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23章 过节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跟她说叶孤城干嘛?

  她现在一想到叶孤城就一肚子气,恨不得今天晚上就把他套进黑布打一顿。

  花满园正在气头上,连在世子面前维持虚假的客套也顾不得:“我和他不熟。”

  世子还以为花满园是对叶孤城有意思才在叶孤城面前海表现的楚楚可怜,还故意往叶孤城怀里缩。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怎么人一走就变了脸?

  世子看她态度转变的这么快,心里又有些犯嘀咕。

  到底喜不喜欢叶孤城啊?

  难道是欲盖弥彰?

  世子故意问她:“不知花小姐觉得老师为人如何?”

  一听这话花满园可就精神了,这不是喜欢给人介绍对象的三姑六婆常用语吗!

  世子前不久才要报复她毁她容,怎么现在又开始做媒?

  花满园有点摸不清世子的脑回路,这是打算报复还是发福利把叶孤城送给她啊?

  花满园虽然刚刚才和叶孤城吵架,但是她还是能很客观的说出叶孤城的优点。

  她要是说叶孤城不好,不就等于自己眼瞎么!

  “叶城主面如冠玉,身形修长,武力非凡。”

  花满园:长得好,身材好,体力好。

  世子瞥了她一眼,心说我问的叶孤城为人,你老说他脸和身材做什么。

  难道他的猜测成真了?花满园真被叶孤城的外观迷住了。

  世子叹息道:“只可惜老师多年来孤身一人,我虽然是老师徒弟,却无法常年侍奉在侧。”

  花满园微笑:“世子真有孝心。”她突然想和叶孤城结婚,然后让世子跪下给新晋师娘磕个头。

  当然,想想而已。

  世子又道:“眼看老师将近不惑之年,身边也没个贴心人,我身为徒弟,实在是难以心安。”

  花满园敷衍他:“世子的心意,叶城主会明白的。”

  “我久居岭南,不知道江南有何与老师般配的闺秀,所以才来向花小姐打听一二。”

  如果是真的想迫切嫁给叶孤城的人,听见世子的话,肯定会既害羞又慌张,既想把自己的名字报上去,又得装作不是很了解其他闺秀的样子。

  花满园:“我听闻万福万寿园的金老太太最小的孙女金灵芝,今年刚好十八,生的娇俏可爱,还没说人家。世子不妨先派人去接触一下金小姐。”

  世子见花满园这么大方的,心里更加疑惑了。

  这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不管了,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世子装作惊喜:“那就太好了。实不相瞒,我先前在岭南境内为老师寻找,只是无一合适的,不是样貌不行就是家世不行。”

  世子又故意问道:“花小姐可知老师为何一直未娶妻吗?”

  花满园心道,这她可真知道。

  世子答道:“老师少年时,曾有名初恋情人,当时二人都已论及婚嫁,可惜女方身体不好,一直卧病在床,婚期也是一拖再拖。”

  “然后她的身体终于撑不下去了。”

  “自打老师目睹了初恋情人死在病榻上,便再也没有娶妻的心,也再没近过女色。”

  花满园听出味来了,世子这是临时补了几节宅斗课,给她上眼药来了。

  提醒她说叶孤城心里有道抹不去的白月光,其他人在他心里都取代不了白月光。

  这要是花满园真的对叶孤城一往情深,此刻心都要碎了。

  世子继续说叶孤城和初恋二三事,一边说一边观察花满园的表情。

  只见花满园眼圈泛红,还偷偷拿起手上的帕子擦拭眼角。

  世子欣喜:成了。

  花满园喃喃道:“想不到……”

  世子:?

  花满园:“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似叶城主这般痴情的好男子。”

  世子:等等,这语气怎么有点赞赏?

  花满园感激的对世子说:“若不是世子,我都不知道有这样值得托付终生的良人。世子的恩情,我没齿难忘。”

  花满园心道,世子的这个徒弟算是白当了,一点都不了解叶孤城。

  他要是心里一直记挂着女人,就绝不可能练成那种孤高绝世的剑法。

  花满园趁着世子不注意对他翻了个白眼,又开始拿着手帕一边擦眼角一边说什么要用自己的一身去温暖叶孤城冰冷的心的骚话。

  世子逐渐露出吃了苍蝇的表情,他是想用叶孤城死去的的初恋情人恶心花满园的。

  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就好比你特地跟人说某家店的菜味道很差,还列出了种种理由,叫人别去。结果人家说多谢多谢,要不是你提醒我还发现不了这家店,我觉得它挺好的。

  世子知道自己又被花满园反将一军了。

  世子不知道花满园说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但她能说出来,还说的如此动听,如此真情实感。

  甚至如此的令人作呕。

  世子胃里一阵翻涌,他怕自己要撑不住了,于是找了个理由跟花满园告辞。

  花满园一把抓住世子的袖子,走过去把他按回原来的座位,笑眯眯的说:“我还不太了解叶城主,不如世子和我说说叶城主的喜好,也好过我去见叶城主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世子皱眉,身份有别,花满园怎么能随意触碰他。世子想站起来,他一动,肩膀上便传来的千钧重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世子有些疑惑,花满园两只手就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并未用力,但他只要一动便能感受到那股深不可测的重力在压着他。

  世子幡然醒悟,原来花满园也是个高手吗!

  他之前还大不惭的说要教人家学剑,结果花满园先前是把他当猴耍么!

  这内功打十个他完全不在话下的。

  换做平常世子肯定会因为被人耍了而大发雷霆,但现在花满园还按着他的肩膀,世子只感到瑟瑟发抖。

  花满园笑眯眯的欣赏世子的表情,先前因叶孤城而来的闷气一扫而光。

  看别人不开心,自己就开心了。

  世子冷汗直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明明大热天,世子还是冷到牙齿打颤。

  花满园也不说话,就静静在站在他身后。

  不多时,世子的侍女进来向他传话。

  世子心道,得救了。

  “真是不巧,我刚好有名客人来了。关于老师的事咱们就下次再聊吧!”

  世子眼巴巴的等着花满园放人,知道了花满园的本事后,世子再也不敢用之前的态度对她。

  世子笼络一堆江湖人,就是让这些人去替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对于这些武林高手的杀人本事,他心里明白得很,就是因为清楚才更加惧怕。

  谁知道花满园会不会来个激情杀人。

  花满园过去躺到一旁的软塌上,一手撑头闭着眼睛假寐。

  挥挥手,跪安吧!

  世子松了一口气,带着侍女快速又安静的溜了。

  花满园心道,谁跟你下次再聊哦!等花满楼一回来,她就带着他一起回别庄。

  不,她要回江南回百花楼,反正她不想再见到叶孤城。

  花满楼第二天清早一回来,花满园立即拉着他说自己在王府住的不习惯,她要花满楼和她一起回别庄。

  花满楼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就算世子再挽留,也抵不过妹妹一句话的威力。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花公子不多住几日吗?”世子条件反射的客套一句。

  花满园阴森森的盯着他:“世子要是不舍,那我再住两天好了。”

  世子一个激灵,马上大声说:“今日中午我就为两位准备酒食饯别。”

  顿了顿,世子又继续说:“顺便为我新请来的客人接风洗尘。”

  花满楼笑道:“不知是哪位客人,能得世子欣赏。”

  世子笑道:“我原也没想到能请到他,只是他刚好在五羊城住下,打算过几日经由五羊城坐船出海。我便派人去想请,未成想他竟答应了。”

  至于这位客人的身份,世子暂时没有透露,神秘兮兮的表示到了中午就能见到他。

  世子只说:“此人也是中原有名的少侠。”

  花满园心道,世子说不定是因为家里遭贼了,所以才想找些有名气的少侠给他镇宅。

  ···

  世子想,花家兄妹和叶孤城有几面之缘,便把要给花家兄妹践行的事通知给了叶孤城。

  叶孤城:“不去。”

  说了要冷处理要晾着花满园的,他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打破自己的话。

  怎么也要等个十天半月再去吧!

  于是桌上只有东道主世子,花家兄妹,以及新来的客人原随云。

  花满园见到原随云的瞬间,脸上的表情已然僵硬。

  世子这哪是给自己请镇宅的大神,这是引狼入室啊!

  原随云对花家兄妹笑道:“好久不见了,七童、八童。”

  他开口的瞬间,花满楼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

  现在走还来得及吗?他们和原随云有过节,过节还不小。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