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12章 薛冰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用怀疑,陆小凤又被打了。

  花满园还是那个打人专打脸的花满园,说了打脸其他的地方就坚决不会动一下。

  “我可谢谢您嘞。”陆小凤临走前捂着脸要哭不哭的说。

  美色误人啊!

  陆小凤回去第二天一大清早,他带着本月新女友薛冰来了花家别庄。

  陆小凤是来找花满楼帮忙查清绣花大盗一事的,也许敏锐于常人的花满楼能发现他未发现的线索。

  至于薛冰,薛冰是来见花满园的。花满园在闺阁千金中,名声实在是低调的过了头,以致众人只知花家的七位公子,完全遗忘了这位八姑娘。

  薛冰是江湖上‘四只母老母’中最漂亮的一条,她没见过江湖上的第一美人沈璧君,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如果这位八姑娘真的貌若天仙,又怎会没有一丝名气。

  如果她不是陆小凤届不到的白月光,薛冰也不会注意到她。

  陆小凤在她面前就忘了别的姑娘,在别的姑娘面前又忘了她。

  但届不到的花满园,却可以一直在他心里。

  男人有些时候就是这么贱,身边对他全心全意的人他不在乎,反而总惦记着吃不到的那块肉。

  陆小凤和薛冰是清晨来的,最早日上三竿起的花满园还在睡觉。

  懒惰,这就是花满园给薛冰的第一印象。

  就算是在外面,不在家里头不需要向父母请安,花满园这起的也未免太晚了。再加上花满楼和陆小凤这副习以为常的表情,薛冰又暗暗的给花满园贴了个不知礼的标签。手机端sm..

  恐怕花满园在家里也是个我行我素的人。

  这样满身缺点也许样貌也不出众的人,究竟有什么吸引力,薛冰暗暗猜想。

  然而花满园不出来,一切猜测都是白搭。

  陆小凤在得到花满楼的允诺帮助后,又提出让薛冰暂住别庄。

  薛冰听后,生气道:“我不要住这里!”

  陆小凤苦口婆心劝说她:“我在明绣花大盗在暗,跟在我身边你也很危险,我怕我没办法保护到你。”

  薛冰跺脚:“跟在你身边都危险,这里没有你岂不是更危险。”

  陆小凤道:“这里有花满园在,怎么会危险?”

  有花满园坐镇的别庄,大概是全岭南最安全的地界了,甚至连平南王府都没这里安全。

  据传移花宫的明玉功练至第六层便可与当代第一流高手一争长短,若能使到第八层,就可无敌于天下。

  如果绣花大盗想用抓薛冰的方式来威胁陆小凤,那他势必要和在薛冰身旁花满园对上。

  花满园可是已经将明玉功练至第八层的人,绣花大盗再厉害,在她面前都不堪一击。

  那场面……陆小凤一时都不知该不该心疼绣花大盗。

  陆小凤和花满楼都清楚花满园的武力值,若是绣花大盗真的来了,倒还省去了他们找寻的功夫。

  可信息不对等的薛冰却不知道内情,她只知道陆小凤要让她和花满园同处一个屋檐下。

  若是和她同样境况的江轻霞,薛冰倒是乐意,说不定她和江轻霞还能互相安慰。

  让薛冰和这场感情游戏里的裁判员花满园待在一处,她宁愿被绣花大盗捉去。

  平时的薛冰看起来是个容易害羞又文静秀气的女孩,可她一旦任性起来,也是让人难以招架,不然她也不会是只有名的母老虎了,还是最凶的那只。

  陆小凤只觉得头都大了:“这里有和你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与你作伴,在我身边却是危机四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身首异处,这样你也不愿意待在这里?”

  薛冰扭头:“不愿意!”她又低下头害羞的说:“我又不认识她,万一她不喜欢我呢?”

  陆小凤大笑着保证:“你看花满楼就知道了,他妹妹的性格肯定也不会差的。”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花满楼,“那我留封信给薛姑娘,不然等她起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出去了,骤然看到留在这里的薛姑娘未免多疑。”

  陆小凤笑道:“还是你想的周到。”

  于是薛冰就被留在了花家别庄,但她还是想跟在陆小凤身边,她知道陆小凤肯定会去找五羊城那条黑街上的老大蛇王,却又想见见让陆小凤魂牵梦绕的花满园长什么样。

  不急,等花满园醒来,她见着花满园再走不迟。她想走,也没人能拦得住。

  可薛冰等啊等,从清晨等到日上三竿,再等到花府的下人给她上了中饭又撤了中饭,花满园还是没醒来。

  薛冰不耐烦了,她抓住一个端盘子的侍女问道:“你们八姑娘平时也这么晚起来吗?”

  侍女道:“有时午膳前会醒来,有时快傍晚才醒来。”

  多么颓废又令人羡慕的人生,薛冰怒了:“她晚上做什么去了,花满楼都不管她的吗?”

  侍女不知道也不能议论主子们的事,只能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薛冰等不了了,再等下去,说不定连蛇王都不知道陆小凤去哪儿了。

  她决定偷偷摸进花满园的房间看看花满园。

  反正大家都是女人,看一看也没什么。

  薛冰还是头一次翻窗进别人的房间,花满园的房间很暗,也许是她晚上睡不着只能白天睡一下的缘故,她的窗户上都拿厚重的黑色缎子盖住了。

  薛冰暗暗酸道,这种好料子普通人家都舍不得拿来做衣服,花满园居然拿来当窗帘。

  花家的人居然连这也惯着她!

  薛冰也曾听说过江南花家有多富裕,据传连他们家的马夫,走出来都像是阔少。看起来很朴素的花满楼,一时让薛冰忘了这家人的豪奢。薛冰又恋恋不舍的摸了摸那块被花满园拿来做窗帘的缎子。

  好酸啊!

  薛冰轻手轻脚走到花满园床前,岭南夏夜多蚊虫,花满园的床边也有两层帐子,一层蚊帐一层遮挡阳光的帘子。

  薛冰毕竟是第一次翻进别人闺房,心跳的有些快。就快看到她的脸了,就快了!

  下一秒。

  一股强劲掌风袭向薛冰面门,薛冰来不及遮挡就被这股掌风拍飞出门外。

  花满园有起床气,从小到大就没人敢叫她起床,哪怕是邀月和花老太都得依着她来。打扰她清梦的人,轻则父母双亡,重则族谱升天。

  尤其是内功一年比一年深厚,不说百丈范围,区区一个房间内的飞花落叶是瞒不过她的。

  被吵醒的花满园开始问候人了:“哪个死马的大早上的来找你爹,上赶着来找骂是吧。你有几个马供你潇洒啊?”

  “你……你……”薛冰‘你’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她毕竟是名门闺秀,不敢像花满园一样张口就是死马。

  “你你你……你谁啊你!你马生你这智障玩意儿都要落泪。哦,不好意思,忘了你没马。”

  薛冰又气又羞,气是被花满园骂了,羞是进人闺房还被被人当场抓住。

  薛冰只得埋把羞红的脸颊埋在膝盖里。

  花满园那一掌其实并没有打伤薛冰,只是将她送出房间而已,见薛冰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不爽道:“头一次做贼啊你?”这心理素质忒差了。

  薛冰这才抬头直面花满园,见到花满园真人,即便刚起的既没有梳洗打扮花满园,脸上一副不耐烦的疲惫模样,也难掩她本人的姝色。

  见到同是‘四只母老虎’之一的江轻霞时,薛冰还心存比较之意,在见到花满园时,薛冰连比较的心思都生不起来。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花满园略微抬起下巴,双手抱胸。

  这时,听见了这边传来声响的侍女们急急忙忙的跑来看主人出了什么事情。

  一个侍女见薛冰跌坐在地上,跑过去扶起她:“薛姑娘您怎么跌在地上了?”

  花满园疑惑:“这人谁啊?”

  另一个侍女抢着答:“回八姑娘的话,这位薛姑娘是陆小凤陆公子的朋友,陆公子找七公子有事出门去了,便让薛姑娘在咱们府上住几天。”

  “呵,原来如此。”花满园对着薛冰轻蔑一笑,她明白了,这人怕是陆小凤的新女友,所以想来看看陆小凤届不到的白月光长什么样,好与自己比较一番。

  花满园:论美貌,除了我妈我还没怕过谁。

  刚刚经历了一场无妄之灾的花满园又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跑回去睡回笼觉。

  等她睡到自然醒时,给她梳洗的侍女告诉她,薛冰已经走了。

  花满园估摸着是自己太漂亮,给了薛冰过重的压力,薛冰无法承受,所以灰溜溜的走了。

  虽然花满楼在信里说要她好好照顾薛冰,别让薛冰被绣花大盗抓了,但薛冰这是自己走的,跟她没关系。

  再说了,薛冰看着也不小了,自己做下的决定,有什么后果都要自己承担。

  侍女见花满园只是笑笑不说话,又说道:“前厅还有一位叶公子在等小姐。”

  花满园不确定的问道:“那人真的是公子不是姑娘吗?”不是司空摘星装成叶春风来找她吗?

  侍女笑道:“小姐说笑了,那位公子还有胡子呢,怎么会是姑娘呢!”

  有胡子的叶公子?

  花满园反应过来了,一定是陆小凤那个大嘴巴,把她暴露给了叶孤城。

  花满园气的将拳头捏的咯咯叫,果然还是打得不够狠。

  “不见,让他回去吧!”花满园是个没有追求的人,找她比剑,还不如跟她比斗蛐蛐斗鸡。

  侍女问道:“七公子出门后没多久,那位公子就来了,一直等到现在,姑娘真的不去见见吗?”

  花满园眼里闪现出恶意的光芒:“那就让他再等一会儿吧!”

  又想到昨晚在平南王府时,叶孤城看起来挺喜欢喝茶的样子,花满园又咧开嘴笑道:“给他上咱们府上最差口感最涩的茶。”

  侍女无奈道:“咱们府里最差的茶也是香醇浓郁的极品茶茗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