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16章 第十六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和他冷漠的外表相反,叶孤城称得上是个温柔的情人。

  至少花满园想象中那种,完事儿后她还得自己打理自己的情况没有发生。

  花满园醒的比叶孤城晚,但也没晚多少,毕竟身边多了一个人,她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哪怕叶孤城起身的动静很小,花满园还是感觉到了。

  但这次醒来的花满园不但没有起床气,反而因为一扫这些天在床上的辗转反侧而心情大好。

  状态大好的花满园又恢复了从前心如止水的心境,她开始坐在床上盘腿运功,内力在体内运转了几个周天后,花满园精神奕奕的睁开眼。

  以她的天资和目前的状态,至多只要一年时间她就可将明玉功练至巅峰。

  哼哼哼,到那时还停留在第八层的邀月别说体罚她,都不能再给她甩脸子。

  ···

  叶孤城自天际微微亮,便已起床在院子里练剑,他的习惯数十年如一日,即便他昨夜睡得晚了些,也不会因此荒废一个清晨。

  他练剑时神情专注,从不去注意身外事,待他结束每日的晨练后,才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等他的花满园。

  花满园见他收了剑,便笑吟吟的小跑上前,拿出手帕轻轻擦拭掉他额前密布的细汗。

  叶孤城见她白皙的脸被岭南毒辣的太阳晒得有些泛红,不由得轻声问道:“你在旁边站了很久吗?”

  花满园不说话,害羞的低下头。

  叶孤城伸手去抚摸她的脸颊,又想起自己这只手刚刚才握了剑,手心里全是汗,便在中途将手收了回去。

  花满园却没有这个多顾忌,她直接牵起叶孤城的那只手,紧握住他的手心。她冰凉的手心与叶孤城灼热的手心交握,叶孤城顿感岭南的夏日也不是那么的炎热,心里划过一丝清凉。

  “跟我来。”花满园牵着他的手带着他向前走。

  花满园将叶孤城带至凉亭内,亭内的石桌上摆放了几盘早点和一盘荔枝,叶孤城粗粗一算,这

  怎么看都是一个人的量。

  他心里又是一阵暖意,家中有个知冷热的贴心人就是不一样,什么事都帮他安排好了。

  虽然他在白云城时一切事务都有侍女打点好,但现在可是新婚燕尔的妻子(?),给他的感觉自然是不同了。

  叶孤城现在并不饿,不过看在花满园的份上,他也不会辜负这一片美意。

  叶孤城用清水净手后,又看桌边只准备了一张石凳,他知道这石凳肯定是给他准备的,只是心里有点讶异。他们白云城可没有女人不许上桌的规定,难道江南有这个风俗吗?

  总觉得让还在蜜月期的妻子站着侍候自己吃早饭有点不人道。

  叶孤城看了眼低下头的花满园,虽然低着头,却也给人温顺乖巧的感觉。

  叶孤城走过去坐在那唯一的石凳上,打量了花满园好一会儿。昨天夜里,花满园刚开始也是这么温驯,等到她熟悉了叶孤城,便撕开了乖巧的伪装。

  哪怕花满园现在是装的,看在她装的还挺像的份上,叶孤城便让花满园再去搬一张凳子坐他身边。

  他刚想开口,花满园已经主动的坐在了他大腿上。

  看来他的妻子不论白天还是晚上都很主动,甚至还很乖巧听话。

  叶孤城觉得自己挖到宝了。

  花满园拿起了勺子。

  叶孤城:诶?还打算喂我吗?这个待遇有点高规格了。

  然后花满园把勺子塞到了叶孤城手里。

  花满园开心道:“亲爱哒,喂我!”

  叶孤城:“?”

  见叶孤城没有反应,花满园在他胸膛上推了一下,嗔道:“喂我呀!”

  叶孤城脸有些僵,觉得自己可能还是没听清,不死心的问:“我喂你?”

  花满园点头。

  叶孤城心里有了不好的猜测,他试探性的问:“这凳子和早点是你给自己准备的?”手机端sm..

  花满园眨眼,很高兴叶孤城猜出了她的想法:“是呀!你真聪明。”

  叶孤城心内:你为什么不给我也准备一份?

  花满园既开心又有些害羞的绞手帕:“不过你愿意这样喂我,我也是可以接受的啦!”

  那你刚才是想让我站着伺候你吃饭吗?

  叶孤城:终究是错付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笑意盈盈的花满园,叶孤城还真拿她没有办法,况且人都已经坐进他怀里,就更不能撂摊子说不干了。

  花满园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啵’了一口,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叶孤城默默的别过了头,这女人,打一棒子给一颗甜枣的技能用的太熟练了。

  他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硬着头皮勺了一勺粥喂花满园。

  花满园直直的看着他,不张嘴。

  叶孤城把勺子往她嘴边送的近一些,花满园还是光看着他不张嘴。

  叶孤城:“你不想喝粥?”

  花满园幽幽道:“你都不给我吹一吹吗?”语间还有些委屈。

  叶孤城出生三十多年头一次伺候人,平时都是别人伺候他,哪知道该怎么伺候人。

  花满园说完后,叶孤城便为她把粥吹凉,这次花满园乖乖的张了嘴。

  有些事,一旦开了先例,就再也回不去了。之后花满园就很自然的使唤叶孤城给她夹菜。

  叶孤城原本是不饿的,当他开始喂花满园,又感觉自己腹中饥饿难耐。他又看了眼花满园状似天真的神情,把打算暂停投喂的话咽了回去。

  他现在只希望花满园赶紧吃完。

  岭南天热,花满园的胃口不是很好,一桌的菜,她吃了几口就没有了食欲。

  叶孤城内心松了一口气:解放了。

  随后,花满园娇滴滴的声音又在叶孤城耳边响起:“相公,我想吃荔枝。”

  叶孤城心内波澜不惊,并没有因为这句‘相公’而雀跃不已。

  刚才是亲爱哒,现在又是相公,他要是不剥荔枝花满园会不会换个骂他的称呼?

  但叶孤城并没有不干,他觉得花满园的这声‘相公’听起来还不赖,暂时不想换别的称呼。

  花满园觉得现剥的荔枝才好吃,所以别庄里的佣人送上来的是未剥壳的荔枝。

  白云城也产荔枝,虽然叶孤城平时吃的都是下人剥好了送过来的,不过叶孤城并不是没有一点生活技能的公子,他很熟练的给花满园剥荔枝。

  叶孤城怕她吃多了上火,喂了她几颗就拒绝再投喂。

  花满园这时终于才想起叶孤城从清晨起床到现在都粒米未进,问道:“相公,你饿吗?”

  叶孤城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终于想起他了?还是又有什么新花招要使出来?

  转念一想,叶孤城又觉得现在是个好时机,于是又从桌上拿起了花满园用过的勺子塞到她手里。

  他们都已经有过最亲密的关系,用一用对方的勺子又有什么关系。

  花满园莫名其妙:“你这是干嘛呀?”

  叶孤城严肃脸:“喂我。”

  花满园:“为什么呀?”

  饶是心境如叶孤城这般平静的人也差点被花满园这装傻充愣的行为给气到。

  既然花满园装傻,他就打直球,语气不善道:“喂你的相公吃饭还要问为什么?”

  花满园叹了口气:“相公可知一枝梨花压海棠吗?”

  叶孤城当然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十八新娘八十郎,一枝梨花压海棠。’但他不清楚花满园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问道:“你想说什么?”

  花满园嗔道:“我才多大,哪知道怎么侍候人?再说了,我和相公既是老夫少妻又是新婚燕尔,相公你都不先哄哄我,居然婚后第一天就开始使唤人了。”花满园把勺子塞回给叶孤城。

  叶孤城冷漠脸,他和花满园怎么看都是世俗眼光中的好姻缘,花满园看起来十七八岁,叶孤城今年也才三十多岁,正处于寻常男人的事业上升期阶段,哪来的什么老夫少妻。

  年龄只会束缚女人,却束缚不了男人,如今的世道,女人既没有财产又不能出门工作,未来只能嫁出去依靠丈夫。要不然讲老夫少妻的一枝梨花压海棠为何流传了这么多年,而未曾听过老妻少夫,正是因为前者屡见不鲜。

  想到这里,叶孤城又觉得花满园终归是困于闺房内的女人,冷哼了一声:“肤浅、愚蠢。”

  随后叶孤城又问道:“我若是不哄着你,你打算如何?”

  花满园笑了:“当然是跟别人跑了。”

  叶孤城冷笑,刚想说你就不怕我再娶几个女人回来,又想起他和花满园不过是对假夫妻,非但花满园要做什么他拦不住,在她没进门之前,他甚至都不能用激将法。

  他觉得花满园是在暗示他,想把她娶回去就好好听话努力讨好她。

  叶孤城:忍了忍了。

  花满园见叶孤城脸上表情精彩,心内既幸灾乐祸又得意至极,她又怕自己玩过火叶孤城直接走人,那就得不偿失,她还没把叶孤城玩过瘾呢!

  花满园轻轻地凑到叶孤城耳边说道:“相公不必担心我跟别人跑了,毕竟相公……”

  “老当益壮。”

  老当益壮(?)的叶孤城:拿着勺子的手微微颤抖。

  花满园的眼神意味深长,手已经伸向了他的不可描述地方。

  她方才提年龄哪是在说嫁娶之事,她可是中原最富有的女人,哪需要嫁人。

  唉,男人啊,年纪大了就不行了,不过幸好叶孤城还是能行的。

  叶孤城闷哼一声,随后坚定的把花满园的手拿开:“我刚练完剑,还没洗澡。”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