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21章 诬陷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自从花满楼在南王府住下后,南王世子每天都要来打卡。

  世子往花满楼这里跑的勤快,花满园都不禁感叹:“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花满楼笑道:“也许他是看上你了,找我不过是个由头。”

  花满园摊手耸肩:“世子根本就不喜欢我这个类型的,他连正眼都没瞧过我。”

  花满园有注意到,世子身边的侍女都是我见犹怜身材娇小纤细,看一眼就很让人有保护欲的那种。

  虽然世子每次带来的侍女都不尽相同,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脸带病容,看上去风一吹就倒。

  这要是花满园,肯定就舍不得让她们干活了。

  但是世子特别喜欢让侍女们忙得团团转,时不时让风一吹就倒的侍女们搬个石凳,或者说自己落了什么小玩意儿,规定了时限让侍女们在烈日下跑去给他拿。

  一次两次还可以说巧合,天天都这样,花满园就察觉出不对了。尤其是,每当侍女们露出特别难受的表情时,世子就会按捺不住的颤抖。

  花满园猜他可能是兴奋的,她猜测世子可能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但他胆子也小,所以挑的都是些看起来容易欺负又看上去无法反抗的侍女。

  这些都是猜测,所以花满园也没和花满楼说。

  花满楼问道:“你是不是把脸涂黑涂黄了?”所以世子才不去看她。

  花满园眨眼:“没有呀!”

  听了她的话后,花满楼沉默了,一方面他肯定是不希望世子看上花满园的,另一方面他又觉得不正眼看花满园的世子眼光品味有问题。

  没多久,眼神不好的世子抱着一柄造型古朴的剑来了。

  在既古玩字画之后,世子又有了新的理由过来。

  世子这变着法的引起花满楼的注意和找话题的程度,真的不怪花满园不多想。

  世子依旧没有看一眼花满园,兴冲冲的朝着花满楼走去。

  花满园嫌弃脸:世子眼神真差。

  世子对花满楼说道:“我听说花公子也是擅剑之人,可否请公子帮我看看这柄剑如何?”

  花满楼接过剑,先是摸了摸剑鞘,忽然又将剑自剑鞘中拔出。

  这柄剑一从剑鞘中解放,花满园便感受到一阵寒意自脚底袭向天灵盖。

  随后花满楼手一动,一道剑风径直扫向花满园身侧。

  三人向剑锋扫过的地方看去,只见屋内的木桌已被一分为二。

  世子称赞道:“花公子好剑法。”

  “献丑了,不过是借了宝剑的光罢了。”花满楼把剑放回剑鞘,还给世子。

  世子推阻道:“我看花公子用的这么顺手,不如就收下。我因为钦佩公子,而将公子留在王府已是过意不去,只能把这柄剑当做小小心意。”

  花满楼当然不敢收,世子跟他不过是萍水相逢,又不是多年好友。今天他收了世子的剑,也许明天世子就要加倍让他还回来。天下间不会有免费的午餐。

  花满楼推脱道:“花满楼少与人争斗,宝剑在我手里,等于明珠蒙尘,世子不若把这柄剑送给合适的人。”

  世子佯怒:“你若是不收下,就是不把我当朋友。”

  花满园见花满楼面露难色,知道他不好拒绝,便装作不经意的开口道:“我之前听叶城主说想换一把剑,世子何不将剑送给叶城主表示一下……孝心。”

  当然,这是花满园瞎扯的,她可不想看到花满楼被世子强行绑定。

  现在看来是不过就是一柄剑,以后说不定就是滚雪球一般大的人情。

  世子被抢话后,脸色不大好,但又得看在花满楼的面子上不能发作,只能扯出个笑容:“姑娘没练过剑,想必不知道剑客们轻易不会换掉趁手的剑。”

  花满园又夸张的捂住嘴:“可我之前明明听叶城主说自己在寻一把新的宝剑。”

  世子皮笑肉不笑:“姑娘又说笑了,老师一直在自己住的院子里,平素里至多在演武场练上一整天的剑,姑娘何曾听说的这种传。”

  花满园微笑:“我来王府的前几日,正好在街上刚好遇到了叶城主。”

  花满园又补充:“世子若是不信,不放咱们现在就去见见叶城主,验证一下真假。”

  世子当然不敢去见叶孤城,如果花满园说的是真的,他就得把这柄剑送给叶孤城。世子对天天给他摆臭脸的叶孤城没有好感,如果不是他爹按头逼他拜师来将叶孤城和南王府绑定,世子才懒得理叶孤城。他可不想自己花重金买下的宝剑便宜了叶孤城。更新最快s..sm..

  花满园说的要是假的,他还是得硬着头皮把宝剑送给叶孤城。

  好你个带孝徒,有好东西不先孝敬老师,反倒去送给外人。

  这不横竖都是得把剑送出去么!

  世子宁愿把剑扔了都不想便宜叶孤城。

  花满园嫌世子脸色还不够难看,继续火上浇油:“世子,咱们现在就去找叶城主吗?”花满园走到门边,作势要去找叶孤城。

  世子勉力笑道:“我过去就行了,老师他喜静,去的人多了他不高兴。”

  说完世子还怕花满园会跟着他一起出门,三步并两步走,一群侍女也不得不跟上他的脚步,提着裙摆小跑跟上他。

  世子狼狈的跑掉后,花满楼道:“你觉得他会去问白云城主吗?”

  花满园翻了个白眼,很不当回事儿:“问就问呗,到时候我就说我记错了。”

  花满楼笑道:“到那时他说不定就发现你在耍他了。”

  ···

  被花满园用叶孤城吓回自己屋里的世子,越想越不对劲。

  好端端的,叶孤城干嘛跟她说自己要换一把剑,若是他想要一把新的剑,大可让白云城的人去找寻,何必和花满园说。

  世子心道,他是不是被花满园给耍了?

  提谁不好,偏偏提他最看不惯的叶孤城。

  世子越想越气,觉得花满园骗他就是没把自己这个世子放在眼里。

  区区一个商贾之女。

  他不过是看在花满楼在江湖上有点名声,花家又有点钱才给这两兄妹一点薄面。

  世子心内满是不屑,他现在是南王世子,明年或许就是皇帝了。

  到时候他就把最看不惯的叶孤城提到菜市口去当街问斩。

  世子迁怒了一番叶孤城后,心情好了许多。

  但他又觉得不能放过下他面子的花满园,招招手,一名侍女上前。

  “去把金九龄给我叫来。”

  没多久,金九龄来了。

  世子道:“绣花大盗的事办得如何了?”

  金九龄心内奇怪,王府虽然被偷了东西,但世子直接把绣花大盗的事交给他处理,从不过问,怎么今天又开始问这个了。

  金九龄在六扇门混了四十年,虽然没混成缉盗顾问之类的管理层,但应付一下长官还是不差的。

  金九龄道:“我们已经查到了绣花大盗的真实身份,不日便能将他擒拿。”

  世子漫不经心的说:“这么多天了,还没抓到人,你不是号称六扇门百年来第一高手,没有破不了的案子么!”

  只要领导心情不好,再完美的说词,他也能从中挑刺,指出你的不是。

  金九龄立即伏地请罪:“属下没用。”

  这个时候强行争辩自己做了多少事不但没有用,反而会让领导更生气,于是金九龄选择直接认错,等世子继续发话。

  世子冷笑:“你也知道你没用,还不如让花公子跟你去一天,说不定还能抓到人。”

  金九龄闻弦知音,世子这哪是要他找花满楼帮忙,这是让他把花满楼引开一天。

  金九龄不去猜测也不敢去猜测世子的用意,他只要尽好做下属的本分,去引开花满楼就行了。

  待到金九龄走了许久,世子估算着花满楼不在了,便又拿起那柄宝剑。

  他抽出剑比划了一番,盯着剑锋的眼神晦暗不明,随即又收了剑,独自去了花家兄妹的院子。

  ···

  世子一过来就故意问道:“花公子呢?为何没见到他?”世子顺便把花满园旁边的侍女遣去他屋子里拿东西。

  花满园坐在屋外的凉亭内,一边剥着荔枝一边顺口回道:“刚才金总管找他出去帮忙了。”

  说完花满园就发现了,金九龄前脚走,世子后脚就来。更何况世子以前都一天打一次卡,今天怎么破例来了两次。

  世子这是故意找金九龄引走花满楼,好私下报复她呢!

  花满园自己做过不少报复人的事,世子这种幼稚的把戏都是她小时候玩剩下的。

  花满园像看傻逼一样看了眼世子。

  这个脑子,真得亏他老母亲家祖坟冒青烟,以及老王爷年纪大了没法儿再生儿子,世子作为独生子以后可以直接继承王位。不然王府多几个侧妃姨娘多几个男丁,世子别说继承王位,能不能在宅斗中活三年都是个问题。

  想到这里,花满园有点酸。

  她要是未来有王位继承的南王独生女,她还学习?学个屁!

  叶孤城,买!

  花无缺,买!

  花满楼,买!

  陆小凤,洗脚婢!

  王怜花,通房丫头!

  统统买来充实她的后院,还想跟她谈感情?呸!都是工具人!

  花满园收敛了一下心神,扬起酸的冒泡的假笑:“世子若是找我七哥只怕是白跑一趟了。”

  世子道:“那可真是不巧。”顿了顿,他又不经意的说,“我看花小姐好像不太出去走动。”

  花满园随便敷衍他:“我身体不好,所以不太爱出门。”

  世子心道,稳了。

  “这样可不好,花小姐还没成亲,若是就身体不好或是身有隐疾,以后该如何议亲。”

  花满园懒得理他:“世子说的对。”

  世子道:“虽然女人不该练武,但若是为了强身健体也无妨。”世子又叹息道,“可惜花公子不在,不能教你。”

  花满园面无表情看世子演戏。

  世子:“不如便由尽得白云城主真传的本世子来指导你一下。”

  世子刷的一下抽出剑对准花满园的脸刺过去。

  花满园装作受到惊吓的样子跳开,“世子为何突然拔剑?”

  世子心内暗骂叶孤城肯定没有用心教他,不然怎么连手无缚鸡之力的花满园都可以逃过他这一剑。

  世子随便糊弄她:“本世子是在测试你的反应速度,练剑的第一步就是要学会挨打。”

  说罢,世子又朝着花满园那张艳如玫瑰的脸刺去。

  忽然间,一道剑光斜斜飞来,如惊芒掣电,如长虹惊天。只听‘叮’的一声,世子握剑的手被震得虎口发麻,他手里的剑也被震飞摔在一侧。

  世子回过神来,握着吃痛的手看着眼前的白衣人,冷汗直流。

  “老……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孤城收回剑冷冷道:“你算算你几天没来上课了。”

  世子心内一惊,才想起自从花家兄妹来了王府后,自己就没去上过课。

  翘课这种事,第一次会惊慌、不安、焦虑甚至心里过意不去,等到第二次心里的过意会少一些,到了第三次翘课还没有被老师教训或者是叫家长就会无所畏惧。

  不待世子想出说辞,就见花满园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般捂着肚子跪坐在地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疼呀!”

  世子:“?”

  叶孤城立即半蹲下身急切的问她:“你怎么了?”

  花满园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说:“我被世子的剑气伤到了肚子。”

  叶孤城转过头对着世子冷笑道:“我教你的剑术,就是拿来欺负小姑娘的?”

  世子气的肺都快炸了,他又不是做事不敢当的人,花满园这不要脸的贱女人居然冤枉自己打伤了她。

  刚才他那剑可是被叶孤城打飞了,况且叶孤城明明离得她更近,误伤也该是叶孤城误伤的。凭什么怪到他头上!

  还有叶孤城,明明是他的老师怎么能不跟他站在一边,反倒去急切的关心花满园。这个没脑子的,人家说什么信什么,不就是花满园看起来比他更可怜一点吗!不就是会哭吗!这女的还没真哭呢!光打雷不下雨,有本事你流一滴眼泪啊!

  世子头一次尝到被诬陷的滋味,身边人不相信你,全世界都背叛你的感觉。心内各种滋味交杂在了一起,世子眼圈红了,这大概就是名为‘苦’的味道吧!

  他不顾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右手,气的直指花满园大骂:“我明明对准的是她脸,她捂着肚子分明是在说谎,是在诬陷我。”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