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20章 生气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别看花满园对叶孤城放狠话的时候嚣张的一批,实际上她也不过是个纸老虎。

  要让别人相信你的实力,当然得吹得天花乱坠,让他没功夫去思考。但是气头上的叶孤城并没有发现花满园的心虚。

  她要是真不在意叶孤城告家长,压根儿就不会拦着他去见花满楼或者去见花家长辈。

  似乎是因为两个女儿没嫁出去,所以花老太对花满园的婚事格外关注。

  要是花老太知道了她和叶孤城的事,不但不会把她送庄子上避风头,甚至恨不得赶紧把她打包塞给叶孤城。

  虽然花满园总说叶孤城年纪大,然而虚岁二十一的花满园才是如今世人眼里的大龄女青年。说不定花老太都觉得父母双亡有钱有闲还无不良嗜好的叶孤城是在扶贫。

  花满园不能说花老太不好,只是在这个世道的多数人观念中,女人必须得嫁个男人依靠,然后安稳的生子伺候公婆伺候丈夫。

  如果花满园没有移花宫可以继承,只是个普通的大门大户家的千金小姐,可能她自己也会觉得叶孤城是个非常好的归宿,一抓住就不会放手,然后过着和普通妇人无异的一生。

  可人一旦有了选择的余地,就会权衡利弊,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

  说通俗一点就是,能当说一不二的老大她为什么要当既要看人眼色还随时会被替换的老二。

  尤其是这个老二还没有工资,说不定还要倒贴钱。

  她傻了才跑去嫁人。

  当移花宫主不香吗?大小琐事扔给未来的二宫主花无缺,说不定她以后心黑点还要潜规则花无缺,再说不定以后有不少想上位的江湖少侠爬她床。

  想想就很爽!

  当然,这一切美好生活的生活,都得建立在花满楼和花家其他人不知道她和叶孤城的关系的前提上。

  即便花满园可以躲去移花宫,但她还不想这么快跟家里闹翻。

  在她原本的计划中,她是打算拖到拖不下去再仿照邀月抱个孩子回去交差。

  反正她也要为移花宫挑选下一任宫主。

  花满园快马加鞭赶到了平南王府,她报上身份后,侍卫便通知了总管金九龄。

  花满园对金九龄说明来意:“我听说花满楼前几天来了平南王府,我有急事找他,金总管可否让我进去。”

  因为有求于人,所以面对她讨厌的金九龄,花满园也表现出了十足的礼貌。

  金九龄道:“不知道花小姐有什么急事要找花满楼回去。世子很钦佩花满楼,所以想多留他在王府几天。”

  多留几天那不就增加了和叶孤城见面的机会吗!

  花满楼对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态度一样,想来不会主动去见他。

  以叶孤城孤傲的性格应该也不会主动找花满楼,但人在气头上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

  花满园不敢冒险,她再次对金九龄说道:“金总管可否让我进去?”

  金九龄道:“待我先差人向世子通传。”

  花满园:“多谢。”

  不多时,金九龄派去的人回来了,金九龄便将她一路引至偏厅,让她在这里等花满楼。

  花满园再次对金九龄表达谢意。

  金九龄笑道:“不过是金九龄的分内事,花小姐用不着谢。”

  金九龄客套回来,花满园才刚刚被人帮了忙,便没有和平时一样照单全收,也只能假笑着客套回去。

  幸好移花宫避世不出,不然和外面的门派互通有无什么的,光外交这一项就要逼死花满园和花无缺。

  好在没多久,南王世子就和花满楼过来了。

  花满楼一进来便快步走到花满园身边,反手扣住她的手腕为她把脉。

  花满楼听她呼吸平稳,脉搏正常,也没闻到血腥味,便知道她身体无恙。

  那看来受伤的是叶孤城了。

  我妹真厉害!

  花满园看花满楼第一时间给她把脉便猜到他没见到叶孤城,之前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花满园又怕花满楼骂她夜不归宿,便先发制人:“七哥,你在王府里待这么久,留我一个人在家里,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有什么贼人闯进来。”

  花满楼:我信你鬼话。

  花满楼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叶孤城都被你打了还有什么贼人能在你手下存活的?

  反倒是南王世子接了花满园的腔,世子表现出很关心的样子:“是呀,现在绣花大盗还在岭南作恶,花小姐一个弱女子待在别庄实在是太危险了。”

  花满楼内心:来个人救救我吧,我快要笑出来了。

  弱女子花满园:“世子说的对。”推荐阅读sm..s..

  世子:“不如花小姐就和花公子一起住在南王府吧,王府有几百名侍卫,一定能护你们兄妹安全。”

  花满园面无表情:“可是前不久绣花大盗才在王府最安全的宝库刺瞎了前任总管还盗走了内中的不少珍宝。”

  世子语塞。

  金九龄道:“王府已经加强了戒备,即便是绣花大盗也无法逃过几百名侍卫的眼睛。”

  花满园幽幽道:“一回生两回熟,说不定绣花大盗这次来得更轻松了。”

  说完她又补充:“我说错了,人家第一次来的就挺熟的。”

  金九龄看世子脸上挂不住,连忙道:“现在不同了,王府有白云城主在,区区绣花大盗又何足挂齿。”

  世子听后,脸色稍微好了些,也继续说道:“更何况咱们府里的新任金总管可是六扇门三百年来的第一高手,有他在那些宵小之辈也不敢前来。”

  花满园在心里翻白眼,这是看四大神捕都远在京城,所以世子才张口胡说吧!

  花满楼道:“花满楼也想与世子把酒畅谈,但花满楼还要继续追查绣花大盗一案,世子一片美意花满楼只能心领。”

  金九龄笑道:“这没关系,我也在调查绣花大盗一案,有我和陆小凤去就够了,你和花小姐便是留在王府也无妨。”

  世子也道:“金总管是这方面的行家这件事交给他准没错,花公子便留下吧!”

  “这……”花满楼有些犹豫。

  世子道:“你出去查绣花大盗,花小姐又要独自待在别庄提心吊胆,倒不如一起住在王府。”

  花满园:我不怕,我可能打了。

  花满园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是又不能打自己脸。

  正当她继续思考拒绝的理由时,花满楼直接答应了。

  花满园想瞪他,但是花满楼是瞎子,看不到她的眼色。于是花满园在背后使劲儿掐了一把花满楼。

  花满楼面无表情回踩了她一脚。

  南王世子没发现兄妹的小动作,喜气洋洋的说:“那我现在就派人去安排花小姐的住处。”

  花满楼道:“我住的那个院子还有空屋,让她住我那里就好了。”

  世子道:“也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兄妹叙旧了。”

  世子要走,金九龄这个做总管的也得跟着走。

  花满园跟着花满楼到了他住的院子,一见周围没别人了便生气道:“你为什么要答应住在南王府?”

  花满楼坐在一旁给自己倒了杯茶,神色淡淡:“你先跪下,我要审你。”

  花满园坐到一旁的凳子上:“我跪下了,你审吧!”

  “那我就一件一件来了。”

  “你说的跟我犯了很多事一样。”

  “薛冰是怎么回事?”

  花满楼不说,她都快忘了薛冰是谁,经他提醒花满园才想起薛冰是陆小凤的那个月抛女友。

  花满园疑惑:“她怎么了呀?”

  花满楼重重的摔了一下茶杯,微怒道:“你怎么把人家赶出去了,你明知道绣花大盗可能绑架她来威胁陆小凤。”

  花满园尖叫:“我没有,是她先偷袭我的。”

  花满楼:“偷袭?”

  花满园重重的点头,她觉得自己才是受害者:“没错,我睡的好好的,她跑到我房间来。”她撒娇道,“我哪知道她是谁,还以为是采花贼,顺手就是一掌把她打出房门。丫鬟们听到动静,连忙把你留的信给我,我才知道她是陆小凤的朋友,便没继续说什么,就回去睡觉了,等我一觉醒来,才知道她已经走了。”

  花满楼听后叹道:“如此说来,也不能怪你。”

  花满园越说越激动,甚至带了点哭腔:“本来就不能怪我,都是她先偷袭我的。”

  花满楼以为她真哭了,颇有些手足无措:“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你明明就有,你就是在怪我。”花满园转过半身表现出不想理他的态度。

  花满楼心疼了,赶紧走到她面前:“是我错了,没有向侍女问清楚就来责怪你。”

  花满园冷笑一声:“你倒是好心,把陆小凤的朋友送到咱们家来,让我护着她,只可惜人家不承你的情,走了。你便又觉得是我欺负人,把人赶走了。”

  当然,这并不能怪花满楼,花满园欺负人的前科太多,故此他也不免得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听见花满园说完话后又不停的抽泣,花满楼只觉得心都到碎了:“你别哭了好不好,我向你道歉。”花满楼又补充,“回头我送你一套金累丝珍珠头面。”

  “就这?”

  “我把老太太送给我的碧海映月珠也送给你。”

  花满园还想趁机让他帮自己把她想置办的各地房产都置办一下,话刚要出口,她就吞回去了。

  就算是花满楼她也不想被他知道她的底牌,便只随便要了些珠宝首饰。

  花满楼愧疚心上来,无论她要什么都一口答应,花满园这才给双方一个台阶下,表示自己勉为其难的消气了。

  花满园偷笑。瞧,她和叶孤城夜不归宿的事就这样简单的略过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