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17章 第十七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满园被叶孤城拿开手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的高兴。

  这个男人,真干净!

  花满园不觉得叶孤城这是在拒绝自己,他要拒绝在昨天晚上就该拒绝了。

  想到昨夜的极致享受,花满园又开心的在他脸上亲了几下。虽然没有其他人可以横向对比,但花满园就是觉得叶孤城不错。

  “你为什么这么高兴?”叶孤城不解,正常情况下,自持貌美的女人被男人拒绝不应该很生气吗?

  “不告诉你。”花满园又道,“我提前让下人准备好了热水,我们现在去洗澡吗?”

  “等我吃完早饭再去。”昨夜运动过后,他没休息多久便起来练剑。他又不是铁打的,总归是要补充一些体力。

  “那我就……”花满园跑去搬了个小方凳坐在叶孤城对面,撑着脸看他吃早饭,“坐在这里看你吃。”

  叶孤城抬头看了花满园一眼,果然看到她正兴致勃勃的看自己,他就知道花满园怎么也不会喂他。

  叶孤城也不想问她从前在家中是否有女性长辈教导她到了夫家该如何侍候丈夫。

  花满园总能找一个把他气着的借口。

  等叶孤城结束了餐桌上的战斗,花满园便第一时间拉着他开心的跑去了浴室。

  这一次,叶孤城没有阻止她为他褪去衣裳,花满园满心满眼都是叶孤城可口的肉体。

  大概是因为夜晚光线暗,亦或者是太快乐了,她昨夜都没仔细看清叶孤城的身体。

  叶孤城闭着眼享受花满园的服务,这一次花满园倒是主动开始为他清洁身体。

  美人出浴好看,给美人洗澡也是件享受的事,花满园高兴的时候,也不介意伺候一下他。

  岭南炎热,南海只会比岭南更热,所以江南人比岭南人普遍白皙一些。但是南海一枝花的叶孤城却白的特立独行,他的脸很白,既不是苍白,也不是惨白,而是一种白玉般晶莹泽润的颜色。

  叶孤城的身体和他的脸一样白,在热水里一泡,整个人都泛出白里透红的光泽。

  真是,越看越可口。

  花满园下意识的在他胸膛上落下一吻。

  感觉到花满园的亲近的叶孤城睁开眼,把她拉入自己怀中圈住她,“你昨夜才第一次经人事,不要休息一下?”

  花满园白眼:“那你答应跟我洗澡?”

  叶孤城不说话,手已经很熟练的伸向了花满园不可描述的地方。

  虽然解锁了新地点,但小别庄的浴桶终究是太小了,难免绑手绑脚的。

  这个时候花满园就怀念起移花宫的温泉了,在那里一定能尽情发挥。

  不过要瞒着邀月把叶孤城带进去还是有点困难,邀月是个万年死宅,十年都不见得出一次门。

  要是能在白云城买个海景别墅就好了,在里面造个大浴池,最好买在叶孤城家对面,这样只要叶孤城看到那栋别墅就能想到她。他们幽会也很方便,叶孤城用轻功一下就能到她房间,都不用她等很久。

  欢好过后,叶孤城道:“你身体如何?”

  花满园躺在叶孤城怀里,手搭在他的胸膛前,笑嘻嘻的拍他胸口:“你这么快又想我(的身体)啦!”

  叶孤城:“若是恢复的不错,咱们明日午时就切磋剑术。”

  花满园:“……”

  是她的错,为什么会觉得叶孤城是个温柔的情人,这提起裤子翻脸不认人的态度,花满园自认自己是做不到的。

  叶孤城注意到花满园的神情,捏了一下她的脸:“我既然满足了你,你是否也该投桃报李,回应一下我的期待?”

  花满园幽幽道:“蜜月家暴是要遭天谴的。”

  “我才嫁给你几天,你就要打我了。你说,你是不喜欢我了,还是外面有其他人了。”

  花满园别过头,捂着脸说道。

  捂着脸是怕被叶孤城发现她在笑。

  叶孤城没有回答她。他已经有些疲惫了,欢好也是体力活,他从昨天夜里到现在都没怎么休息过,此刻直接躺在浴桶中睡着了。

  在浴桶中睡觉容易着凉,伤寒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现在还是大热天,那就更难过了。

  花满园叹了口气,把他从浴桶中抱了出来。

  她可是习武之人,别说抱起一个叶孤城,抱十个……可能有点困难。

  她给叶孤城擦干净身体套上衣服,又把睡美人叶孤城抱进了房间,给他盖好了被子,自己则默默的拿起了‘碧血照丹青’出去练剑。

  这一练就是一下午,直到侍女跟她说已经备好了晚饭,花满园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练了一下午的剑。

  她远方的老母亲要是知道她这么勤快,一定会喜极而泣。

  这些年来,为了让花满园努力学习,邀月不知道费尽了多少心思。

  花满园本人倒是很无所谓,她随便修炼一天抵得上别人刻苦一个月到一年的成果,她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打是不可能打的,邀月舍不得,打在儿身痛在母心。

  看在花满园摸鱼也勉强达标的份上,邀月也就不强求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过,如果被邀月知道花满园变勤奋的原因只是因为和叶孤城打了几炮,邀月说不定会被气出病来。

  只能怪邀月不是个不输给江枫的美男子,不然花满园可以天天练功不缺勤。

  为了不影响花满园的考前复习,叶孤城不但没和花满园一起用晚餐,甚至连睡觉也搬去了客房。

  花满园:大可不必。

  只是一个普通的切磋而已,用不着这么正式的呀!

  到了隔天中午,花满园对叶孤城说:“记得咱们说好的点到为止。”

  反正我是不会的。

  她可还记得在花府别庄,叶孤城的突然出手。

  给老娘玩突然袭击是吧,待会儿不把你打成渣渣。

  叶孤城同意后,双方便在院子里比划了起来,她压根儿没打算点到为止,心里念着的全是给叶孤城一点颜色瞧瞧,所以一出手便是杀招。

  叶孤城的嘴巴:我同意点到为止。

  叶孤城的手:招招不留情。

  她就知道信用破产的叶孤城不可能老实的点到为止。

  切磋结束后,叶孤城大笑道:“我观你不出手前毫无特殊,一出手却是杀招,剑与人又都毫无杀气。”叶孤城越说越激动,仿佛幼童找到了一件趁手的玩具。

  他赞赏道:“你的天资不错。”

  花满园的天资又岂止是不错,连骄傲过人的邀月都说她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

  叶孤城又迟疑道:“不过,以你目前的经验应该不足以打赢独孤一鹤才对。”

  但陆小凤也没有骗他。

  花满园的剑术高吗?

  叶孤城可以肯定的说花满园的剑术高超。

  但剑术高超并不完全等同于实力。对敌经验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叶孤城可以看出,花满园并没有什么对敌经验。

  哪怕今日他二人剑术水准一样,叶孤城还是可以凭借着多年来的对敌经验轻松的赢过花满园。

  花满园眨眼睛:“但我就是赢了他呀!”

  叶孤城揽过她的肩:“和我说说你是怎么赢他的。”

  花满园狡黠一笑:“我只是挑衅,并且恐吓了他几句。”

  她当然知道自己欠缺经验,所以一开始就没打算赢的那么光明正大。

  独孤一鹤是江湖上成名多年的老前辈,但距离他上次出手已经有十余年了。他也不需要出手,因为寻常人听见他的名号早就吓跑了。

  一个人的武功若是到了顶峰,又长期不跟人动手,心里就会产生一种恐惧,生怕别人会赶上他,生怕自己会退步,到了这种时候,他往往会想办法逃避,什么事都不敢去做。越不去做,就渐渐会变得真的不能做了,有些人就会忽然归隐,有些人甚至会变得自暴自弃,除非他能突然顿悟,不再在乎世俗名利。

  很可惜,在乎名利的独孤一鹤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于是花满园见面就直接报出名号挑衅,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女孩,独孤一鹤或许不会在意。可她是移花宫的少宫主,武林中人对移花宫的了解都来自于传闻,这些许的传闻难免又被神化。

  独孤一鹤见她不但年纪轻轻就能坐上少宫主的位置,语中又有十足的把握,心里也不免犯嘀咕,开始思考花满园是否真的能赢过他。

  况且他又是个好面子的人,不但不能拒绝花满园的挑衅,还要摆出一副大度的前辈态度。花满园看穿了他的心理,便趁势提出比试内功。

  独孤一鹤以为自己稳了,年轻人,就算内功再深厚,也不及他几十年的修为。

  殊不知这是花满园故意让他认为的。

  因为大bug明玉功运行时,功力丝毫不会外泄,反而内敛。故而运功下不损耗内力还可以增加功力,达到无止无歇、无穷无尽的效果。

  于是独孤一鹤毫无意外的输了,花满园先声夺人,接下来花满园再提出比剑,他便以为花满园的剑术和内功一样高强。

  独孤一鹤未战先怯,出招时自然是犹犹豫豫,即便他想冷静应战,花满园也不会给他机会。再加上先前被花满园消耗了内力。

  花满园出山的第一战,轻松赢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