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28章 这个组织要凉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小凤又来了,还带来了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

  花满园已经很久没有在江湖上见到长相和年龄一致的女人了。好吧,她本来就没在江湖上见到几个女人。

  比如奔五的邀月,看上去就像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和花满园一起走出去不像她娘,反倒更像是她妹妹。

  据说五十多的石观音看起来也和二八少女一样。

  在邀月怜星的影响下,花满园从小就没把年龄当回事儿,武功练得好,男友小学找。

  去老还少都轻轻松松。

  不过陆小凤带来的这个女人显然没有足够的内力来支撑她未来得以去老还少。

  花满园还没问这个女人是谁,薛冰就已冲过来对着女人说:“大姐!”

  大姐?那不就是红鞋子的公孙大娘。

  花满园眼睛在陆小凤、公孙大娘和薛冰三个人之间来回扫视。

  薛冰这个傻子,总觉得她惦记陆小凤,盯她跟盯贼样的。

  现在后院起火了吧!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公孙大娘对陆小凤有点意思,而陆小凤向来是个对美人来者不拒的性格。

  刺激,太刺激了!

  花满园都想捧个大西瓜,一边吃瓜一边看这三个人接下来的发展。

  然而小傻子薛冰并没有注意到公孙大娘对陆小凤不一般的态度,反而是拉着公孙大娘到一旁说了一堆花满园的坏话。

  比如花满园骂她们是没名气没门槛的路边组织。

  花满园:我也没说错啊!我诚实也有错吗!

  花满园为什么对薛冰和公孙大娘的对话一清二楚呢?

  她都练到明玉功第八层了,数丈之内,飞花落叶皆瞒不过她。

  薛冰拉着公孙大娘到一旁说了一堆话,没多久公孙大娘便主动向花满园走来。

  有公孙大娘在,薛冰底气足了,走起路来身姿也更加挺拔。

  薛冰对公孙大娘介绍道:“大姐,这位花姑娘就是名震天下的移花宫弟子。”她故意把‘名震天下’这四个字说的很重。

  花满园施施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让你们领导来跟我说话。”

  薛冰:“……”

  花满园这副对待下人的态度又成功的让薛冰气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花满园觉得,不能怪她喜欢欺负人。任谁见了别人这般气急了又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也会忍不住上去逗一逗。

  “有什么话跟我说就好了,不需要劳烦我大姐。”薛冰老半天才鼓起胸膛恶狠狠的对花满园说。

  “你能做‘红鞋子’的主吗?不能就让你们领导来跟我说话。”花满园睨了她一眼。

  “谁说我不能,我是红鞋子的八妹,也是组织的首脑之一。”

  花满园嗤笑一声,并没把这个八妹当回事儿。

  见薛冰已经进入了花满园的话术中被她牵着走还不自知,公孙大娘连忙把还要再开口说话的薛冰拉至身后。

  “敢问花姑娘为何一定要我出面说话?”公孙大娘礼貌询问。

  花满园撩了下头发:“因为她的等级不配和我说话。”

  薛冰在公孙大娘身后叫嚣:“你才不配呢!”

  “我是移花宫的少宫主,未来的大宫主,你配吗?你奶奶都不能与我平辈论交。”花满园其实很讨厌江湖中的辈分尊卑,她觉得江湖上应该是些天涯浪子式不拘小节的人物,可无论在哪里,都是穷讲究的老僵尸占了主流。

  然而讨厌归讨厌,一旦事情对花满园有利,她马上就会露出既得利益者的嘴脸。

  就好比有些人讨厌一种行为,并不是因为行为本身,而是因为这些人没有做这种行为的资格。

  薛冰以为花满园顶多是移花宫内门弟子,却没想到花满园居然是少宫主。手机端sm..

  公孙大娘对花满园说:“其实少宫主早些时候就与我们打过交道了。”

  花满园:“?”

  公孙大娘继续说:“少宫主可还记得上官飞燕,她也是我的妹妹,红鞋子的一员。”

  花满园淡然道:“抱歉了,小人物的面容我总是记不住。”

  俗话说买猪看圈,组织总共就八个人,薛冰的智商看着就不高,上官飞燕还是个真正的脑残!这位上官姑娘有多蠢呢?信了霍休的鬼话,跑去给人当打手,完全没有考虑过被骗的可能。

  要知道霍休也是一方大佬,死在他手下的人,说不定比上官飞燕见过的人都多。她一个刚出家门的小姑娘是觉得自己多牛逼可以带满级大佬飞。

  于是上官飞燕惨遭霍休卸磨杀驴。

  如果只是要钱的话,明明有条更简单的路摆在上官飞燕面前。

  套牢富二代花满楼不是比跟霍休这个七八十的糟老头子在一起更爽吗!

  上官飞燕要是为了钱奔着当寡妇和霍休在一起,花满园说不定还会高看她一眼。

  然而她骗了那么多男人,却对霍休这个七八十的软趴趴的老头子是真爱。

  花满园也只能猜测可能上官飞燕缺父爱,不,是爷爷爱吧!

  从上官飞燕和薛冰,花满园就能推测出这是个成不了气候的脑残组织。

  可能公孙大娘挑妹妹的标准就是脑残美女吧!

  这样一想说不定公孙大娘也是个脑残。

  毕竟两个妹妹都这样了,姐姐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花满园:这个组织要凉。

  花满园现在只想尽快和红鞋子这群脑残划清界限,防止这群人愚蠢的气息蔓延到整个别庄。

  “陆小凤,你带这位姑娘来我家是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来把薛冰带走的。”陆小凤瞄了一眼花满园,犹犹豫豫的说,“如果可以的话……”

  没等花满园拒绝,花满楼便轻笑道:“有公孙姑娘在,我们二人再去岂不是多余了。”

  薛冰没听懂花满楼话里的意思,略带炫耀和挑衅的说:“没错。有我大姐在,十个绣花大盗也不怕。”

  花满园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后院起火了都不知道。

  “好吧。不过江重威说绣花大盗的武功非常高,超乎他想象的高,如果我到时候对付不了他,就只能找你们帮忙了。”陆小凤摊手。

  “你们不会群殴吗?”花满园斜了陆小凤一眼,“难道绣花大盗还是团伙作案?就算他是团伙作案,红鞋子不是还有六个人么,算上你就总共有九个人了。”

  陆小凤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花满园翻了个白眼:“难道你还打算跟绣花大盗堂堂正正的对决?他配么。”

  花满楼却猜到了陆小凤的意思:“你已经知道他是谁了,是我们认识的人。”

  陆小凤过了一会儿才点头,似乎是不太想承认绣花大盗竟然是他认识的朋友。

  花满园:“那不是更好,你们先埋伏起来,然后把他骗出来群殴他。”

  她一说完就被花满楼呵斥:“你也该想想陆小凤的心情,自己的朋友刺瞎了其他的朋友,他的心里该有多难过。”

  “我以为比起难过,他更多的应该是愤怒。”她轻笑一声,笑意中满是讥讽“普通的强盗抢也是抢不认识的人,他倒是厉害,专门挑朋友下手。”

  受害者是陆小凤的朋友,加害者也是陆小凤的朋友。这么巧合的事,再加上绣花大盗对平南王府的地形了如指掌,花满园估计绣花大盗也没少去平南王府踩点,如果不是和王府的前任总管江重威关系极好的朋友,江重威又怎么会让他进王府。

  花满园冷笑:“估计是觉得熟人好下手,连踩点的功夫都省了。”

  “你们把他当朋友,人家当你们是冤大头。”

  如果绣花大盗抢了陌生人,花满园会愤怒自己瞎了眼交了败类朋友,说不定还会抽空在心里为她逝去的友情难过一下。

  但咱俩都是朋友了,你还拿我当肥羊宰?罪加一等好么!除非是因为不可逆的因素站到了对立面而对她下杀手,那她无可置喙。

  “不错,你说的不错。他既未将我们当朋友,我为何还要顾忌朋友的情谊。”陆小凤喃喃道,过了会儿他的眼神已变得锋利,“况且他犯了血案,就该受到惩罚。”

  陆小凤走时余怒还未消,表现出来就是他的脚步很重,走的也很快,他大步的迈着。丝毫没有等一下薛冰的想法。

  薛冰提着裙子在后面小跑着追陆小凤,一边跑一边叫陆小凤等一下她。

  公孙大娘不想大步的走,那样有损她的美女形象,况且她的腿也没有陆小凤长,于是她也只能提着裙子快步走才能跟上陆小凤。

  花满园目送这三人离去,心里有点可惜没有见到陆小凤的修罗场。

  花满园还是挺佩服陆小凤的,他都不需要开启海王的隐瞒模式,也有一堆又一堆的美人争着当他的女友,甚至这些女人还不在意陆小凤同时踩着几条船。

  不,应该说就是因为陆小凤同时踩着一堆的船才有无数女人前赴后继的要折下这朵花。

  名将才能降服烈马!read3;