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13章 第十三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孤城是在结束了每日的晨练后来的花府别庄,他来的时候花满楼已经被陆小凤叫出去了,不过这也没关系,他本就不是来找花满楼的。

  昨晚他本该早早就寝,但陆小凤却找了过来。

  鼻青脸肿的陆小凤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人后才小声的对他说:“我要跟你说一件事,你千万别惊讶。”

  叶孤城:“我不会惊讶,你说吧!”

  陆小凤:“其实,移花宫少宫主就是你刚才见过的花家八小姐花满园。”

  随后,陆小凤得到了叶孤城良久的沉默,陆小凤讪讪笑:“所以我才说你别惊讶嘛!”

  叶孤城不是惊讶,他是根本不信。

  众所周知,花老爷夫妻恩爱,家中别说侍妾,就连个通房丫头也没有,八个孩子均是夫人亲生。

  少宫主又是邀月的女儿,就当邀月是花夫人吧!花家大公子都四十多了,邀月说不定都比他小。

  陆小凤为他解疑答惑,“花满园是花满楼的表妹,邀月是花老爷的妹妹,只不过花满园在花府长大,所以外人都以为她是花府的嫡亲姑娘。”

  家丑不可外扬,有关花满园的身世,花满楼也没和陆小凤细说,只是说花老太太喜欢这个外孙女,所以才把她接到自己身边教养。

  叶孤城问道:“那她方才为何不直接承认自己就是移花宫少宫主?”

  “她不愿参与江湖是非,我也希望城主知道少宫主的身份后,能够保守这个秘密。”

  叶孤城答应后陆小凤便走了,可此时的叶孤城却无法继续安然入睡了。

  还有什么比多年遍寻不得的对手就在眼前来的更令人兴奋。

  江湖上成名的剑客,大多是老一辈的人,这些人于剑道方面,比起普通人也许确有几分天资,但更多的是熬资历熬年龄才熬出今天的位置。

  能让他侧目的新秀,只有西门吹雪。

  花满园是个意外的惊喜,各方面都是。

  毕竟,就算是城主也躲不过催婚大法,但叶孤城又比花家兄妹幸运太多。他是一城之主,白云城说一不二的存在,没有人能按头让他相亲。可他又是叶家仅存的血脉,他若有何不测,

  叶家百年心血所铸就的白云城又将毁于一旦。

  叶孤城单身至今,除去他不爱女色外,也有部分是他不愿意接受和不喜欢的女子生儿育女共度余生。

  在王府院内时,叶孤城并没有将眼神在花家的这位八小姐身上停留过。

  可一旦知道她的另一个身份,再回想起花满园在南王府的种种行为,他就觉得淡泊名利的花满园有着超出她这个年龄的不骄不躁。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年纪轻轻就练成超越木道人的剑法。

  带着脑补出对花满园的滤镜,叶孤城来到了花家别庄。

  “叶公子,八姑娘尚在休息。”侍女恭敬的回道。

  叶孤城看了眼屋外的天空,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这种时候休息?

  叶孤城一向严于律己,所谓上行下效,白云城的部署们见城主如此,就算是为了在城主面前讨个脸面,也是一个赛一个的用叶孤城的标准来约束自己。

  别的单位团建或者年会,大家要么约好了去娱乐场所纵情酒色,要么就敞开了肚皮大鱼大肉。

  放到白云城,他们除了比剑就是相互切磋武艺,有点新意的就会举办各种运动项目,以求博得城主侧目。

  还想纵情声色?谁不知道叶孤城不爱美色不爱美酒,要不是叶孤城还有一头秀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出家了。

  如果不是为了生活,如果不是老板好这口,谁愿意团建和年会的时候去弄各种运动项目。平时工作就很累了,好不容易能放松一下,还要铁人三项。

  以至于叶孤城从出生起就没见过如此懈怠的人。

  在他眼里,清晨是最好的学习时间,其次是上午、下午和傍晚。哪怕是南王世子,在叶孤城面前都得装出一副有在好好学习的样子。

  但目前的叶孤城还对花满园带有滤镜。所以叶孤城安静的从清晨等到了傍晚时分。

  直到给他上的茶变了味道。

  叶孤城是个滴酒不沾的人,甚至连茶都不喝,他唯一的饮料,就是纯净的白水。但他并非不懂茶,观其色泽闻其香味,叶孤城便知道花满园醒了,并且很小心眼的换了次一点的茶给他。

  花府的下人很懂规矩,哪怕叶孤城只喝白开水,也会一直放一壶热茶在边上,除了花满园,花府中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换次品给白云城主。

  叶孤城叫过一个前来倒茶的侍女:“移花宫少宫主是否已经醒了?”

  侍女不知道移花宫少宫主是谁,只当他是在问花满园。

  伺候主人是个既轻快又油水多也有脸面的差事,这个侍女只是负责端茶倒水,对花满园的事一无所知,只能回答:“奴婢不清楚。”

  侍女出了偏厅,便把叶孤城的疑问汇报给了花满园身边的大丫环。

  花满园一点也没有做了坏事被抓包后慌张感,只是吩咐侍女将叶孤城带到凉亭来。

  花满园开门见山对叶孤城说:“想必叶城主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那我也不隐瞒了,只是希望叶城主能对此保密。”

  叶孤城道:“昨夜陆小凤已拜托过我此事,叶孤城也不是嘴碎之人,花小姐大可放心。”

  虽然知道是陆小凤把她卖了,但亲耳听到叶孤城说,花满园心里又是另一番滋味了。

  王八蛋陆小凤,为了给西门吹雪挡枪,直接把她推出去了吗!

  陆小凤的行为花满园理解,但是她还是有点酸西门吹雪。

  我以为西门吹雪只是陆小凤的工具人,结果是真爱吗!

  花满园拿团扇半掩住脸,遮挡住自己酸到不自然神情,“城主今日上门拜访,所为何事我已清楚,只是我有心无力啊!”

  叶孤城皱眉:“为何这样说?”

  “我最近心态不稳,城主若是追求尽兴一战,只怕我做不到。不怕城主笑话,我近几日都未运转过内功。”

  花满园半真半假的说道,没有运转内功是真的,她最近只要一运起明玉功,她就会在脑海中不自觉地和顶着花满楼俏脸的人不可描述,一开始不可描述,她就静不下心运转内功。

  若不是没有运转明玉功,花满园也不需要拿把团扇在手边扇风。

  回答她的是叶孤城突然刺来的一剑。

  花满园被这股慑人的剑意所惊,下意识的走位绕过叶孤城,企图用团扇敲击他的脖后方。

  周围的侍女们见客人突然提剑刺向花满园,惊得花容失色做鸟兽散,几个机灵的丫环跑去找护院的壮汉,还有丫环想冲过来拦住叶孤城。

  花满园见有丫环冲上来,大喊道:“都不许过来。”

  丫环们见主人发话了,便把这当做主人间的普通争打,乖乖的低头跪在原地当背景板,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过了几招后,花满园一边应付叶孤城凌厉迅疾的剑招,一边对他说道:“叶城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若是招待不周,你大可与我说清,何必动刀动枪的。”

  说话间,花满园一时不防又被叶孤城削去一缕头发。

  又过了几招,叶孤城停下了手里的剑,花满园的团扇也功德圆满的裂成了两半。

  “少宫主果然名不虚传。”叶孤城淡淡道。

  “白云城主的礼数我今天也见识了,这里不欢迎你,请吧。”花满园背过身。

  叶孤城看着她的背影,仿佛很惊讶:“你生气了,为什么?”

  花满园转过身来,面对一脸‘和高手过招难道不爽吗?’的表情的叶孤城,“难道我该高兴吗?”

  叶孤城这时才看到花满园耳边缺了短了一截的头发,以为她是因为头发被削掉才生气。

  “因为我不小心削掉了你的头发?”

  花满园:“……”

  花满园压根儿就没生气,她就是装的。不这样又怎么能把叶孤城糊弄走呢?然而白云城主,不会看人眼色,也不需要看人眼色。

  花满园没气都变有气了,她问道:“可以把你的剑借我看看吗?”

  叶孤城略有犹豫,他想向花满园赔罪,让她消气,可这柄乌鞘剑他向来不离手,花满园这个要求实在是让他难以选择。

  可是在花满园心里就没这么多弯弯绕绕的,她的剑在房间里,这里又只有叶孤城身上有剑,趁着叶孤城犹豫之际,花满园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剑。

  这可是她单身二十年的手速!

  叶孤城猛然发现手里的剑被夺走,一抬头,只见剑光一闪,一缕胡子从他唇边滑落。

  叶孤城后知后觉的摸上嘴唇上方,瞪大眼睛,平时寒冰般的眼眸里,此刻装满了不可置信和无助。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花满园袖见到他光洁的脸庞,这才舒心一笑:“顺眼多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