凤生气道,随后他又小声的补充:“如果要冒着被白云城主一剑刺死的险来夜探王府,我宁愿再去给司空摘星挖六百八十四条蚯蚓。”

  “噗……”花满园听到他说挖蚯蚓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陆小凤见她笑了,又在花满园面前说了不少抹黑司空摘星的话,来报复司空摘星让他挖蚯蚓的事。

  “你们两个真幼稚。”花满园听完后,心里虽然很好笑,但为了不打破她高岭之花的人设,还是正色道。

  “反正效果达到了就好。”陆小凤得意道,“死猴精要是知道你知道了他这么多糗事,我看他还敢不敢出现在你面前。”

  花满园很想说,他敢的。

  毕竟她都让司空摘星穿女装扮年轻的俏寡妇了,司空摘星在她面前还有脸吗?

  “我要早点见到你就好了。”陆小凤突然想到,“猴精可能知道绣花大盗是谁,但他怎么都不肯告诉我。要是你去问他,他一定老实招出来。”

  “司空摘星知道?”花满楼急切的插话。

  “对!”陆小凤这回肯定道,“有人雇他来偷我身上那条绣花大盗的红缎子。我猜,肯定就是凶手指使的他,那条红缎子上,肯定有什么东西是我没发现的。”

  “也许我们只能到绣花大盗最后出现的王府宝库中去找线索了。”花满楼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花满园。

  花满园被他看的毛骨悚然,不由得大叫:“你看我也没用,我找不到他。”这个他,指的当然是司空摘星。

  虽然工具人司空摘星总是能在她需要的时候到,但是花满园不能说啊!

  她要是这次真把司空摘星召唤出来了,等这事儿翻篇。花满楼就得开始教育她什么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和古惑仔(?)在一起玩之类的。

  花满楼:“真的吗?我不信。”

  花满园冷漠脸:“哦。”

  见她不配和,花满楼和陆小凤也不好再说些什么,陆小凤嚷嚷着要喝酒,让金九龄带他去王府酒窖喝点酒,好安慰一下他受伤的心。

  叶孤城在一旁充当了许久的壁花后,问陆小凤:“西门吹雪是你的朋友?你是不是也和他交过手?他的剑法如何?独孤一鹤是不是死在他的剑下?”

  叶孤城一脸几个问题,把陆小凤问的毫无招架之力,连转移话题都做不到,他只能打哈哈把话题带过去:“我没和西门吹雪交过手,他的剑法确实还不错。”随后陆小凤话锋一转,“但独孤一鹤不是死在他的剑下。”

  叶孤城眼中又冒出了寒星般的光芒:“是谁?”

  陆小凤:“移花宫少宫主。”

  “你还认识移花宫少宫主啊!”花满园怕陆小凤这个大嘴巴爆她马甲,便故意打断他们的对话。

  “是啊,移花宫少宫主可谓是当世武林最让人难以忘怀的美人,只要见了她的人,就没有不喜欢她的。”陆小凤调侃她道。

  “你也喜欢她吗?”花满园故作天真的问道。

  “只可惜啊,她不喜欢我,还说我是癞□□想吃天鹅肉,你说,这世上怎么有这么狠心的女人。”陆小凤委屈巴巴的说道。

  “也许是她看走了眼呢,你当然不是癞□□。”花满园叹气,“你明明是只臭泥鳅。”

  “为什么是泥鳅?还是臭的?”陆小凤问道。

  “不是泥鳅,为什么要吃蚯蚓。”花满园眨眼睛。

  “那臭呢?”陆小凤又问道。

  “难不成你还是个香的?”花满园嫌弃的捏鼻子。

  “哈哈哈哈哈。”陆小凤忍不住笑了。

  叶孤城一直在旁边冷冷的看着他们,他对这两人的互动漠不关心,他又问陆小凤:“为何我此前从未在江湖上听闻这位少宫主的,只听说过邀月怜星两位宫主。”

  “天要下雨,爹娘要生孩子,谁也管不住的。少宫主自然就是宫主的女儿。”陆小凤淡淡的说道。

  叶孤城:“她叫什么?”

  “唉,这么漂亮的美人你难道舍得和她比剑?”陆小凤叹气,“她要是在我面前……”陆小凤瞥了花满园一眼。

  花满园也看着他,等着他把话说话,陆小凤继续说道:“我肯定要把她带回家,关起门来好好疼爱她。”

  花满园冷笑:“你买得起房子么。”

  陆小凤:“对不起,我膨胀了。”

  叶孤城有些狐疑:“邀月怜星成名已有二十多年,这位少宫主至多不过二十岁余岁,她能杀了独孤一鹤?况且我听闻移花宫是以掌法出名,你确定她是用剑杀的独孤一鹤?”

  花满园心里对叶孤城的好感度马上就下降了,西门吹雪也没比她大几岁,叶孤城凭什么就笃定西门吹雪可以杀得了独孤一鹤。

  陆小凤:“我亲眼所见。”

  “独孤一鹤若死在她的剑下,那么她的剑法一定已在木道人之上。”叶孤城冷漠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兴奋之色,慢慢的接着道:“我若能与她一较高下,才真是平生一大快事。”

  “只可惜移花宫向来男人止步,少宫主又不爱出门,一年到头都待在移花宫,白云城主只怕要失望了。”陆小凤淡淡道。

  花满园灵魂一问:“城主为什么不直接向邀月怜星挑战?子当如此,成名二十余年的两位宫主岂不更厉害。”

  陆小凤:“……”这个人为了躲麻烦居然把老母亲给推了出去,真带孝女。

  叶孤城缓缓道:“像这样的对手,世上并不多,死了一个,就少一个。”他寒星般的眼睛里似已露出种寂寞之色,慢慢的接着道,“我是个很骄傲的人,所以一向没有朋友,我并不在乎,可是一个人活在世上,若连对手都没有那才是真的寂寞。”

  妈妈这个人好叼哦!

  叶孤城你几个意思啊,要团灭我们一家?还是无聊时就可以刷一下的小boss!

  花满园还想阴阳怪气刺几句叶孤城,让他对自己有点数,但到了时辰,叶孤城便回房就寝了。

  他实在是个作息极度规律的人,难怪他能练成那么可怕的剑。

  花满园肯定是打死也不会和叶孤城比剑的,那是杀人的剑,花满园的剑却不是为了杀人而生的。

  这种麻烦的事,她躲起来把满级的老妈推出去就好了啦!

  等到就剩她和陆小凤两个人时,就是花满园算总账的时候了。

  “你可真够朋友,拿我给西门吹雪挡枪。”花满园心里不满,大家都是朋友,凭什么就拿她给西门吹雪挡枪。

  陆小凤无奈道:“他刚才那个架势就是冲着西门吹雪去的,他要是向西门吹雪提出比剑的邀约,西门吹雪肯定会答应。他们两个都是杀人的剑法,我不知道谁才能活下来。”

  他又继续小声说道:“你就不会答应同他比剑了,就是比剑,你也会要求点到为止。”

  “你什么意思?”花满园恶狠狠的瞪着他,“你骂我胆小。”

  “我没有。这可都是你说的。”陆小凤举手投降。

  花满园又冷静下来,淡淡道:“虽然我不想和叶孤城过招,但是打你,我肯定是不会手软的。”

  “你冷静点啊,这里可是王府,你也不想把侍卫们和叶孤城引来吧!”陆小凤慌忙道。

  花满园恶狠狠的威胁道:“你既然能夜探王府,肯定是做足了准备的,知道哪里有人哪里没人。走吧,咱们去个没人的地方,你也不想被别人看到你鼻青脸肿的样子吧!”

  “我不去,我死也不会送羊入虎口。”陆小凤凛然道。

  花满园撩起耳边碎发,嫣然一笑,这一笑看的陆小凤神魂颠倒:“你不是一直很想和我独处吗?不愿意了?”

  陆小凤此刻,脑内两个小人在不停的打架。

  白色的:独处啊!

  黑色的:你清醒一点,那可是打人专打脸的花满园啊。

  白色的:她都对我笑了,肯定是对我有意思。

  黑色的:她绝对是有阴谋的!

  白色的:这可是独处啊,万一呢!

  陆小凤身上仿佛有一股电流从脚底直窜天灵盖,让他精神为之一振:“来,我带你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